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二章 “零号首长” 第三节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9 141
导读:兵王 第二章 “零号首长”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刘新年以柔克刚的计策成功了!鸿飞在经过一番“将心比心”之后终于能够自觉的去训练,他认为张志刚给足他面子,他也应该给张志刚面子,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吗。

张志刚班里的三个新兵,有事没事总喜欢去四百米障碍训练场,这个地方僻静兵们很少来,三个坏小子可以说点悄悄话。

三个人躲在高板墙后面,司马群英看看四处无人,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挖出一包“春城”,迫不及待的抽出一支,点燃后深吸一口,眯起眼睛惬意的吐出一股粗粗烟柱,这才分给鸿飞和武登屹。虽然下连后,不在禁止新兵们吸烟,但老兵们看到新兵叼着烟总是皱眉头,他们认为这是老兵的特权,新兵蛋子叼着个烟太不像话了,有时候喜欢多事的老兵会忍不住出声教训新兵蛋子们一番。鸿飞他们虽然对此不以为然,但为了不给老兵们留下个坏印象能舒服一点的混日子,所以大部分时间他们吸烟还是偷偷摸摸的。

鸿飞伸手把武登屹叼在嘴上的烟抢过来还给司马群英:“小屁孩儿不要吸烟,小心不长个!”

“我已经17岁了!”武登屹认为17岁就是大人了,是大人就应该吸烟,并且鸿飞和司马群英都在吸烟!

“去、去、去!你才16岁!以后要说周岁!”司马群英吝啬的把烟装了回去。

鸿飞看了看烟的牌子有些惊讶的说道:“司马,你抽烟的档次不搞呀!一块九一包的春城你也抽?”

“你他妈的就将就点吧!”司马群英以为鸿飞在嘲笑自己不够档次,出口不逊:“我他妈的又不是纨绔子弟!”

“滚蛋!我老爷子就是一村支书,我也算纨绔子弟?我老爷子特抠门,我来的时候就给了我二百块钱……”

“装!你就装吧,等明天你在鼻子上插两根大葱,你就成大象了!”

“司马你二大爷的,你才才是狗呢!”

“我是狗,我可没装象!你小子手上带着那个叫什么嘎来着……”

“欧米伽!”武登屹接口说道。

“对!欧米伽!你手上带着‘欧米伽’包里还偷偷装着好几条外烟,你当我不知道?村支书,你老爷子是大邱庄的村支书吧?”

“我靠!司马你不去当‘佛爷’真是瞎了你!”被揭了老底鸿飞不由涨红了脸:“明天给你一条!”

司马群英立刻眉开眼笑:“这还差不多!冬冬,你要不要,趁铁公鸡拔毛了,赶紧!”

“不要!飞哥愿意给的话,我那条归你了,想抽我再和你要!”武登屹抽烟纯粹是闹着玩没有烟瘾,他借花献佛了。

“两条!听见没有,冬冬,把他的给我了!”

鸿飞一把抓住在眼前晃来晃去的两根手指:“就一条!爱要就要,不要拉倒!”

“一条就一条!”司马群英心满意足的说道:“说正事儿,月底会操我们怎么办?”

“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司马群英惊诧的看着鸿飞。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鸿飞语气坚定的说道:“班长、老兵们对我们太好了,我们不能不识抬举!”

武登屹停止研究小草:“我听说,班长也是提干的对象,陈志军是他的竞争对手!”

鸿飞咬牙说道:“我听老乡说,这次提干主要是看带兵能力!我们好好干!为班长提干扛上一把力气,不能让陈志军班里的新兵超过我们!”

司马群英和武登屹随声附和:“对!我们用实际行动告诉团首长,陈志军带兵不行!碰上我们几个班长克星就活该他陈志军倒霉!”

三个队训练并不积极的新兵突然爆发出来的热情,迫让张志军和老兵们摸不着头脑,他们并不知道鸿飞等新兵蛋子训练的原动力竟然这么的龌龊。

老兵,当兵的时间长了,总是在训练过程中总结出一些窍门。出与对张志军的尊敬和当兵的责任感他们没有去想新兵们为什么突然开始喜欢训练,新兵想练他们就全心全意、毫无保留的去教。老兵的经验都是用汗水换来的,得到老兵的倾囊相授鸿飞他们的训练水平突飞猛进。

月底,新兵专业考核如期举行。会操的结果,鸿飞、司马群英、武登屹三个背着处分,下连考核成绩并不突出的新兵蛋子,把全连给震了。

他们三个全部拔了尖,鸿飞不负众望在81-1自动步枪射击二练习中拔了头筹,打出一个命中十发的好成绩!他在射击中显露出来的天赋,让老兵们有些瞠目结舌。要知道新兵连的时候,他们使用的是56式半自动步枪,下连以后刚刚接触到新配发的81-1式自动步枪。100米立姿点射能够全部上靶,让部分老兵都望尘莫及,所以老兵们用发酸语气说:“这只不过是一只瞎猫碰上了死耗子!”三个坏小子中,司马群英的体力最好,他当仁不让的把四百米障碍的第一名多了回来,虽然这个成绩是李先贵涉嫌故意放水得来的,但司马群英还是得到了班、排、连三级的一直认同和大大的表扬。司马群英立刻脸放红光,兴奋得双眼发红,竟然强烈要求再跑一趟!五公里越野考核,三个坏小子再次配合起来,同时冲过终点,这一次他们名列前茅!王军兴奋的跑过来,通知他们:晚上的体能训练他们可以不参加了!接下来的警卫专业考核,三个新兵胜多负少,一路过关斩将,顺利的把训练红旗扛回了七班!

张志刚还是那副荣辱不惊得表情,笑呵呵把三个兴奋的忘乎所以的新兵表扬了一通,出乎他意料的是,三个坏小子竟然跳着脚的喊:下一个目标就是放在三班的“内务卫生流动红旗”!

鸿飞他们三个坏小子的突然转变,让李浩有些摸不着头脑,总以为他们在憋着什么坏呢,过了一段时间看他们还在保持着旺盛的训练情绪,这才放了心!刘新年笑着提起打赌的事情,他只是装着没听见。

三个坏小子通过这次考核彻底扭转七班老兵们对他们的不良看法,让他们认为这三个新兵人性尚未泯灭、本质尚未腐朽还是可教之材,而且老兵们对张志刚的带兵方法欲发的佩服!

新兵们给班里争了光,老兵们脸上也有光彩,毕竟新兵能有今天的成绩,除了自身的原因外,与班长和老兵们因材施教是分不开的。“徒弟”出色,“师父”自然得意而且对徒弟更是疼爱有加,七班老兵和新兵的关系融洽的一塌糊涂。

鸿飞他们没有想到,一次优秀的考核成绩竟然可以得到老兵们的尊敬,竟然可以公然的拍老兵的肩膀,抢他们的烟抽,放到以前这简直是不可想像的事情。尝到甜头的三个坏小子抖擞起精神,开始为“特权”训练了!

眼瞅着在自己手下调皮捣蛋的三个新兵到了张志刚手下,一个劲儿的向上窜,陈志军有些坐不住了。从调皮捣蛋到训练积极分子,两者之间的反差太大了。同为竞争对手。他不由把目光重新放到曾让他难堪的三个新兵身上。

星期六是枪炮日,步兵擦枪、炮兵擦炮、汽车兵擦车。老兵们擦枪快,十几分钟的时间结束战斗,收起擦枪垫布,翻出换洗的衣服坐在马扎上,饶有兴致的看着笨手笨脚的新兵们擦枪,消磨时间等着集合去洗澡。

征得张志刚的同意,鸿飞把一脸不情愿的杨光拉到身边,让他教授81-1式自动步枪的“大分解”。

杨光已经仔细的洗过手,不想因为枪油再去洗一次所以并不动手操作,只是口头指点着如何操作。鸿飞对81-1式自动步枪的内部结构很陌生,第一次大分解动作笨拙,杨光一句话没跟上,击发簧差点飞了出去。

“笨!你的手是两瓣的吗?拇指中指要压住,食指把簧抽出来!”

“你不早说,还怪我!”鸿飞反唇相讥:“我只不过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杨光笑着在鸿飞的头上弹了个脑崩:“你小子这是变相的说我笨呢?”

司马群英和武登屹已经擦完枪交给副班长检查,跑过来看新鲜,听见鸿飞和杨光斗嘴立刻哄笑起来。正想说点什么,陈志军门也不敲闯了进来,三个新兵装做没看见,头也不抬的继续摆弄枪。

陈志军生气了,质问道:“老张,你这几个新兵怎么稀稀拉拉的,见了人也不知道问声好?”

张志刚笑了笑,扭头喊道:“听见没有,六班长来了!”

杨光第一个跳出人堆,把抱在怀里的衣服放到床上,从桌下抽出一个板凳:“六班长,坐!”

陈志军大刀金马的一屁股坐下顺口指责道:“杨光啊,你是老兵了,这点常识都没有?衣服怎么能放到床上呢?难怪你们班的内务卫生总是上不去!”

杨光有些生气的看看面不改色的张志刚,抱起衣服一声不吭的站到门边,等着集合哨。陈志军的目光落到了三个新兵身上。

司马群英嬉皮笑脸的站了起来:“班长好!欢迎六班长大驾光临,指导我班工作!”

陈志军听出司马群英话里有话,一脸怒气的喝斥道:“问好的时候要立正站好!看你松的像蛋皮一样!”

司马群英眉头一皱,就要发怒,鸿飞提着枪机框跳起来打岔:“老班长,您怎么有时间来看看我们呀?这可是我们下连后的第一次!没有您当初对我们的教导,我们那来今天的成绩!我们正商量着有时间去谢谢你呢!”

鸿飞一语双关,陈志军的脸“腾”一下子红了,扭头对张志刚喊道:“我觉得你的带兵方法有问题!新兵比老兵还要老练,这样下去全要成了稀拉兵!”

说完也不等张志刚回答,气冲冲的摔上门走了,三个坏小子嘻笑着对着门口齐声大喊:“班长走好!”

三个坏小子挤眉弄眼的回过头,突然发现弥勒佛一样的张志刚沉下了脸,表情严肃的盯着他们。

“立正!”三个坏小子像被刺刀捅了屁股一样跳起来站好,张志刚扶着桌子站起来:“我不管你们和六班长在新兵连的时候有什么误会或者有什么不愉快的经历,你们只需要做一个新战士应该做的事情!不要忘记了,你们现在是七班的兵!是我张志刚带的兵!是我的兵,就要有基本的礼节礼貌!明白吗?”

“明白!”

武登屹抬头看看张志刚趋于缓和的脸色,鼓足勇气说道:“他管好他们班的事情就可以了……”

“闭嘴!”张志刚真的生气了:“副班长,带他们去跑一个徒手五公里!”

鸿飞、司马群英不住口的埋怨着武登屹冲上操场。陈志军笑咪咪趴在窗台上看着三个狂奔的新兵,感觉他今天的收获不小。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