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奶奶

岸边沙柳 收藏 29 597
导读:[原创]我的奶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要说我的奶奶,得从我的爷爷说起。

我的爷爷生长在一个大家庭,我爷爷的爷爷是皇宫里钟表修造坊的管事,是满族的镶黄旗。我爷爷的家,当年在北京也是有点名气的大家庭。清朝没落的时候,我爷爷的爷爷修得钟表被太监偷走,这在当时是要满门朝斩的。于是,我爷爷的爷爷就连夜逃向南方。谁成想半路上我爷爷的爷爷病倒,只好就在保定扎营了。 我的爷爷共有五个兄弟姐妹,爷爷排行老大。在爷爷15岁时,太爷爷就为他取了个满族女人,大我爷爷三岁。不久,这个大我爷爷三岁的奶奶就怀孕了,可在生产时难产,孩子生下来她就死了。听我奶奶讲,我的爷爷是很重感情的人,伤心了好长时间。孩子不能没有娘呀,于是没多久,我爷爷又续弦,也就是又找了一个新媳妇,这就是我的奶奶。我的奶奶是汉人,从小就裹脚,所以脚小的很。听说奶奶过门时,是用毛驴拉着送过来的。毛驴车上搭了个棚子,棚子前面有个红帘子。奶奶下毛驴车时先把脚伸了出来。这下我的爷爷可不干了,哭着闹着说什么也不取小脚女人。也许爷爷这时特别怀念走了的大脚媳妇。闹归闹,爷爷是不敢违抗家令的。从此,这位小脚女人便撑起了一个大家庭。 我奶奶,长的不算清秀,眼睛也不算大,个子也不算高。可就是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威严。在她的细声细语中流露出一种刚强。 奶奶嫁给爷爷后,第一个任务就是伺候孝敬公婆、抚养前妻的孩子,之后连续不断地为爷爷生育了8个孩子。我的爸爸排行老六,上面三个姐两个哥,加上爷爷的第一个孩子,我爸爸就是老七。下面还有两个妹妹。料理这么个大家庭,可见奶奶的操劳精力有多旺盛!

听姑姑说奶奶很能持家,也能想象有着9个孩子的母亲如果不会持家那家又会是什么样子?

在我的记忆中,奶奶最爱腌菜,我从小就爱吃奶奶腌的箩卜咸菜.早上天还没有亮,奶奶就起来熬上一大锅棒子茬粥,是在我家院子中奶奶自己用砖砌的土炉子上架起大铁锅熬的。烧的可不是煤.那时煤是凭票供给的.奶奶是用捡来的木柴和树叉燃烧的.等我们起来就每人一碗稠稠的黄橙橙的棒子茬粥,上面再放上几根咸萝卜条。说几根是因为奶奶从来不将它切碎.其实我们对这样的粗犷吃法非常喜欢,一直延续到现在我还是喜欢这样粗放地吃咸菜.

一大家子人都要奶奶照顾!在我有记忆起,我们家吃饭就要分两桌.爷爷、奶奶、姑姑、姑夫就是一大桌,得6个人呢!还不算过节再来近亲.我们一群孩子在小桌上.记得那桌子是个搭起来的板子.我们有7个孩子,我是最特殊的一个,因为只有我叫奶奶,也只有我的爸爸妈妈没有在身边.同时也只有我是被奶奶特殊照顾,只有我是被他们嫉妒的.因为我的碗里总是多几根我爱吃的箩卜条. 有一次全家开会,几个姑姑都到了.围坐在我家的大炕上.那年我没有几岁呢.我好高兴呀!他们没有叫任何孩子参加,只叫我参加,还叫我坐在中间.我美了没有一会儿就哭了起来.我发现我是中心,是被批斗的对象.当时我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只是觉得空气不对,有些紧张.最后有些害怕,就在我向奶奶怀里扎去的同时奶奶火了.这是我看见奶奶第一次发火,好大的脾气.奶奶是在抱着我的同时,将他们骂跑的.奶奶好像还把什么东西扔了出去.后来我才知道,是为了向我在外地的爸爸妈妈要我的抚养费.

之后没有多久的一天,奶奶偷偷地将我拉到小南屋的角落里,从她的老式对襟的衣褂兜里翻出好几块糖.都是彩纸的。一般这糖都是爸爸妈妈托人从新疆捎来的.奶奶给了我好多糖,让我不要和哥哥、姐姐说,让我快吃掉.我傻了。这么多的糖我自己吃?那个年代不要说一下吃这么多糖了,就是一块也要分好几回吃完呀!我兴奋地不知道怎么着好了,就在众哥哥、姐姐面前出色的表现了一番,还共享了一把.没成想.给奶奶带来了麻烦.三姑带着孩子也就是我的俩哥哥俩姐姐走了.六姑带着一个弟弟一个姐姐也回自己家了.还说以后不在奶奶家吃饭了.我好后悔,真不该让他们吃我的糖,可我又不明白为什么我让他们吃了还不高兴呀?奶奶什么也没有说,更没有嫌我多事儿.只是从那以后奶奶特别高兴,还总是唱几句京剧,奶奶特喜欢听戏唱戏.后来我才知道,奶奶是借我有意将他们轰走的.奶奶当时高兴的总说一句话:这下好了.清静了.这下好了.儿子该回来了.

没有多久我的爸爸、妈妈真的回来了. 我家只有两间小东房和一间更小的南房.奶奶是重男轻女的,知道儿子要回来,就使计谋将姑姑们轰走了.是呀!奶奶高兴了,但我可没有伙伴了.

奶奶有一个小小的布包,是几层布包裹着一些纸片片。用奶奶的话说:它可是咱家的宝呀!看见奶奶小心地一层层地打开,就知道又要往外拿或往里放东西了.不过,拿和放我是能看出来的。放的时候奶奶总是笑得合不拢嘴的.当我知道它们是钱和小票时,已经是快上小学了.奶奶是在这布包包里为全家的老小积攒口粮,在这层层的包裹中积攒更多的爱给子女。每当看见奶奶开心的打开它时,我就对它充满着希望,好像它就是神话中能变出一切的宝贝,包裹着我们家中的一切.记得,爷爷病了.突然,爷爷就不能动了,好像是半边身子和嘴出了问题.那时,我们家没有人是医生,大家都急了.六姑姑哭得最凶,姐姐们更别说了.我也被吓哭的.那年我上一年级了,也懂些事情了.在看着大家哭做一团的同时,我吓得紧抱着奶奶的大腿一步不离,同时我不停地看着奶奶.奶奶没有哭,只是冷静地将我推开.匆匆地爬到炕上,在被摞的底下翻出那个小包包.我不停地盯着奶奶的脸,我在以往拿包包的记忆中,搜索着有过的不同表情,可就一丝也没有重叠.就在奶奶迅速地从炕上倒着向下爬时,看见了我.奶奶反常地笑了.用那粗粗的温暖的手摸了摸我的脸,轻轻地说了句:没事的.原本没哭的我,一下子哭了,哭得好凶呀!奶奶叫姐姐来领我,就自己跑出门去.到现在我还记得奶奶快跑时子......

没有多久爷爷就走了,奶奶好像一下子话少了.奶奶的背好像一下子弯了。奶奶的脸上好像多了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在和奶奶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里,我始终陶醉在没有管束自在中.奶奶很少跟我发火,一旦发火,也是因为街坊四邻的告状.奶奶特要面子,不管谁告状,也不管谁有理,奶奶一准边嘴里嘟囔着"这小疯丫头"或"这不听话的崽子",边向我家的门后走去.奶奶的小脚走起路来本来就有些向后倾斜,再加上生气走的快,向后倾斜度就更大了.她老人家蹒跚到门口.快速寻找到那把奶奶专用的旧得只剩下笤帚把的笤帚疙瘩.在这种情况下,奶奶绝对不使用新的笤帚。原因很简单,新的笤帚要五毛钱一把呢.所以掌握好规律,只要有人告状,只要奶奶向家门后跑.我也就一准"撒丫子"开溜.再看奶奶的小脚捣腾着,身子向后一仰,拿笤帚的右臂向后上方定位,瞄准前方......那个准就甭说了.而且,奶奶还是从来不失手,说打你背不打你**股.而且打完掉头就走,不带回头的.后来我们说呢:奥运会没有这一项目真叫遗憾!要不奶奶准五连冠.

再看那笤帚在空中翻腾着正对着我的后脑袋打来。说来也巧,这是一把被奶奶用铁丝加工过的,同时为了更牢固,奶奶还用铁钉子在铁丝上又加固了几圈.就是这个多出来的钉子在那一瞬间起了作用,也就是那天从不失手的奶奶也失手了......

我就是觉得头上有什么在向下流,下意识的一抹.再一看,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来听说是街坊们把往回走的奶奶叫回来的,是街坊们找来平板车把我送医院的,也是街坊们把吓的不能动的奶奶扶回家.用奶奶后来的话说:我这一辈子怕过什么!什么也没怕过,可就是见不得我孙女的血.还是我打的,我怎么给她爹娘交代呀!

从那以后,奶奶没有再没动过我一手指头.我也没有再让奶奶打过.也就是现在头上的这个疤,让我总是回忆起我的奶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