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三章 “尖刀”分队 第四节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2 10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尖刀分队是一个强者云集的地方,集训班里的12名92年度的新兵也都是训练尖子。私下里都觉得自己绝对是个人物绝对应该受到别人的尊重,所以相互之间的小摩擦不断。但有四名训练班长不眨眼的盯着,打架的机会是没有的。格斗训练也从挨打的阶段进行到了打人的阶段,准尖刀失去了借机泄愤的机会就把训练成绩的优劣当成嘲笑对方借以泄愤的主要手段,当然其他方式的比试还是有很多的,包括牙膏、牙刷的品牌要比,军装是一样但内衣不同要比,甚至训练时不小心留下的伤痕也要比。并且逐渐的以营为单位结成四个小团体,私下里说话又张嘴:我们连怎么怎么样,变成了我们营怎么怎么样!

郑拓等四位训练班长对此心知肚明但视而不见,这种小团体就如同老乡关系。入伍前谁也不认识谁,甚至不知道有某个县、乡、村,但得知是老乡后照样好的像一个人似的,这样的关系说了也白说。等他们从下一批准尖刀身上找到尊重之后,这种争斗自然而然的就会消失。

尖刀分队的训练生活永远是紧张、忙碌的,虽然训练强度大的让人难以承受,但每一个课目都让准尖刀们觉得无比新鲜。而且他们经常可以从同年度兵眼里看见微微流露出的羡慕、敬佩,这种眼神在老连队是看不到的。尤其是尖刀分队单独拉警报时,他们与尖刀一起抱着楼道尽头的滑竿穿过五层楼板,直接到达地下室专用车库登上“大屁股”呼啸着冲出营区的时候,同年度兵包括老兵们那种羡慕的眼神简直让他们陶醉!

日子一天天过去,准尖刀的训练课目穿插进行,结束一个考核一个。每次考核的时候曹卫军必到场,看完考核后还要指定以前考核过的课目让准尖刀们演练一通,他非常担心准尖刀像狗熊掰棒子一样,学会一个忘掉一个。不过今年的准尖刀们还是让他满意的,他们已经熟练掌握了所训课目。

曹卫军很满意,但准尖刀们有些不满。他们老连队的时候就听说过,尖刀分队打靶-没数,这个没数说的是尖刀分队打靶时子弹管够,可他们早已经熟练掌握轻武器的操作,但至今还没有让他们使用。

上午室内训练课时,郑拓和其他几名训练班长发给准尖刀每人一本150页的图片资料,要求他们在五分钟内按照页码编号,写下图片上武器装备的名称及国籍。二十秒钟一个,不但要辨认还要写,准尖刀们一通抓耳挠腮手忙脚乱。等交上登记表后,四名班长已经把图册的顺序背的滚瓜烂熟,根本不对照图册直接看登记表,时间不长就高兴的告诉准尖刀们全部达到了优秀。

趁着班长们高兴,司马站起来喊了声:“报告!”

郑拓抬头问道:“有什么事情?”

“班长,我们什么时候去打靶?”司马的话引起了共鸣,准尖刀们纷纷响应。

“想打靶了?”

“想!”准尖刀喊声响亮。

郑拓看了一下手表,刚刚上午九点钟,转身命令他的几个副手去领弹药、要车,他去请示上级。

十五分钟后,两辆“大屁股”吉普开出营区直奔靶场,看着车厢里堆着成箱的弹药,准尖刀眉开眼笑,尖刀就是尖刀,这些子弹足够新兵营打三次靶的。下了车,郑拓从车厢里搬下一箱弹匣招呼准尖刀们:“过来领弹匣、压子弹,每人两个基数,让你们过足枪瘾!”

欣喜若狂的准尖刀,立刻忘了队列纪律大呼小叫的围上去一通乱抢,直到郑拓连喊三声:“立正!”极度亢奋的准尖刀们才醒过盹来,列队站好。

出乎准尖刀意料,郑拓并没有命令他们去跑步、蛙跳或者俯卧撑,几个班长挤挤眼阴险的笑着把弹匣、子弹发给他们,郑拓大声说道:“今天,我们的训练课目就是体会射击,单、连发不限,射击姿势不限,环数不计!说白了,就是让你们过枪瘾,但有三点要求:一、射击姿势必须规范,不能抱着枪瞎突突。二、要打出体会,找到击发要领。三、射击结束后,弹壳必须一枚不少的上交,这是咱警卫部队的规矩!以上要求能不能做到?”

“能!”准尖刀喊的急躁,心里已经埋怨郑拓罗嗦。

“好!按照排头至排尾的顺序进入靶台!”

准尖刀动若脱兔般的进入靶台,急不可待的一个劲儿回头张望。

“开始射击!”

郑拓条令上并没有的口令刚刚出口,密密的枪声已经响了起来,准尖刀们不约而同一水连发,子弹泼水似的飞过去撕烂靶纸,把用来作防弹墙的峭壁打得烟尘弥漫。

司马不到三十秒的时间打光三十发子弹,大呼着过瘾,卸下空弹匣换上新弹匣,又是一个长点射。鸿飞打光一个弹匣后,晃晃有些发麻的肩膀,心里有些明白郑拓他们为什么笑的阴险。他换上一个满弹匣后提醒了相邻的司马一声:小心肩膀,然后立姿瞄准一百米外的侧身跑步靶打短点射,时不时举起望远镜看看弹着点,举枪再打。

十分钟后,靶场上的枪声响得零落起来。准尖刀们尝到了连续长点射后座力的厉害,隐隐作痛的肩膀让他们每打一枪,脸上的表情都会发生急剧的变化。只有鸿飞、司马的靶台上枪声响的有节奏,三发一组的短点射一下挨着一下。他已经为自己设定目标,练习快速出枪不精确瞄准射击(反应射击)。

郑拓从鸿飞开始短点射,一直端着望远镜看鸿飞的靶子。看到鸿飞从双手持枪状态变换成据枪射击状态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弹着点距离鸿飞为自己设定的跑步靶头部正中位置越来越近,他亮开嗓门喊道:“全体注意!停止射击!”

准尖刀立刻卸实弹匣换空弹匣拉机退弹关保险成持枪立正状态,郑拓满意的点点头对着他的一个副手扬扬头,中士拿着一个报靶杆跑进靶沟,给鸿飞竖起一个新的侧身跑步靶。

“鸿飞,听口令,立姿射击准备!”郑拓举起望远镜喊道:“按报靶杆指引位置射击!”

小喇叭立即吹响通知靶壕,报靶杆指向左上角,鸿飞飞速举枪抵肩“嗒嗒嗒”一个短点射。

“右下!”

鸿飞明白郑拓说的是,他弹着点偏右下方了,略一调整又是一个短点射。

“左上!”

鸿飞又是一个短点射。

“右!”郑拓的声音里透露出一丝不满。

鸿飞调整一下呼吸,把枪托用力向肩窝里送了送,手指预压一道火,突然举枪“嗒嗒嗒”,原与靶子平行的报靶杆在靶子立起90度变成一个T字。

“中!体会一下!”

五秒钟后,小喇叭再次吹响,报靶杆换了一个位置。两匣子弹过后,鸿飞从开始三到五次短点射才能追上报靶杆,进步到一到两次就能追上。郑拓终于喊了:停!接着下达了全体继续射击的口令。

靶台上立即响起密密短点射声,准尖刀们统一认识,决定练习快速出枪不精确瞄准射击。

一个小时后,240发子弹打光了。靶子全部变成纤细的靶杆,部分准尖刀的肩膀却粗大了许多。长时间的举枪,准尖刀们双臂发酸肩膀发麻,一个劲的按摩双臂活动肩膀。看郑拓的眼神里多了些乞求的意思,他们的有些受不了了!

“听口令,放枪!”郑拓举起一摞胸环靶纸:“过去糊靶,准备手枪一练习!”

准尖刀的胳膊快要抬不起来了,听见这声口令怨声连天,磨磨蹭蹭的一步挪不了三寸。

郑拓冷笑指着视线尽头模模糊糊的山头说道:“是不是抢占那个山头活动一下手脚?”

准尖刀再次动若脱兔,领了四个弹匣压满子弹,抓起靶纸向靶壕狂奔,唯恐慢了会被派去活动手脚。

三分钟的时间,12个靶子先后竖起来,准尖刀用实际行动向郑拓证明他们不需要活动手脚。鸿飞掏出不离身的“五四”手枪套筒,举到眼前对着25米外的靶子瞄了瞄,他现在还不能直接用虚拟的瞄准线直接瞄准目标,还需要用模型来验证一下。

他这个动作,引起了郑拓的注意:“什么东西?”

“套筒模型!练虚拟瞄准用的!”

“哦!”郑拓不可置否的应了一声,接着喊道:“自由射击!”

鸿飞再次用模型狠狠的瞄了一下靶子,记住照门、准星运动到那个位置与靶心构成一条直线,单手提枪抖了半天充分活动右手,猛地举枪边举边预压板机。实际瞄准线与虚拟瞄准线刚刚重合。啪!枪响了子弹命中靶心,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鸿飞心头大喜,连开五枪全部命中靶心,郑拓立刻给指了一个新目标:“右上角八环位置!”

鸿飞死盯着郑拓所指位置,让心中的瞄准线慢慢构成,抬枪就打,第一枪偏了,第二枪、第三枪全部命中。鸿飞盯着目标换上弹匣连续八枪把目标打得稀烂。

郑拓没再说什么,转身去看其他人射击。

这天的射击训练,准尖刀打足了四个基数步枪弹、手枪弹,才满脸硝烟饥肠辘辘的登车回营。现在提起射击他们已经有些发怵了,因为郑拓说:他们还有轻、重机枪,微冲、轻冲,狙击步枪,四零火没有体会!而且第二天上午,他们每人都领到了一个与鸿飞所用模型一模一样的套筒模型,从此又多了一个课目,课余时间练瞄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