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二章 “零号首长”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部队里会多,卫戍区部队的会更多,每个星期除了必需的班务会、排务会、连务会,还多了一次防事故班务会。事故这个词在地方是指:出与某种原因而发生不幸的事情,字典上也是这么解释的,可是到了部队这个词的含义就广了,象姑娘穿裙子了部队要防腐化、开始擒摔训练了小心不要摔伤、天气冷了加衣服天气热了减衣服等等,所有不适合在班务会上说的事情,都算是防事故班务会的主题内容。

星期五,吃过晚饭看过新闻联播,张志刚照例夹着他那个小本子去连会议室,听李浩布置这次防事故班务会的内容。鸿飞他们回到班里和老兵们吹牛,正聊得高兴,张志刚喜气洋洋的回来了,一进门喊了声:“鸿飞,接着!”就把提在手里的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扔过来。

鸿飞一把抓住枪,纳闷的问道:“班长,这种枪不是不用了吗?”

“别人不用了,你用!”

鸿飞一下子想起拿着56式半自动步枪像根桩子似的站在大门口,白天晒太阳晚上晒月亮的警通分队,心立刻咚咚的跳起来:“班长,最近我好像没犯什么错吧?”

“没有,表现的不错,继续保持!”张志刚一眼看透鸿飞的心思,笑着问道:“是不是害怕去警通分队呀?”

鸿飞挠挠头,尴尬的说道:“没有,没有!不怕,我不怕!”

“那好!明天去警通分队报到!”

鸿飞急了:“班长,我、我不……为什么让我去?”

司马一听要安排鸿飞去警通分队,想想他捣蛋的次数也不少,立刻心虚的跳起来:“报告班长,我也不去!”

武登屹一看就剩他了,心慌得站起来刚想声明他也不去,老兵们已经抑制不住大笑起来。

张志刚无奈的笑道:“警通分队那可是咱们团的门面!都是些思想过硬,自觉严格要求自己的兵,你们三个一个比一个滑,我不错眼的盯着还总是偷懒,你们想去,我还不让呢!”

三个新兵长舒一口气,司马群英恬着脸说:“班长英明,班长英明!”

孙国辉抬手就是一个“爆栗”:“说什么呢?班长不让你去警通分队就英明!”

司马立刻说道:“副班长,你也英明!”

老兵们大笑,张志刚忍住笑说道:“司马群英,不用耍宝了,你们去不了警通分队安心训练,鸿飞明天去狙击手集训队报到!”

“是!”鸿飞疑惑的看看手中的56式半自动步枪:“班长,这不是狙击步枪啊?”

“训练枪,考核合格后会给你狙击步枪的!”

“明白了!”鸿飞抱着枪兴高采烈的坐下了。

配备在战斗班里狙击手其实没有电视电影上表演的那般神奇,主要作用就是在进攻时清除敌方火力点掩护全班,防御时清除敌方压制火力、消灭敌方指挥人员,但狙击手可以自由选择阵地,班进攻时位置靠后一般不参加第一波冲锋。

可以所在全班后面名正言顺的偷懒,鸿飞兴奋的一夜没有睡好,第二天提着枪兴冲冲的跑到团部去报到。可只过了十多分钟,鸿飞又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在红一连门口站自卫哨的杨光一把拉住他连声问道:“怎么了?被刷下来了?”


“没有,我不想去狙击分队了!”

“你这个混球!”杨光大怒:“你当这是住店哪,想住就住不想住换一家!马上给我报到去……”

“老同志,集训分队的教员是陈志军……”

“叫六班长!”杨光不满的打断鸿飞说道:“稀稀拉拉的没个兵样子,对老兵、班长要尊重,知道了吗?”

“知道了!”鸿飞皱着眉头说道:“六班长对我有看法,他当教员我肯定挨整!”

“扯淡!你当六班长和你一样小心眼!”杨光给鸿飞整整服装鼓励道:“好好训练他整你干什么?再说了,他只是个副手,尖刀分队的狙击手才是你们的教员!你不去报到,别人还以为你害怕训练呢,别忘了,你可是代表咱七班去的,咱七班丢不起这人!班长还等你给他争光呢!报到去!”

“是!”鸿飞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还是担心陈志军整他,可是想想张志刚对自己够意思不能给他丢人,咬咬牙提着枪跑去报到。

杨光劝走鸿飞,仔细想想陈志军的脾气,不禁有些为鸿飞担心,正赶上孙国辉回来换哨,他劈头就问:“班副,六班长是狙击教员?”

“副的,怎么了?”

“鸿飞和他别着劲呢,捂到一个房檐下可别出点什么事儿!”

“能出什么事儿!一个新兵蛋子能跳出什么花来?”孙国辉毫不在意的扎好武装带说道:“上次跑防暴队型你跑错三次位,班长在操场等着给你出小操,赶紧去!”

“我还是有点担心,我必须和班长说说!”

“随你!”

杨光回班拿上防暴头盔,一溜烟的跑上操场。

鸿飞在连队和团部之间跑了两趟,等他跑到团部篮球场的时候,狙击集训队已经集合完毕了,他跑过去喊了声:报告!

正在整队的陈志军眼睛一瞥,不耐烦的说道:“你干什么去了?一个新兵稀稀拉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怎么行!军人雷厉风行的作风那里去了,都像你这样,日本鬼子打进来,你还没起床呢!这个七班长怎么带的兵!下次注意啊,入列!”

鸿飞鼓鼓嘴想说,新兵连的时候你是我的班长,我下连还没俩月呢怎么就成了七班长带出来的兵!可看看球场上站了不少军官,眼神里对自己迟到多少有些不满,吼了声:是,跑步入列。

陈志军一身迷彩服虽已破旧但浆洗得干干净净,脚上是一双洗得发白的“解放鞋”,再配上作训帽下那张晒得黝黑的国字脸,整个人显得精干利索,他在队前与集训分队成等边三角形肃立,威严的说道:“狙击手集训队虽然是个临时单位,但我希望每名同志严格要求自己刻苦训练,不要忘了,你们是代表着你们连队来参加这次集训!”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鸿飞一眼,转身跑去向作训参谋报告。

鸿飞被陈志军这番话气得直咬牙,暗暗骂道:你陈志军有一套,三分钟没到,我从给七班丢人上升到给红一连丢人,要是等到集训结束,我他妈的得给卫戍区丢人去!

其实,鸿飞误解了陈志军,这次集训是团里组织的,每个连队都有两至三名新兵参加,正是各个连队比作风、比干劲、比训练较全劲的时候。陈志军也是红一连的兵又是集训队的副教员,他巴不得红一连的新兵在各方各面都拔个头筹,一方面显得红一连不愧是响当当的标兵连队,另一方面也能显示出自己带兵有方。

鸿飞对陈志军有意见,训练提不起劲儿连续被点了三次名,这一天过得心情郁闷。收操后,鸿飞回到班里想找个机会和张志刚谈谈心,他实在是不想去狙击集训队了,不要说训练就是听见陈志军说话他都心烦。转了一圈好不容易等到班里的老兵都出去了,鸿飞刚想说话,孙国辉拿着一份电报急慌慌的闯进来:“班长,你父亲病危!”

张志刚“滕”一下站起来:“什么,你说什么?”

“老爷子病危!”孙国辉心急火燎的说道:“指导员去团部给你开军人通行证,连长让我们马上交接班里的工作,九点送你上火车!”

“好,好!”张志刚慌的把茶缸碰下桌,又踢倒一个凳子,跌跌撞撞的跑去找仓库管理员开储藏室拿皮箱。

鸿飞连忙帮着孙国辉给班长收拾东西,建议道:“副班长,要不去团部给班长家里挂个电话?别把班长急坏了!”

“山沟里拿来的电话,你当班长家在北京呢!”孙国辉从他的储藏柜里抱出三套军装,放到床上:“打封电报也要走二十里的山路!”

“副班长,你这是?”

“班长家条件不好,弟妹又多,我的军装穿不了……”

“你的迷彩服都破了!”

“新的也囫囵不了几天!”孙国辉小心翼翼的把军装放到张志刚带回家的物品下面,左右端详了一下,把军装露出的一个角塞进去。

“那我的军装也穿不了了!”鸿飞想去拿军装,被孙国辉一把拉住了:“你小子别给我添乱,玩漏了,班长连我的也不要了!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鸿飞转身就跑。

“你干什么去?”

“给班长的父亲买点营养品!”

“回来!班长,不会要的!”孙国辉大喝,可鸿飞没听见一样跑没了影。

鸿飞叫上正在给老乡支臭棋的司马和武登屹,三个人一起跑到军人服务社。团里的军人服务社比不上一个小卖部,商品中称得上营养品的只有奶粉。三个人抓耳挠腮的选了一通,抱着五袋奶粉一箱方便面几斤奶糖回到班里的时候,张志刚已经走了!

孙国辉看着三个新兵买回的东西直想笑:“鸿飞,方便面也算营养品?”

鸿飞一脸无奈:“军人服务社里就这几样吃的东西,再就是火腿肠、午餐肉了!”

“把东西退了吧,班长已经走了!”

“方便面留下吧,夜里上哨后饿了可以吃!”

“班里哪有地方放!想吃的时候再去买!”

“那我就不退钱了,放在服务社,咱班里谁吃谁去拿!”

“随你!”孙国辉笑道:“你小子今天这是怎么了,不会有什么附加条件吧?”

“没,没!”鸿飞讪笑道:“副班长,我跟你商量个事儿?”

“看看,来了吧!”孙国辉笑着说道:“什么事说吧!”

“我不想去狙击集训队了,我的性格太活泼……”

司马立刻毛遂自荐:“我去,我合适,我的性格稳重有韧性……”

“扯淡!”孙国辉指着鸿飞的鼻子说道:“班长刚走你就掉链子,我告诉你,狙击集训队你必须去,而且必须把狙击步枪给我,哦,不是我,是给班长扛回来!知道什么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咱七班就是打虎人!有困难要克服,克服不了也要想办法克服!你的目标就是考核是那个优秀,明白了吗?”

“明白了!”鸿飞心中不满的说道:克服不了想办法克服,我全克服了要你个副班长干什么?


PS:前一段时间,被一些杂事所缠,没能及时更新,向各位书友道歉,从今天开始恢复更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