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自然的脚印

龙王天下 收藏 8 140

自然的脚印


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

善数不用筹策,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

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是谓袭明。

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

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智大迷,是谓要妙。



从“善”谈起

一字多义是汉语中常见的现象,比如“善”这个字,就有“美好、善良(与丑恶相对)”、“擅长(例:善战)”、“容易(例:善变)”、“做好(例:善后)”等数种意思,不同的含义用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中。在本章,“善”按照“完善、完备”的意思来理解似乎最为妥帖,如“善行无辙迹”句,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人的行为足够完善、完美,能与自然融为一体,当然就不会留下明显的痕迹了。如果将此处的“善”解释为“善良、亲善”,那么“善行”就谈不上“无辙迹”了,“辙迹”反而非常明显,舜的“羶行”(《庄子·徐无鬼》)就是一个生动有趣的例子。


“辙”,车轮经过后留下的痕迹。“迹”,事物存在过后留下的印记。“瑕”,玉上的斑点。“谪”惩罚、指责。

无论“言”、“行”还是“瑕”、“谪”,或是后面提到的“关楗”、“绳约”,以及“闭”、“结”等无疑都是指具体事物,但是我们的思维不应仅仅局限在这些动作行为和有形的物体上,而应当上升到哲学的高度,用抽象的方法去认识事物的本质,毕竟老子讲的是“道”,是一种哲学思想。如果我们仅从字面意思来理解老子的话,非但不能触及到他的思想内核,而且还会常常碰到一些意想不到的障碍,比如“无辙迹”的理解问题。行人、车辆经过以后,地面上怎能会不留痕迹呢?除非是离开了地面在空中飞,但这样的想法岂不是很荒谬?如果我们从“道”的角度来看待这句话,情况则会完全不同。我们都知道,“道”是无形的,它的本质在于支配万物,使它们的个性特征得以充分展现,比如让刀剑更利让火焰更旺;而不是代替具体事物发挥它们各自的功能,比如代替刀子割肉代替篝火烧烤。因此,“辙迹”这些具体事物的印记、“瑕谪”这些具体事物的不足,自然不会出现在“道”身上。


“善行”、“善言”、“善言”、“善闭”、“善结”这些行为动作都是指自然规律的本质属性,只不过表现不同罢了。有了这样的基本认识以后,我们再来琢磨本章文字,心得便会与从前大不相同。


“善行无辙迹”,最完善最完美的行为就象“道”支配万物一样不露痕迹,圣人、领导者治理国家也应当按照社会发展规律,使天下百姓各安其所、各行各业各尽所长;而不是无视规律从主观愿望出发,对社会生活横加干涉,劳民伤财,导致社会发展偏离正确方向。只要我们回首历史对照现实,是不难判断这句话正确与否的。而与这些人为“辙迹”并存的,是曲折、破坏、代价、苦难……


“善言无瑕谪”最完善最完美的语言是大自然的语言,“大音希声”、“希言自然”。无论大自然的声音多么悦耳动听,或是多么刺耳恐怖,它都是运动变化的客观表现,反映了事物的属性特征。风和日丽的时候鸟语花香,暴风骤雨的时候雷声隆隆狂风呼啸。大自然不会因为人们爱听鸟的鸣叫便把雷声隆隆换成鸟鸣啾啾,那样的话就不能称为“善言”了,是谄言媚语,是有瑕有谪的,“瑕谪”体现的是现象与本质的背离。人与自然不同,语言常常和事实和真实的思想南辕北辙,我们常说“睁着眼睛说瞎话”就是这个意思。比如我们现在能够经常看到一种现象,那就是不少所谓的专家学者或者政府官员常常发表一些无视基本事实的言论,结果往往招致骂声一片,这就是“瑕谪”,套用老子的话说就是“其中不信”,被骂完全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善言无瑕谪”这句话对圣人对领导者来说尤为重要,个中原由就不再细说了,如果有兴趣,大家不妨慢慢体味。


“善数不用筹策”

“数”是动词,不仅有“计算”的意思,还有“谋划、权衡”的含义。“筹策”是竹片或木棍,是古代的运算工具,“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中的“筹”即指此义。“善数不用筹策”,最完美最细致最精确的计算、谋划是由大自然作出的,它不需要筹策这些运算工具就能够得知万物的大小多少强弱,什么样的该益,什么样的该损,怎样才能保持它们的均衡态势。难道不是这样么?草食动物敌不过肉食动物,大自然就让前者在数量上加以抗衡。肉食动物繁殖过快,草食动物减少,大自然就让前者自我淘汰,这不就是“善数”么?“善数”不用筹策。社会、家庭乃至个人也是如此,哪些东西过剩,哪些事物短缺,当政者、家长、本人难道还不清楚,以至于要用筹策来计算么?


“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

相传尧舜时代,洪水泛滥,万民深受其害。鲧受命治水,历时九载,劳而无功(《尚书·尧典》)。不成功的原因何在?据说是由于鲧错误地使用了堵截的方法试图以堤坝来锁住洪水,“鲧窃帝之息壤以湮洪水”,(《山海经·海内经》)结果事与愿违。后来奉命治水的禹则采用了与其完全不同的疏通的方法,将洪水导入江海,成功地解决了为害多年的水患问题。相对于疏导,土石修筑的用来湮(淤塞)洪水的堤坝无疑是有形的“关楗”,但是这个“关楗”并没有将水患这头巨兽锁闭在笼子里。而疏导虽然没有堤坝这样的“关楗”,却抓住了水性这个治水问题的实质所在。我们都知道,人是陆地动物,陆地是人类生存活动的主要场所,陆地上洪水泛滥显然会妨碍人类的正常生活。如果只是用堤坝将洪水加以分割堵截,则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洪水并没有离开陆地,只不过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于人们周围罢了。而水越积越多,它蕴藏的能量也就越来越大,最后必将冲破堤坝的束缚恢复流通的本性,水灾当然难以消除。因此,不如顺应山川河谷的高低走势疏通水道,让洪水离开陆地流入大海,陆地上没有了洪水自然就不存在水患了。大禹治水,不用“关楗”,洪水便被牢牢地锁闭在江河里乖乖流入大海,从此不能再为害人间。这显然是根据事物的本质属性,利用运动变化的基本规律,来指导人类实践活动的典型事例。它来源于自然,是人们对自然的效法。类似的例子在自然界不胜枚举,比如“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


每当晴朗的夜晚看到皎洁的月亮挂在半空,你会有什么样的感想?月亮离地球非常遥远,不过地球也没有用一根长绳子将其栓住,但它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围绕地球旋转,一刻都不曾离开,这就是自然的魅力,所谓“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善结”体现了“道”对事物本质属性的控制,“不可解”则说明了这种内在的支配性是真实可靠的。而“绳约”只是外在的形式上的东西,如果它和运动规律相背离,即便勉强打了一个结,也不能阻挡事物的发展进程。


法“道”的圣人

“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这句话中的“善”不再表示“完善、完备”,而是表示“擅长”的意思。由于圣人遵“道”而行,因此我们便可以将圣人的行为视作“道”支配作用的体现;同样,当我们谈论“道”的时候,也应当马上联想到圣人,这是二者的共性使然。所以,当老子说“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的圣人之行时,我们要明白这是圣人法道的结果,换句话说,救人救物不离不弃也正是“道”的品质。“道”如何救人不弃人救物不弃物?就是前面讲的“善行”、“善言”、“善言”、“善闭”、“善结”。不论万物或大或小或多或少或强或弱,道总会从它们的内在关系上去把握去平衡。无论草木、牛羊、虎豹、蛆虫,还是我们看不见的微小生物,都会在整个自然的链条上占据一个环节,各司其职各尽所能。一物为他物所养,同时也供养着别物。所以说“道”救之而不弃之,不弃即为救,弃则不救。


何谓“袭明”?

“袭明”的“袭”,我认为包含了两种意思:一为持续、绵延不断;二为隐藏、隐秘。

先来讲前者。比如我们常说“某某风俗习惯沿袭至今”,又说“某某爵位由子孙世袭”,其中的“袭”显然是持续、绵延不断的意思。

再看后者。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下面这句话:“微管仲,吾将披发左衽矣。”(《论语·宪问》)意思是说,如果没有管仲的话,我们今天就要被外族统治了。这是孔子对管仲“尊王攘夷”历史贡献的高度评价,其中的“左衽”是指北方游牧民族服制样式,也就是衣襟在左。而当时中原华夏人的衣服为“右衽”,即衣襟在右。孔子是用“披发左衽”来指代外族对中原华夏族的入侵。“左衽”虽然是外来民族的特征,但这种衣服在中原地区也不是完全看不到,不过中原的“左衽”袍都是为死者准备的,这就是《说文解字》对“袭”字解释的来历,“袭,左衽袍,从衣,龖省声。”“袭”字的原始写法就是上“龖”下“衣”,“龖”(音搭)意指龙在天上飞。人穿着数重衣服往天上飞,正是死亡的婉转说法。如果某一事物位于死者所穿的衣服下面,则喻指什么?不正暗示了隐藏地非常秘密么!


如果我们把“袭”字的两种意思结合起来看,那么“袭明”的含义也就呼之欲出了。所谓“袭明”,就是一直绵延不断的隐藏在各种表面现象背后的真理、光明,简而言之就是指事物的本质、内在联系、运动的基本规律。


善师善资

“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这句话中的“善人”可以看作在某一方面具有特长的人,当然不排除一定时期内社会价值取向的影响。比如勤恳诚实在二十年前是美德,现在可能就不是,这是社会价值取向的影响。因为每个人都不是万能的,不是全才,所以把“善”限定在特定的领域。

“不善人”是指没有明显特长的人,简单地说就是普通人。


“善人者,不善人之师”的意思是说,不善人可以把善人作为参照物,逐渐完善自己。同时,善人也应当把不善人作为自己的凭借与依靠,正所谓“不善人者,善人之资”。前半句可能大家都很容易理解,对于后半句则有必要再稍微解说一下。


善人与不善人二者的分野是社会生活的客观反映,不是老子有意为之。其实,善与不善都是相对的,善者未必如白璧无瑕,不善者亦非一无是处。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长处与不足,只不过善者的价值被当时的社会所承认,不善者的长处或者未被发现,或者为当时的社会环境、价值尺度所不取而已。比如说孟尝君门下的毛遂以及那些鸡鸣狗盗之徒,平时只能屈居下位,为上等门客甚至孟尝君本人所轻,可是关键时刻却要靠他们排忧解难。再比如一个将军,尽管他足智多谋英勇善战,可是仅靠他个人是战胜不了对手的,他还必须拥有一指作战勇敢纪律严明的军队。因此善人与不善人谁都离不开谁,这是由人的社会性决定的。


“不贵其师,不爱其资”

这是站在“圣人”或者“道”的立场上来说的。在“圣人”或者“道”的眼睛里,所谓的善人与不善人其实他们的地位都是平等的,区别只在于各自的属性不同罢了,就象草木与鸟兽代表的不同功用一样。无论贵其师还是爱其资都会产生偏私,有了偏私又会产生不公,进而引起失衡,所以要“不贵其师,不爱其资”。“其”,指示代词,“那、那些”。


“虽智大迷,是谓要妙”

虽,表示一种假设关系,可翻译为“即便、即使”。智,心智。迷,迷失。是,代词,这。要妙,关键、诀窍。这句话的意思是一个人即便他突然变得糊涂起来,可是只要抓住了这个关键点,他也不会犯大的错误。


本章文字包含的信息量是非常大的。从表面上看,老子所讲的内容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事物,但只要你仔细琢磨一下,却又会发现搞懂老子的话并非易事。原因就在于老子讲的不是常人的行为不是事物的表面现象,而是“袭明”是“要妙”是“道”。既然老子讲的都是“道”,那么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而言是不是就毫无意义了?回答是否定的。圣人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圣人。就算一个人一辈子都成不了圣人,他也要受自然规律的支配。譬如一个美女,年青时风华绝代倾国倾城,然而岁月无情,她也终将老去。如果红颜已逝她还强作留,把自己整得跟个妖怪似的,反为不美,仿照老子的口吻来评价,那就是“不善之行有辙迹”,因为她没有踏着自然的脚印走。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