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三章 “尖刀”分队 第六节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0 35
导读:兵王 第三章 “尖刀”分队 第六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化装侦察课目的结业考核是分散进行的,鸿飞、司马的考点被放在了一个名叫“常青”的苗圃。这个苗圃与鸿飞所在团是共建单位,万一出点小问题容易解决。鸿飞、司马的任务是,在不暴露军人身份的情况下绘制一份苗圃的详细平面图,并要附上简要的文字说明。两天后,晚七点小会议简报。部队只提供绘图工具,其余的自己想办法。

两个人对苗圃的理解,就是种树苗的地方能有多少建筑物?领了绘图工具拿了张市区交通图兴冲冲的离开营区。按图索引,出了市区,越走越荒凉,等公路两边出现大片收获一空农田的时候,视线尽头多了一大片树林。

“到了,到了!我说没有多少建筑物吧,你看看全是树!”司马的大嗓门,引得公共汽车上为数不多的乘客纷纷侧目,鸿飞轻轻捅了他一下:“你丫小点声!这不是在‘家里’,你这一嗓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公共汽车上装了头叫驴!”

“同类,同类!”司马的反驳声,引来后座一位三十岁上下壮年男子的笑声,他善意的问道:“你们是来应凭的吧?”

“是啊,是啊!”鸿飞换上一口沧州话,惊喜的问道:“大哥,是常青苗圃管事儿的?这次招的嘛工种啊,有没有技术工种?”

被鸿飞称做大哥的人善意的笑了:“我不是管事儿的,我是干活的!你们想干技术活?”

“是啊,我们老家这两年城区改造,需要大量的草木!”鸿飞现在说起谎话来脸不红心不跳:“我爹说让我出来打几年工,顺便学点这方面的技术,回去带着老少爷们发家致富!”

“乡下的呀!”大哥皱起眉头问道:“你们什么学历?”

“我高中,他初中!”司马毫不含糊的瞎摆。

“那就不行了!应聘技术人员必须要有大专以上的学历!”大哥有些为难的说道:“像你们这学历,难办!你们要是真的想学点技术,就先从粗活干起一点点的学。”

“大哥,你糊弄人!”鸿飞与司马对视一眼,不相信的说道:“不就是种几棵树苗吗,还用到着大专以上学历?”

大哥笑道:“不懂了吧,苗圃里不光是有树苗,各种花草树木都得有!国庆节的时候,广场上花卉盆景,各个宾馆单位的名贵花草,有很大一部分就是我们这里出的,像一些名贵花木没有专业技术,根本侍弄不了!”

“真的呀?”司马惊讶的说道:“我以为苗圃只有树呢!”

“错了!”大哥哈哈大笑起来:“苗圃里不但有树,大棚、温室、恒温库什么都要有!要不然,冬天里牡丹为什么能开花?”

司马不失时机的开鸿飞的玩笑:“完了,你爹要大舍财了!听见没有,需要恒温库!”

有任务在身,鸿飞顺着司马的话说道:“我爹上那去搞钱建恒温库,看来这条道也不通了!”

“你爹是干什么的?”

“他爹是支书,我爹是民兵连长!”司马不但替红飞回答了问题,还顺便给他爹封了个官。

眼看着距离苗圃越来越近,鸿飞对着司马挤挤眼说道:“种苗木发家致富看来是不行了,要不咱下一站下车去别处看看!”

“不用,不用!”热心的大哥再次说话了:“你们沧州我去过!铁狮子、白洋淀、渤海湾,还有金丝小枣、大鸭梨,是个好地方,就是土地盐碱的利害,种活棵树不容易。你们那里搞绿化,也就是种些国槐、柳树、速生杨、顶多再高些冬青、草皮等耐盐碱的植物。你们把心放肚子里,在常青干上一年,保证你们把技术学到手。到时候让你爹来谈谈,你们出地我们出技术,咱合资建个苗圃,你们看怎么样啊!”

“那敢情好!”鸿飞“欣喜若狂”的说道:“那俺们村子一下子就富起来了!”

司马眯着眼睛笑道:“大哥,一定是管事儿的!”

大哥笑而不答,反问道:“你们身份证带了吗?”

“身份证呀!”两个人哪里来的身份证,假意在身上一通乱翻懊恼的说道:“忘旅馆里了,我们回去拿!”说着,司马就要向车门边上凑。鸿飞一把拉住他说:“大哥,您看这样行吗?我们大老远的来一趟,现在这里干一天活儿,不要工钱管顿饭就行,明天我们带着身份证来应聘!”

“行!白干活儿不要钱,这事儿哪里去找!”大哥一口答应了。

说话间到了苗圃,进了大门,大哥就对着一个穿军大衣提着锹的汉子喊道:“小丁,这两个小伙子是从沧州来得,今天先放到你们队里干上一天,明天他们把身份证带来办了手续,你给他们安排宿舍!”

“放心吧,李头!”汉子向两个人招招手:“那有蓝大褂,一人一张锹,跟我来!”

两人在门边的工棚里穿上蓝大褂拿了锹,司马看大哥还在看着他们随口问道:“大哥,您住那屋?明天我们来了好找你!”

“就那个房间!”大哥指着一排平房正中一件挂着副厂长的办公室说:“我就在那里办公!”

两个人记住房间的位置,招手说过再见后,跟着小丁队长屁股后面赶上了大队人马。这个队组有三十多人,男女老少都有,见来了两个新人七嘴八舌的问着问那。司马不知道沧州的具体情况怕说漏了嘴,索性一声不吭,留下鸿飞一个应付。

今天的活不重,就是把一大堆营养土运到温室里去,准备育苗种些速生花草在元旦出售。小丁队长把两个人端详了一番,伸手捏捏两个人的胳膊:“嗬!真壮实!你们就装车得了!”

“没问题!”两个人用锹挖不动冻成一块的营养土,转身抢过两把洋镐就是一通刨。他们的举动立刻赢得了众人的好感:“这俩孩子真实成,那招来得?”

“李头儿招来得,分在咱队了!”丁队对两个小伙子满意极了。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刨起一大堆营养土,拉过一辆小车抄起铁锹开始装车,众人不好意思看着,连忙跑上来帮忙。

两个人在家时游手好闲基本上都是油瓶倒了喊妈妈的主儿,更不用说干力气活了。参杂在一起装车,立刻露了怯。两个人挖起一大锹土,不知道使腿、腰劲,拼着两条胳膊的力气往车上举,时间不长就逼出一头大汗。

一位老大爷看不过去了,教训道:“新来的小伙子,在家没干过活儿吧!端锨得用腰劲!”说着做了个示范,挺直了腰,左手握住锹把前端作支点,右手握住锹把尾部用力向下一压,一拧身体一大块冻的硬梆梆的营养土飞到了车上,几里咕噜的滚到了车尾部。

“老大爷,您老当益壮!”两个人腆着脸笑了,鸿飞连忙解释道:“俺俩刚刚下学,农活干得少,你老别见怪,三天俺们就能学会了!”

“不见怪,不见怪!”鸿飞的尊敬让老大爷挺高兴:“擦擦汗,这大冷的天可别冻着!”

干了一上午的活儿,鸿飞、司马借着聊天的机会把苗圃大概情况摸了个差不多。吃过一顿白菜炖豆腐的午饭,两个人打了声招呼围着苗圃看地形。苗圃之大出乎两个人的意料,转了一圈下来,司马苦着脸说道:“建筑物还好说,这一眼望不到边的小树林、草坪、大棚可怎么划!”

“用手花!”鸿飞没好气的应了声,他本想单手测距顶平面图比例,但密密麻麻的树林挡住了视线,附近又没有制高点,要靠步伐丈量,明天这个时候也别想把图交上去。

两个人没有权利调直升机航拍,头顶着头商量了半天也没想出个主意。鸿飞索性说道:“我们先去看看各处建筑物的功能,然后再想办法花全图,走一步算一步!”

苗圃的工人们看见鸿飞、司马穿着苗圃里的工作服到处闲逛,以为是新招来的工人在看新鲜,也没有人出来问一声,由着两个人,看完花房看育苗室围着厂区乱转。进了办公区,两个人路过李头办公室,鸿飞的眼睛突然一亮,拉住司马向室内指了指,一张常青苗圃平面图就挂在李头身后的墙上。

“走,进去!”鸿飞抬手敲门。

“进来!”正伏在桌子上写什么的李头,抬头问道:“怎么样,挺累的吧?”

“小意思!”两个人老实不客气的在沙发上坐定,鸿飞开门见山的说道:“李大哥,我们求你个事儿好吗?”

“说!马上就是一个苗圃的人了,说什么求不求的!”

鸿飞指了指平面图:“能送给我一张这样的图吗?寄回去让我爹看看什么是苗圃!”

“就是,就是!让那个倔老头看看!”司马坏笑着说道:“他爹领着群众们在村后栽了三亩地的小冬枣树,就张口闭口的说咱村的苗圃,比起这里顶多算是一块育苗地!”

鸿飞对着司马好一通白眼,李头以为有人说他爹短处鸿飞不高兴呢,不由呵呵笑起来:“就这点事儿?”

两个人见有门,欣喜的连连点头。李头站起来从文件柜里拿出一摞平面图问道:“一张够吗?”

“够了,够了!就让他爹自己看看就行了!”司马接过图仔细的叠好揣进衣兜,丝毫不顾及鸿飞咬牙切齿的表情,他忘了这图拿回去是给郑拓看得。

李头放图纸功夫,鸿飞狠狠的给了司马一拳,为防止报复起身走到办公桌前,假意给李头茶杯里续水。一眼看见桌子上摆着一摞刚刚打印好的通讯录,张嘴说道:“李大哥,给我一张行吗?”

“你要这个用什么用?”

“我来这上班了,家里有事儿可以把电话打到这里来呀!你不知道,我们村里装了好几部电话了,还是程控的呢……”

李头显然对鸿飞他们村的程控电话不感兴趣,抽出一张通讯录随手递给鸿飞,两个人千恩万谢的走出办公室,立刻笑翻了天。

傍晚,鸿飞、司马该回去了,丁队对这两个能干的小伙子满意得不得了,亲自把他们送到车上,不放心的叮嘱说:“明天一定来报到啊,我已经跟李头打过招呼了,工资好说!”

两个人连声答应着,请他放心明天早上一准到,丁队这才满意的回去了。

公共汽车摇摇晃晃的起步了,鸿飞双手托腮一声不吭,没有一丝完成任务的喜悦。司马嘲笑道:“累成这样,你爹还是支书呢!”

鸿飞不理会司马的嘲笑,正色说道:“我突然觉得,当兵越来越值了!现在我相信我走到那里也不会饿死,能为自己找上一口饭吃,放到以前我想也不敢想,口袋没有钱我连家门也不敢出!”

“我也是,这大概就是老兵们常说的进步吧!”司马嬉笑的表情消失了:“你说,我们今天是不是过了,我觉得他们人挺好的!”

“是过了!”鸿飞建议道:“等我们集训结束,找机会一定来给李头道个歉!”

“拉上郑拓一起来,到了这儿就告诉李头是郑拓的主意!”司马给郑拓挖了一个坑,两个人一起轻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