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五部 征战天下 第七十九章 鸟皇(2)

龙居士 收藏 9 14
导读:矿工雄风 第五部 征战天下 第七十九章 鸟皇(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邵利云很清楚,这封信是根据1868年底,睦仁天皇颁布的“王政复古大号令”伪造的。现在那能说得上什么来龙去脉?不过邵利云头脑反应也不慢,很快的想到了对策,要想此事查无实证,成为一桩悬案,为有利用已死的阿部太郎,来个死无对证。正色说道:“这信是从德川继祖这个妖孽手下的大魔头阿部太郎那搜来的,阿部太郎昨日已被我佛击毙,从他的身上得此密信。

“阿部太郎?”阿部太郎的大名水野倒是如雷贯顶啊,这员德川继祖手下的先锋大将,每次战斗法,总是冲锋在前,堪称关东叛军第一猛将。天皇要是有什么密信要交给德川家庆,极有可能通过这个先锋大将转手。水野越是分析就越是觉得有理,也就信了个八九分。可是为什么这信最终没有转到继祖手中,反而落入了佛爷手中呢?水野将此疑虑问出。

邵利云笑道:“这个问题只有问阿部太郎才知道。也许是阿部忘了,也许是阿部听到我佛天兵天将突然抄了他的老巢,在惊慌失措之下,急于赶回援救之际,结果不及将此信转给妖头。”

“水野先生,孝明的字你又不会不认识,这那有假?孝明现在有了废我之心,当务之急是想出应对之策才是道理。怎可在这样的细枝末节上纠缠不休?”德川家庆听得有点不耐烦了,不满的说道。

水野闻言,纳着胡子,开始沉思起来。

幕府的统治基础是武士阶层,武士阶层依赖于武士道,而武士道盲目相信天皇,认为,天皇带有上天使命、且以肉体形式存在于地上的天神代言人。日本战败,则天皇受辱,忠义乃武士天职,武士此时正当为天皇效忠。幕府将军的作用是率领武士“辅弼天皇”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如果要废除天皇,那不等于和武士道精神背道而驰?是犯上作逆。

再说如果废除的天皇,那么幕府将军的精神统治基础——武士道精神,也就随之轰然倒塌了。如此一来,将军与天皇二者皆亡。但如果不废除天皇,而天皇又有废除将军之意,长此以往,天皇仗着无尚的神权代天行命,将军难免会最终栽在天皇手中。

怎么办?水野一连纳了很久的胡须,想了很久也没有定下计谋来。既然自己想不到一个好主意,不防问策于别人,德川家庆这个缺乏心计的人当然不会有什么好主意,也许中国人有啊!他望了望邵利云,发现其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这更证实了水野的想法。水野邦忠长身跪起,施以五身投地大礼,朝着邵利云拜道:“值此幕府生死存亡之时,小老儿才智有限,无应对之策,然小老儿世代受将军重托,将军有难,不得不帮。先生智谋高深,想必有计教我,小老儿代将军和日本臣民先谢过先生了!”

“这如何使得?水野大人快快请起。”邵利云急急起身去扶水野。

“先生若不肯定计,小老儿今天就跪死于此!”

“我那有什么高计?一切不过是代佛爷所言罢了!你听我慢慢说来!”邵利云见扶不起长跪于地的水野,只得长叹一声,慢慢分析道:“水野先生博古通今,熟知中日两国的历史,可知中国的最高统治者为何称皇帝?天子?”

“皇帝之意出现于秦,秦始皇统一六国后,认为自己的功绩盖过三皇五帝,因此自称为皇帝。及汉,大儒董仲舒宣扬‘天人合一’之说,认为皇帝乃天之子,代天管理天下。由此又称皇帝为天子!”

“水野大人你凭心而论,日本与中国相比,谁大?”

谁大谁小这是一个小孩子都知道的事,而日本却狂傲自大,总对外宣称自己是大日本,弹丸之地也佩称大?笑话!水野怎会不知这一点,但他夜郎自大的心理在作怪,虽明知答案却不直吐其言。

邵利云见之,大怒:“中日两国,谁大方谁小这样蒙童都分得清楚的事,水野大人却不知?如此看来,我前面说的话全白费了?道不相同不与为谋!告辞了!”说罢欲起身拂袖而去。

“中国大!日本不如也!”德川家庆可不像水野有那么多顾虑,他一边说一边拉着邵利云的袖子。

“将军倒是个明白人!”邵利云冷冷的说一了句,转而又见水野邦忠仍沉默不语,心中火起,冷哼一声:“水野大人以为然否?”

水野无奈之下,微微点头,算是不情愿的回答了。

“好!既然分清了谁大谁小,接下来一切都好谈了。我大中华的皇帝,虽有数万里江山,然也只敢称‘天子’代上天执掌天下。日本弹丸之地的小岛国为何自封为‘天皇’,难道他是天上的皇?玉皇大帝?难道他是中华‘天子’的‘老子’不成?天皇真可谓狂妄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如此名不正言不顺的自称,日本竟喊了上千年!可谓荒天下之大缪!

天皇!天皇!天上的皇,又有谁可以来约束之?天皇名称若不改,试问天下又有谁在理论上压制天皇?无人压制天皇,而今天皇对将军又有废之而后快的想法,日久将军必危啊!而今之计……”

“而今之计当如何?”德川家庆急问。

“而今之计当为天皇改名!借改名之机,削弱天皇的权威,这样才可保将军万代永安!”

“改何名?”水野问道。

“但凡一国之主,必以王或皇作为号。如欧洲英国称女王,法国称国王,中国称皇帝等等。中日乃彼邻的国家,可效中国之例,保留天皇的‘皇’字。但‘天’字必须去掉,放眼天下万国,那有以‘天’自称的?‘天’字太大,不吉,以日本弹丸之地受不起,必须改之。“

“改何字?”

“‘帝’字当然不行,中国已用了。但凡帝王必是凌驾于地之上,天之下的最高统治者,如此可以用凌空于天地间的禽类命名!”

“禽类?不若用龙吧!龙有帝王之相!”

“龙皇?不可,龙是中国的象征,怎能用在日本?天上除了龙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吗?你再好好想想!”邵利云提示道。

水野邦忠细细思考起来,天上飞的东西?与龙相对应的是‘凤’?但‘凤’是雌的啊,不行;鹰呢?鹰与阴同音,这与日本崇尚阳的思想背道而驰,也不行;鹤呢,太文雅更不行;雀呢?雀太弱,也不行……水野下巴上唯数不多的几根胡子都快被纳完了,可就是想不出好的名称来。

邵利云见水野一直定不下名称,忽然大声喝道:

“天上的禽类统称什么?”

“鸟啊!”水野邦忠随口答道。

邵利云闻之大喜,拜道:“恭喜水野大人给天皇改了个威风的名字!”

“对啊,不论是‘凤’,还是‘鹰’,还是‘鹤’,还是‘雀’都是鸟,统称鸟类。鸟类一统天空,而所谓的人间王道不也是一统人道吗?人类与鸟类比,好贴切,好有气势!”水野邦忠惊呼道!

“好!天皇从此改名为鸟皇!就这么办,我喜欢这个鸟字,要是有那天我看不顺眼了,一箭就给射了下来!”德川家庆高兴的说道。

“一箭就给射了下来的鸟皇?”水野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怪异可怕的场景,天皇头顶大大的白尖帽,上书大大的两字——鸟皇。下面群臣山呼——鸟皇万岁!从此天皇变鸟皇,日语成鸟语,皇民变鸟民……想到了这,水野邦忠猛的醒悟过来,急急劝道,“不可啊,将军!”

“这个名字不就是你给起的吗?有何不可?天皇变鸟皇,我手中又有弓箭,不正好可以压制他的狂傲之气吗?如此本将军可以高枕无忧了!”德川家庆得意的哈哈大笑。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祝将军从此千秋万代,永无后顾之忧!”邵利云见事已达成,那还不趁风放火?一顿马屁拍得德川家庆舒舒服服。

水野邦忠见事已无可挽回,吐血三口,昏了过气去。

德川因为解除了心头大患,高兴之下,竟用自己的车架,送邵利云直到客馆。

邵利云回到客馆,关上门,这才放开压抑在心中的兴奋,以双手捂肚,哈哈大笑起来:

“鸟皇!鸟皇!哈哈哈!鸟皇——鸟——皇——哈哈哈……”邵利云差点笑岔了气。

众人见之以为邵利云疯了,尽绕道而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