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硝烟 第三部 战争 第一章 第七节

xufeihu 收藏 2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322/


在巴彦南部防线指挥部附近,有一个深藏在地下四壁都很厚的碉堡。里面有一群苏联的战地记者正围着一座旧铁炉在休息。这时一位身体结实、胸部宽阔、头大脸圆的人走了进来,走到了这一群人中间,他就是苏、蒙联军总指挥――朱可夫。

记者们都尊敬地叫了一声“将军同志”。朱可夫刚从外边寻视回来,从最近的情报来看,中华帝国从二连浩特出发的第一兵团将在明天或者更早的时间里攻到这里,他不得不加强戒备。从刚才的寻视来看,部队的布防及士气都很好,他还是比较满意的,所以他的情结特别的好。他开始同记者们聊天。

刚聊了没有几句,突然一个苏军的通讯员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他十分惊慌地向朱可夫报告说,中国人已经占领了巴特苏木布尔,切断了运输补给线,使苏联与巴彦的联系彻底中断了。

记者们都紧张起来,以为朱可夫会感到震惊,并发出简短而明确的命令。但是,朱可夫听到这个消息时却稳如泰山。他站起来,冷静地告诉通讯员,中国军队发动这样的进攻是不可能的,他们现在的位置使他们无法发动这样的进攻。

他的话立刻使碉堡里的气氛改变了。通讯员纳闷,他怎么会听错呢?记者们也纳闷,他们怎么会被自己的耳朵欺骗?每个人都绝对放心了,朱可夫说了话,他是不会错的。可是他们却忘记了这是在前线,不应该轻视任何看似不可能的事情。

朱可夫还专门又停了一会儿才走出碉堡,向指挥所走去。时间是1940年九月二日晚十一点五十六分。

朱可夫走进作战指挥室后,立即快步走向了作战地图,并让参谋长给他汇报最新的情报。虽说在记者们面前做出了“不可能”的判断,但那更多的是出于对士气影响的考虑,而军人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情况是真实的。在制空权被对方控制的情况下,对手可以把军队空投到任何他们认为值得的地方。下午开始的对巴特苏木布尔及其附近的重点轰炸,朱可夫原以为又是对方“空中绞杀”的一部分,没想到他们竟然空投了伞兵并占领了那里。

朱可夫陷入了沉思。伞兵作战的优点是机动、快速,但也正由于其机动、快速,所以其火力相对就减弱了不少,另外其持续作战能力也不强。要想保持战场上的主动权,那么就必须有其他的增援部队。那么从中国军队的这一行动来看,他的增援部队必定正在向巴特苏木布尔前进。问题是,这支增援部队会从什么方向过来呢?

正面即将到达的这个兵团将面临坚固工事的阻挡,不可能迅速接应,他们的指挥员也不会将增援的任务交给这个兵团;哪唯一可能的就是现在正在积极北上的从索伦出发的第二兵团了。若是让他们合兵的话,我的运输补给线就给真的切断了,我为这次巴彦会战所做的一切准备都将受到影响,特别是从贝加尔湖军区来的援军将无法到达,那我的战略意图就会无法实现了。不行!一定要将巴特苏木布尔重新夺回来。

经过一番考虑之后,朱可夫决定:

1、现在驻达尔汗的苏联第七十四步兵师,将驻守任务交给蒙古驻军之后,立即南下,打通巴特苏木布尔铁路线;

2、驻乌兰巴托的苏军坦克第六团及蒙古第二十三骑兵师迅速北上,协同苏联第七十四步兵师作战;

3、巴彦巴拉特等地区,加强警戒,特别是对空警戒,防止中国军队的空袭……

赵云龙的计划受到了严重的挑战!只是,朱可夫现在并不知道,中华帝国的一支军队已经占领了巴彦巴拉特,而更大的一支机动部队现在也正在快速的向着巴彦巴拉特前进,目标直指巴特苏木布尔。

行进在最前列的仍然是第一装甲集团军的第一师之第三十六坦克团,团长张杰中校此刻正沉浸在喜悦之中。从索伦开始,他的团就是全军的前锋,一路行来基本上没有碰到伪蒙及苏联军队的大规模抵抗,只有少量的伪蒙古骑兵捣乱。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竟然用骑步枪和马刀就想把坦克砍趴下,结果不用坦克炮,直接用并列机枪就把他们打发了。为了执行上面下达的“前进、前进、不顾一切的前进”的命令,第三十六团已经连续前进了几乎三天了,其中只有一次利用补给时间休整了一下。

两个小时之前,张杰的第三十六团开进了巴彦巴拉特。不过,上边有命令,只能进行行进间的补给,所以,当坦克刚停下来还没等他们喘气上一口,后勤人员就示意他们可以上路了。

现在的时间是九月三日的上午九点二十分,距离巴特苏木布尔还有三十公里,师长已经说了,只要这一仗能打好,就把自己升为上校。

“哈哈哈,上校团长!他妈的,老子终于要成为上校团长了!”张杰想及于此,再次开怀大笑了起来!

不过,得意归得意,张杰还没有到忘行的地步。随着离巴特苏木布尔越来越近,道路逐渐变成缓缓的上坡路,接着便进入山地。大概伪蒙军队在那儿部署了一道反坦克的防御火力网。做出这样判断的张杰团长决定派出侦察部队。

他命令道:“现在进行火力侦察!团主力部队暂停前进。装甲侦察部队出动!”

属于坦克部队侦察连的四辆水陆两用轻型坦克PT12和六辆轮式装甲侦察车ZC-2立即出发。这些装甲车辆的机动能力和通讯能力强,但装甲薄。若同敌人的坦克正面相遇,是根本敌不过的。

一辆装甲侦察车ZC-2进入山地还没走五百米,就碰上地雷,爆炸,起火了。一辆轻型坦克PT12为避开公路上的地雷,离开公路爬上溪谷。正在这时,从巧妙地构筑在山脚下进行了巧妙伪装的苏联军队的反坦克炮阵地里,伸出一门八十毫米大炮,瞄准了这辆轻型坦克PT12。

当轻型坦克PT12前进到距离炮兵阵地七百米的时候,苏联士兵喊道:“打中国侵略者的坦克!”(他们喊这个的时候,好像并没有觉得外蒙古的人民对他们有什么看法)轻型坦克PT12被一发炮弹击中。乘员没有逃出坦克。

这支苏联军队是朱可夫于四个小时前刚刚布置到这儿的,由于时间上的仓促和战事的需要,只有苏联军队的一个坦克狙击团和一个蒙古骑兵团。

当第一辆PT12被击中后,在其后方一千五百米处有另外一辆装甲侦察车ZC-2观察到了这种情况。侦察军官向本军的炮兵准确地报告苏联军队的反坦克炮阵地的情况。

“在六号至八号地段之间,至少发现了十八门反坦克炮,请求速射!”

还不到两分钟,郭海朋师直属的一百零五毫米自行火炮射出的穿甲榴弹,在苏蒙军队的反坦克阵地上纷纷炸裂,迫使建在那里的苏联军队的反坦克炮阵地沉默了。

接着前进在溪谷前方略微高起的公路上的两辆装甲侦察车,也相继遇上了地雷,爆炸,起火了。

张杰团长认为:“终于遇上了苏联军队布下的宽广的雷区。大概两侧有苏联的反坦克火力网在等待着我们。”事实上张杰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个雷区是在三天前就布置下的,不过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用上了。

张杰命令使用导爆索在雷区开辟几条通路,以便让团的一百几十辆坦克和装甲车迅速突破。

导爆索就是现代的飞火索。从装甲车发射以后,由火箭牵引,飞行几百米,落在雷区上。在落地的瞬间,长长的火绳就会全部发生爆炸,从而导致埋在绳索左右两侧二米内的地雷全部爆炸。立即形成一条宽四米的横断雷区的安全地带。共开辟了四条这样的安全地带。

“团的全部车辆通过雷区!只留下炮兵部队待机掩护!”

张杰那兴奋的声音,通过无线电报话机传达给各个营长。坦克团所属的所有坦克、装甲车和卡车等车辆,在排除了地雷的安全通路上飞速前进。

在这个地带,溪谷大约只有一公里宽。在这个狭长的溪谷左右两侧的山麓上,苏联军队事前部署了反坦克火力网。苏联军队的反坦克部队从侧方对正在通过雷区的苏联坦克和装甲车猛烈开火。

为了摧毁反坦克火力网,张杰的坦克和装甲部队要求待机在后方的坦克团的炮兵以及师的直属炮兵进行炮击。

张杰团长对着无线电报话机呼喊;“怎么打都行。炮兵射击!打烟幕弹,在苏联士兵前面设置一道烟雾屏障!让敌人无法瞄准!”

张杰甚至考虑“让坐在开辟通路的装甲车上的步兵下车,以便向敌人的反坦克炮发动进攻”。但是,他很快又放弃了这个念头。命令步兵那样做,就是使他们离开排过雷的安全通路去进攻敌人。张杰认为那儿的地雷还未排除,危险很大。

因为他认为:“要战斗就不能避免危险。但是,在远离巴特苏木布尔的地方不能付出巨大的牺牲。”于是,他命令行进在中央安全通路上的第六坦克营的全部车辆(约四十辆坦克)向反坦克阵地进行齐射。

“在前进中射击敌阵地!不要停止前进!”

行进在排过雷的通路上的坦克,在把主炮对准左右两侧以后便开始了齐射。苏联军队的反坦克炮阵地在L-4坦克的主炮射出的穿甲弹的轰击下-一被摧毁了。

尽管是行进中射击,但命中率很高。这是因为目标是固定的阵地和射程在一千米以内。再加上L-4坦克装备的稳炮装置也起了作用,所以有威力。在这方面技术的优越性起了作用。安了这种装置,一旦瞄准了目标,无论坦克怎么移动或者车体上下左右如何倾斜,炮身会始终指向同一目标。这种装置飞跃地提高了行进中射击的命中率。

坦克团的主力在越过不太高的山岭南下时,苏联及伪蒙军队的军队几乎都停止了抵抗。张杰团长从行进中的指挥车用报话机下命令说:“距离巴特苏木布尔还有三十公里。全部车辆全速前进!”

这是中国陆军最拿手的战术――进行不间断的进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