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银河号船长室,2009年6月19日15时,太平洋某处海面。


昨天的狂欢让整个“银河号”上的50多人感情一下子拉近了许多。


海员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在海上漂泊几个月的寂寞和孤独,让这些汉子们比陆地上的人们更珍惜感情也更懂得团结的重要性。


人们常说: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要同舟共济(不然谁也跑不了)。多么形象的比喻啊!


可是,也只有这些整日漂泊在大洋上、整日生活在一条船上的人们,才真正懂得这句话的含义: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到了一起就是缘分,就要真正地同舟共济。所以,他们来了新的伙伴,那就要喝酒、庆祝!


所以,昨天除了南宫平(两个月工资没了),大家尽欢而散。




“银河号”驾驶室,大家正在收看中国的气象预报:


“据中央气象中心的最新消息:第3号热带风暴今天中午12时30分左右,在北纬15.6度、东经129.5度的菲律宾以东洋面上生成,目前正在向西偏北方向移动。预计将于明天白天10时左右在菲律宾的吕宋岛登陆,中心附近最大风力达11级。受其影响......”几个人互相看着:终于盼来了!


张自强说:“按预报的情况和卫星云图来看,我们再过两小时就可以转向望加锡海峡了。我们准备一下吧!我们的船重心高,平稳性较差。为了以防万一,甲板上的东西要入仓、所有设备要固定、人员进入中心仓室,这是风暴来临前的必要准备。1小时后我们转向!”


“好吧,有备无患,我喜欢!”孙嘉诚中校说:“我们坚决执行船长的命令!”一边笑着,一边拉着陈雨跑了出去。


刘思扬自从上了“银河号”就感到这次任务不同寻常:看着船上的人都是行有规、站有矩、坐有型,怎么看都不象海员。常年出海的船员那副满不在乎的招牌神态在他们身上没有任何踪影,他们也没有新船员刚上船的那种紧张和兴奋。


“如果说这些人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军人还差不多。”这位大连海运学院驾驶系的高才生暗暗地想。


接着,那位陈雨开始训练那些水手。但是训练的内容却让人大跌眼镜:必须在1天之内学会散漫!走路要随意、坐姿要歪斜、站立要象地痞、说话要带脏字!总之一句话:不能让外人看出他们任何整齐的动作。还特意请刘思扬和段雨生做老师,把海员们钓鱼、吹牛、打牌、喝酒、侃女人以及吹口哨、讲笑话等等“好习惯”都传授给他们。


这下可把刘思扬和段雨生哥俩给乐坏了:免费——啊不对!是倒贴钱的玩具!一下子可是20多个啊!


哥俩“不辞辛苦、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地,愉快地”按时完成了任务,并毫无愧疚、心安理得地拿走了陈雨的四条“大中华”。其实,那群兔崽子学得可真快,个别的天才都有“青出于蓝”的架势了,让哥俩直感叹人的劣根性。哥俩为了多玩一会儿、也是为了拿“大中华”更心安,来了个“按时完成任务”,好证明他们教的确实之不容易。


按船长的要求整理完全船上的物品,“玩具们”在甲板上开始“自修”起来:打牌的、钓鱼的、练嘴的,三个一伙,五个一帮。他们已经接近合格了,还真给哥俩长脸。


哥俩倚靠着甲板的护栏,看着远处如镜面般的大海。


“雨生,这么平静的海面,要来台风了。”刘思扬说。多年的经验还有老船员的熏陶,哥俩这点门道还是有的。


“雨生,不对啊!”刘思扬突然对段雨生说:“你看那海水,怎么那么混呐?这里可是深海,不应该这样啊!不是有海怪吧?”


段雨生顺着刘思扬手指的方向看去,“真奇怪!这么多年了,还真没见过这种事!还有你看,远处好象开始起雾了,还是蓝色的!快去告诉船长!”


两个人急忙跑向船长室。


很快地,张自强来到了甲板上。这时候,银河号四周开始弥漫起越来越浓的大雾,洋面上的景物也开始逐渐模糊起来。而经验告诉他们:台风来临之时,海面上是不会起雾的,也从来没有蓝色的雾!


“马上进入紧急状态!甲板上的人员马上进仓!”说着,跑步回到了驾驶室。刘思扬和段雨生也跟了过去。


驾驶室内,李清和南宫平正非常紧张地调试着导航仪表。


看到张自强进来,焦急地说:“导航系统出现故障了!显示的经纬度不对,自动驾驶仪失灵!”


这是强磁场的干扰!张自强马上做出了判断:“马上通知各仓:全船所有电器设备全部关闭!切断自动驾驶系统,改为手动!通知轮机房,即刻停机!”


南宫平拿起了电话。


张自强摁住他的手:“你们四个分别去各仓室通知,让大家按台风来临时的预案执行:人员立刻全部进入中心仓室!轮机房的人员停机后立即离开轮机室!”


“是,船长!”四个人跑步离开了。


“银河号”的内部通信系统有有线电话、扬声广播、电铃、蜂鸣器和金属管传话筒,连接在舰艇各部门、岗位、舱室之间。


张自强马上来到金属管传话筒前。为了保险,他选择了最原始的通信方式:“全体船员注意!我是船长张自强!现在我命令:因为出现紧急情况,轮机房即刻停机!所有船员马上回到船舱,所有门窗全部关闭!全船所有电器设备马上关闭!同时关闭所有的电源!请大家立即执行!再重复一遍......”


张自强关闭了驾驶室的电源,轮船回到了机械时代。该做的都做完了,他站在驾驶室里,透过钢化玻璃窗,看着远处越来越浓的蓝色的雾。他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他看过一篇文章,说美国的科学家曾经做过一项实验:把一艘旧船的四周放置大功率电磁发生器并逐渐加大功率,旧船的周围开始出现蓝色的雾,越来越浓。最后,船和志愿实验者都消失了......他们马上停止了实验,船又出现了,电子仪器多半毁坏,参加实验的人却失踪了一半。剩下的后来也神秘自杀......


“雾越来越浓,已经看不见海水了!”


“但愿不是那该死的磁场!人类对自然的了解还是皮毛啊。”


“怎么眼睛越来越沉了?不行!我可千万不能睡着啊......”


张自强逐渐失去了思维......


同样的情形在全船发生了,大家都失去了意识......


一艘25000吨的庞然大物,在海面上浓浓的蓝色浓雾中消逝得无影无踪。




海面下的094潜艇里,人们没有看到雾。只是突然间艇壁上出现了一团团诡异的蓝色气团,然后所有的人都昏了过去。全部的电气保险装置瞬间烧毁,全艇顿时陷入黑暗之中,几台没有断电的电子设备冒出了细小的弧光......


大雾在那里聚集了整整20分钟,又突然消失了,好象那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看到的,只有平静的、湛蓝的海水。又过了20分钟,“银河号”和核潜艇原来所在的位置,3号台风如约而至。





北京。中央领导焦急地等待着“银河号”和094的消息......


2小时后,中央领导果断地下达命令:启动预备方案!


第二天,世界各地的报纸几乎同时报道了这样一条消息:中国的一条25000吨滚装货轮在3号台风到来时失踪。为了维护中国的商业信誉,中国远洋集团公司决定:派出另两条同级别的货轮分别赶赴悉尼和非洲某国(不是李清他们的目的地,但距离不远),继续完成已经与对方签署的合同。希望新、老朋友一如既往,继续支持中国的远洋事业。


美国:中国真是太倒霉了。赔进了一条船,还得继续赔钱,高兴!!


一周以后,美国白宫。


总统对中央情报局长破口大骂:“蠢猪!你是蠢猪!这么明显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都看不出来吗?他们的航母还到了某国,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丢脸!丢我们强大的美国的脸!”


可是他忘了最关键的问题:“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谋,在美国人还是猴子的时候就已经被中国人发明和使用了。从别的民族那儿学来的东西,还是不如他的“老师”理解的深刻啊!


发泄完了,他余怒未熄地对着情报局长,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和无奈:“我们不能因为这件事跟中国开战,这是国会给我们的底线。中国的跟踪站看来是保住了。那你的局长位子还想不想保住呢?”


情报局长一边擦着满脸的汗水,心里骂着:“最蠢的是你!你他妈的就会学布什那对混蛋父子象纨绔子弟一样到处惹祸,把老子累个臭死!你惹完祸就不管了,老子还要替你擦屁股!就你那岁数还要学克林顿泡女学生,你还能行吗!别以为你那些花花事我不知道,也不看看老子是干什么的!你他妈倒是舒服了,还训起我来!你敢让我辞职哪天我他妈就黑你一把,也让你上报纸、让你去国会做证......”




4个月后,中国的探月卫星再次发射成功......


2010年,中国轨道空间站建设成功,美国的卫星暴露在中国的激光武器和动能武器之下。


至此,美国的所谓导弹防御系统在中国面前形同虚设。中国也给美国的“精确打击战略”的眼睛上,加了一副厚厚的不透明眼镜......




另一个空间,银河号和094核潜艇出现在同样位置的太平洋上。


历史在这里出现了岔路。


我们的故事也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