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隧道 抗日烽火映山红篇 冲突

bigstore 收藏 0 15
导读:时间隧道 抗日烽火映山红篇 冲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2/


王铁山看着吉顺、保林和宋学义等人将伪军给押了出来,他们拿枪的动作十分熟练。而且刚才进去的动作也根本不像是一个刚上战场的新手,他记得自己有的战士在杀死第一个敌人后有的人甚至要呕吐,也有的人是手软脚软。

他吩咐区中队的队长高亮指挥打扫战场,中队长高亮掏出怀里的一块红布,站在炮楼顶上一挥,顿时十几辆马车有顺序的进了炮楼,等在树林里的人们也冲进炮楼,在杨华和吉顺的指挥下,装车,撤退,玉凤和秋叶帮着记数。

王铁山把杨华拉到一边对她说:“我听说你们请了一个国民党的逃兵来训练他们打仗?说着向吉顺他们一指。

杨华点了点头说:“是,我们在去麦山夼的半路上遇到的。他说他是国民党那边什么第88师特别直属队的。在上海和日本人打的时候和自己的部队失散了,找不到自己的部队,又越不过日本人的防线,就只好往北来了。他说他想加入打日本的队伍。我们因为有想组建队伍的想法,于是就邀请他去训练他们。我们观察他很久了,看不出他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他教的也很尽心。”

王铁山又看了吉顺他们一眼。把他叫过来问道:“刚才干掉鬼子机枪手那枪是你们打的吗?”

吉顺兴高采烈的说:“不是,我们哪有那么好的枪法。那是朝阳哥打的。他就在那树林里。”

杨华瞪了吉顺一眼,吉顺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赶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讪讪的离开了。

“朝阳哥?就是那个国民党的逃兵吧。他平时还教你们一些什么东西?吉顺。”王铁山吃了一惊,自己刚才就是隐蔽在那树林里,怎么没有发现这个人呢。

吉顺看了一眼杨华后说道:“他教我们队列、跑步、负重跑山路、打枪、打架,嗯,还有什么叫器械还有什么叫战术配合的东西,很多拉,我一时也说不完。对了,他跟我们说碰见日本鬼子千万不要心软,哪怕那鬼子已经受了重伤。只要没放下武器,我们就应该给他一刀。”

“嗯,他是这么说的?”宋学义这时走过来说:“对对,朝阳大兄弟就是和我们这么讲的。”

“胡闹,杨华,他这么说话的时候你没有去和他说这是不符合我党我军的一贯主张的?就算他不知道我们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可根据你们的汇报,这个人是一个经过德国人训练的国民党军的军官,他应该知道那个什么国际公约里有不准虐待俘虏的条款。你们简直在胡闹。”游击队的政委陈庆之(由网友Lkk隆重出演)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并听到了大部分的对话。“吉顺,他还在不,去把他找来。我要问问他。”

吉顺在听见陈庆之的话后跑到那片树林里去了。一会之后他就领着一个活象是一根粗树枝的人走了过来。

王铁山和陈庆之在看见那根‘树枝’大摇大摆的晃进来后,他们惊讶的眼睛都差点掉下来了,他们就是依靠那个树林隐身的,难怪怎么也没有发现这个家伙。看来这个人的军事素质远在自己和游击队员之上。当然他身上穿着那衣服也有很大的帮助。

王铁山很快就把眼光落在他肩上扛着的那把奇异的枪,那支枪的枪匣盖上有一个奇怪的东西,看上去就象是自己的长辈说的西方洋鬼子用过的一种叫单筒望远镜的东西。而在它的前端,和轻机枪一样有一个双脚架。而这把枪的大部分也是用看起来很接近大树颜色的布给缠起来的。

王铁山等‘树枝’走近后才发觉他身上穿着的那衣服的颜色很象是一棵大树。他的脸上也用一种很接近大树的色料涂着的。

吉顺走回来对杨华说:“幸好我跑的快,不然朝阳哥他肯定已经走了。”

‘树枝’走过来站在杨华那边。杨华对‘树枝’说:“朝阳,这是游击大队长王铁山同志。这位是游击大队政委陈庆之同志。”她正要为王铁山和陈庆之介绍‘树枝’的时候,‘树枝’拉住了她说:“我去和他们按照军人的方式自我介绍。”

那‘树枝’走到王铁山和陈庆之向他们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说:“前国民革命军陆军第88师师直属队少尉杨朝阳向长官们敬礼。”

他早就知道这两个人是游击队的负责人,他比他们要先到一个小时。为的就是寻找狙击阵地并伪装自己。他在观察了一阵后,把狙击阵地选在了树林里。因为树林的几个大树的位置十分好,可以控制鬼子的工事。虽然把狙击阵地放在树林里的大树上比较容易暴露狙击手。不过杨朝阳根据对鬼子工事的观察和鬼子士兵的观察,认为他们并不具备反狙击能力。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在树林里建立了好几个狙击阵地。

王铁山和陈庆之惊异的看着杨朝阳,一时说不出话来,连军礼都忘了回。杨朝阳见两人不说话,开口说道:“两位没有什么事情吧,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朝阳告辞,我这个样子不能在这里呆得太久的。”

说着转身准备离开。这时陈庆之想起了要杨朝阳来的目的。对他说:“你等一下,我听吉顺说你和他们说要杀死日本人,受伤的也不能放过是吧?”

杨朝阳说:“我要纠正你一点,我和他们说的是杀死一切不肯放下武器向我们投降的日本人,伤员如果不放下武器向我们投降也要杀死他。只有两种日本人对我们来说是安全的,一是投降的日本人,另一就是死的日本人。”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是从国民党军那边过来的,可能不知道我们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里面有不虐待俘虏。可你也是由德国军官培训出来的,应该知道国际公约里也有保障俘虏的权利,不准你们虐杀他们。”

杨朝阳冷笑一声说:“对不起,你们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知道。我也知道你说的国际公约,那是《日内瓦公约》,第一部日内瓦公约在1864年于瑞士日内瓦召开的外交会议上获得通过,其最初意念来自红十字运动的创始人-亨利.杜南所写的书,名叫《索尔弗利诺回忆录》。主要目的是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及病者境遇。”

“在1899年,1864年的日内瓦公约的主要精髓被运用于海战,成为第二部日内瓦公约的基础。主要目的是改善海上武装部队伤者、病者与遇船难者境遇。”

“192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关于保护战俘的第三部日内瓦公约获得通过。主要目的是关心战俘待遇。”

“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你们所说的《日内瓦公约》日本压根就没有批准。当然我们也没有在那上面签字。所以从法理上说我可以不把日本人当俘虏看。另外更重要的是日本人在上海的行为简直不能把他们当作人来看,我叫他们是直立行走的畜生。”

他一下脱下自己的上衣,在他身上有一道伤疤,是他以前执行一次任务留下的伤。伤口的形状很象是刺刀伤。他露出伤疤说:“你们看看,这就是小鬼子给我的留的。”

“我在上海打日本人的时候,我们的阵地被日本人的大炮都给炸烂了。我被埋在土里面,是我的弟兄们把我从土里面扒了出来。我因受伤被送到野战医院救治。可是一天晚上小日本一股军队绕过了我军的防线,他们冲进了我们的医院。见到我们的伤员就杀,见到我们的女护士就XX,我如果不是被一个军医压在下面。我恐怕就不会站在这里说话了。”

“虽然后来增援的军队把那群狗日的小鬼子都给消灭了,可是我们那医院里的伤员、军医和护士基本都被日本人杀掉了,我是幸存者之一。”

“按照你们所说的《日内瓦公约》,日本人不能杀我们的医务人员,也不能杀我们的伤兵,可是你们看他们都干了什么!”杨朝阳说着说着不禁流下眼泪来,他想起了自己所看到的记录片日本人屠杀中国人的情景。

“后来我回到前线。和日本人交火,我亲眼看到日本的伤兵在我们的医护兵救治他的时候,或者拉响手雷,或者用刺刀杀人,没有武器的也用嘴巴咬伤我们的医护兵,所以当时我们的部队是根本不留日本人的。除非日本人肯投降,不过日本人也没有投降的。”

“根据后来我们收集的资料,那些日本人的什么狗屁武士道在日本是一个根深蒂固的信仰,这种信仰促使他们反对批准日内瓦公约。武士道可以和漠视弱者画等号的。最重要的是,向敌人投降是被绝对禁止的。日本的士兵要求以自杀来代替投降,否则在他们的国人和家人眼中就是永久的耻辱。甚至士兵因重伤昏迷不醒而被俘虏,等待他们的也还是这无知的行为。”

“所以我对吉顺他们说,除非确定日本人是要真心向我们投降,否则我们对待他们的办法就是杀无赦。”

杨朝阳对他们说完这句话后,对杨华说:“我回去了。我不能在这里呆的太久。你们也要抓紧物资的撤离速度。不要让鬼子给逮住了。吉顺。”

“什么事,朝阳哥?”吉顺连忙跑了过来。

“我教给你们的怎么样消除行军的痕迹没有忘吧。”杨朝阳说道。

“哪能呢!朝阳哥。”吉顺嘿嘿笑着说。

“没忘就好。加快物资的装运。我在村子里等你们回来。”杨朝阳转身大步离去。

一个钟头的工夫,各村提前安排好的马车全部装满,又一辆辆的赶出炮楼,各自回村。这场战斗,毙敌40多人,俘虏16人,缴获三八步枪38支、‘捷克式’机枪3挺,手榴弹150枚。子弹2箱。

连会赶着装满麦子的马车拉上吉顺、杨华、玉凤、秋叶等人飞快的上了回村的道。最后撤退的高亮把马玉林提前准备好的松柴堆点上火,雄雄的火焰腾空而起,那火映红了半边天。当游击队和吉顺他们离开后,杨朝阳悄悄的出现了。他将一些自己改装的手榴弹给压在了几个鬼子的尸体下面。他出了大门看了一看。吉顺他们的工作做的不错,基本看不出什么痕迹。他跟着吉顺他们撤退的方向追了过去。

两个钟头以后知道消息来增援的鬼子和二鬼子终于过来了,可仙姑峰庙会早散的一个人影不见。留下的是冒着黑烟,塌了半截的空炮楼和满地的尸体。这时几个鬼子开始去搬动死去的同僚的尸体。可一搬开就看见一个因为压住它们的尸体被搬开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手榴弹在他们的脚下冒着青烟。

轰轰,几声爆炸声过后,来救援的鬼子们又倒下了十多个,有的已经无法出声,而有的则抱着自己被炸掉的腿在那里大声叫唤。气得带队的鬼子中队长抽出指挥刀,一刀就砍进了他身边一根正在燃烧的椽子。他大声骂道:“八嘎,支那人游击队大大的坏了。我松本不剿灭游击队,誓不回日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