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三章 “尖刀”分队 第一节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2 64
导读:兵王 第三章 “尖刀”分队 第一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三级战备,即第三级战斗准备,条令上这样解释的:局势紧张,周边地区出现重大异常,有可能对我国构成直接军事威胁时,部队所处的战备状态。至于启封武器装备,制定战备方案等等事情,不是鸿飞他们可以参与或考虑的,他们只需要做好一件事就是训练!

“偷袭者”告诉鸿飞的小道消息真实可靠,尖刀分队后备人员的选拔工作如期展开。这次选拔,没有出现鸿飞想象中的那一番龙争虎斗,平淡的像日常的训练考核。

尖刀分队对后备人员早有目标,某日上午把这些目标集中起来进行了一次考核性的选拔。课目很简单,五公里越野、器械、擒敌四十动与格斗术、棍盾术、战术基础和四百米障碍。等解除战备后,初步选定的目标还要去靶场考核射击与投弹。初选过关的后备尖刀,战备期间目标随尖刀分队训练,先淘汰一批,然后射击、投弹的时候再淘汰一批,剩下的就是准尖刀了。

考核的结果没有悬念,鸿飞在选中的前三十名新兵中名列前茅,司马拼尽全力考了第三十名,高兴的在操场上就把背包仍上天庆祝。在全体新兵中排名前三十,对于虚荣心很强的司马来说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考核结束后,团长把各连连长、指导员集中起来,当着新兵的面说:这次选拔上的新同志都是各连新涌现出来的兵尖子,知道各位肯定心痛的睡不着觉。但是那个敢吭吭唧唧的不放人,我把他送到尖刀分队去挂职当兵!如果你们凑够了名额,我这个团长不干了,去尖刀分队当分队长!

连首长们哄笑起来,调皮的就问:那谁去当团长?

团长大手一指:“他!我俩调个位置!”

曹卫军嘴一撇:“团长,你别寒碜我,我那水平也就指挥一个连!”

“曹卫军!你还真想当我团长啊?”参谋长脸一拉,不高兴了。

团长也黑着脸嗔怪道:“明年你给我进校!对自己没有信心怎么行?”

曹卫军乐了,进军校培训就意味着他可以再升一级,上尉变少校了。

收操后,鸿飞没有回班提着枪直接去了连部。刘新年、李浩都在,鸿飞敬礼问好后,刘新年明知故问:“有事吗?”

“有!”鸿飞笑嘻嘻的说:“请首长们给个意见!”

“去、去、去!少拍马屁,副团职以上才称呼首长,你是怎么学的条令?”李浩把毛巾递给鸿飞让他擦擦汗,然后问道:“想去?”

鸿飞的眼神立刻落在刘新年的脸上观察情况。

“你不用看连长的脸色,说你自己的意见!”李浩盯着鸿飞的眼睛说道:“我和连长一定尊重你的意见!”

“我是红一连的兵,我听你们的!”鸿飞立正说道:“你们只要摇摇头,我立刻忘了这件事!”

“尖刀分队可都是兵尖子,每年的训练标兵几乎都出那里!”李浩进一步诱惑。

“那又怎么样?我们班长还是预提干部呢,他们怎么没有?”

“瞎咧咧什么?你怎么知道尖刀分队里没有预提干部?”刘新年问道:“谁告诉你,张志刚是预提干部?”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刘新年挥手打断鸿飞:“越来越不像话,连长问话也敢顶嘴!这事过后我再收拾你小子,现在说你的意见!”

“还是那句话,我是红一连的兵,我服从连里的决定!让去不给红一连丢人,不让去……”

“让你去,而且必须要留在尖刀分队!”刘新年大声的说道:“有时间把你的训练经验在全连范围内传授,培养出一批尖子全部送到尖刀分队去,我要把那里变成红一连的一个编外分队!鸿飞,你就是咱红一连在尖刀分队的种子,必须给我生根发芽!听明白没有?”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鸿飞敬礼说道:“我走到那儿都是红一连的兵!”

去尖刀分队报道的那一天,鸿飞才知道“偷袭者”的名字叫郑拓,是一名志愿兵班长,第一次训练他就给新兵们一个下马威。

尖刀分队其实就是团直属的侦察分队,因为卫戍区部队主要担负警备任务,所以侦察分队还肩负处理突发情况的特勤任务,于是就有了尖刀这个代号。参训的新兵们还没有经过最后的考核,所以没有编入战斗班,曹卫军安排郑拓带着三名副班长组织训练。

因为新训分队是个临时单位,郑拓没有经过分队任命就指定排尾的一个兵为副班长,主要职责是帮着拿个器械、喊个口令什么的。因为是临时单位新兵们还在各自班里睡,所以这个“副班长”连菜地、内务也省了。

但队列里马上有了不同的声音,一名新兵提出应该由他来担任副班长,并且说出理由:他是郑州市连续两届的长拳冠军。河南郑州和鸿飞的老家沧州都是在全国赫赫有名的武术之乡。鸿飞不会武术但这名要求当班副的新兵在新兵营的时候,就经常给大家表演,闪跃腾挪拳若流星煞是好看。司马曾问过来自武术之乡的鸿飞,这个兵的功夫有多深?鸿飞觉得不能给家乡抹黑,不懂装懂的糊弄司马说:厉害!像你这样的,三四个都不够他打得,不过到了沧州他就不行了!司马从此对会武术的郑州兵敬而远之。

郑拓显然对这名新兵的毛遂自荐不感冒,反问道:“会武术就可以当好副班长了?”

冠军说起来一套一套的:“最起码,与敌格斗时我的胜算大一些!副班长也是全班同志学习的榜样!”

“好!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厉害!”郑拓把枪放好,指着冠军说:“必须拿出你的真本事,不然你就是第一个离开尖刀的!”

两个人穿好护具,面对面站好,冠军又是白鹤亮翅又是举火烧天的亮了几个架式,拳脚相加的打过去。郑拓并不还击,连连后退不眨眼的盯着冠军的动作。冠军大喜,拳脚更加密了。突然,郑拓大喊:“注意胸部!”一拳砸在刚刚跃起的冠军胸脯上。冠军飞出去三四米仰面跌倒,呲牙咧嘴的半天没爬起来。

“大家看明白了没有?”郑拓拍拍手说道:“竞技体育不是格斗术。且不要说套路比赛,就是散打比赛中也有诸如,不准打后脑等等保护运动员生命安全的规定。但我们就不同了,因为我们面对的是敌人,我们不但可以打他后脑而且可以砍他的脖子!我希望在地方上接受过一些武术训练的同志,不要自持高人一等,真正的武术不是用来表演,是用来格斗的!明白吗?”

“明白!”新兵尖子们真的明白,到了尖刀分队等于又进了一个新兵连,他们需要从头开始。

接下来的训练让新兵们明白真功夫是怎么来的,郑拓说:“想要打人先要学会挨打。”新兵们有些发懵,挨打还用学?把脸伸过去,人家一准给你反正两个大耳光!冠军心理刚刚受到挫折还在恢复期所以没有说话,来自武术之乡的鸿飞立刻举手说:“要练习抗击打能力!”

郑拓连连夸奖:“说的没错!单数兵向前一步走!向后-转!单双数配对,自由格斗开始!”

新兵立刻嘻嘻哈哈的打成一团,鸿飞拳头硬,他怕打中配手受不了,所以挠痒痒似的逗着玩。司马纯粹是自由活动了,与配手你捅捅我我捅捅你的谁也不好意思下重手。

时间不长,郑拓不耐烦了,喊道:“停!你们互相按摩呢?尤其是鸿飞和司马群英,你们两个是不是在跳舞?听我口令,鸿飞、司马群英出列,自由格斗,开始!”

两个捣蛋,相互挤挤眼,出拳很猛沾衣即收。郑拓立刻喝道:“你俩慢慢玩儿啊!我去通知勤务班拉电线,我让你俩挑灯夜战!”

司马心头一颤,出拳重了一点“啪”一声落在鸿飞脸上,鸿飞立刻还以颜色。一来二去,两名捣蛋的拳脚生风,逐渐进入状态,噼哩啪啦的击打声越来越响。终于,司马虚晃一招后一拳重重打在鸿飞小腹上,鸿飞疼得一皱眉右拳使足劲一拳把司马打得吐出护齿侧身摔倒半天爬不起来。鸿飞慌了,连忙上去搀扶,司马已经被打急了,抬手就是一拳。鸿飞吐出一口含着护齿、牙齿的血水,嗷嗷叫着扑上去对着司马就是一通钩拳!

两个红了眼的新兵完全打乱套,早就忘了什么格挡防、组合拳、钩踢、侧踹,就像街头混混打架一样一通乱打。时间不长,两个人全都鼻青脸肿的趴在地上气喘吁吁的爬不起来。

郑拓这是才喊声:“停!”然后鼓着掌说:“打得好,打得好!这才是格斗!”

两个倒霉蛋趴在地上面面相觑,郑拓这不是挑拨、教唆战士们打架,他看热闹吗!可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