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96台海危机,我的士兵日记之完整篇

szw1976 收藏 73 46029



[血狼原创]96台海危机,我的士兵日记之完整篇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原创贴子《96台海,那年我们是一群被关在家中的猛虎》,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响应,为了与铁血的战友们共同分享那段时间的真实情况和真实感受,我将当时的日记完整的奉献出来,让我们一同来回忆十年前那紧张而又刺激的台海风云。


日记有些地方,我做了些加工,要不然说出来要被笑话的。有些地方做了删节和整合


日记就从我们开始三级战备开始吧。


1996年2月24日


今天下午连长和指导员接到紧急通知都去开会了,听李股长说是部队要有任务了,听起来很新鲜,我们部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任务了,这次连长和指导员都去了,应该是重量级的任务了吧。


1996年2月25日


今天,连里通知我们这些班长去开会,说是有重量的事情要传达,原来是军区命令我们进入三级战备状态,并没有说明为什么,只是要求我们要加强士兵的训练,这让我感到很奇怪,在我当兵的这几年里,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联想到前几天听到的有关演习的消息,我知道有事了,班里的战士问我是什么事,我也是一问三不知,只是传达了连里开会的通知。弄得他们一个个的都没底。其实,我也和他们一样,也是没底的。


1996年2月26日


今天上午训练的时候,连长和指导员已经开始分片的检查了,对训练不认真、训练程度不够的班当时就进行了批评,以前连长他们检查的时候只是走一圈就完事了,这次竟然这么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下午我碰到李股长问他有什么消息,他却很神秘的说,过两天你就知道了,吃饭的时候,战士们还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没办法,我只好告诉他们是上级要派人来检查来了。


1996年2月27日——1996年3月2日(这段时间都是训练的事,都是平常的)


1996年3月3日


今天上午,连里又把班长们召集在一起开了个会,说是团里为了强化我们的训练,从明天开始会派专人对我们进行为期三个月的集训,要我们做好准备,加强对战士的教育,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训练中去。刚才跟战士们传达讨论了,谁也没有说出个啥来。



1996年3月4日


今天帮我们训练的李队长来了,他是一个中尉军官,海军陆战队的,大概1米78左右的个头,一看就有一股威猛劲,今天他主要的是看了一下我们的训练情况,还不时的记着笔记。在训练结束后,他给我们讲了话,大意是我们将要进行的是另外的一种训练,明天我们将到水边去训练。这样我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下午,我们得到消息说,前面的演习已经开始了,各部队都已经开始行动了。


1996年3月5日


今天是前面演习的第一天,也是我们集训的第一天,这让我们长了见识,也累得很,李队长把我们拉到了一个湖的岸边训练,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找到的一艘大木船,让我们上去,他带头下水,当时的水还是很凉的,船离岸边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到船边时,水已经到我的胸部了,班里个子最矮的齐明,就剩一张嘴在外边了。不过动作还是很简单的,要我们从船上跳下去,然后向岸边冲锋,这可整惨我们了,从船上跳下去,到水里就没顶了,很多战士都被呛着了,手忙脚乱的都不知道怎么跑了,结果在最后一个战士上岸时,我们已经超出了规定时间的一半都多了,看得出来,李队长很不满意。亲自给我们做了一个示范,竟然只用了我们不到一半的时间,而且对我们的训练态度是很不满意的,命令我们不做好这个,不准休息,结果反反复复的下来,战友们都挺不住了,浑身湿淋淋的,躺在沙滩上都起不来了。到中午的时候,我们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下午回到连队的时候,我们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背地里我们都是骂那个铁血的李队长。


1996年3月6日


上午我们还是进行昨天的训练,一个上午下来,李队长的脸色一点都没好转。看得出来他对我 们非常的不满意。中午吃完饭,全连队集合,连长给我们讲前方演习的情况,说是我们演习,美国派舰队来台海来威胁我们,作为军人,我们听了心里这个气。当时就差没喊口号了。最后,连长说,从今天开始,我们每天都要进行政治学习,当时我们也没在意。


下午常规训练结束后,我们便统一到大礼堂学习,给我们上课的是一位上级派下来的人,主要是学习台湾的历史。这到引起了我们的兴趣。


1996年3月10日


经过这几天的训练,我们终于看见李队长的笑容了,虽然我们抢滩登陆没有达到他的程度,但也达到他的要求了,第一次听到他夸奖我们了。他特意给我们放了半天假,今天的政治学习,李股长给我们讲了三个多小时,主要是讲台湾的领导人分裂祖国的险恶用心,我们很多人以前也知道李登辉这个人,但对他还是不了解的,但今天听了李股长这么一说,敢情这个老家伙还不是中国人,而是一个日本人,跟美国人联合一气,干着分裂祖国,阻挠统一的勾当。这家伙在美国公然发表独立的宣言,弄了个“两国论”又是要改宪,人家蒋介石坏是坏,但还不至于想分裂国家,可这个家伙竟然想让台湾独立出去。闹得现在大陆和台湾的关系十分的紧张。


今天学习之后,连里让我们每个人写一篇心得。我写了两页信纸。恨死李登辉这个人了。


1996年3月12日

今天,李队长给我们讲了小分队作战的战法。并对我们进行分组的对抗性训练。下午的政治学习中,李股长给我们读了几个写和比较好的战士们的心得体会,并告诉我们,美国加大了对我国演习的威胁,说美国海军又派了一艘航空母舰到我国海域,这是赤裸裸的对我国的侵犯行为,并对我国发出了口气强硬的通告。我们气极了,对美国的这种做法感到无比的愤慨。连里要求我们以各班为单位分组讨论,并写一份报告。吃晚饭的时候,我一直都听到战士们对这件事的议论。我们班的讨论是十分激烈的,说什么的都有,大多数主张给美国点颜色看看。


1996年3月13日


今天上午,李队长给我们示范了冲锋时的动作和要点,并给我们讲解怎样识别战场环境,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要给我们讲这些,有人开玩笑的问队长是不是要打杖了。下午学习中,李股长告诉我们,我国的二炮部队奉命在3月13日凌晨向预定海域发射了第4枚地地中程导弹。全部都准确地击中了目标。我们鼓掌,这是对美国最好的示威方式。



1996年3月14日


今天,我们刚训练都一半,就被通知暂时结束训练,有重要情况要通报。面对前面的紧张情况,按照军区的命令,我们部队已经作为总预备队中的一员,军区命令我们进入二级战备状态。我们对这几天的小道消息一分析,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我们问李队长是不是要打杖了,李队长只告诉我们说有这个可能,听连长和团里派来的代表的传达指示,那简直就是一个打杖的信号,要我们随时做好战争的准备。当天晚上我们都没有吃多少饭。


1996年3月16日


三、四天没写日记了,昨天团里送来了不少的装备和器具,这都是为我们准备的,这几天心里老是有事,干什么都没精神,这几天的训练更重了,我们已经带着装备上阵了,战友们训练的都很认真,谁也不用说谁,我们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这几天,连队里的空气很沉闷,没有了平日的欢声笑语,战友们都很沉默,一方面对打杖没什么心理准备,也不知道对面的“国军”是不是与以前一个样子,要是那样的话,我们就不怕了。有战士问我害不害怕打杖,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因为我也没打过杖。但有几个小子却是兴奋不已,我也是一样的,前两天心里总好像有什么压着,现在好多了,有几个平时关系不太好的战士这几天也都和好了,这几天的政治学习都是在放电影和记录片,并有专人为我们讲解。有不少的战士都给家里写信了,我没有写,我怕家里人担心。这几天也是连里的干部最忙的时候,每天都有专人到各个班找我们谈心。


我们不怕死,就是这事来的太突然,说打就要打了,我们没有一点的心理准备,指导员说我们这叫战前心理恐惧症,这对没上过战场的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说这主要是靠自己的心理调整,


昨天,指导员找我了解了班里的情况,我如实说了。


1996年3月17日


上午的训练结束后,连里给我们开了个减压会,对我们进行了教育和批评,说我们不像是一个军人样,在国家和人民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却是这个样子,总之前半部分是对我们的批评,而后半部分是对我们的鼓励。队长对我们说,真要是打杖了,就你们现在的状态,上战场不死也是一个逃兵,大老爷们当兵就要当出一个样来,打杖怕什么,当兵就是要打杖的,你不打,他不打,那还要我们当兵的干什么。晚上连里的政工干部到我们班里,给我们摆事实,讲道理让我们有什么说什么,不要把事憋在心里。



1996年3月20日


这几天,连里的气氛明显的改变了,不再是那么死气沉沉的了,这都是政工干部的功劳了,他们让我们卸下了心里的包袱,战士们的训练热情空前的高涨了,美国兵不可怕,国民党的兵也不可怕,我们能把他们打败一次,就能把他们打败第二次,第三次,就像王部长说的,只要是我们有决心、有信心就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也没有什么能战胜我们的。我们还听说美国要有退兵的迹象了。


今天,全连的10公里越野,只有5个战士没跑下来,下午,李队长给我们讲解了各种小型火炮的使用方法,怎样发射肩扛式反坦克导弹及怎样发射肩扛式对空导弹,并实际的操作了一把,这些东西就是我们在特战训练时也没有接触过,现在还真的很兴奋。



1996年3月22日


这两天的训练实在是太累了,昨天与团里的坦克分了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模拟演练,一天下来,实在太累了。但我们却还有精神头,昨天晚上看的苏联拍的关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的记录片电影,我们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基本上掌握了城市战的方法,就差实践了。


今天,战士们在训练场上拉起了一个长15米的横幅:“用万倍的热情训练,为抵抗侵略,实现祖国统一尽一份力”,看着这个我们训练得更起劲了,我们问队长怎么打杖,队长告诉我们说,等你们真要是到了战场了,你们就会打杖了,我可以教给你们方法,但方法是死的,在不同的战场上,它不是万能的,想学会打杖那要靠你们去实践。去真刀真枪的干。



1996年3月23日


这两天,我们问队长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什么时候上战场,把队长都给问烦了,队长说得等前面的一线部队过去后,能不能轮到我们还说不准呢,即使是轮到了,弄不好也是去剿匪,对付打游击的“国军”,只有在兵员不够的情况下才能让我们担当正面的攻击,说不准还会让我们去执行治安任务呢。对此,我们感到很失望,上战场了不打杖,要去站岗,这样我们多少有些接受不了。


这几天,战士们一直讨论的都是过海打杖的事儿,场面是很热烈的,前几天的担心都一扫而光,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不担心了,我也不敢问,怕引起他们的不安,反正,我是不害怕了,当兵的,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服从命令,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何必操那份心呢,与其惊惊怕怕的去,还不如轰轰烈烈的去。我问过副班长,他的想法跟我一个样,我估计许多兵也是这个想法。


1996年3月24日


今天,连里有小道消息说,这杖可能是要打不起来了,听说美国这几天的口气有些松动了,美国要服软了,训练之余,我们都在打听各种消息,而各种的传闻也不停的传过来,但听李队长说,有可能打不起来了,我们和美国谁都不敢打第一枪,谁也付不起那种后果,但这了是传闻,我们都在等消息。


今天的晚饭不同寻常的丰盛,6个菜还有红烧肉,问炊事班的人,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说这是上级的命令。这是出征前的晚餐,还是胜利的晚餐,我们心里没底。


1996年3月25日


今天的训练不像以前那么重了,李队长还和我们聊天儿,唠起了家常,还给我们表演了他的歌唱本领。


今天下午,听指导员说,我们真的可能不打杖了,但军区没有正式的通知下来,也是不能确定的。但双方都有收手的意思了。



1996年3月27日


今天,我们听到了一个重大的好消息,美国人退了,我们也结束了军事演习,这杖也肯定是打不起来了。


我们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失望,或许是两种心情都有吧,我们训练也不是那么的正规了,李队长更多的不是给我们上军事课,而是给我们讲军事典故了。


1996年3月30日


今天,李队长要走了,我们都去送了他,这近一个月的相处,我们也建立了不浅的感情了,昨天晚上,我们给他们举行了送行餐,我们都落泪了,这也算是准战斗中的友情了。


我们送给了李队长一本笔记本,上面有我们30多个战士的签名,算是留个纪念吧。


4月5日,我们解除了二级战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申请精华及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