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6/


李铭义的机群掩护着轰炸机大队撤离,此时他发现从北方的天际飞来了几个黑点,向着轰炸机大队追了下去。李铭义精神一振:“敌机,自己终于有事情可做了。”

为了确保轰炸机大队的安全,李铭义所率领的战斗机中队根本就没有携带炸弹,在高空看着自己的战友们将一枚枚的炸弹投下去,他的心中十分羡慕。此事发现敌人竟然有飞机升空,这对轰炸机大队来说可是现实的威胁,自己上场的时候到了。

李铭义利用电台,命令自己的战机跟着自己进入战斗空域,压低机头,向着日军的飞机俯冲过去。

此时在追赶黄伟群的轰炸机大队的日本战机共有八架,他们是属于东京偏北的一个小型机场的。在这次空袭当中,该机场成为了唯一一个东京附近没有被攻击的机场。由于距离城市较远,所以在攻击发生的时候,在这里的八架日机的飞行员和地勤人员都在机场,所以战机能这么快就升空迎战。

此时率领着这八架日机的是日本帝国空军大尉大岛诸,他一边将自己的战机的速度开到最大,一边狠狠地盯着前方正在撤离的唐帝国的轰炸机。“八格,只有几架轰炸机就敢来东京撒野了,要不是上头那些头头们没有脑子,怎么会让你们钻这么大的一个空子?你们没有战斗机护航,我可要大开杀戒了。”

就在他将自己的瞄准具死死的套在了一架轰炸机的尾部的时候,大岛诸突然听到了来自侧后方向的爆炸声。“队长,敌军护航战机十二架,正在攻击我们,啊……”

大岛诸听到了自己僚机的惨叫,猛然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后上方竟然全部都是敌机。“八格。”绝望当中大岛诸死死的按住了操作杆上面射击的按钮,几乎在同时,夜空中的三溜火线同时击中了他的座机,半空中爆出了一团桔红色的火光。

升空的8架日军战机被李铭义等人伏击,全部化成了东京上空的焰火,好像在欢送李铭义等人返航。

横须贺和东京遭到空袭的同时,广岛、长崎、鹿儿岛等日本的军事重地也都遭到了高强度的空袭。当唐帝国的战机返航之后,地面上、海面上留下来的是一片狼藉。

据战后统计,这次空袭当中日本帝国海军损失了七艘战列舰,其中包括正在广岛船坞上面建造的超级战列舰大和号和武藏号。航空母舰损失了四艘,其余舰艇损失共计60余艘,日军联合舰队的脊梁骨一下子就被炸折了。

空军和海军航空兵方面,损失就更大了,除了四艘航母上面的375架战机随舰沉没之外,停靠在各个空港的停机坪和机库当中的飞机也都遭到了轰炸。粗略的统计地面上共有512架战机被摧毁,加上在东京上空损失的6架以及航母上的战机,共计是893架,占了全日本空军总数的一半以上。

至于人员伤亡的数目就更加惊人了。海军方面阵亡24000余人,其中在长门号战列舰上服役的2700人由于军舰迅速倾覆,并倒扣在水中下沉,竟然没有一个生还。空军方面阵亡人数业达7000人之众,其中的有经验的飞行员达1474人,海空军力量遭受了沉重的打击。平民方面,仅仅东京就被烧死了80000余人,伤者更是不计其数,一时之间难以统计。

黎明时分,王海的攻击机群返航。当王海的座机最后一个降落在轩辕号航空母舰上,王海打开机舱,跃出战机的时候,舰队航空指挥官罗文一个箭步冲了上来,紧紧地的握住了他的手。“王兄,辛苦了,你们干得漂亮。”

王海拥抱了这位自己在航空学院时的同窗好友。“可惜,让狗日的两艘航舰跑掉了。”

出击的380架战机返航了372架,仅有8架被日军的地面防空炮火击落。以如此微小的代价换取了如此巨大的战果,在世界的战争史上绝对是一个奇迹。陆丰得到了作战参谋总结出来的粗略战报,立即将战果上报复兴一号计划总前委。

徐元直听着参谋念着陆丰的电文,脸上浮起了微笑。经此一役,可以说,日军已经失去了在海上与帝国较量的本钱,这对于这个岛国来讲是致命的。

北京方面,最高统帅部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战报。王隼鹰听完战报,左手加额,笑着对廖禹龙道:“禹龙啊,这下我可以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了。”廖禹龙道:“是啊,我们处心积虑,计算宣战和开战的时间,军事行动放在开战之前,终于没有白费劲,现在看来日本已经没有了还手的能力了。”

王隼鹰点了点头,道:“给向前发报,给今晚突袭日军本土的飞行员们普记二等功一次,有特殊贡献的,日后另行嘉奖。还有,日舰翔鹤号和瑞鹤号去向不明,一定要追查到,有这两艘军舰在暗处,一不留神就会被咬上一口的。”

杨显章一字不漏的纪录了下来,转身出去发报。王隼鹰坐在真皮沙发上面,合上了双眼。他的确实太累了,两天来就几乎没有合眼,一直在等待前线的消息。老实说,对于北线岑诚能不能在交战伊始打开局面他并不在乎,他等待的就是来自海上的消息,那关系到敌人的持久作战能力。现在消息终于来了,好得不能再好了,他终于可以放心的休息一会儿了。

上海,徐元直在得到了战报之后反而站了起来,走到了墙上的巨幅军用地图前面,仔细地端详着。突然他的手指落向了日本列岛的南方,说道:“日军翔鹤号和瑞鹤号战舰去向不明,我判断它们应当是在这个海域。我军在日本列岛西面,和西南方向上设有数道防线,都没有侦察到敌人的行动。潜艇部队也没有发现敌军的动静,这说明敌人是在我潜艇到达之前离开港口的,这不是针对我军采取的防范措施,应当是一种兵力上的调派。所以我命令,陆丰的第一特混舰队转向东南方向,搜索海区,追踪敌舰动静,配合袁炳南将军的第二特混舰队,对冲绳发动攻击,我们要将敌人引出来。”

太平洋舰队司令李之龙随即道:“好计划,围点打援,引蛇出洞,我支持徐总的计划。”其他的几位高级将领也是频频的点头。徐元直当即命令起草电文,给陆丰发报,告知他更改下一步的战斗计划。

东京,黎明的天空中带着一丝血色,不少的地方还在冒着黑烟,原本繁华的街道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的焦土。在城区的小河里,不时的可以看见一具具淡褐色的裸尸。那就是在大火中跳进河中的人们,他们已经被滚开的河水煮熟了,很多地方的皮肉脱落,露出了里面的森森白骨。消防队员在瓦砾和焦土当中寻找着幸存者,但是找到的都是已经碳化了的尸体。

皇宫,在地下的防空洞中,天皇裕仁接见了首相近卫文博、陆相东条英机和海军大臣永野原次郎。裕仁用他那呆滞的眼神和颤抖地声音向着三名大臣询问着:“为什么?这是为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你们不常说我们大本日帝国皇军是战无不胜的吗?怎么会被人家在自己的家里狂轰滥炸了一番呢?这么重要的事情事先怎么会没有一点消息呢?”

面对天皇的质询,三人只好将自己手头上已经掌握地情况作了汇报。每听到一条消息,裕仁的嘴角都要不自觉的抽动一下。损失太大了,大到了日本这样的一个岛国承受不起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