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娱乐圈 第一版 3

雪亮军刀 收藏 1 6
导读:身陷娱乐圈 第一版 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11/


但张伟没想到,就这顿饭,吃出了事。

蔡总接电话的时候,就听出来张伟一定是喝大了,张伟喝大了之后就爱给他打电话,而且总重复一句话:“你放心,剧本绝对给你写好,这个剧本绝对打动任何投资人,拍出来台里一定认,到时候咱们横扫亚洲所有电视台。”

反正每次说得略有不同,但大体意思始终就是这个,又听到这句话,蔡总坚信张伟已经喝多了。作为天堂世纪的编剧,其实蔡总最看好的就是张伟,他发现张伟有一种很奇怪的能力,虽然是编剧,但他却了解很多例如:剧务、场记、导演,甚至连演员的表演他都懂一点。经常在公司观摩片子,他总能准确指出那场戏没接戏,要么服装不接戏,要么机位不接,最后倒回来一看,还真是这样。

但张伟的最大问题就是他的性格,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斯文的胖子,但骨子里面倔强的很,外界的意见看上去他点头哈腰,可根本听不进去。

这个死胖子,总有一天得喝死。蔡总一边心里发火,一边脸上挂着笑和电视台里的朋友打招呼:“抱歉抱歉,我们公司的一个编剧喝大了,我得过去救他,改天改天,还是这个地,我定个大包,再把天津那帮兄弟送我的洋酒拿过来喝。”

“哪个编剧啊?”有人好奇地问,这个编剧面子够大的,要老板过去接他。

“就是张伟,上次我们那个戏的编剧,最后剧本阶段不是被上头枪毙了吗,你见过。”蔡总忙不迭解释。

“哦,就那个胖胖矮矮的编剧,他人不错,性格很爽。”

蔡总站起身把杯中酒干掉,却不过又被倒上一大杯,心里又不停地骂,你这个死胖子,这次事大了,看明天酒醒了怎么收拾你。

被连灌了两大杯,蔡总脚底下也踩上了棉花,晃晃悠悠出了包间。等到了外面,让冷风一吹,哇,吐了一树坑。一边吐一边骂娘,张伟,你个死胖子。

不过吐完就好了,门口领位的小姑娘早递过来一杯热水给他漱口。这个饭馆离电视台近,蔡总和电视台的朋友常来,所以饭馆里面除了后厨没有不认识蔡总的。接过了水杯,蔡总数漱口,感觉好了很多。

他和张伟的关系很微妙,一方面他很清楚张伟身上的这种天赋,另一方面他又不知道怎么去引导张伟真正写出有票房和有收视率的剧本来。作为一个商人,他很清楚这个市场已经被做滥了,真正的好东西往往被挤兑得不行。

一边开车,他一边想,是不是今天说张伟说得有点过了。正琢磨呢,一辆警车拉着警笛呼啸而过,吓出了他一身冷汗,在北京酒后驾车可不是好玩的。以前好几次被逮到过,好在人头熟,去交通队跟朋友说一声就完事了。

今年在北京展览馆开电视节,天天陪着各地电视台的朋友喝大酒,一个星期被逮到三次酒后驾驶,最后他在交通队的哥们都烦了。看到蔡总又去交通队,队里的干警都傻了,见面就说:你又来啦!

这个该死的死胖子,今年的电视节给自己丢了个大脸。那天攒了一桌子人吃饭,有个电视台说他们要搞个类似湖南台的那种选秀类节目,挺客气地问问张伟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这个死胖子倒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这种垃圾节目还是少搞点为妙。酒桌上面差点吵起来,好在自己人缘还行。

事后蔡总把张伟训斥了一顿:打人不打脸,你懂不懂,我们是拍摄机构,人家是播出机构,你怎么尽给我惹麻烦。

一路想着心事,时间就过得飞快,二十多分钟蔡总就开车到了张伟他们吃饭的饭馆外面。到了门口正要打电话问,领位的小姑娘就主动走过去说:“蔡总吧,周导他们都在二楼的怀春厅。”

一听怀春厅,蔡总就知道要出事,因为怀春厅是个大包,坐满了能坐十五人,看来包间里面现在正在江湖混战阶段。

等一进怀春厅一看,蔡总差点没傻在门口。包房里面人头攒动,一大帮人正在推杯换盏,基本上一半人都认识,另外一半看上去不是编剧就是摄像。蔡总扫了一眼,没见到张伟。

看到蔡总站在门口,孙海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大声嚷嚷:“兄弟们,蔡总到了,来来,赶紧给蔡总腾个地。”

看来孙海也喝多了,眼神迷离,他是导演,最近几年导过几个古装言情戏。每次封闭拍摄都是去外地,所以只要在酒桌上面看到他就知道最近手上没活了。蔡总进来挨个打招呼,还没来得及问张伟在哪儿,外套就被边上人强拉着脱掉了。

“别别,我自己来,我自己来,怎么能劳烦陈大作家。”蔡总对脱他外套的一个编剧说。

那个编剧喝得还算清醒,强拉着把蔡总的外套挂到衣钩上。等再回头看,蔡总被几个人拉到了主席上,然后孙海把自己的餐具挪到边上。

“我操,我能不能喝果汁啊,刚才跟台里的吃饭,已经牺牲一回了。”蔡总看着到过来的一大杯白酒一个劲发愁。

“不会吧,老大,就一杯,第二杯我负责保护你。”孙海大包大揽的样子。

这是孙海边上的一个小姑娘站起来敬酒,孙海指着她介绍:“这是我妹妹,南洋演艺学院大三,还不叫蔡哥。”

小姑娘很大方,笑盈盈地叫蔡哥,端着一杯白酒站起来。蔡总站起来脸上陪着笑,心里说这他妈什么人啊,就叫我哥,但他毕竟是场面人,脸上丝毫看不出。蔡总站起来碰了杯子,他也没难为小姑娘,大大方方让小姑娘碰低杯。但没想到这小姑娘酒量不错,一仰脖子,半杯白酒就光了。蔡总心里暗自叫骂,张伟啊张伟,看你攒的都是什么人,都是人才啊。

蔡总只好也深了一口,喝掉了半杯,然后压了两口菜下去。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他扒过来孙海问道:“张伟呢?”

孙海指指里面,因为怀春厅是个里外套的包间,里面还有个小包,里面有张小床和床头柜。蔡总伸头一看,床上没人,地毯上倒是躺着一个。他挤过去把脑袋翻正了一看,果然是张伟,睡得还挺香,嘴角挂着口水线。蔡总摇了两下,看来刚吐过,套头衫是湿的,估计有人帮他擦过脸。

看人没大事,蔡总也就放心,出了小包,心想着在坐一会儿就找个理由先走。这么一帮子编剧、摄像在一起喝酒,不喝高了是不会散的。刚坐下来,孙海的杯子就举过来了,“老大,上次电视节就没喝好,今天一定要好好喝。”

蔡总心说还没喝好,那天把包间洗手间的树都吐死了还叫没喝好啊。那天总共七个人一起喝的,洗手间吐堵住了,最后就吐在洗手间的盆栽里面。第二天又去那个包间喝,看盆栽怎么没了,一打听是昨晚被他们一帮人生给吐死了。

但没办法,孙海的杯子还举着呢,蔡总只好也碰了一下,“慢慢喝,慢慢喝,大家都一半。”

话音还没落,就看孙海的杯子就光了,蔡总脸都绿了。

喝了一会儿,就听孙海开始吹嘘剧组的事情,他这个习惯特别不好,遇到事情喜欢满世界瞎说。好玩的事情说说也就罢了,有时顺嘴能说出谁谁接戏的价钱。蔡总有意打断他的话茬,就问他:“最近手上有活吗?”

“有活啊,我档期很满的,不过组里面都是不重要的戏,我让副导折腾去,我回北京喝大酒。”孙海醉醺醺地说。

“哦,有活好啊。”其实蔡总知道孙海这是吹牛,现在手上肯定没活,即使有也是后期的事情,但都是场面上的事情,他没有点破。

蔡总注意到他的手抚摩着边上那个小姑娘的肩膀,有意识地沿着勒下去的胸罩带着上下来回摸。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暗示动作。只见那个小姑娘也不笨,倒了点白酒端起杯子,装着敬酒顺势地将肩膀一晃,让孙海的手滑落了。

看到这一幕细节,蔡总心里在偷笑,看来都是过来人啊。

又喝了一会儿,里面小包咣当一下,有兄弟打开门来看,只见张伟捂着脑袋出来了。估计是撞什么家具上了。大包里的哥们集体惊呼,我考,王者归来啊,扶着张伟坐到酒桌边上。

“你没事吧。”蔡总凑过来低声问。

张伟痛苦地摆摆手,“没事,我还有战斗力。”

边上早有人倒了一杯茶,张伟咕咚咕咚一气喝完。蔡总明白过来,刚才他只是喝快了,吐出来小睡一会儿看来是恢复过来了。

大伙又坐了一会儿,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张伟叫过来服务员买单。蔡总本来要抢着买单的,被五六个编剧拦住了,张伟买完单,说了一句话,吓了大伙一跳,“上半场结束,下半场交换场地接着喝。”

有着急回家的就傻乎乎地问:“待会儿不会还有加时赛吧。”

张伟一边套大衣,一边嚷嚷,“加时赛不一定,但肯定得伤停补时,刚才我因伤下场,回头得补回来。”

蔡总一边跟着一帮人下楼,一边在想自己今天是不是说张伟的剧本的时候话有点重,因为此时很明显,张伟就是冲着买醉来的。

张伟上了孙海的车,是辆越野车,其他几个也都挤到几辆车里。蔡总本来要说自己先走,张伟临上车拍拍他肩膀,“不去不是我兄弟哦。”蔡总想想,得了吧,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一帮人杀到了学院路这边,这里的学院国际大厦一二两层是一家KTV兼俱乐部,下面可以蹦迪,上面是十几个大包。看来张伟是定好的大包,上去直接进了包房。妈妈桑带过来十几个小姐,大家让蔡总先挑,蔡总摆摆手,小姐的性质跟个服务员没啥区别,叫了也白叫。但张伟不依不饶的,非得蔡总先挑。

“要不我帮老大挑一个。”妈妈桑也烦了,陪着笑脸问张伟。

张伟一边点酒,一边大声嚷道:“行,老大喜欢胸大的。”

一屋子人差点把酒喷出来。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