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三章 “尖刀”分队 第五节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2 9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尖刀分队的训练课目进行的很顺利,鸿飞他们报到一个半月后,基本训练课目只剩下化装侦察和按图、方位角行进没有考核,等这两个课目考核结束后,准尖刀成为正式的尖刀队员,编入战斗班再训上六个月的专业技术就完成一个尖刀所有的训练课目。

再有二十天,就是鸿飞入伍一周年的纪念日,部队里老兵的退伍工作已接近尾声,尖刀分队也有一部分老兵要退伍,所以鸿飞他们的训练放松下来,兼职打杂。

部队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退伍老兵和入伍新兵不见面。尖刀分队退伍的十名老兵不再参加日常训练被集中在一个房间里,曹卫军安排鸿飞等几个新兵与他们住在一起。主要职责就是帮助整整内务卫生,老兵们眼看就要脱下军装、摘下军衔,有的提前进入平民状态,有的有些要求没有得到满足,对部队的纪律遵守的不太严格,鸿飞他们就等于勤务兵一样的给他们收收尾。尖刀分队的退伍兵不愁后路,有一身的功夫在那里摆着呢,再说警卫部队和地方上的接触多一些,所以这几天来挑人的地方单位络绎不绝,除了有一名家里已经给安排工作的老兵外,其余的全部签订了协议。后路无忧,老兵们的情绪高涨起来,鸿飞他们也得以清闲一些。瞅机会,鸿飞和司马请了假,回了红一连一趟。熟识的老兵里没有退伍的,就连陈志军也留下来准备超期服役一年,这才放下心来。

前几天宣布退伍命令时,看到就要离开部队的老兵哭的撕心裂肺,两名捣蛋的心灵被狠狠地震撼了一下。一年的时间他们胳膊、腿儿粗了一圈,胸肌高高隆起,小肚子上的肌肉疙瘩就像搓衣板一样,军装已经穿得非常合身,一举一动都有了一个兵样子,再也没人把他们当成新兵蛋子来看了。这一年的时间他们得到过付出过,受到过挫折的折磨也享受过成功的喜悦,他们已经慢慢的喜欢上了部队的生活。只不过是一年的时间,三年后轮到他们退伍的时候,他们会不会哭?这个问题鸿飞与司马探讨过,司马同志回答说:“当然哭,而且还要裂开嘴大声的哭!一是显示对培养我、锻炼我的部队恋恋不舍,二是喜极而泣,终于可以再过睡觉睡到自然醒的生活了!”

鸿飞觉得他父亲说的那句话有道理:“部队是个大熔炉,是个锻炼人的地方!好好去干,部队会给你第二次生命!”他自己就是个例子,他自信已经是个强者了,部队在一年里给他的东西,在地方上十年也学不到,他相信不用等到三年后就是现在让他退伍他也会哭个天昏地暗!

孙国辉没有退伍,武登屹有些失落,他的目标眼看要泡汤,其他班里倒是空出几个副班长的名额,但到师教导队参加骨干集训的92年度兵们早已经结业归队,轮不上他。

三名捣蛋分别一个半月之后再次聚到一起的时候,武登屹第一句话就是埋怨同伴:“全怪你们,你们最不够意思了!我因为背着处分下连没能去教导队,副班长指定泡汤了,你们两个又跑到尖刀去了,连个说说心里话的人也没有,这兵越当越没意思了!”

“得了吧,冬冬!你还想怎么有意思?”司马哭丧着脸说道:“我才没意思呢,尖刀简直就是地狱,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回到红一连,这里的日子简直就是天堂!”

“那好,咱俩换换?”

“行啊!”司马满口答应:“你去找曹分队和刘连长说说,明天咱俩换防!”

“讨厌!你这头死马!”武登屹不高兴的把脸扭到一边。

司马怪笑道:“小屁孩不学好,张嘴骂人,一定是跟鸿飞学得!”

“扯淡!”鸿飞拍拍武登屹的肩膀说道:“不要气馁,机会人人有,但强者才能抓住!”

“我不是强者,你们是,你们是尖刀吗!”武登屹还是提不起情绪,话音里隐隐透出一股酸意。

“比起以前你已经是强者了,我们不是站在一个起跑线上的!”鸿飞安慰武登屹说:“最起码你已经会洗衣服、整内务,军事素质在红一连也是挂号的,坚持下去还怕没有机会?”

“关键是太寂寞了,没人和我玩儿!”

“杨光很喜欢你呀,你去找他玩儿,他要好的战友也多,再说你不是有好多老乡吗?”

“把这茬忘了!”武登屹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司马阴险的连忙打击:“据说,某些同志不喜欢和小屁孩玩儿,尤其是十几岁了,睡前还要妈妈讲故事的小屁孩!”

“滚蛋,死马!”武登屹突然满脸喜色的说道:“我妈来信说,元旦会来队探亲!”

司马立即跳起来,拍着手作出一副天真烂漫状:“太好了,太好了!终于可以听睡前故事了!”

“你这头死马!”武登屹跳起来挥拳就打,司马大惊失色落荒而逃:“我靠,小屁孩也学会打人了!”

少了司马捣蛋,鸿飞终于能平静的对武登屹说道:“等阿姨来队,请她看看你的内务,看看你洗的衣服,看看光荣榜上你的名字,阿姨一定说……”

“我们家冬冬长大了!”武登屹高兴的抢过话头。

“就是这就是进步!在家里,现在你也不会洗衣服!”

武登屹在鸿飞的帮助下终于看到了自己的进步,终于高兴起来:“当不上副班长就算了,明年我一定要去尖刀分队,看着你们坐车出去溜我羡慕的不得了!”

“好!我和司马等着你!”看到武登屹鼓起信心,鸿飞放心了,这次他是真心实意的帮助他。

退伍老兵们很快离开部队,新训工作和鸿飞他们没有关系,尖刀分队的训练恢复正常,进入化装侦察课目。化装侦察顾名思义,就是穿敌军军装或便衣去侦察情况,这个课目中难度最大的就是学驻地方言,这只是个基本训练等他们下到战斗班每人至少好要掌握两种方言。鸿飞就是在北京长大的,张嘴就是一口好听的京片,所以他不用跟着录音机去学,诸如雷子、盘儿、张八样儿、末末了儿、拉了胯等老北京土话。但这可苦了来自南方的司马同志,他声称一天之内咬了二十次舌头,再来上二十次他的舌头就要奉献给北京土话了!

方言练的差不多了,准尖刀们外出的机会多起来。出去不是去玩,而是去闹市蹲马路边,尖刀们称之为叫“看人”,意思就是观察各种人的穿衣打扮、做派、习性,掌握了这些才能花好装。

看了板儿爷看练地摊的,看完了烤羊肉串的看卖水果的,一上午的时间全部是看得生活在最底层的缺不了;少不得的小人物。准尖刀们心情郁闷,挺潇洒的小伙儿就已这些人物为化妆对象啊!

郑拓嗤之以鼻:“撒泡尿照照!一个个像个黑猴似的,化成老板能像吗?看看你家的肚子,你们有那副好下水吗?”

准尖刀们撇撇嘴没有说话,心想不扮老板,工人、警察人物目标海了去了!

郑拓好像知道准尖刀的心思:“小人物谁也离不了,最容易混到人群中,化装侦察是为了搞情报,不是出来享受的!你们现在水平也就是装个小人物,想要装大人物等等再说吧!”

当天傍晚,营区外的闹市里突然多了十几个小贩。司马穿着一件油渍麻花军大衣烤羊肉串,鸿飞离他不远在地上铺了两平米大的一块塑料布摆上些小工艺品、日常用品练地摊。

鸿飞操着一口京片儿吆喝的挺热闹:“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瞧一瞧看一看唻!美国原装进口的石英钟,法国进口的镀金相框,小日本的计算器……”

司马一边把烤得黑糊糊的羊肉串往嘴里塞,一边低声嘟囔:“一看鸿飞上一辈子就是个奸商,还美国进口的石英钟,你怎么不说美国总统批发给你的?”

“大姐,来两串!”司马突然大喊起来,鸿飞寻声望去发现司马对着一名路过的漂亮姑娘大献殷勤:“正宗新疆乌鲁木齐的肥羊肉,不香不要钱,不嫩不要钱!”

姑娘看看司马一嘴黑灰,拿在手里的羊肉串像炭条一样,吓得逃也似的走了。司马一路注目礼追过去,姑娘拐弯了,他还拔着脖子看。

“羊肉串着了,再把你小子魂勾了去!”

“管的着吗?”司马脸不红心不跳,低头摆弄架在炭火上的羊肉串,突然想起刚才说起的乌鲁木齐,立刻模仿陈佩斯的腔调喊起来:“羊肉串,羊肉串!新疆乌鲁木齐的羊肉串!”

他这一嗓子不要紧,本来准备过来看看的几个顾客扭头就走,他们一定是想起朱时茂吃过这种口音人烤过的羊肉串,接着就吃药片了。

两个人的买卖不好,没有把想象中欺行霸市的市井无赖引来,司马别具一格叫卖声把工商局的市场管理人员喊来了!

“卖新疆乌鲁木齐羊肉串的!”一名穿着工商制服的中年人笑着问道:“有药片吗?”

司马笑的憨厚:“我这只有羊肉串,买药片你老得去药店!”

来人点点头,指着黑糊糊“炭条”问道:“你这手艺不怎么样啊,烤成这样能吃吗?新手吧?”

“能吃,能吃!祖传的手艺!”司马举起炭条请来人品尝。

“一股糊味!还祖传手艺,把你的营业执照那里我看看!”

司马立刻慌了他是出来客串的,那来得营业执照,不由扭头四下乱看希望可以找到郑拓。

“你营业执照呢?”司马惊慌的表情让来人警惕起来,他一把抓住司马的胳膊:“无照经营是要接受处罚的,跟我去所里一趟!”

“等一下,等一下!执照在我老板那里!”司马随手一划拉,来人就仰面跌了一跤,立刻大怒:“你无照经营竟然还敢打人!”

“没,我没打你呀!我就这么轻轻的碰了你一下,我,我……”司马慌了,结结巴巴的分辨,他没有想到一碰就把人家摔了个跟头。

鸿飞连忙跑上去,搀起来人陪着笑脸说道:“您老别生气!他是乡下来的,粗手大脚的,绝对不是故意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他一马。”

“不行!必须去所里说清楚!”

鸿飞的京片儿没起作用,来人反而抓住他的手腕:“你的营业执照呢?”

“没有!我一个练摊的,一摊货也值不了个执照钱!”

“你也跟我走一趟!”来人喊完了就后悔了,他用力拉了拉鸿飞的胳膊,鸿飞纹丝不动。那个烤羊肉串的这会儿反而镇静下来,挂着一脸的笑好像在看热闹。来人心虚的大喊起来:“谁去工商所报个信!就说这里有人无照经营,还抗拒执法!”

这条街上突然多了十几名小贩,虽然买卖不好但毕竟抢走一些生意,一名职业小贩站起来喊了声:“我去!”拔腿就走。

时间不长,鸿飞、司马毫无悬念的被带到工商所,勒令交代问题。两个坏小子有一搭无一搭的和工商人员胡侃,等着郑拓带干部来救他们回去。他们心里和明镜似的,知道这次训练砸了,回去后至少有一个五公里等着他们!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