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三章 “尖刀”分队 第七节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28 48
导读:兵王 第三章 “尖刀”分队 第七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化装侦察课目,鸿飞和司马得了尖刀集训期间唯一的一个优秀。他俩其他课目全部是及格,整个集训队都是这样,两个人本以为能混上个良好就不错了,没想到得了个优秀,欣喜自是不必说了。

按照团部的命令,鸿飞他们必须在元旦前补入尖刀分队战斗班,顶替退伍老兵留下的位置,参加战备值班。还有半个月的时间,集训队只剩下按方位角行进没有考核,时间是充裕的。本来按郑拓的意思,一鼓作气把野外生存课目也搞了,即使不考核也让准尖刀们见识见识,但这个建议被曹卫军一口否决了。去年的集训队把野外生存课目提前搞了,但放出去的准尖刀们面对漫山遍野的枯草,空拿着一本野草识别手册没了招。人能吃草、也能吃野菜,但与牲畜的生理结构不同,只能吃青草、鲜活野菜。准尖刀们每人负重五十公斤,一昼夜行军必须要保持在60华里以上,为了活着走出大山,无奈之下对着老百姓下了手。胆小的也就是乘夜色掩护,溜进村子里找个地窖放下几元钱拿两个大萝卜,然后像做贼一样得落荒而逃。胆大的就给部队捅漏子了,有几个兵不但把老百姓家里的馒头、咸菜一扫而光,甚至还把人家存下的猪肉也给捎了出来,来了一把野外烧烤吃得有滋有味。

准尖刀回到部队后,处分是跑不了了,政委亲自带队去给老百姓登门道歉、赔偿损失,曹卫军也被团长叫了去狠狠熊了一通。今年他不想重蹈覆辙,尤其是鸿飞、司马这个两个小子实在是让他不放心。他俩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那个司马看见漂亮姑娘就挪不开眼睛,山里的姑娘实成,把他们放出去再搞回个“作风”问题来,他曹卫军就该吃不了兜着走了,还是再磨磨性子再说吧,准尖刀们这才算是躲过了一“劫”。

郑拓告诉准尖刀们,按方位角行进,是按图行进的辅助方法。在地形起伏不大,无道路,有定植被,观察不便或夜间、浓雾、风雪等不良天候条件下的地区行进,可在图上测出站立点到目标点的磁方位角,然后量出两点之间的实地距离并换算成复步数或时间(复步数=实地距离的米数/复步长,复步长一般为1.5米)。出发时,首先平持指北针,转动身体,使磁会北端指向下一点的方位角密位数,这时沿照门至准星的方向就是前进的方向,然后按照方位物的方向,照直前进。行进中,随时用指北针检查前进方向,记清复步数或时间。到达目标点后,再按上述要领逐段前进,直到终点。

这个课目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方位角计算错一密位或者行进中差上一密位,几公里下去就会偏离目标点几百米或者一公里以上。这好像是一条必然的规律,往往三言两语说明白的事情,做起来特别的难。准尖刀们在营区训练的时候就找不到北了,郑拓给他们制定了目视距离内的A、B、C三个目标点,转向角度都不大。准尖刀们齐上阵一上午的时间,压在目标点下的字条倒是找到了,但没有一个是按方位角行进的,全部是瞪着眼睛直接走了过去。郑拓气得直咬牙,一个劲儿的嚷嚷:“你们都是千里眼、透视眼,能隔山看物?糊弄谁呢?给我上装备跑步去!”

准尖刀们挺委屈,前进方向谁定得也不错,可是那条直线上横着一栋楼呢,总不能如履平川的直线走过去吧?就是想也没这个本事呀,等绕过了楼,再按方位角走下去,一准距离眼皮下的目标点越走越远。

眼看着团部规定的下班时间越来越近,郑拓几个班长一商量拉上几名尖刀,带足了面包火腿压缩干粮,领着准尖刀们进了山。从标定地图、图上测角开始对照地形、地物手把手的教。五天之后,等灰头土脸的准尖刀回到营区的时候,曹卫军赶上去问情况。郑拓总算是长出一口粗气:“找到北了,你放心吧!这群熊兵从今天开始大概丢不了了!”

“大概?”

“只能说大概!”郑拓有些心虚的说道:“考核的时候能不能一组给派上一名老兵,我真担心他们走到山沟里出不来!”

“没问题!”曹卫军叮嘱道:“到时候给准刀一人一把信号枪,万一和老兵们走散了,告诉他们不要慌选个制高点冲天发射,我们去救他!奶奶的,千万给我说清楚要选择制高点,万一那个熊兵在山沟发射了,我们就是火眼金睛也看不到!要是喂了狼,我这身军装铁定得脱了!”

“什么年代了,那来的狼?”郑拓笑道:“您要是实在担心您的军装,不如一个组多给两发信号弹?”

“免了吧,这群兔崽子没有一个省油的灯!他们要是使坏来上一发,我们跑断腿赶过去,发现没人了,你知道是谁干的?”

“敢!我练死这群浑小子!”

“得了吧!”曹卫军笑道:“他们现在一个个壮的和牛犊子一样,套上根绳子能把营区给你拖走了。你练他个半死,他也就是累上一宿,明天又生龙活虎的不知想出个什么鬼主意!现在的兵怎么就这么皮?”

郑拓偷偷的笑了笑,他听说曹卫军刚进集训队,就乱打过信号弹。

准尖刀们虽然对按方位角行进的考核不是很有信心,但他们仍然期望着考核快点开始顺利结束,然后顺利的进入战斗班。那样他们就可以半天训练半天室内学习,不用再整天的泡在操场上享受大自然赐予的风霜雨露。

郑拓好像是在锻炼准尖刀们的意志,紧锣密鼓的训练后没有趁热打铁马上考核反而没了音信。以前不少考核过的课目又被翻出来复训,准尖刀们心里没底,他们了解郑拓不会轻易让他们过关,一定在寻找一个什么机会或者在酝酿一个阴谋!

果不其然,三天后的傍晚,一场大风到了北京城。呼啸而过的西北风好像是一群人来疯的孩子,相互纠缠着疯跑着,在混凝土的森林里穿行,摇晃着大树掀起满天的尘土垃圾。

“嘟……”一阵尖利的哨声把准尖刀们,从温暖的宿舍里赶到楼前集合场上。鸿飞缩缩脖子,躲过一阵从两栋楼之间奔过来的过堂风,低声说道:“今天晚上肯定考核!”

“郑拓这是让我们战风霜斗雨雪锻炼出一副钢筋铁骨!”司马瞅瞅郑拓身后站的笔直的一溜尖刀:“看见没有,监督哨都准备好了,今晚的考核肯定严!”

“向右看-齐!”郑拓的口令一下,准尖刀们立刻住嘴,利索的站好队伍。

“点到名的,出列领地图、装备,然后回宿舍测角、标图,八点钟下来集合。团里派车把你们送到不同的出发点,零点前D点集合,不能准时到达的自己打背包回老连队报到!”郑拓扫了准尖刀们一眼继续说道:“你们会被分成六个小组,每一个小组有一名尖刀陪同,听明白了只是陪同!如果你们问他们如何行进,对不起他们有可能会告诉你一个快速返回营区的方向,因为这样的鬼天气只适合缩在被窝里睡觉!明白了吗?”

“明白!”准尖刀们喊的有气无力,郑拓毫不在意的宣布名单:“张石墩、郭剑飞!”

“到!”

“第一组!组长,马永利!”

“陶刚、唐玉成!”

“到!”

“第二组,组长,孟雷!”

……

准尖刀们按组领了地图、指北针、手电筒、信号枪,一溜烟的跑回宿舍。相互一对照标在地图上的目标点立刻傻了眼,他们只有一个点是相同的,那就是集合点!

考核前的时间永远是不够用的,准尖刀们刚刚搞完图上作业,催命似的尖利哨声再次响起来。准尖刀们手忙脚乱的穿上大衣跑出去集合,郑拓也不整队直接指挥他们登上三辆吉普车,出了营区直奔北郊的连绵大山而去。

准尖刀们被送进一个完全陌生的山区,这里的寒风更加凛冽。鸿飞和司马跳下车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缩脖子,感觉就像光着屁股站在寒风里一样。等陪同他们夜游的尖刀跳下车,三辆吉普车摇摇摆摆的沿着崎岖的山路开走了,四周立刻陷入一片黑暗中,只能听见呼呼的山风声。

鸿飞、司马心虚的睁大眼睛,使劲看看四周看不透的夜色,生怕有的什么野兽突然窜出来咬他们一口。陪同他们的尖刀突然像个鬼似的低喝道:“还磨蹭什么,等着鬼出来给你领路呀!”

“老同志,拜托说话声音小一点好吗?人吓人,吓死人哪!”鸿飞拣起失手落在地上的手电筒,照了照标在石板上的出发点开始测量夹角。

“快点,快点!一个定向行进就这么难?”陪同尖刀再次不耐烦的催促,并且威胁道:“再磨蹭我自己走了啊,这一带听说可是有狼!”

鸿飞笑道:“老同志,你骗谁呀哪来的狼!”话音未落,也许是山风掠过石缝也许是真的狼,一声长长的狼嗥真真切切的送到三个人的耳孔中。陪同尖刀也变了脸色,这狼要是咬人可不分尖刀和准尖刀。

鸿飞、司马连做几个深呼吸稳定心神,仔细测好方位角出发了。陪同尖刀竖起大衣领子,拉下棉帽耳一声不吭的跟在他们身后。出发前,鸿飞多了个心眼,在内腰带上贴了一块白色的橡皮膏,回头看看陪同尖刀没有注意他顺手从衣袋里摸出一个铅笔头,每走一百复步就在橡皮膏上划一下,这样就是走错了也能准确的掌握距离返回出发点。

前进的还算是顺利,翻过一座山头,鸿飞、司马顺利的找到了A点,一个高压电输送塔,并在塔基下找到了写有B点位置的纸条。两个人欢喜的把字条拿给陪同尖刀看,陪同尖刀把头扭到一边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不耐烦的说道:“快点好不好,你们想把我冻到什么时候?”

“我们也冷!”鸿飞、司马小声嘟囔着,打开雨衣钻进去打开地图测角。B点转向了东北方进入山地更深了,距离A点的直线距离是三公里多一点,鸿飞算好复步数,看了看时间与司马要过指北针在前面领路。

再次出发后,陪同尖刀还是一个劲儿的催着加快行进速度。鸿飞眼见地形越来越复杂,算着时间也够充裕,丝毫不理会陪同尖刀。每走上一百复步就会停下来,掏出指北针测角。陪同尖刀气的直喘粗气却也无可奈何,时不时的坐在路边休息一会等鸿飞他们走出一段距离再跟上来。

爬上一道陡坡,鸿飞数够了一百个复步掏出铅笔在橡皮膏上做好记号。背靠在一棵大树上喘了口粗气说道:“我们休息一下?”

“休息一下!你往边上挪挪,我也靠一下!”司马挤过来,鸿飞这才发现他们所在的山坡上就这么一棵大树,其他的全部是枪靶杆粗细的小树。两个人背靠大树休息了一会,凛冽的寒风吹透大衣,内衣冰凉的贴在身上。

“不行,赶快走,这里的风太硬了!”鸿飞拉起司马向山下张望:“老兵呢,怎么还没上来?”

“不会是嫌我们走得慢,自己先走了吧?”司马有些心虚,他非常担心出发前的那声狼叫。

“不会!他还得给我们保驾护航呢!”鸿飞直着嗓子喊起来:“老同志!你在那里?再不上来我们先走了!”

侧耳听听没有回音,鸿飞用力又喊了一遍,这才听见山脚传来一声慢慢腾腾的回答:“鬼叫什么!下来帮我一下,我脚扭了!”

鸿飞、司马立刻偷笑起来,今天走运就是不能按时到达也不会受到批评,他们需要照顾崴了脚的老同志嘛!两个坏小子,坏笑着原路返回,快到山脚的时候猛地听见陪同尖刀闷哼一声,接着山脚下多了两对绿色的小灯笼!

鸿飞失声惊呼:“老同志,你在那?”

陪同尖刀变了调的声音喊起来:“快跑有狼!”

“狼!”两个人大惊失色,慌不择路的转身狂奔,一通磕磕绊绊的疯跑之后,鸿飞突然一把拉住司马:“老兵呢?我们不能丢下他!”

“我靠,把老兵忘了!”司马一脚踹倒一棵小树,把树干拿在手里做武器。

鸿飞拔下几把枯草拿在手里,给自己壮胆:“实在不行,点上一把火,狼怕火!”

两个人原路返回,但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棵唯一可以作为参照物的大树。急得他们满头大汗,相互询问着刚才往那个方向跑的,可连惊带吓谁也记不清了。围着山脚转了半天,看那里都像是刚刚走过的路,鸿飞着急了:“不行,这样找下去,等我们找到老兵他就被狼啃的剩一堆骨头了!打信号弹,开电筒找路!”

“那我们这次考核就完了,只能回老连队了!”司马有些不甘心。

“今年走了明年再来!”鸿飞坚定的说道:“打信号弹,要支援!”

“好!听你的!”司马向高处跑了几步,刚拔出信号枪就听见侧面不远处突然传来陪同尖刀声音:“算你俩小子有良心,知道回来救战友!放你们一条生路,看好了!”

话音未落,一个绿色的小球,划了一条弧线飞上山顶:“那棵大树就是C点,转向去D点吧!我去那里等你们!”

“你骗我们!你太过分了!”两名准尖刀被戏耍的怒火中烧差点破口大骂。

陪同尖刀笑声爽朗:“你们六个组,谁也跑不了,这就是C点的考核!快点吧,你们还有五公里的山路要走,时间不多了!”

等两名低声怒骂郑拓阴险的准尖刀爬上山顶,陪同尖刀已经不见了踪影。鸿飞捡起绿色的小球定睛细看,原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荧光球,如果不慌乱的情况下根本唬不了人。

“早有预谋!”鸿飞担心的说道:“今晚肯定有人过不了关!”

“还是先关心自己吧,三个月的苦练我可不想就这么扔了!”司马从树下找到纸条,抢过指北针钻到雨衣下测角。

接下来的行军几乎没有了悬念,两个人虽然走得磕磕绊绊摔得鼻青脸肿,但还是提前半个小时赶到了D点。坐在吉普车机器盖子上吸烟的陪同尖兵,跳下来要过鸿飞他们找到的三张纸条,递给郑拓说了声:合格!就像没看见鸿飞他们一样,钻进车内裹紧大衣睡觉去了。

鸿飞、司马是坐第一辆车来的,两个人看看郑拓没有什么要说的,也准备回到车上睡一觉。

“站住!”郑拓突然说道:“你们上第二辆车,首车提前返回!”

鸿飞、司马这才注意到,首车上坐着两名垂头丧气的准尖刀,旁边坐着他们气哼哼的陪同尖刀!这两名准尖刀上当了,应该是没有通过C点的考核!


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