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第二天,被选中的12名新兵,全部是在班长、老兵的簇拥下去报到的。他们背包、行李全部由老兵帮忙拿着,而且被放到了人群的正中和班长并肩的位置,很风光,有些中了状元跨马游街的意思。班长、老兵们个个红光满面逢人必打招呼,当问起他们干什么去,所有的回答几乎都是一样的:“送个兵去尖刀!”。口气有些不屑,好像被送去尖刀的兵是他班里最差的一个!

曹卫军抱着肩膀站在分队集合场上,用看猴戏一样的眼神看着像送出嫁闺女一样被送来的新兵。集合场上乱的就像闹市,班长们故意亮开大嗓门互相谦虚着:

“你也送来一个!带兵有方啊!”

“一般般了!我也就是简单的指导了一下!”

鸿飞听的直撇嘴,幸亏你是简单的指导了一下,你要是用心指导一下,尖刀分队的隶属关系就要改一下,变成某连某班的尖刀分队了。

“那个兵,你站住!你撇什么嘴?几连的?”鸿飞的表情显然是让这位带兵有方的班长不高兴了。

“报告班长:红一连七班的!”鸿飞指指司马:“他也是,我们一齐来报到的!”

“哦!不错,不错!去报到吧!”那位班长听说过鸿飞的大名,扭头对另一名班长低声说道:“这就是那条疯狗!”

“认识你还问他几连的?”

“我也是刚认识,有几个新兵敢向他那样,见了班长还得意洋洋的?要是分在我班里,我一定让他明白什么叫做礼节礼貌!”

“算了吧你!小心这条疯狗咬一口,陈志军就毁在他手里!”

鸿飞听见班长们的议论不以为然的笑了,司马也是敢把皇帝拉下马的主,脖子一横就要说上几句公道话。

“立正!”曹卫军不失时机的一声口令,闹市立刻变成了雕塑陈列场。他踱到场地中央大声说道:“班长、老兵们回去后,不要使用新战士的床铺,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会把人给你们送回去!好了,新战士已经报到,你们可以回去了!”

班长、老兵大都有些不忿,嫁出去的姑娘,你觉得不合适再给送回去,这不是扯淡吗!

曹卫军可不理会兵们的忿忿不平,举起左拳喊道:“报到人员,面向我,成横队,集合!”

新兵们按照左高右低的顺序在他面前站好队,曹卫军热情的说道:“首先,我代表尖刀分队全体指战员欢迎你们的到来!”

新兵们面露喜色,热烈鼓掌。

曹卫军兜头就是一盆凉水:“其次,你们暂不下班,集中训练。各位同志要有回老连队的思想准备,尖刀的原则是宁缺勿滥,不养吃干饭的!”

还没走远的班长、老兵们更加愤愤然,按曹参谋的意思,全团除了尖刀分队全是吃干饭的,这里面包不包括团长、政委?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有必要向连长、指导员汇报一下。

“第三,对你们下一步的训练提四点要求。一、学会熟练操作、使用轻武器,二、加强体能掌握基本战术,三、掌握基本的侦察专业技术,四、自觉刻苦的训练。完毕。解散!”

新兵们重新领了枪,在郑拓以及他的三名副手陪同下,来到团部四楼一个摆了八张高低床的宽敞房间里,训练即刻开始。

一群尖刀把两个硕大的木箱抬进来,三名副班长在每个新兵面前摆了十二支长短不齐的轻武器。郑拓举起一支手枪:“五四式大家已经接触过了,我们从六四式手枪开始。六四式口径7.62毫米,枪长155毫米,高……”

郑拓侃侃而谈,众新兵们盯着一大堆武器,眼睛直冒蓝光,没有不爱枪的男孩子,更何况是从手枪到机枪一件不少。鸿飞最感兴趣的是67式微声手枪和85微冲,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看到“转盘”机枪(前苏制7.62毫米DP机枪)。他一直想抱上那么一挺,头上也摇晃着老式步谈机的无极性天线,喊一嗓子:“向我开炮!”,找找英雄王成的感觉,他崇拜王成好多年了!

郑拓如数家珍般的介绍完枪械的诸元,开始教授各式枪械的分解、结合,这是老传统了先学操作再学使用。

我军制式枪械的内部构造大同小异,新兵们有过操作轻武器的基础,所以学得很快。一上午的时间,即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分解结合。下午的训练课目还是武器的操作结合,四名负责训练准尖刀的正副班长全部出现。他们给准尖刀铺好一张大大的擦枪布,利索的把所有武器全部拆成零件混成一大堆。

郑拓拿着个秒表喊道:“半小时完成枪械组装!开始!”

为自己在短时间内学会所有我军现役武器分解与结合的新兵们,立刻从得意洋洋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眼前的枪械零件让他们眼花缭乱,怎么看怎么一样,有心计的比长短、大小然后组装,心急的拿着56式半自动的套筒使劲的往56式冲锋枪上摁,摁不上立刻像狗熊掰棒子一样往边上一丢,稀哩哗啦的在大堆的零件里就是一通翻。半个小时,疾风闪电般的过去了,最快的新兵面前摆了八支组装完毕的枪械。

“这怎么可能?”司马忙得满头大汗,面前只摆了五支组好的枪械:“不要说混在一起,就是按顺序放好半个小时也组不完!”

“没有不可能的事情!”郑拓努努嘴,一名挂着上士衔的班长,蹲到司马面前重新把枪拆成零件。

“好!”上士用毛巾蒙住眼睛喊了一声。

“开始!”郑拓按下秒表。

上士手上就像长了眼睛,手指一碰就知道是什么零件,立刻按照顺序摆在身前,三分钟后,一大堆零件成了十二支处于分解状态的枪械。上士接下来的动作就像是电影的快放,武器零件微微的碰撞声不绝于耳,一个个零件飞一般长到枪上去。几分钟后,上士把81式班用轻机枪放好低喝道:“好!”

“九分四十二秒!”郑拓举起秒表说道:“你们也要达到这个水平,战时这一手会救你们一命!”

新兵的表情由惊讶、敬佩,变成不以为然。

“排除武器故障、利用损毁武器组装可以战斗的武器,是战士的基本技能!”郑拓一句话消灭不以为然的表情,突然喊道:“出去活动一下,全副武装楼前集合,抓最后一个!”

尖刀分队驻在团部四楼,虽然有专门的楼梯不经过办公区,但新兵们在尖刀的提醒下放轻脚步跑下楼的时候,全副武装的郑拓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慢!”郑拓只说了一个字,开始检查新兵的着装:“水壶、干粮包、子弹袋全部是空的,你们是去参加游行,还是准备大吼一声把敌人吓得肝胆俱裂?”

鸿飞申述道:“报告班长,我们没有发干粮、实弹,总不能装上砖头代替吧!”

“有道理!”郑拓指着台阶一侧,码放的整整齐齐的一堆砖块说道:“每人十块,代替没有携带的物品!”

闻言,新兵差点哭了,十块砖就是二十五公斤,加上个人装备每个人要负重五十公斤左右,一个五公里下来不死也得扒层皮。

尖刀分队的五公里与众不同,期间要穿插大量的折返跑、变速跑,说是五公里十公里都不止。鸿飞虽然穿过沙背心、打过沙绑腿,但没有在五公里中折返跑,回到楼前的时候,身上连一个干布丝也找不到,脸色熬白连连干呕摇摇晃晃的站立不稳,其他的新兵们已经趴在地上哭天喊地了。司马大字型的躺在地上断断续续的说道:“这是第二点要求的第一条:加强体能!基本战术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我们进高级新兵连了!”

接下来的日子,让新兵们觉得像顿顿吃黄莲一样的苦。早上起床要绷紧身体成四十五度角把头顶在墙壁上(铁头功的基础训练),感觉一下宿舍墙壁是不是豆腐渣工程。接着要跑到楼前抡圆了板砖打遍全身每一处,还要极度兴奋的“哼、吽、哈、嗨”大喊(拍打功,硬气功的一种,要根据击打身体部位的不同吐气开声,卸去击打力),还要抡圆了巴掌去教训那些摆在石凳上的沙袋,最后是全体背砖大游行,进行名义上的五公里越野跑。

上午,要进行让新兵们跑断肠子磨烂身体的各种地形条件下的战术训练,还要进行“斗殴”训练,下午是攀登、器械训练,还有非常锻炼毅力的负重瞄靶训练,晚上筋疲力尽的新兵在做完俯卧撑、仰卧起、引体向上、杠端曲臂伸,充分“放松”身体后,要学习辨认假想敌军所装备的各型武器装备,了解各级部队的基本的兵器配备,各兵种军装、军衔,作战体系、基本战术等等。这个时候绝对是准尖刀比体力、耐力的机会,只要没睡的打呼噜就说明这名准尖刀体力超群,明早加一个五公里绝对没问题,所以学习时间准尖刀的宿舍里一律是鼾声胜过朗朗读书声。

训练量大、日子苦,虽然准尖刀们偷偷的骂娘,但上了操场依然嗷嗷叫着比着训练。12名新兵虽然到了一个房顶下,可他们的归属感并没有被抹去,他们始终坚持着我代表着我的连队!12个小兵王就像被关在一个笼子里的12条狼羔子,练红了眼!

操场上,准尖刀队列前摆了一长溜的啤酒瓶和一大堆砖,郑拓提起一个啤酒瓶问道:“谁先来?”

没有人回答。

“谁先来?”郑拓提高了嗓门。

“报告,我!”鸿飞举起了手,有带头的就没有落后的,准尖刀们一通乱喊强烈要求先来,先来也是荣誉!

“鸿飞先来!”

“是!”鸿飞抓起一个啤酒瓶,犹豫了半天,用尽全身之力猛地向头顶砸去,酒瓶马上就要亲密接触头顶了,鸿飞害怕的泄了劲,酒瓶轻轻的落在头皮上连个响声都没有,准尖刀们一通哄笑。

郑拓提着酒瓶急步走过来,边走边喊:“闭眼低头;咬牙挺颈;舌顶上膛;头顶聚力!”

啤酒瓶划出一条绿色的弧线,带着风声重重的落在鸿飞的头上“啪”的一声粉碎,准尖刀一起惊呼。

“我靠!”鸿飞骂了句脏话,伸手摸头见没流血,提在手里的酒瓶又一次抡上头顶“啪!”伴着酒瓶的粉碎鸿飞一下子跳起来:“成功了!我练成铁头功了!”

有第一个带头吃螃蟹的,螃蟹立刻成了美味,酒瓶啪啪的爆裂声不绝于耳。接下来对付砖头的课目进行的非常顺利,准尖刀们知道了自己的实力,手落砖断,胆大的已经把两块摞起来开劈了,不过他们还是很拘谨的没有把砖头交给脑袋来对付,虽然尖刀们经常这么干!

搜索训练,郑拓指挥他的三名副手首先做了个示范:“正前方楼房为A点,楼右侧前大树为B点,大树左侧前土包为C点,再向前的隐蔽物分别为D、E、F点,搜索前进!”

一名上士首先冲了出去占领楼角据枪仔细观察后向前一指,另一名挂着中士衔尖刀占领大树观察前方、两翼后,同样向前一指,黑脸的尖刀立刻冲到C点据枪封锁正面,然后上士占领到D点掩护中士占领E点,依此类推的远去了。

“看明白了吗?这就是我们常提起的滚轴前进或交替掩护!这种队形主要用于在敌情不明地区,我分队的搜索与前进。优点是虽分散前进但始终处于战友的火力掩护下,并且最大程度的减少了暴露的机率。缺点是,火力薄弱,不容易形成强大火力压制,尖兵容易受到打击!”郑拓高声说道:“鸿飞、司马、刘玉春,出列!”

“是!”三名准尖刀,提枪出列。

郑拓命令道:“跟上去!”

鸿飞提枪跃进占领楼角,正想探头观察,耳边突然传来郑拓的喊声:“鸿飞,你已经被击毙了!”鸿飞一愣,顿时僵在那里,如同真的被击毙了一样。他实在是搞不明白,同样的动作老兵们做没事,为什么轮到他就被击毙了呢?

准尖刀们见到鸿飞的窘态,笑得那是一个开心,这小子太爱出风头了,应给多击毙他几回。

“知道为什么被击毙吗?”

鸿飞摇摇头,郑拓提高声音问其他的准尖刀:“你们呢?”

准尖刀们只顾看笑话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动作错在哪里,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不吭声。

“每人五十个俯卧撑,一分半内完成!”

“你这是体罚!”准尖刀们趴在地上忿忿不平。

“没错,就是体罚!不高兴你去找分队长反应,或者打背包回老连队!”郑拓不屑一顾的说道:“训练场上注意力不集中,还有理了?让老同志做示范,你们当是看热闹呢?”

准尖刀一声不吭了,郑拓指着鸿飞说道:“帽沿!知道了吗?你观察前先把帽檐露了出去,如果对面有狙击手,他还一枪敲开你的脑袋!明白吗?”

准尖刀明白了,敌后侦察不仅要胆大,还要心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