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二章 “零号首长” 第七节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0 108
导读:兵王 第二章 “零号首长” 第七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禁闭这个东西和地方上的拘留没有什么区别,也是找个小房子把人关进去限制自由。以前这种做法在部队里很流行,连长、排长甚至班长都有权利关战士的禁闭,条令条例完善后,纪律条令里已经见不到“禁闭”这个词,而是换了个名字叫做“行政看管”,批准的权限也到了团长和政委一级。

陈志军被勒令解下腰带、鞋带,有两名警通分队的战士护送回连队取了洗漱用品、被褥,被带到团部顶层的一个小房间里。房间不大,摆了一床一桌一椅,已略显拥挤。警通分队的战士检查过房间,没有发现什么具有危险性的东西,关上房门在走廊里站定,他们倒不是担心陈志军自杀,检查房间是必要的程序。

等送条令和写检查用的稿纸的文书走后,陈志军一头倒在床上狠狠的给了自己两耳光,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有什么事情不好说,为什么要动手打人呢?鸿飞不是个省油的灯,新兵营的时候就敢和自己硬抗,为什么还要去打他呢?现在好了,不要说提干,班长也干不了了,自己辛辛苦苦干了三年取得的成绩就这么没了!陈志军越想越后悔,又给了自己一耳光,把脸埋在被子里流开了眼泪!

鸿飞的伤其实没有大碍,卫生队的军医给拿了点消炎药,嘱咐着一天给热敷三次,就被带回班里。自己班里的新兵被打,孙国辉和老兵们都觉得脸面上过不去,有句俗话说得好:“打狗还得看主人”,更何况是为六班争过荣誉出过力的兵。杨光愤愤不平的把这句俗话说了出来,立刻招来司马、武登屹的白眼。

刘新年、李浩都知道鸿飞和陈志军之间有一些小摩擦,但万万没有想到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直接干到团里去了。两个人先是埋怨了一通陈志军没素质不冷静,有什么事儿连里不能解决你往团部跑什么?接着又恨鸿飞这枚导弹胆大包天,一个新兵蛋蛋竟然敢挺着刺刀追老兵,这要是不严加管教说不定哪一天,鸿飞就会来追他刘新年,越想越气,两个人把三排长王军叫到连部臭骂了一通。

等同样一肚子火的王军跑上楼去训孙国辉,刘新年和李浩这才冷静下来细想这件事儿的前因后果。陈志军的预提干部肯定是泡汤了,鸿飞的处分也跑不了,最关键的问题是陈志军是二排的六班长而他打了三排七班的兵,这两个班的关系以后要怎么处?

陈志军坐三天禁闭就出来了,被暂时免去班长职务回到六班等候处理。这三天,鸿飞给烟不抽;给水不喝;给饭不吃,泥塑木雕般的在床上坐了三天。老兵们看着鸿飞原来两个鼓鼓的腮帮子,三天之内凹成两个小盆地真得心疼了,掏钱买来一大堆的营养品,但鸿飞看都不看一眼仍然目不转睛的盯着窗户外的杨树发呆。把孙国辉急得一个劲儿的叫“小祖宗”,他真担心鸿飞想不开,出点什么事情。那两名新兵也跟着添乱,一个嗷嗷叫着要去比试比试,一个看见鸿飞就掉眼泪。孙国辉头都大了,只好让四名老兵看住司马、武登屹,他和杨光倒班不眨眼的盯着鸿飞。

孙国辉拿起一根火腿肠扒去肠衣,送到鸿飞嘴边:“小祖宗,吃一点!俗话说得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多大点事儿,值得你绝食抗议,自觉与人民?”

“副班长,你说什么呢?”杨光话音未落,鸿飞呆滞的目光已经落到孙国辉的脸上。

“鸿、鸿飞,开玩笑的,你别在意!”孙国辉被鸿飞呆滞的目光吓了一跳,尴尬的说道:“有什么问题,咱慢慢解决,身体可是自己得,你总不吃饭怎么行?”

鸿飞的目光落到光溜溜的火腿肠上,像是要研究一下它的具体成分,眼睛里慢慢的有了一丝灵气。

“来一点?”孙国辉把火腿肠晃了晃,鸿飞突然问道:“陈志军出来了吗?”

“出来了,鸿飞你可不要做傻……”

鸿飞抢过火腿肠三口两口塞进肚里,跳下床扭头就向外走。

“拦住他!”真是狗坐轿子-不识抬举,孙国辉以为鸿飞要去报复陈志军,心头火噌一下窜上来,张嘴就要开训。杨光连连摆手,笑着问道:“鸿飞,你干什么去?出班要请假的!”

“副班长,请你们放心,我只是想出去走走,不会去报复陈志军!”

“走走好!走走好!早去早回,你三天没有吃东西了,不要走远了!”孙国辉欣喜的对着杨光挤挤眼,示意跟上去!

鸿飞立刻说:“你们不要跟着我,我一不会去自杀,而不会去杀人!”

“你身体虚弱,我怕你一个人出去不安全!”孙国辉被看穿了心思,尴尬的问:“你自己出去行吗?”

“副班长,你放心吧!”鸿飞拉开门走了,杨光、刘畅还是悄悄的跟了上去。时间不长,刘畅一个人回来了,把孙国辉拉到一边悄悄的说:“在小松树林哭呢,狼嚎一样!”

孙国辉大喜:“哭哭好!哭出来心里就痛快了!”


小松树林在营区的角落里,平常很少有人去,到了晚上更是人迹罕至。杨光蹲在树林边把嚎啕大哭的鸿飞锁定在视线里,长舒一口气,他知道这个自尊心极强的新兵蛋子挺过来了。

树林另一边一排修剪的整整齐齐的冬青树后,两个烟头一闪一闪的亮。王军和李浩满脸喜色的听着鸿飞的“咏叹调”,刘新年匆匆赶来张嘴就问:“哨兵说鸿飞露头了,怎么样?”

“哭呢!挺过来了!”

“奶奶个熊!”刘新年如释重负,一屁股坐在地上:“黄鼠狼下羔,一窝比不上一窝!现在这新兵身体条件一个比一个差,自尊心一个比一个强。我当新兵那会儿,刚下连就被抽调去参加还击战。那会儿团长是咱红一连的连长,有一次长途奔袭,去抢占339高地抄敌人的后路。奶奶个熊,可把我累惨了,我背着门60炮好不容易跑到终点,眼看着最后一个山头就是上不去。团长上来就是一脚,我屁股上带着一个27号半的鞋印,噌一家伙就上去了!要是放到现在,这群新兵还不得和团长理论理论?”

“你算了吧!那是战时,生死都不能保证谁还在乎屁股上的一脚!”李浩接口说道:“再说了,你弟兄四个,从小调皮捣蛋的没少挨你爹臭揍,上次你爹来队的时候还说呢,没想到新年当连长了,他小时候我一天不揍他一顿就过不去这一天!你早被你爹锻炼出来了,还在乎一脚?”

王军第一次听见连长的糗事,不由“吃吃”偷笑。

“笑什么笑?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当时我们哥四个的胃口就像无底洞,生产队里分的那点粮食不够吃上三个月的,我爹愁的看见我们就心烦,不挨揍才怪了!你没挨过揍?”

“没有,我入伍前是非农业又是独生子粮食够吃的,我爸爸不心烦所以没有挨揍!”

“要不说你们城镇兵娇气呢,从小不吃点苦怎么行?”

“连长,你又一概而论,我可不娇气!”

“比起我来,你就是娇气,最起码你没有挨过饿!”刘新年拍拍李浩的肩膀说:“老李,等会你去找鸿飞谈谈,处分他是定局了,我脾气不好别谈崩了!”

“好的!”李浩关切的问道:“老刘,你家里现在怎么样?如果不行,明天我给团里写份报告,给你申请救济……”

“扯淡!”刘新年大大咧咧的说:“村里早就包产到户了,现在一年打得粮食三年都吃不了,我二哥前年承包了六十亩山地种上果树,今年就挂果了,论家庭条件,我现在比你富裕……”

见杨光看着鸿飞不会出什么问题,刘新年直接去团部找团长汇报鸿飞已经没有自杀倾向了,王军也放心的回排里安排明天的训练,李浩回到连部正考虑着如何作通鸿飞的思想工作,突然听见有人喊:“报告!”

李浩一听是鸿飞的声音,心想:来得好!能主动来找我谈心,这思想工作就容易做,连忙喊了声:“进来!”

“指导员,我错了,我请求组织上处分我!”鸿飞敬礼的手没放下,就开始认错:“我不应该和六班长吵嘴,更不应该端着刺刀追他!其实他也是为了连队的荣誉才向我发火的,我枪没有打好给咱红一连丢人了!请指导员、连长再给我一次带罪立功的机会,我保证好好训练当一个好兵!”

李浩一下子转不过弯来,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还是那个三天不吃饭要死要活的鸿飞吗?

“指导员,我请求部队不要开除我的军籍,给我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鸿飞见李浩发愣,诚恳的说道:“我有决心当个好兵!”

“没人要开除你的军籍,团里正在研究对你和陈志军的处分,你要有个思想准备!”准备了一肚子的话现在用不上了,李浩只好说了一通套话:“犯错误不要紧,只要认识到错误;改正错误,就是一个好同志!你已经认识到了自己错误,我相信你一定会改正错误,做一名合格的警卫战士!好了,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写一份深刻的检查明天交上来!”

“是!”鸿飞离开连部直接去了六班,推开阻拦他的老兵,平静的对有些惊慌的陈志军说:“六班长,你不用慌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我来是正式通知你,我要当你的班长!”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