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在淡淡的月色下,林水生和柱子终于潜入了半山亭对面的山坡。

这个山坡正对着半山亭,离半山亭的直线距离只有三百多米,无疑是狙击手控制半山亭的最佳位置!所以林水生第一眼就看中了这里!

林水生很清楚,明天就是团长和鬼子特战队指挥官在半山亭见面的日子,自己和柱子作为团里最好的两名狙击手,无论如何,必须确保团长的安全!而团长让自己和柱子提前对半山亭侦察设伏也明确无误地表明了对自己这个狙击小组的信任!想到团长的安危将由自己和柱子两人决定,林水生心中就莫名地有些激动,更感觉到自己肩上的担子也在无形中重了不少!

在山坡背面潜行时,林水生突然感觉有异,立刻停了下来,同时,向柱子打出了“停止前进”、“低姿”的手语。

两人在参加八路军之前就经常一起打猎,参军之后更一直就是搭档,自然培养出了非比寻常的默契,在林水生打出手语的同时,柱子也感觉到了异样,迅速停止动作并伏低了身体。

山坡上静悄悄的,除了夜虫低微的叫声和风声,没有任何其他声音!

林水生将全身放松,努力感觉着周围的一切。

终于,林水生知道了异样是什么!

气味!

严格说来,是臭味——人的新鲜粪便的臭味!

涞阳的鬼子似乎是为了表明对双方见面的诚意,所以将一路上的守卫人员都撤走了。林水生和柱子这一天多昼伏夜行也的确没有见到别人,既然这样,这里为什么会有人的新鲜粪便的臭味?

答案只有一个,这里还有别人!

林水生不由感到有些好笑,看来看中这个最佳狙击位置的并不止自己和柱子两人!

林水生转向柱子,做了个吸鼻子的动作。

柱子轻轻点了点头——他也闻到了臭味!自然也很快就明白了这个山坡还有别人!

林水生想了想,拔出短刀,向柱子打出了“隐蔽搜索前进”的手语。

柱子回了个“明白”的手语,也拔出了短刀。

两人间隔五米,在风声的掩护下,开始沿着山坡棱线仔细搜索。

十几分钟过去,两人还是一无所获。

但两人却丝毫不敢松懈——他们没有发现敌人并不代表没有敌人,相反,这恰恰说明敌人比预想的要高明!

两人的动作越发谨慎,到了这个时候,搜索前进的自己又何尝不会随时成为别人的目标?

就在这时,前方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咳嗽声!

这声咳嗽声虽然很轻微,但在这寂静的黑夜里,却显得清晰无比!

几乎是在咳嗽声响起的同时,林水生和柱子都伏低身体,停止了一切动作!

林水生则开始仔细分辨声音传来的位置!

过了一会儿,林水生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以右手食指与中指合并指了指两点钟方向的一堆乱石,随后将食指在自己的脖颈轻轻滑过,又向柱子打了个“迂回”的手语。

柱子回了个“明白”的手语,立刻悄悄向后退去,退出一大段距离之后,才开始向那堆乱石迂回。

林水生也屏住呼吸,手持短刀,一点点向那堆乱石摸过去。

近了,更近了!

已经可以听到乱石堆中的呼吸声!但奇怪的是,在这么近的距离,竟然看不到乱石堆中有人!

终于,林水生和柱子都摸到了乱石堆。

林水生紧靠着一块大石仔细往乱石堆里看过去,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看不到乱石堆中有人!原来,乱石堆中有一块布撑起的一个空间,因为布的颜色和纹路看来和岩石很像,所以在距离稍远光线又不好的情况下,的确看不出乱石堆中的异样!

柱子这时正向林水生打手语,示意他注意乱石堆中间,显然是也发现了那块伪装布。

林水生先打了个“明白”的手语,又打了个“3、2、1”的手语,最后打出“行动”的手语,示意柱子三秒钟后行动,柱子回了个“明白”的手语。

默数三下后,林水生和柱子几乎同时行动,掀开伪装布!

只见在伪装布下赫然卧着两个鬼子!在他们的手中,是两支和自己身上背着的一摸一样的狙击步枪!

鬼子狙击手!

两个鬼子狙击手正以卧姿轮流用狙击步枪监视着半山亭,突然感觉到伪装布被掀开,休息的那名鬼子狙击手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其他队友开自己两人的玩笑,顿时有些恼怒地回头,就看见两个黑影扑了过来!

在鬼子狙击手发出声响之前,林水生和柱子的左手已经捂住了他们的嘴巴,同时右手的短刀也分别从左胸和左肩胛骨内缘刺入了他们的心脏!

整个行动过程不过五秒钟!

将自己手中那具鬼子狙击手的尸体轻轻推开后,林水生不由在心里骂道:“就知道鬼子没安好心!还埋伏了狙击手!”

随后和柱子毫不停留,又手持短刀开始隐蔽搜索。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两人将这个山坡山前山后都搜了个遍,再也没有发现异样,这才回到乱石堆中!

林水生松了口气,看来鬼子在这个山坡只埋伏了两名狙击手!不过,只从这两名狙击手的表现来看,林水生就有些瞧不起鬼子的那支特战队!别的不说,就说狙击阵地的选择吧,乱石堆固然比土堆结实,可要是子弹打过来,射在坚硬的石块上,不产生跳弹才怪!不知道这两个鬼子狙击手如果被跳弹杀伤后还会不会后悔把狙击阵地设在乱石堆里?

连自己都保护不好,还想狙击别人,又没有狙击手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素质——耐心!

就这样也叫狙击手?

真是可惜了这两支好枪还有这么好的伪装装备!

林水生在心里鄙视地哼了一声,和柱子老实不客气地捡起了地上那两支“九七式”狙击步枪,又将这两名鬼子狙击手身上的所有装备搜刮一空,最后将那块伪装布原样盖了回去,这才和柱子一起悄悄选择自己的狙击阵地去了。

天色终于渐渐亮了。

大约在上午八时左右,对面山脚下出现了两个穿着和服的日本人和四名抬着炉子或拿着瓶瓶罐罐包裹的鬼子。

上到半山亭后,四名鬼子中的两人立刻将炉子支起,又从携带的包裹中取出木炭,开始生火。一名鬼子将带来的瓶瓶罐罐摆满了半山亭的桌子,剩下一名鬼子则从半山亭附近的山泉中打了一罐水抱了回来。

东西摆放妥当,炉中的炭火也烧旺之后,一个穿和服的日本人向那四名鬼子挥了挥手,那四名鬼子立刻大步下了山。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柱子用望远镜看了看那个挥手下令的日本人,又用口水润湿了右手食指,悄悄伸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低声向潜伏在自己左侧两米的林水生说道:“目标,半山亭中左侧和服男子;距离,323;风速,5,由西向东。”

林水生立刻根据柱子报出的参数调整好瞄准镜,稳稳地将对面半山亭中左侧的那个和服日本人套在了瞄准镜中。

柱子也放下望远镜,取出自己的狙击步枪,瞄准了另一个和服日本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卫国仍然没有出现,但半山亭中的两个日本人脸上竟然没有露出一丝不满的神色!

下午一时左右,山脚下突然传来了马蹄声。

柱子立刻松开自己的步枪,拿起望远镜,看向对面山脚。

不一会儿,周卫国和杨大力两人就骑马出现在了望远镜的视野中。

柱子的心跳突然加快,但还是尽可能平静地说道:“团长和大力来了!”

林水生淡淡地说道:“明白!注意看团长的手势!”

到山脚后,周卫国和杨大力立刻轻勒马缰,甩蹬下马,将马栓在山下的树干之后,两人步行上山。

周卫国刚到半山亭,就见一人从亭中迎了出来,向自己鞠了一躬后,用日语说道:“卫国君,数年不见,丰姿仍然不减当年,实在是可喜可贺!竹下心中亦不胜欢喜。”

这人果然是自己的老朋友竹下俊!

周卫国假装愣了愣,随后才笑道:“真是对不住,这么多年不说日本话,都快忘了!你刚刚说的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算了,你还是跟我说中文吧。”

竹下俊笑着用中文说道:“卫国君说笑了,当年卫国君的日语可是流利无比,以至于柏林的日本侨民都以为你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子民呢!”

周卫国哈哈笑道:“哪里有你竹下的中文说的好?你的中文说的那叫一个流利!就像是我们中国北京胡同里拉黄包车的!佩服啊佩服!”

竹下俊微微一笑,说:“卫国君说笑了!其实你的日语就算说慢一点我也能听懂的!”

周卫国一摆手,说:“算了吧,我周卫国丢不起那样的人!”

竹下俊微笑道:“卫国君,你的日语就算说得差一点,我也不会笑话你!”

周卫国正色说:“我不是怕你笑话,我是怕被其他中国人笑话!”

竹下俊奇道:“其他中国人笑话你?为什么?”

周卫国说:“我要是说日本话,被其他中国人听见了,他们就该说了,‘你这人,好好的人话不说,学什么狗话?’嘿嘿,我周卫国别的毛病没有,就好面子,所以这狗话嘛,还是不学的好!”

竹下俊笑笑,就像没有听见周卫国说的一样,对周卫国做了个“请”的手势,说:“卫国君请!”

周卫国大步走进了半山亭,抬眼看见的,是一个目光阴沉穿着和服的日本人。

竹下俊一指那日本人,介绍道:“这是我的部下,宫本茂先生!”

宫本茂向周卫国深深鞠了一躬,说:“见过周卫国君,我是宫本茂,请多多关照!”

周卫国嘿嘿一笑,说:“多多关照?你既然也是日本军人,那我最多只能保证今后在战场上让你死得痛快一些!”

宫本茂微微一笑,竟是全没将周卫国这句话放在心上。

竹下俊能沉得住气周卫国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但眼前这日本人的反应却让周卫国心中惕然!——这人好深的城府啊!

竹下俊微笑着指着杨大力对周卫国说:“卫国君,你就不介绍介绍你的这位朋友吗?”

周卫国笑笑,对杨大力说道:“告诉他们,你叫什么名字!”

杨大力傲然说道:“俺叫杨大力!”

竹下俊点头赞道:“好名字!人如其名!”

周卫国笑道:“大力,人家夸你力气大呢!”

杨大力咧嘴一笑,说:“这小日本真是,俺又没把他撕成两半,他怎么知道俺力气大?”

竹下俊笑笑,浑不在意杨大力的这句话,一指亭子里石桌边上的石椅,说:“卫国君请坐!”

周卫国“嗯”了一声,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

竹下俊跟着坐下,感慨地说道:“没想到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周卫国淡淡地说:“这可未必是好事!”

竹下俊一笑,说:“你我今日相见,只叙朋友之情,不论敌我!”

周卫国大笑说:“难道你忘了,我们的交情早在1937年的柏林就已经结束了!”

竹下俊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战场之外,我永远当你是朋友!”

周卫国一愣,一时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竹下俊默默地从一个陶罐中取出一些茶叶,放在陶臼中以杵研碎。之后从水罐中倒出一小壶水,将壶置于炭火炉上,微笑着说:“《茶经》有云:‘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这是清源山的泉水,自然为上品!”

周卫国“嗯”了一声。

待水热但未全沸时,竹下俊将茶末倒入。

水二沸之后,竹下俊又用竹勺将汤沫舀起,倾入一个小盂。

水三沸之后,竹下俊将二沸时盛出的汤沫浇入,随后将茶斟入两个瓷碗中。

竹下俊一指瓷碗,对周卫国说道:“卫国君请用茶!”

周卫国端起一个瓷碗,轻啜一口。

竹下俊微笑道:“卫国君觉得这茶如何?”

周卫国皱眉道:“味道不对!”

竹下俊微一错愕,说:“不知是哪里味道不对?”

周卫国正色说:“这茶里有血腥味!”

竹下俊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周卫国冷冷地说道:“你现在的军衔是中佐,恐怕手上沾了不少我们中国人的血吧?你煮出的茶又怎么会没有血腥味?”

竹下俊长叹一声,说:“你我都是军人,军人以服从为天职,有时候也是无可奈何!”

周卫国一字一句道:“不错,你我都是军人,但区别在于你是侵略者,我是保卫者!我们的出发点和归宿永远都是不同的!”

宫本茂突然在一边说道:“看看你们腐败的政府,你认为这样的政府值得你效忠吗?如果不是政府腐败无能,国内军阀混战,坦白说,我们日本也不可能取得这么多胜利!我们日本进入中国是为了把你们从这样腐败无能的统治者手中解放出来,是为了给你们带来民主和文明,是为了不让你们成为欧美国家的殖民地!本质上我们都是东方国家,具有相似的文化背景,为什么我们不能联合起来,实现大东亚共荣?”

周卫国冷笑说:“笑话!你们也懂文明?一千多年前拣了我们文明的渣子现在还好意思跟我们谈文明?你们是不想我们成为欧美国家的殖民地,那是因为你们想中国成为你们日本的殖民地!不错,我们现在的国民政府的确腐败!的确也有很多人为了活命当了汉奸,做了你们的走狗!但是,我现在作战不是为了那个领袖,也不是为了那个政府,而是为了我的国家!为了无辜的老百姓!这一点,你永远不会明白!”

宫本茂还想说什么,但却被竹下俊挥手阻止了。

竹下俊想了想,突然说道:“一别近五年,不知卫国君的剑道修为如何?”

周卫国淡淡地说:“凡是可以用来杀日本鬼子的技术,我周卫国都不会忘记!”

竹下俊神色自若地轻拍手掌,宫本茂立刻捧来了两个匣子。

将匣子摆放在桌上后,宫本茂又将两个匣子一一打开,只见每个匣子里都放着一把大太刀!

竹下俊微笑着说:“这几年卫国君的剑道进境定是一日千里!不知今日有没有兴趣切磋切磋?”

周卫国微笑道:“你难道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在这里就解决我?”

竹下俊笑道:“卫国君莫非是怕了?”

周卫国大笑,说:“你不必用激将法!不过我要承认,你的确很了解我,知道我不喜欢用假刀!”

竹下俊一指桌上的两把刀,说:“卫国君远来是客,请先挑选!”

周卫国正色说:“竹下,你这就错了,你现在站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中国的!我们迟早都会收回,所以真正的主人是我不是你!还有,你也不是我们的客人,是敌人!”

竹下俊微微一笑,说:“卫国君,但愿你在剑道上的修为可以比得上你的辞锋!”

周卫国略一欠身,说:“见笑!请!”

竹下俊随手拿起一把刀,站到一边。

周卫国解下身上的各种装具,上前拿起了另一把刀。

杨大力和宫本茂不由都有些紧张地看着两人。

竹下俊持刀在手,立刻面容一紧,遥遥向周卫国行了一礼。

周卫国回了一礼,又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竹下俊双手缓缓将刀举起,放至右侧胸前,身形一动,已抢至周卫国身前,刀同时已举起,下劈!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