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车烧油,公私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元帅的元帅 收藏 3 846

日前在本市参加一个会议,会后大家一起用餐。用完餐已是晚上八点多,没有公车也没有私车的我习惯性地对某集团公司的李总说:“李总,我跟你走”。 李总的家与我家相距不远,他有一辆很高级的车(什么牌子我忘了,我这人是车盲,没办法),每次开完会,他都“负责”把我送回家。这次,除了我之外,同方向的还有一位处长和一位主任。大家从饭店往外走,李总一边走一边说“今天我送俩位女士回家~”。出得门来,李总扬手就要打出租车,主任说“我开车了,坐我的车走吧”。一番推搡后,大家都上了主任的车。




上车后李总就讲起了他的“小九九”:以前李总出来开会都是自己开车,他觉得让司机在车里等待实在是“太不人道”。但自己开车有一个问题是,会后用餐时不敢喝酒。多日不见的朋友相聚,不能尽兴喝酒,实在“影响情绪”。为了尽兴,他只好又让司机在送他到会场后在外面等待。前些天开会,会议进行了一个上午,等他回到车里发现,早上刚刚加满的油箱几近空寞!原来是司机在车里取暖,开了一上午的空调,所耗油费价值300多元人民币!李总也认为,冬天天冷,不让司机取暖显然不近人情,但一个上午耗掉300多元的油钱,实在是浪费。所以他再出来开会或应酬,就让司机送他到目的地后就回公司,结束后他自己打的回家,也不讲究什么老总的气派了。李总的公司是自己的,烧油或打的都是从自己的口袋里出,与其烧掉300多元的汽油还不如花几十块钱打的,至于当老板有架子与面子,不要也罢。他说,这样做的好处“一是省钱,二是司机也舒服,三是出租车司机也高兴,还拉动了就业”。




李总的节约,不禁让我想起了另外的例子。




在一次博士毕业论文答辩会上,一位供职于财政部的博士举了一个例子:在北京,有许多人会在星期六星期天开车到白沟(距京大约100多公里)买袜子,白沟的袜子比北京市内的要便宜,每双便宜几块钱!这些人买袜子只是为了自己穿,并不是拿出去卖,开车跑上上百公里自然不划算,功夫钱不说,光油钱就是省出来的袜子钱的几倍、十几倍或几十倍。原来,这些开车去买袜子的人,用的是公车,烧的油是公家的,省下的袜子钱是自己的!可见,那么多人乐此不疲,自有他们的理由!




中国人好面子是有了名的。在面子与钱之间,不用问,肯定是面子重要。但私企老板为了省油而放弃面子,公仆们为了省下点袜子钱就大烧特烧公家的油,不能不说是一个反例。




在能源日益短缺的今天,公仆们为了省下几个袜子钱,把车开出几百公里,实在是不体恤上情。看我们的领导人,为了给国家多引进点能源,哪次涉及到能源的外交战中都不是委曲求全、煞费苦心?结果,大量的能源被公仆们用于节省自个家的袜子钱上,不能不让人心寒!




在中央大力倡导建设“节约型社会”的今天,与私企老板们宁可放弃中国人最珍视的面子相比,公仆们咋就不能不计较那几个袜子钱而响应一回号召呢?从我们的习惯世俗假设看,公仆们拥有比私企(资本家)们更高尚的品德,但在这一点上咋就看不出来了呢?




同样是车烧油,公私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