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各位书友:昨日一位朋友通知我说,搜狐网搞了一个《优秀军事作品展》,我的《兵王》位列其中。本人兴冲冲的赶去一看,果然看见拙作,不过看了评选结果我有无脸见人的感觉。拙作和本人都名落孙山,所以本人厚着脸皮恳请书友们有时间去给拙作以及本人投上一票,小弟不胜感激!

这是地址:http://book.sohu.com/s2005/junshi.shtml


清晨六点,窗外还黑的像倒扣着一口锅,几点寒星仍在闪烁。准尖刀们像电子钟一样精确的撩开眼皮,翻身下床披挂整齐,背上装有十块砖头的背囊,寂静而又无声的冲到楼下。

郑拓今天没有上装备,笔挺的站在分队集合场上。等准尖刀们列队站好,他向前一步面无表情的说道:“今天早操取消,回去整理装备、打扫卫生,早饭后下分队,解散!”

“杀!”终于下分队了,准尖刀们跳着高的喊了一声扭头就向宿舍跑,沉重的脚步跺的楼梯“咚咚”直响。

郑拓仰脸喊了一嗓子:“腿长锈了是不是?要不要来个五公里活动活动?”

野马般狂奔的准尖刀们,立刻变成了一只只准备捕食的小猫,高抬腿轻落地,一溜烟的冲进宿舍。司马扬手把背囊扔上床,低喊一声:“万岁!”,翻出砖头急赤白脸的拔出刺刀就是一通乱划。

“你发什么疯?”鸿飞纳闷的凑过来,仔细的辨认了半天才认出砖头上刻的是“司马群英到此一游!”立刻乐了:“我说司马,你能耐不小啊,能上砖头去一游!从这头走到那头,你至少得走三天吧?”

司马挠挠头:“习惯了,顺手就刻上了!这砖头可是吃饱了我的汗水,不留下点纪念怎么行!”他认真的想了想,把司马群英后面几个字划去,重新刻上“专用”两个字,又想了想索性把砖头丢到一边,低声嘟囔着走开了:“还专用呢,我早背够这玩意了!”

下分队的仪式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平淡得不能再平淡。吃过早饭,郑拓把准尖刀们集合起来,直接告诉他们去几班报到,就算完了。这对于自认为经过炼狱一般的生活,需要一杯烈酒来庆祝的准尖刀们来说,就像喝了一杯白开水,虽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

房间里只剩下鸿飞、司马,他们有些担心。定向考核后,那两个没有经过C点考核的准尖刀,真的被送回了老连队。前车之鉴;后车之覆,两个人对视一眼,仔细回想近期没有犯让人堵心的错误,看看郑拓的脸色没有变化,这才放了心。鸿飞没话找话的问道:“班长,我们是不是分到你的手下了?”

“是啊!”郑拓面无表情的说:“不愿意来呀?”

“那儿,那儿!求之不得!”鸿飞笑得有些不情愿,其实他真的不愿意去郑拓班。他已经入伍一年,93年度的新兵也到了部队,能算是个老兵了,所以总想多一点自由活动的空间,但郑拓对他了如指掌,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

司马想得开,知道分班的事情定了就很难再改回来,捅捅鸿飞嘻皮笑脸的说道:“班长这是欣赏我们,好兵都是给自己留着!”

“扯淡!我是怕你俩给我丢人!”郑拓转身就走:“你们跟我来!”

郑拓带着鸿飞、司马回到二班,指指靠门口的一张空出来的高低床:“鸿飞下铺,司马群英上铺,整理内务!”

“是!”两个人爬上床,就是一通折腾。正在进行政治学习的老兵们头也不抬,根本没有红一连七班老兵的热情。郑拓与副班长办完简单的交接手续,把两个新刀喊下床说道:“大家注意了,这是新加入二班的两名同志,鸿飞和司马群英!”

“老同志们好!”鸿飞、司马很有礼貌的问好,但尖刀的反映不甚热烈,只是抬头看看两名新刀,点点头算是打招呼。鸿飞、司马感觉受到了冷落、轻视,脸上的表情很尴尬。

郑拓丝毫没有给台阶的意思,打机关枪一样的把老兵们的名字念了一遍,最后让副班长给鸿飞、司马讲讲规矩。

听了一个课时的“规矩”,鸿飞和司马也没听出个新意来,尖刀的规矩和红一连的大同小异。大休息的时候,鸿飞、司马凑到一起讨论为什么不受欢迎的问题。最后结论又是司马的下的,他理性的认为最根本的原因出在鸿飞身上,他与老兵死抗的恶劣行径,引起老刀的反感直接影响了他们在尖刀分队的生存问题。

鸿飞虽有不同意见,但面对受到了天大委屈的司马同志,也说不出什么。两个人商量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夹起尾巴做人”看看情况再说。

鸿飞、司马下分队后的第二天,就是93年的元旦,尖刀分队按照上级命令进入战备,四个班全部集中坐班持枪待命。曹卫军宣布开始战备的口令刚结束,地下车库里就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声,从现在开始这些吉普车间隔一小时要预热一次,以便有情况随时可以出发。班长们肩膀上的手持台全天开机,不时传出试音的噪声。鸿飞和司马还领到了一日份的野战口粮和一个急救包,被反复告知要放进挎包随身携带等等。

战备的气氛很紧张大有一触即发的态势,鸿飞、司马被搞的一头雾水,以为某个敌国准备发动进攻了,紧张的脸色发白。

回到班里,鸿飞、司马按照命令着装,从枪柜里拿出自己的81-1式自动步枪和五四式手枪佩戴好,搬个马扎靠着床坐下。坐班嘛,顾名思义就是坐着值班。

老兵们纳闷的询问过后,才知道他们这是在坐班,立刻笑翻了天。郑拓笑着骂了一通自作聪明,才告诉他们。坐班并不是要他们坐着值班,是在班内集中的意思,要不然晚上躺倒睡觉岂不是违反命令?还告诉他们战备只是战斗准备,警卫部队的战备和野战部队不同,不是准备去御敌而是准备应付突发情况。

等鸿飞、司马搞明白坐班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老兵们已经分成了两大组分别占据两张桌子,摆好扑克等着开战了。

“战备期间可以打扑克?”鸿飞惊讶万分。

“条令怎么学的,咱们只是三级战备!”郑拓笑道:“这叫过节、战备两不误!过来打牌!”

尖刀分队打扑克不打团里流行的“钩级”,而是打“进贡”。输了不吃牌,顶钢盔。鸿飞、司马还有一名牌技很烂老兵一组,与郑拓领着的两名老兵对战。老兵们兴高采烈大呼小叫,没有一点战备应有的紧张气氛放松的一塌糊涂,鸿飞、司马因为老兵们的冷落有些矜持所以放不开手脚。时间不长,两个人的头上都多了几顶钢盔,被压的直缩脖子。老兵们乘胜追击发挥“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大无畏革命精神,连续惯了鸿飞他们三局。钢盔不够用的了,老兵们正大呼小叫找个什么东西让鸿飞他们顶顶。同样全副武装的曹卫军一脚跨进来,看见鸿飞、司马还有哪名老兵的狼狈相立刻笑道:“哎呀!戴上三级高帽了!我来扶贫!”说着,推开牌技烂到家的老兵,拍打着桌子叫喊着赶快开始。

郑拓立刻提出意见说:“帽子是一级一级的戴上去的,要摘也得一级一级的摘!”曹卫军立刻明白是什么意思,毫不在意的抢过老兵头上的钢盔戴在头上。

鸿飞、司马瞠目结舌的看着曹卫军,这是那个对他们没有一丝笑脸,训人能训下一层皮的分队长吗?

“发什么傻!抓牌!”曹卫军晃晃沉重的头部先骂了声:“笨蛋”,这才接着说道:“干什么像什么!吃饭就要像猪一样,训练、作战就要像虎一样,干活就要像牛一样,玩儿就要像猴一样!这是团长说的,你们遵照办理就是,没错!”

郑拓毫不留情的纠正:“分队长,最后一句是你说的!”

“一个意思!玩儿像玩的,干像干的!”曹卫军贪婪的偷瞄了一眼身边兵的牌,接着说:“你们刚来尖刀对我不了解,上了操场我是你们的指挥员,下了操场我是你们的大哥!就这个标准,只要你不拉稀,我永远是阳光灿烂!”

鸿飞、司马明白了,曹卫军也是个直来直去典型的军事干部,他也是拿军事素质来衡量一个兵的好坏。起先,他们两个人对这种衡量的办法很反感,认为人此处短彼处定长,军事素质只是一方面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全面。但等他们的军事素质上去了看法立刻改变,现在鸿飞认为,一个战士的职责就是保卫祖国,军事素质不行,你拿什么去保卫呀,所以军事素质好就是好兵,这个因果关系很简单,三岁的孩子也应该明白。

曹卫军整整在二班待了一天,领着两名新刀大战老刀,有胜有负。虽然老刀们对鸿飞、司马笑脸还是不多,但两个人还是找到了在张志刚手下当兵的感觉。牌局进行的尾声时候,两个人已经敢无所顾忌的大喊大叫也放松的一塌糊涂。

熄灯后,曹卫军提这个电筒,挨个班的走了一圈。等尖刀们做完雷打不动的俯卧撑、仰卧起,他指着墙上和警灯一个模样的红色警报灯高声提醒郑拓:“睡觉警醒点!只要这玩意亮了,那就不是演习了!”

“明白,明白!”郑拓连声回答,顺手把桌椅规整了一下,防止晚上真的有行动碰倒。

打牌也是个力气活,抡了一天的胳膊,精神上得到充分放松的鸿飞、司马带着欣喜的心情很快进入梦乡。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鸿飞突然被眼皮上不断掠过的红光惊醒,他翻身坐起,一眼看见墙上的红灯闪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