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答案》(军人和QQ爱的故事)

银月光华 收藏 3 322
导读:[原创]短篇小说《答案》(军人和QQ爱的故事)

答 案

恋爱是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但是恋爱需要答案。

很寂寞,QQ上一个人也没有。咦?单眼皮女生,好像加为好友很长时间了,只是自己一直未与她聊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认识,反正也没人聊天不如和她聊聊好啦,也不知她会不会回话。

工藤新一:你在我的好友里加了很久了,不过我们一直没有聊过,如果你没事,请给我点时间好吗?

武少文等了一会儿见没有回应,也就放弃了和她聊天的想法,谁知又过了少顷……

单眼皮女生:给你一点时间。

工: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啊!

单:出纳。

工:就是那种成天跟数字打交道的人?

单:对。

工:我天生就晕数字,真不知你是怎么过来的。

单:我也晕。

工:什么?每天和数字打交道的人也会晕数?

单:对

工:那你是怎么处理它们的?

单:我用计算器。

工:(笑脸)还真有你的。

单:你当兵还好吧!

工:(疑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当兵的?

单:你自己告诉我的,是不是告诉的人太多了都忘记了?

武少文想,自己当兵前曾用QQ告诉许多网友自己当兵的事,或许真的告诉多了,自己也记不清了。

单:当兵还能出来上网吗?

工:我是借公干之机偷偷出来的,不是经常。

工:你在哪上网?

单:在单位。

工:没人管吗?

单:快下班了,没事。

工:对了你在沈阳哪个区工作?

单:大东区。

那自己的确是不认识她了,因为他根本没有个在大东区当出纳的朋友。那天武少文和这个单眼皮女生又聊了一会儿就下线了。武少文不是第一次偷着出来上网了,虽然他明知是违反纪律的事,可是信息畅通的网络世界总是吸引着他。因为他是连队的文书,外出办公的机会很多,这样就形成了管理死角。不过他上网还算规矩,除了浏览网页新闻之外,余下的爱好就是聊天了,他的QQ里大多是他认识的人,不过无聊时他偶尔也会参加几个新朋友。单眼皮女生这个名字在他记忆里已经在自己的好友栏里存在很久了,只不过他们不经常聊天,这一次感觉还算愉快,他也挺佩服她的记忆力,三年前的事居然能记得那么清楚。不过虽然她每句话必回,但是总感觉冷冰冰的。

工藤新一:又看见你了,跟数字打交道的朋友。

单眼皮女生:是啊!每天都快烦死我了。

工:工作很累是吗?

单:还算可以。

工:今天是星期六啊!你们单位不休息吗?

单:不休,不过也没什么事儿,单位供暖挺好的,在家反而冷冰冰的。

工:你真是的,把公家的便宜都占尽了。

单:呵呵。

工:你交男朋友了吗?

单:你问这干嘛?

工:我的许多朋友像你这个年龄都结婚了,不知你是否也是这样。

单:我也想啊!可惜没人看上我。

工:不会吧!

单:是真的,我长得又不好看,还不会哄人开心。

网络上一般说自己是丑女的人现实中必定是美女,《第一次亲密接触》中是这么说的。

工:我可不这么认为。

单:为什么?

工:上次和你聊天时虽然只是一般对话,但是我感觉你很好,要知道那天没人跟我聊天,只有你一个人。当时我好寂寞,可是有你陪我感觉好多了,一个肯陪陌生人聊天的姑娘必定是好姑娘。

单:其实我也有同感,因为那天我的Q里也只有你一人。

工:同是天涯沦落人!只是不知我们是什么时候加为好友的。

单:记不清了,大概很长时间了吧。

工:我想至少也有三年了吧!

单:也许。

那天的上线一样很匆匆,武少文每次上网时间都不会很长,因为违反纪律的事情必竟不敢光明正大。但是他发现,从此以后他总是能在网上看到那个单眼皮女生。归队后他整理了一下手头的工作,而后开始写日记,当翻开2004年5月16日的一篇时,他再一次伤神了,这页里夹着一张照片,是他喜欢的一位姑娘的婚纱照。那时适逢他休假,也就在那一天他才在心里彻底的放弃了她。如果他是那种可以把感情看得很淡的人,那么他就不会有那么多悲伤了,但是现在那种悲伤已经深深地嵌入他的心里了,他试途用过很多种方法驱散这种悲伤,包括拼命的训练,但是没有用,当他拖着疲倦的身体躺在床上时,那些悲伤又会从心底渗透出来。在与单眼皮女生的对话中他隐隐的透露了自己的伤心,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感觉到。

“情绪时好时坏的我,越来越不能自制,割破动脉的意念始终在头脑中萦绕,那种感觉……

没有价值的感觉,被遗弃的感觉。”

他在日记中写到,但是他是不会真的割破动脉的,因为他喜欢自己的职业,就算爱情失败,这个职业也是他生命中不能割舍的一部分。军人意味着职责与使命,轻视生命就是轻视使命,就算注定要寂寞的过上一生他也不会放弃他的使命。

“喂!师傅,好久联系了,最近好吗?”星期天休息时,武少文给他的过去的同事兼武术师傅打电话,他喜欢师傅那种豁达的精神,无论什么事都能看得很开朗,或许自己也能,只是感情除外。

“呵呵!还好。你知道吗?文娜和刘蓉不在原单位干了。”

“是吗?没听说。”

“师傅最近又和那位MM在一起啊?”武少文调笑着说。

“别胡说,我是自己一个人。”

“我可没开玩笑,谁不知道我的师傅有一片森林呢。哈哈哈……”

“哈哈哈……”

跟师傅在一起这种笑声是不断的,也是武少文得以解决寂寞的办法,军人的心也会寂寞,也需要安慰,这种嘻嘻哈哈式的聊天可以让他暂时忘却寂寞。

“你怎么样?”师傅问。

“一个没人爱的人,只会一颗树上吊死。”

“你还想着她呢?”

“已经是别人的人了,再想也没有用。”

“别想了,等你回来后师傅给你介绍个好的。”

“如果有可能最好是现在就介绍,我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干嘛那么着急?”

“我现在一点耐心也没有。”

“哈哈哈……不像话了。”

师傅那种对待爱情的大度绝不是武少文能学得来的,如果一个人同武少文谈爱情一定会被他弄得满是伤感的情绪,换做师傅则不然,他们会谈得很随意。

单:你有视频对吗?

工:对!

单:能让我看看吗?

反正也不认识,看看就看看呗。武少文毫不犹豫的点开了视频。

工:看后有什么感觉?

单:没什么。

武少文毫又把视频关掉了,因为这样聊天让他总得有一双眼睛始终盯着自己,感觉不自在。

单:怎么了?

工:有种不平衡感。

单:你的感觉神经太敏感了。

工:一贯如此。

单:你找到女朋友了吗?

工:恋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单:再找一个。

她说得还真容易,如果女朋友可以到超级市场选购的话,我一定买一打。

工:恐怕没那么容易,一次恋爱就够辛苦了。

单:这么容易就灰心了?不要在一颗树上吊死嘛。

工:我更怕在整片森林里迷路。

单:其实没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你有信心。

信心?从开始恋爱我就只剩下伤心了,两次恋爱两次重伤,现在想起心里还隐隐作痛,我已经感觉伤痕累累了,还哪来得信心?这个姑娘怎么能理解我的那种切肤之痛?

工:那么你呢?

单:我?我还是老样子。

往往教育别人的人却不能教育自己,她一定也是那种女人,如果把矛盾推到她身上她会怎么处理?

工:其实……我觉得……你……

单:干嘛吞吞吐吐的?

工:通过近来与你的接触,我发现我渐渐开始……

单:???

咦?师傅上线了?武少文打开了与师傅的对话框。

工:好久不见了师傅。

师:是啊!跟谁聊天呢?

武少文打出“一个沈阳姑娘”几个字,可又觉得不妥,于是换成了“单眼皮女生。”

师:那是文娜呀!

武少文的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天呐!怎么会是她?幸好师傅及时赶到,否则自己的玩笑可就开大了。文娜也是自己过去的同事,她和自己还有师傅在单位时关系很要好,上次休假时还和师傅一起去过她的家。武少文对她的印象一直不错,过去两人会经常在一起在办公室里偷偷玩电脑游戏,那时的感觉也挺温馨的。只是那时他看上了Baby,所以两人在那时并没有过深的接触。上次师傅对自己说过她不在原单位干了,可是自己却不知道她正在干出纳。也幸好自己的话只说半句。

工:你是文娜吧!

单:(生气)是死猪说的吧!

工:他是我师傅,你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好不好。

单:本来我们可以一直这样聊下去的,现在好了一切大白了什么神秘感都没有了。

工: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了吧!

单:其实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只是看过你的视频后才知道的,挺对不起的一直瞒着你。

工:知道是我后有什么感觉?

单:一开始挺惊讶,后来就没事了,该怎么聊还是怎么聊。

工:可这样很不公平啊。

单:真的不好意思,对不起!

武少文心想,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若不是师傅的突然出现,下一句话一定是我喜欢你。

2004年12月19日

昨日的尴尬,单眼皮女生居然是文娜,差一点犯错误,还好我总说半截话,否则让Baby知道多难堪啊!不过我发誓我不会让她知道的。

喜好师傅及时出现,想想这个世界还真奇妙,要不是那天给她放视频,这个秘密不一定要多久才拆穿呢!真是的!知道了也不告诉我一声,还好我心宽,原谅她吧!

单:你改名字了?

银月光华:对!怎么样?

单:挺好的。

银:我听说你跟古处上了?

单:谁告诉你的?

银:都这么说。

单:分手了。

银:为什么?

单:不为什么,感觉不合适就分呗。

银:可你们处时不还特地摆了酒席吗?

单:你知道得还真多。

银: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单:我准备陪我妈一辈子了。

银:你说得怪可怜的。

单:没人爱,当然要这么说了。

银:我不相信你会没人爱。

单:为什么?

银:我觉得你是个很不错的姑娘。

单:你是不是还在介意那件事?

银:从来没介意过,如果那天不是师傅及时赶到,我恐怕就要向单眼皮女生示爱了。

单:谢谢你认为我还不错,可单眼皮女生是虚拟的,现在我们是真实的。

银:为什么说谢谢?你喜欢我这么说吗?

单:当然,哪个女人不是这样?

银:恋爱是需要勇气的,有时候女人也需要主动一步,而你正缺乏这种主动。

单:是吗?你是怎样知道的?

银:通过与你接触中感觉到的。

单:你的感觉很准。

银:在这方面我与你有同感,必要时都缺乏这种主动,所以我想改变,你呢?

单:我变不来的。

银:其实改变是件很容易的事。

单:那么你改变了吗?

银:我想我是变了。

单:那么你用这种方法找女朋友了?

银:我已经找到了。

单:是谁?

银:你!

文娜突然愣住了,她没想到武少文会这么单刀直入,在她印象里他不是那种人,从他对Baby的感情上看,他根本不会,虽然他真的很爱Baby,但是他永远都会自觉的同Baby保持一种友谊式的默契,不肯轻易挑明。也正因如此他们之间永远保持着距离。她看了看对话柜,摇摇头轻轻的笑了,她回着打到:“你和我不合适。”

银:我不这么认为,至少我对那个单眼皮女生已经产生好感了。

单:可是现在真像大白了,我以为你不会。

银:你认为我的感情是可以中途断线的吗?

单:不会,你很执著,这个大家都知道。

银:所以我现在要挑明关系,我说的是真的,不是虚拟的,听好——文娜

我爱你

武少文特意用粗体22号红字打出这三个字,可此时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个冲动的想法,他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自己真的爱她吗?或许更多的是他只想做一种尝试吧!一种对爱情的尝试,可是……这样做会不会对文娜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是现在一切已经开始了,他停不下来了。如果文娜真的肯接受的话,那么他会为这三个字负责的。

看着鲜红的大字,文娜呆住了,这三个字太过刺眼,武少文的举动太过突然,似乎这一切不应该发生在她身上,她没有准备。不过那是她心底一直想得到的三个字,她又想起了和古之间那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她投入得那么深,甚至可以为他不顾一切,她和他也曾有过美好的时刻,可是他始终没对自己说那三个字,仅仅为了几句不投机的话就可以和她分手。分手时她真的很伤心,但是坚强的她硬是没有流出眼泪,现在她的泪水在流,她轻轻擦拭自己的泪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爱就意味着要心伤吗?不!她从不这么认为。爱是浪漫的、美好的,但也是自然的。对于武少文这种突如其来的示爱,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她很快恢复了理智。她知道拒绝的话对武少文是种伤害,可是要她猛然间接受是不可能的。她擦干泪滴回到:“我们是不可能的,我们之间共同的朋友太多了。”

银:我是个军人,我只知道进攻一旦开始就不可能停下来,因为兵已经发了。

单:可感情不是硬来就可以的。

银:由不得我了。

单:你该不会是因为可怜我才故意这么说的吧!

银:可怜的人很多,如果人人都需要我可怜,那么我可怜得过来吗?我只尊重自己的感情。

单:你让我想到了很多事,是和他之间的,我哭了。和他分手时我也没哭过,但是现在我哭了。

武少文愕然了,此刻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件事处理不好可能会有很不好的影响,就像文娜所说的,他们之间共同的朋友太多了。文娜的心如此脆弱,而自己还偏偏要去触及她的心灵。他不会不知道心伤意味着什么,他不喜欢,那么她也不喜欢。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做了件蠢事,他退缩了。

银:对不起,没想到会伤害到你,这次我错了。

单:不!谢谢你能让我哭出来,哭过后感觉好受多了。

虽然文娜没有怪他,可是他感到很抱歉,他怀着歉意的打到:最终我的攻击尖刀部队还是没能突破你的防线。

单:我们以后还能像从前一样吗?

银:能。

2005年1月18日

今天发生的事我做梦也想不到,我会向文娜表白,还说出那样的话,到底我是怎么了?这决不是计划内的。

我也不知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并非像我所想的那样尴尬,仅仅是平静,从未有过的平静,我的心也未泛起波澜,仅仅有一点动心,难道恋爱真的影响不了我吗?心动的年代已经过去了?

然而后来的事并非像他日记里所写得一样平静,不仅仅是文娜,连他自己都觉得他变了……

沈阳的返程之旅。

武少文早已做好打算,第一个要见文娜,他想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爱她,自从那次谈过后,两人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但是实际上,武少文再也无法用从前的目光看待文娜了,他总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像一团谜,这谜团背后的答案究竟是什么?他需要解答。

“嗨!”文娜在马路对面与他打招呼。

“你好吗?”武少文寒暄到。

“还好、还好。”

“在部队时间长了,沈阳怎么样了还不知道呢,不如我们一起散散心吧!”

“好!”

连续两天,每到文娜下班时他们都在一起,武少文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和她聊得那么无拘无束,这种感觉好久没有了,一起逛街、吃饭、聊天、远足。尤其是在他要走的那天,他们居然从中街步行街一起走到了皇姑区法院,这段路程足有八公里,对文娜来说简直就是奇迹,他们看上去已经很像一对情侣了。文娜说她和古也试着走过这样一段路,可惜没有成功,最后还是坐车回的家。武少文听后很高兴,这似乎预示着他们之间会发生某种奇迹,或许这是他和文娜的开始,他看到了文娜含蓄的微笑,真的很美,那一刻他动心了,这次是真的。

他回到锦州,那晚他有点醉了,办完事回到招待所后第一件事就是给文娜打电话。

“喂!你还没睡吗?”

“还没听到你的汇报我怎么能睡呢?”

文娜的话令他激动不已。

“我有点醉了。”

“少喝点酒,那样不好。”文娜嗔怪到。

“没多喝,但是我没酒量。”

“事情办得怎么样?”

“还好!”

“那么早点睡吧!”

“等等,有件事我想知道那次在网上提到的事,现在你是怎么考虑的?”

“这么晚了先别说了。”

“不!就是现在,我想得到答案,这两天跟你在一起我非常开心……”

“开心就好。”文娜嚅嗫着说。

“那种感觉好久没有了,我以为我的心已经死了,但是当我们走了那么长的路后,我突然发现它还活着。”

“确实走得很长。”

“听着!文娜,我再说一次,I love you!我爱你!真的,没骗你,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请你不要以为我喝醉了才这么说。”

“你真的醉了。”

“但是我的头脑很清醒,你不要认为明天我会就忘记,我不会!我是个军人,我会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不要以为一个经常上网的军人就是不合格的军人,我站过岗,所有的训练科目全都训过,我们走八公里用了二个小时,可跑步的话我可以只用三十分钟,或许这次太过突然,可我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你都让我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给我个答案。”

“我真的要睡觉了,明天再说吧!”

武少文的心突然空了,文娜没有给他任何答案,却让他感觉到了答案,巨大的失落感突然袭来,他知道自己和文娜真的不可能了,他感到很伤心,为什么自己一次次恋爱的结果都是这样?为什么没有一个女人肯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

“好吧!睡个好觉。”他无奈地说。

“你也好好休息吧!”

屋内突然寂静下来,静得他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他倒在床上放声的哭了,自从到部队后他只流过三次眼泪,一次是因为新兵时班长没收了他的枪,那是他视为生命的东西,他不允许别人从他手里夺走,哪怕班长只是一时生气,可是他感受到了耻辱;一次是因为考学落榜,自己茫然失措,认为自己在部队没有发展前途,而指导员苦口婆心的劝导令他流下了悔过的泪水;而第三次居然是为了感情。也许这泪水不仅仅为文娜而流,还有更多更多,他有时恨命运为什么对自己那么不公平?我仅仅是想爱一个人而已,我并没有做错事,然而一次次对爱的努力换来的却只有苦水。他完全放弃了,那从前还怀有一丝浪漫与美好的爱情从此在他生命里放弃了,爱——只会给我带来伤痕!一个军人可以在训练中受伤,可以在与敌人战斗时流血,但是军人的心不允许受伤,哪怕注定在孤独与寂寞中生活。人们常说军人是伟大的,而人们不知道军人的伟大源于寂寞,只有一个肯承受寂寞的军人才是最伟大的军人。

归队后他把自己写的小说寄给文娜,不为别的,只希望她能更多的了解自己的感受,小说的主人公的感情主线都是他自己的。他也需要她明白自己的生命里不仅仅只有爱情。

单:你的小说写得非常精彩,读得我都伤心了,真不知你是怎么写出来的。

银:里面融入了我的感情。

单: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好好谈谈,但是又怕影响到你。

武少文笑了,文娜真的是个好姑娘,至少她肯跟自己摊牌,总不至于让他仍怀有希望,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现在,这一刻终于到了。

银:有什么话直说,我现在的心理素质非常好。

单:我和你师傅在一起了。

师傅,对!早应如此,师傅那种豁达与随意会令她开心的,师傅的心里不会装伤感的事,他总是那么开朗,像灿烂的阳光,而自己就像夜空中一颗星星,暗弱的光芒中充满了悲伤。

银:祝福你们!

苦苦的追寻问题的答案,虽然自己明知题底,但是却还要把一切揭穿。或许自己仍年轻幼稚,爱永远不是一厢情愿的事……

http://book.tiexue.net/novel12268/长篇军事小说《再战之缘》敬请欣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