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二章 摩擦 摩擦(二)

royf22 收藏 38 264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二章 摩擦 摩擦(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看着眼前军容严整,装备精良的行军队伍,刘志辉满意地笑了。

他没有道理不满意。

中央军校第十二期步兵科毕业,堂堂的黄埔生!毕业后很快就因为会带兵又作战勇敢而深得旅长器重,仅仅两年,就担任了全旅头号主力一团一营的营长!一营是甲种加强营,共有四个步兵连和一个机炮连,步兵连装备的都是“中正式”步枪和捷克式轻机枪,机炮连有六挺“二四式”重机枪和两门八十二公厘迫击炮!这样的装备,放在任一个部队都是排得上号的!当初一营在苏北时,还和日本人硬碰硬打了好几仗,每次都没让日本人讨了好去!

这一切,足以让今年不到二十五岁的刘志辉自豪!

今天已经是民国三十年元月廿四日,清源县军政府给虎头山那些匪军的三天期限已经过去,果然不出旅长所料,那些匪军并未束手就缚!现在,就是自己这个军人履行职责,在虎头山恢复地方秩序的时候了!

想起旅长所说的那支打着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某部的旗号在虎头山占山为王,鱼肉乡里的匪军,刘志辉就恨得牙痒痒的!更可恨的是,那支匪军竟然还成立了什么“涞阳县人民政府”!

涞阳县虽然沦陷,但国民政府委任的涞阳县长还活着,现在应该正和旅长一起在清源县军政府等着自己的好消息,怎么凭空就出来个“涞阳县人民政府”?旅长说的对,这就是地方不靖之源!

刘志辉自问作为一个纯粹的军人,自己已经尽可能不参与政治了,对于这种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他的想法非常简单,他刘志辉,只需要把手头这支七百多人的甲种加强营带好,服从长官的命令作战就是了!而在带兵打仗方面,刘志辉的确很成功,这从士兵们看向他时眼中流露出的发自内心的尊敬就可以看出来。有了这些精锐之师,刘志辉有信心七天之内荡平虎头山的匪军!

想起清源县城光复时城里百姓欣喜若狂的神情,刘志辉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心情,作为一个军人,能够得到老百姓这样真心地支持,能够收复失地,保境安民,知足了!前面就是进山以后的第一个村子,前卫部队回报说村子的名字叫上洞村,不过在村里并没有发现匪军的踪迹。

刘志辉带着部队走到村口,仔细看了看周围地形,见这村子周围都是绝壁,只在村子的南北各有一个狭窄的入口,地形险要,易守难攻,立刻决定把这里作为自己的营部。

在村外布置好警戒后,刘志辉带着警卫班进了村。

一路上,见到每个村民刘志辉都和善地跟他们打招呼,但却没人理他!

村民们都是一脸的冷漠,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似乎根本就当他们不存在!

刘志辉心中感慨,看来这里的村民都被匪军给压榨苦了!

这时,前面出现了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刘志辉微笑着走到他面前,弯腰伸出手去想要摸摸他的头,谁知小男孩不但一下子躲开,还向他吐了口口水。

由于距离太近,口水毫不意外地射在了刘志辉的脸上。

边上的一个警卫脸色一变,上前就要抓住那小男孩。

刘志辉摆了摆手,苦笑着掏出手帕擦掉了脸上的口水。

警卫恶狠狠地对小男孩说道:“臭小子,要不是我们营长放过你,有你好瞧的!”

那小男孩却一点也不害怕,盯着警卫说了一句:“汉奸!”

警卫一愣,随即大怒,扬手打向那小男孩,眼看这一巴掌要是拍实了,小男孩的脸就肿定了。

就听刘志辉冷冷地说道:“住手!”

警卫的手立刻停在了空中,转头看向刘志辉时,见他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警卫立刻收回了手。

刘志辉盯着警卫,怒声说道:“你这是做什么?要我跟你们说多少遍?我们是国民革命军,就是老百姓的军队!你这样对待百姓,如何对得起身上这身军服和国民革命军这个称号?更不用说他还只是个孩子!”

警卫低下了头,不敢说话。

刘志辉温言对那小男孩说道:“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小男孩转身就跑,很快跑到一个老人面前,扑入老人的怀中。

刘志辉大步走到这老人面前,和善地说道:“老人家,我们是国民革命军,我们解救你们来了!”

老人没有说话。

刘志辉怕他耳背,赶紧打着手势又说了一遍。

这回老人干脆就带着小男孩转身走了。

刘志辉愣住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里的百姓难道不希望自己将他们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

不对,一定是因为匪军离开时威胁过他们!

想到这里,刘志辉顿时气血上涌,三两步追上老人,诚恳地说道:“老人家,您别怕!虎头山匪患猖獗,实在是我们这些当兵的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才让乡亲们受了苦!我这里给乡亲们道歉了!”

说完,刘志辉对着老人鞠了一躬。

鞠完躬,刘志辉继续说道:“老人家,您放心,我们这次进山就是专程剿匪来了!匪患一日不除,我们一日不收兵!”

说着,又一指身后的官兵,有些激动地说:“您看看,有了这些虎贲之师,哪里还容得匪军猖狂?请您告诉我们匪军的去向,我们一定为乡亲们报仇!”

老人终于忍不住,大声说道:“俺不知道虎头山还有什么匪军,俺只知道山外有日本鬼子和二鬼子汉奸!你们这群人不去打鬼子汉奸,却跑到俺们虎头山来打中国人,你们还有脸没有?”

老人顿了顿,继续说道说:“匪军?人家八路军如果是匪那你们又算是什么?八路军没来之前,我们吃不饱穿不暖,鬼子进山,见人就杀!八路军来了之后,家家都有了自己的田地,虽然地不多,但辛苦一年,总是有个盼头!至于鬼子和二鬼子,打从人家八路军来了之后,进山的就从来没有能活着回去的!也就没敢再进山惹事了!你们呢?鬼子在山里杀人放火的时候你们这些人哪去了?亏得你们还好意思说是进山剿匪来了!”

说完,带着小男孩气呼呼就走了。

看着远去的老人和小男孩,刘志辉心中突然烦躁无比,难道自己这回错了?


找遍村子只找到一个空的小院子,刘志辉只好决定将营部设在这个小院子里。

好在这个院子虽然是空的,屋里倒是不脏,看来院子的主人也是最近才搬走的。

不过,刘志辉要是知道这个小院子仅仅在昨天还是双溪乡人民政府而以前更是涞阳县人民政府所在地,不知会做何感想?

刘志辉在警卫搬来的椅子上坐下,出神半晌,终于下达了进山以来的第一道正式书面命令:“全体进入村庄后就地宿营,不得扰民,不得进入民房!违者执行军法!”

无论如何,自己这支部队在老百姓眼中的形象都不能败坏!

命令下达后,部队陆续进入上洞村,这个几百户人家的村子一下子多了七百多人,立刻拥挤了起来,村民们都用戒备的眼神看着这些涌入的军人。

不过让村民们感到惊讶的是,这支部队的军纪看来不错,竟然没有抢他们的东西,也没有住进他们屋子的意思,而是在村里的空地上支起了一个个小布房子(村民们不知道这叫帐篷)。

这样一来,村民们的眼神中多少有了些友善。

刘志辉的这道命令看来的确起了一些作用,第二天的傍晚,就有一个村民偷偷摸摸地走近了营部,被拦住后神秘地对门口的警卫说:“俺有重要的事要报告你们长官。”

警卫虽不相信这村民会知道什么“重要的事”,但还是报告了刘志辉。

正在大厅里发呆的刘志辉听到警卫的汇报后,眼前立刻一亮,大声说道:“请!”

那村民很快被带了进来,见到刘志辉之后立刻做了个揖,说:“长官好!”

刘志辉点了点头,和颜悦色地说:“你叫什么名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报告?”

那村民谄笑道:“俺叫狗剩,是村里的猎户,长官,你们这次是不是要打八路军?”

刘志辉立刻纠正道:“我们打的不是八路军,是打着八路军旗号的匪军!”

蒋委员长虽然宣布新四军为“叛军”,取消了其番号,但却没有提及同为共产党武装的八路军,上头没有明令,自己可不能随便就冒着破坏抗战的罪名向八路军开火!

这叫狗剩的村民看来倒是见机得快,立刻说道:“对,是匪军!俺知道你们要找的匪军藏在哪里!”

刘志辉立刻问道:“藏在哪里?”

狗剩说:“就藏在离这里几十里地的羊角坳!”

刘志辉有些怀疑地说:“你怎么会知道?”

狗剩说:“俺前两天打猎看见的!坳里足有两三百号人呢!还看见其他村好几个猎户被他们抓了起来!幸好俺没被他们发现,要不然……”

说着,狗剩脸上就露出了后怕的神色。

刘志辉点了点头,根据旅部的情报,虎头山的匪军总共也只有两三百人,看来羊角坳的就算不是匪军的全部也是大部了!他们抓住经过的猎户也是怕消息走漏!

想明白这些后,刘志辉立刻温言对狗剩说道:“狗剩兄弟,你不必害怕,我们这次进山就是剿灭这些匪军来了!你愿意为我们带路去剿灭那些匪军吗?”

被眼前这位长官称为兄弟看来很让狗剩激动,所以他立刻拍着胸脯说:“长官看得起俺,称俺一声兄弟,俺也豁出去了!这就给长官带路!”

刘志辉点了点头,说:“很好,打赏。”

边上的警卫立刻送上了一封五十块的大洋。

刘志辉将大洋递给了狗剩,说:“这里是五十块大洋,是赏你的,你要是带我们找到那股匪军,再赏五十块大洋!”

狗剩欢天喜地地接过了大洋,连声说:“谢谢长官!谢谢长官!俺一定带领大军找到匪军!”

刘志辉随即命令一连二连整装,由狗剩带领,直奔羊角坳!最后想了想,又决定让炮排和一个重机枪排也跟随行动,以提供火力支援。

队伍很快出发,刘志辉也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是匪军化整为零,隐藏于深山当中,现在匪军聚在一起,正好一锅端!

自己以两个连主力配合大半个机炮连要是还拿不下来这些匪军,那干脆死了算了!


金锁是炮排最新的兵,去年十月才从苏北参的军。

当初就是因为听说一营打鬼子厉害金锁才参的军,刚参军就被分到炮排让他很是激动了一番。如今和一连二连一起作为剿匪先锋,金锁就更是激动了!虽然在山里走了一天多也还没看见匪军的影。

经过一天多的山地丛林行军,部队都已经疲惫不堪,那个带路的村民倒好像一点都不累,还一个劲地说快到了快到了,只是他这话从进山开始就说,都说了一天多了也还没到,现在部队上下看他都是极其不顺眼!

终于,傍晚的时候,那个叫狗剩的村民终于告诉大家,休息一晚,明天再走个十来里山路就能到羊角坳了!

听说还有十来里山路,原本打算一鼓作气连夜赶路的两个连长也打消了这个念头,命令部队原地宿营。

听到宿营的命令,一众士兵都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真是累啊!

这些苏北平原的士兵,几时爬过这么多山路?


第二天天亮后,部队继续前进。

走出好几里路之后,一连长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忍不住问边上的二连长:“炮排和重机枪排呢?”

二连长随口道:“怕是睡过了头没听到开拔的命令吧?谁叫他们家伙重呢?昨天他们就走在最后!这样吧,我们停下等等他们,再派个传令兵去催催!”

一连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二连长随即叫过来一个传令兵,吩咐了几句,等传令兵走后,又命令全体休息。


金锁睁开眼,就发现自己竟然被绳子捆住了,嘴巴里更是不知什么时候被堵上了一块布。

金锁大惊,往身边看过去,就看见了让他更加吃惊的一幕!

整个炮排和重机枪排五六十号人竟然个个和他一样,都被绳子捆住了,嘴巴里也都堵了一块布!

这是怎么回事?

金锁拼命挣扎,想要大叫,却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

手脚上的绳结越挣越紧,最后,金锁不得不停下了挣脱绳索的尝试。

炮排和重机枪排的其他人也渐渐醒了,醒来后刚开始都是和金锁一样的反应,但最后,他们也和金锁一样,停止了挣扎,傻傻地相互看着。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轻微的声响,随后,一大群身穿灰布军装的人就出现在了金锁的眼前。

这些人走过来时,脸上都带着微笑。一部分人立刻就开始动手搬运地上摆放着的武器弹药,另一部分人则用绳索将炮排和重机枪排每五六个人连在一起,又割断了他们脚上的绳索,随后就赶着他们站了起来。

一个看来像长官的人不停地低声对搬运武器弹药的人说道:“快!快!动作再快点!”

随后对押着金锁他们的人说道:“赶紧把他们押到里垄村,俺们还要赶到前面接收俘虏!”

金锁极不情愿地跟着其他人被押着朝行军的反方向走了,此时,他突然明白过来了,自己已经被原本要被自己剿灭的匪军给俘虏了!

一种屈辱感瞬间涌上了金锁的心头!随之而来的,就是极度的不甘心——我可还没打过日本人哪!怎么就被匪军给俘虏了?如果就这样被砍了头,那真是死不瞑目啊!


传令兵陆阿牛顺着来时的路飞速往回跑,山路虽然难走,但对于习惯了跑来跑去的传令兵,倒也不算太难适应,眼看就要到昨天的宿营地了,陆阿牛不觉有些奇怪,这一路上都没见到炮排和重机枪排的人,难道他们真的是睡过了头?

正想着,陆阿牛突然觉得身体一紧,自己竟然被人从身后给箍住了,随后,一把通体黝黑的刀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老实点别乱动!”

感觉到了锋利刀锋的陆阿牛立刻说道:“好汉饶命!”

身后的人“呸”了一声,说:“什么好汉?我们就是你们这次要剿灭的八路军!”

陆阿牛突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剿“匪”竟然反被“匪”抓,这兵当的可真够窝囊的!


眼看等了足有一两个钟头,不但炮排和重机枪排没上来,连派去的传令兵竟然都没有回报!二连长再也忍不住了,腾的站了起来,怒声说道:“我们走,不等这班大爷了!”

一连长也是心中有火,闻言也站了一来,说:“妈的,好大的架子,就不信没有重机枪和迫击炮老子们两个连会对付不了一群乌合之众!走!”

部队再次出发,可很快,前头的尖兵就报告说,那个原本负责带路的叫狗剩的村民不见了!

一连长和二连长面面相觑,心中突然都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