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魂之怒 第二章 铁血大队 英雄的力量

wanghunzhinu 收藏 2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95/


昏迷中的张江潼突然感觉到大地的一阵颤抖,伴随而来的是“嗒嗒嗒嗒”的轰鸣声,艰难的挣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担架上。

张江潼心里“咯噔”一下“坏了,我不会被小鬼子俘虏了吧?不行,打死不能当俘虏。”张江潼用手慢慢的向身上摸去,希望能找到一颗手榴弹,最起码也能在“上路”之前拉上几个小鬼子垫背。

手榴弹没有找到,找到的却是排长给他的那把“大黑星”(托卡列夫半自动手枪,由于枪把上有黑色五角星而得名),心想,也不错,我打死他们几个人,最后留一颗子弹给自己就好了。张江潼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等敌人的军医给他做手术的时候先打死军医然后自杀。

五分钟以后,张江潼得到了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好消息是自己并没有被俘,而是被苏联红军的战友抢救下来的,现在自己正在野战医院里;而坏消息是,自己是整个连里唯一还活着的人。

现在的张江潼心里犹如海啸一般波涛翻涌,昨天还在一个战壕里战斗的战友现在已经全部牺牲了,他们一天前还跟张江潼一起修筑着工事,一闭上眼睛,他们的音容笑貌就浮现在眼前。短短的一天时间100多个战友就这么离他而去,想着想着,眼前的景象变得朦胧了起来。

朱可夫座在吉普车里,正在慌忙的赶往自己的指挥部,整个战役已经接近了尾声,红军的两个坦克旅已经穿插到了日军的后方,现在要坐的工作只是等着自己手下的将军们给自己送来战报了。

“谢廖莎,你认为一场战争胜负的决定权是在谁的手里呢?”朱可夫半闭着眼睛,舒服的靠在了吉普车的靠座上。

“我觉得战争的胜负是决定在指挥战争的指挥员手里的,没有优秀的指挥员,是怎么也赢得不了战争的胜利的。”作为朱可夫身边的参谋,谢廖莎并没有其他随从阿谀奉承的坏毛病,所以朱可夫经常跟这个年轻的参谋讨论一些问题来提高他的能力。

“谢廖莎,你的回答代表了一部分人的思想,如果你刚才的回答是自己的真实思想的话,那么你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战争的主力是什么?”朱可夫慢慢的说着。

“战争的主力?我只知道部队中有主力和非主力之分,却不知道战争还有主力。”谢廖莎疑惑的摇着头。

“那么我问你,什么是军队的基础?”朱可夫挣开了眼睛,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参谋。

谢廖莎皱着眉头享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朱可夫看了看他觉得他是真的无法自己想明白,才对他说到,“任何一只军队的组成都少不了士兵,士兵就像是人组成生物的细胞,也可以说成是一台机器上的零件,虽然单个的士兵的作用看上去很小但是如果缺少了他们,军队这台机器就无法正常运转,取得战争的胜利也就无从说起了。”说着看了看谢廖莎,然后继续说。

“同样的道理,一个指挥员再优秀,没有优秀的士兵来执行自己的命令,那也无济于事,士兵在战场上的作用是巨大的,没有他们再好的指挥员也无法取得胜利,我们总不能让指挥员冲锋吧?”

谢廖莎点了点头,然后问到,“难道一个士兵就能决定一场战争的胜利么?”

“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决定战争胜利的是士兵,但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士兵,而是一个英雄,只要士兵们心中有了一个英雄的形象,那么他们就会以他为榜样,发挥出惊人的战斗力,这种力量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这就是信仰的力量。”朱可夫说完,再次闭上了眼睛,靠在座椅上休息,过了好久又缓缓的说了一句,“要给哥萨克连的那个战士颁发勋章,他是那个连里最后一个战士了,他是一个英雄,是他的力量使我们赢得了胜利”

张江潼躺在野战医院的病床上,这次虽然他受的伤并不重,但是由于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有些伤口已经开始发炎,大量的失血也让他感觉到浑身轻飘飘的。

“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关东军的战斗力也太强了,中国的红军也在打日本,真想回去帮他们啊。”躺在床上的张江潼想着自己的心事。

这时,三个人从门口鱼贯而入,出于职业的习惯,张江潼不顾自己伤口的疼痛从床上跳了下来,一个标准的军礼之后用坚定的语气说道,“红军第57特别军哥萨克师1团3营6连战士张江潼向你报道!”

“张江潼同志,我代表苏联红军革命委员会通知你,鉴于你在战斗中的英勇表现,革命委员会决定授予你二级红星勋章,并提升你为少尉军衔。这里是你的勋章和证书。”一个拿文件夹的少校对张江潼说道。

站在少校旁边的上尉把勋章给了张江潼并同时对他说:“朱可夫大将想要见见你,请你等一会跟我一起走。”上尉说完之后就跟在少校的后边走出了病房,此时张江潼才发现站在两名军官后面的是自己的一个老熟人——谢夫卡。

“你怎么来了?我记得你把我送到新兵营之后就再也没有来看过我。”张江潼的话里带着一丝的委屈,毕竟他现在的亲人都离他而去了,只有谢夫卡能算得上他的半个亲人。

“呵呵,当时我把你送走之后就接到了一个任务,所以就没去看你,不过现在你不是挺好的么,成了英雄拉,祝贺你啊。”谢夫卡的语气还是那么的“不近人情”。

“谢夫卡,你这次来不只是为了来看看我这么简单吧?说吧,你有什么要吩咐的?”张江潼一边说着,一边整理自立的军装,毕竟等一下要去见朱可夫大将,听说他对军容要求的很严格。

“我来是有一点点事情,张,你想不想回家?”谢夫卡座在旁边的病床上,点上了一根烟。

“废话,我当然想了,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回去。”张江潼实话实说。

“让你回中国去参加那里的抗日战争是我答应你父亲的。”谢夫卡说到这里,发现张江潼的脸上一暗,知道他想起了自己的家事,马上话锋一转,“你现在回去的话阻力很大,因为你已经是一个战斗英雄了,使苏联红军的一笔财富,所以他们很可能不同意你回去。”

“说了等于白说。”张江潼有点不耐烦了。

“呵呵 你别着急啊,我来跟你分析一下局势阿,你这次立功可以说也好也不好,问题就在于你是不是真的想回国了。”谢夫卡还是不紧不慢的说着。

“别跟我绕弯子了,只要能回国,怎么都行。”张江潼真的不耐烦了,军营生活让他习惯了直来直去。

“好吧,那我就说,不过到底怎么做你自己要想好才行。”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张江潼那要“杀人”的眼神继续说道,“我的办法就是用你的勋章换一张你回过的通行证,等一下你去见朱可夫大将的时候就告诉他,你想要回国,如果能让你回去的话你可以用自己的勋章来交换,以大将的脾气你很可能可以如愿以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