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二章 “零号首长” 第六节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3 24
导读:兵王 第二章 “零号首长” 第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鸿飞垂头丧气的回到班里,脸也不洗,可以抖下二斤土的作训服也不换,抱着那支,让他丢尽脸面的56式半自动步枪,缩到角落里一声不吭。老兵们催他赶快洗洗准备开饭,他说头疼不想去了。孙国辉摸摸鸿飞的额头并不烫手,以为他只是累得,就嘱咐杨光让炊事班给下点面条端回来,然后带队出去活动身体准备开饭。

班里空无一人,鸿飞摸出一支烟点上,一口气抽掉小半截。他心里这个后悔呀,狙击集训队可是团里组织的,这一下子把人丢到团里去了。一个团几千号人,团长能记住自己的名字容易吗,这下倒好,团长对鸿飞这个名字印象深刻了,不过是反面的印象!

“咣当!”宿舍门被人一脚踹开,同样一身土,一脸泥的陈志军黑着脸闯进来,瞪着鸿飞一个劲儿的喘粗气。鸿飞虽然厌烦陈志军的为人,但今天的射击确实给“红一连”丢了人,所以低着头一声不吭。

陈志军本以为鸿飞会主动向他道歉并表示以后会好好训练,争取把不好的印象挽回来,没想到这个新兵蛋子一声不吭,自己进来竟然眼皮都不撩一下,不由大怒,冷笑着说道:“鸿飞,你小子行啊!你这是光着屁股推磨,转着圈的给‘红一连’丢人!真有水平啊,十发子弹打了32环,应该把你的大名写到连荣誉室去!你鸿飞在咱‘红一连’做了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把人丢到团长哪里去了!”

鸿飞枪没打好心情烦躁,被陈志军一通冷嘲热讽搞得心头火起,张嘴想反驳,但想想自己今天的表现的确不尽人意,咬咬牙还是忍住了。

陈志军不依不饶的接着说道:“我早就看你有问题,每天叼着个烟稀稀拉拉,训练看不见你流汗,玩儿起来你就像水里捞出来的!你是干什么吃的,枪都打不好你当个屁兵啊?我告诉你,你小子命好分到七班,碰上个娘们班长,你要是分道我班里,我扒了你的皮……”

“你扒了谁的皮?”鸿飞终于忍不住了,腾一下站起来问道:“条令上规定你可以吸烟而新兵不可以了吗?谁告诉你,枪打不好就不能当兵了,你入伍的第一天就枪枪打十环?”

“你、你……你个新兵蛋子,要翻天了!”陈志军被驳得哑口无言,指着鸿飞的鼻子喊道:“张志刚就是这么教育你和班长说话的吗?”

“尊重是相互的,不是单方面的!我对我们班的班长和老同志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话!”鸿飞冷笑着说道:“当奴才成为主子的时候,他不会平等的对待别人,而必定的奴役别人,因为在他们眼中,人之用两种,一种是主子,一种是奴才!”

“放屁!你骂谁是奴才?”

“没文化!我可没有这水平,这是鲁迅先生在评价奴才呢!”鸿飞一脸不屑的说道:“某人把自己当成奴隶主呢,张嘴闭嘴扒人皮,怎么他当新兵的时候,他班长没有把他的皮扒了!”

“放你妈的屁!”陈志军的炮仗脾气终于被触发了,他怒不可遏的冲上来照着鸿飞的鼻子就是一拳。

“呯!”鸿飞眼前金星闪烁,两股腥热的东西蜿蜒的流进嘴里,接着雨点般的拳头落在头上、脸上、身上。鸿飞被痛击的喘不过气来,大脑里被心头窜上来的那股怒火撞的一片空白!

陈志军终于发泄完压抑在心头许久的怒火,收起拳头,一眼看见血流满面的鸿飞,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立刻慌了,结结巴巴的问道:“鸿、鸿飞,你没事儿吧?”

这声后悔的问候,在鸿飞听来是嘲笑、羞辱,他气得肝胆俱裂吼叫着:“陈志军,我弄死你!”眯缝着被打肿眼睛,对着模模糊糊的人影把步枪抡过去。

陈志军一闪,步枪重重的砸在上铺床沿上“咔嚓”一声,折成两截。

“鸿飞,你疯了!”陈志军大惊失色:“故意损坏武器是要挨处分的!”

鸿飞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认为这是陈志军在变着法的羞辱他,怒吼着:“陈志军,我X你妈!”“咔嚓”甩上刺刀,对着陈志军恶狠狠的捅过去。

“疯了!疯了!”陈志军吓得面无人色嚎叫着跑出去拉上房门。

“嗵”56式半自动步枪的刺刀隔着房门送出来,陈志军终于明白这是和他玩儿命了,吓得扭头就跑。红了眼的鸿飞连拔三次,没有把刺刀拔出来,急得左右一晃,刺刀“嘣”一声断了,他端着剩下半截刺刀的步枪拼命的向陈志军追去。

兵们大部分已经吃完了饭,正两人成列三人成行的回宿舍,看见血流满面的鸿飞挺着刺刀狂追陈志军,营区里一下子乱了套,大呼小叫的追上去制止。杨光、孙国辉端着一大碗挂面卧鸡蛋走出炊事班,看见兵们乱哄哄的往团部方向跑,连忙拉住一个新兵问情况,新兵一把甩开孙国辉边跑边喊:“鸿飞端着刺刀和一个老兵玩儿命呢!”

“我操!我说就得出事儿!”杨光慌的把碗一扔,拔腿就往团部跑。

兵们拼命的喊叫着:“放下枪,有话好好说!”,可是鸿飞什么也听不见,他眼睛里只有陈志军狂奔的背影,他只有一个目的:捅死他,捅死这个混蛋!

陈志军跑到团部大楼连吓带喊,已经声嘶力竭,跌跌撞撞的狂喊救命。一大群军官涌出大楼,鸿飞对此视而不见,挺着刺刀对着停下脚步陈志军扑过去。

突然,鸿飞觉得有人抓住自己的脖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像腾云驾雾一般来了个“后空翻”脸朝下被摁在地上,手里的步枪立刻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夺了去。哨兵扑上来,扭住鸿飞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我杀了他!”鸿飞两眼血红,跳着脚的大喊。

“放开他,给他枪!让他过去!”一名上尉军官冷冷的下了命令,鸿飞认识他,这是团里的侦察参谋、尖刀分队的分队长曹卫军。两名哨兵面面相窥,迟疑着是否该执行这个命令,曹卫军立刻大喝:“执行命令!”

鸿飞接过枪毫不犹豫扑向陈志军,但被匆匆赶来的杨光拦腰抱住,他掏出手帕堵住鸿飞还在不停流血的鼻子,看到鸿飞努力的睁开肿的像扣上两口小锅的眼睛想看清他是谁,立刻喊道:“鸿飞,醒醒!我是杨光!你杀了人要偿命的!”

司马看到鸿飞的惨状,眼红了,喊叫着:“拳头硬,了不起?”一挽袖子就要扑上去,立刻被孙国辉抱住了。武登屹拿出了看家本领大哭起来,好像挨揍的是他。场面有些乱,几名老兵上来把两名愤愤不平的新兵“劝”走了。

“老同志!他打我!”鸿飞听见杨光声音,停止挣扎眼泪哗哗的流下来:“我爸爸都舍不得打我,他打我!我不当兵了,我要回家,我要找我妈妈!”

“找妈妈,找妈妈,明天我们就去找妈妈!”杨光哄孩子一样的把鸿飞按到路边坐下,接过孙国辉递来的手帕擦去鸿飞的眼泪:“解放军战士掉皮掉肉不掉泪,都穿了半年军装了还哭鼻子,没出息!”

“我不穿军装了,我不当兵了!”鸿飞突然爆发,跳起来开始脱衣服:“我回家,我不当兵了!”

“鸿飞!你太不像话了!”闻讯赶来的刘新年见状大怒:“有什么事情依靠组织上解决,你耍什么无赖!你以为当兵是住店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刘新年,你给我住嘴!”团长满头大汗的从食堂方向匆匆跑来:“他只不过是个18岁的孩子!你家的孩子挨了打你也这么对他说话吗?我告诉你,应该受到严厉批评的是你们红一连的连长、指导员!你们的思想政治工作是怎么做的,亲如兄弟般的战友情哪里去了?你们两个睁开眼睛看看,一个把人打成这样,一个挺着刺刀准备杀人,这还是战友吗,这简直就是战场上与敌人的你死我活!”

刘新年、李浩被训的一声不吭,脸涨得通红。团长缓了一口气,温和的对鸿飞说道:“把衣服穿上,赤身裸体像个什么样子!来队家属就住在不远处,你光着屁股不怕被女同志看见?”

“我不当兵了,我要回家!”

“鸿飞,目前你还是一名解放军战士,必须服从上级的命令!”团长提高声调严肃的说:“你当不当兵,组织上说了算!也许你想当兵,组织上还不批准呢!你知道故意损坏武器装备、挺着刺刀行凶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吗?我告诉你,触犯了法律是要判刑的!”

鸿飞立刻不吭气了,他虽然不想当兵可更不想被判刑。

团长白了陈志军一眼,扭头对军务股股长说道:“把这个熊兵给我送到禁闭室去,让他好好反省反省!鸿飞马上送卫生队,两个人都要个思想准备,组织上的处理肯定是严肃的!解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