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四部 风起云涌 第七十二章 怪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第二天我将所有附近的军政机关要人召集起来,宣布辞去帝位,从此永不称帝。不过中华帝国的国号和勋爵制度,由于俱有团结民心的作用,会继续延用下去。


我本以为我这样说会有不少人劝我三思,没想到除了几个清朝过来的人外,一个个都欢呼起来,大赞我如何如何的英明,特别是最早跟我的几个兄弟,更是长舒了一口气,拍拍胸脯道:“我们又可以像以前那样无拘无束了,大哥,你不知道这段时间你当了皇帝,虽只是名义上的,但咱们兄弟都觉得别扭的慌。”


倒!看来这个皇帝还真不得人心啊。不过我确实没有想当皇帝的野心啊,只不过是为了应一下景而矣。


算算我当了多少天的皇帝?从四月份称帝到现在,晕了,正好八十三天,难道袁世凯的皇帝梦在我身上重演过?他的国号是什么?不会也是中华帝国吧?我问问,晕了,还真是中华帝国!本来因为我们来到这异时空,改变了很多事情,不可能会再发生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但为什么八十三天的皇帝梦,还有中华帝国,会那么巧的再次出现呢?冥冥中难道真有天意?想到这,我不寒而栗。


让我丢面子的事做完了,我也就安心不少,开始着手应付起曾国藩的新军来。


首先给道光写了一封信:“……皇帝陛下,据闻我已称帝,这纯属谣言。本座下凡的目的是为了帮助我中华儿女应付西方妖魔,受尔太祖之命扶大清之大厦将倾,这一宗旨以前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如此,从来就没有变过。凡人为了皇帝位或许会打得头破血流,但我天界之神,岂会窥视凡间的一个座位?若如此还修仙干什么?


去岁,西南三省皆来听本座教化,乃是百姓无粮之故,本座白日巡游天下,见尔治下之民堪苦,路多有饿死骨,不忍睹之,决定派人放粥。又闻尔编练新军,亏空了国库,练新军若为御洋妖,本是好事。但因此坏了百姓,御了洋妖又何用?


今又闻尔对我教民,不顾民生之艰而欲妄动刀兵,尔难道不怕上天的惩罚吗?你若不信只管放兵过来,试本座之屠妖之刃利否。只恐那时杀孽过重,尔虽有太祖庇护也会落得个下地狱的前程。


尔若迷途知返,前岁本座说的话仍然算数,本座代尔管理的六省,岁税折合黄金十万两,一并入尔国库……”


道光虽不一定信我的满口胡言,但他应当知道,以他的实力和我打,等于送死。我现在放弃帝号又答应救济他的灾民,还给他黄金十万两,相当于白银一百五十万两。这对于国库空虚的满清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啊。如果他知趣的话,一定会退兵的。(什么?有人问我怎么会有那么多黄金?这十万两黄金还算多啊?对于现在财大气粗的我来说,和九牛一毛差不多。中国城的原名叫什么?旧金山!1848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发现了金矿,轰动了世界,出现了世界第一次大“淘金热”,中国人称之为“旧金山”。1851年哈格里夫斯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发现了金矿,再一次轰动了全世界,这样又出现了一次世界性的“淘金热”,中国人称之为“新金山”。世界两大淘金热的策源地如今都在我秘密的控制之下,我手中的金子还不多到海里去了?除此之外还有新广州(温哥华)的大量的露天金子,储金量丰富有的南洋,世界金矿除了南非和南美之外,都在我的控制之下。使团在欧洲设立的上百家企业,抢劫西班牙,和黄龙号的掠劫,都给我带来了大笔的钱财。哼哼,我现在是一个超级大富翁啊。十万两黄金就当打发乞丐了,没什么了不起的。)


道光接到我的信,果然动心了,下了旨命令曾国藩缓行。我估计着,道光可能也学我无耻一把,等黄金到手,就再下令进攻。不过我怕什么?来个大吹大擂,将全国闹得人人皆知,这才将黄金送去。如果道光不识趣,收了黄金后还来进攻我,必定会大失民心。失掉了民心等于失了天下,道光不至于那么笨吧。送了黄金之后,我再送粥米,下令在全国设置上万个粥辅,每日救济上千万饥民。哎哟,我现在手中的粮食太多了一点,总不至于全烂在仓库里吧。再说了,救灾救的都是中国人,又能使我善名远播,争取民心,还能发展教众,为将来迅速统一中国打好基础,何乐而不为?


外国人看到我们这样打仗,不懂了。怎么敌对的双方,在战场上拼得你死我活,休战的时候还会送黄金送粮食呢?这打的是那一门子战争?古今闻所未闻。于是纷纷大叫,奇怪的战争,简称怪战。


我这连番动作一亮像,收到的效果,非常显著。满清停止了军事行动,我可以安心发展。满清可以过上几天太平日子,百姓可以告别饥饿,于是你好,我好,他也好。(XX肾宝?)


战事告一段落,再说点别的。


自从情报省派出密探密切注意到日本特遣队后,我现在几乎每天都可以接到日本江户发来的电报消息。那些情报省的特务还真是笨到家了,我曾说过我想知道,特遣队每个队员每天上几次厕所,这原本是玩笑话,他们还当真了,结果日本特遣队员每天上厕所的次数都报了上来。(你没在吃饭吧,要是吐了别怪我,要怪怪那些不懂事的情报省特工。特别是他个负责日本情报处的处长布平衡。)


情报非常的详细,这里面甚至连日本特遣队之花吉川野狐和洒井法子屁股上各自纹了一朵菊花都记载得一清二楚。(咳咳……那位布平衡处长,是不是亲自去搞的情报?如果是的话,我真怀疑他有偷窥弊好。)从情报上看,这十个人每个都在幕府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时间越长,他们所表现出来的能力越显著,德川家庆很信任他们,官位一升再升。不过我知道,他们现在已升到头了,德川的老部下,已有不少人开始猜忌他们了,嫌他们升得太快,给自己的职位带来了危协。


(其实以我自己现在这刀枪不入的体质,直接杀到日本,干掉他们就一了百了,但这样没意思啊。如果我真这么干了,日本人一定不服气,说我打游戏用无敌秘技,赢了不光彩,哎哟,我也不想刀枪不入啊,可是老天要我这样,我也没办法。嘿嘿,其实老天对你们也不薄啊,给了你们全套人类科技,可惜你们智商太低,棋差一着,一来这个世界就丢了……算了,咱们还是比智慧、比谋略吧。如今本座不出马,且用海军断了你的水路,还在你的老巢里放“雷达”。不知你们这个兽族如何应对?)


欧洲方面,何本民混得还不错,在那,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基本上每隔半年还会送回国内一支十艘船左右的船队或舰队。义律护航而来的那次更是过瘾,哈哈,让我额外得到了十一艘英国战舰,还有几千名义务英国海军矿工,井下太危险,这下井的事还是留给英国人去干吧。管理这些人很简单,采用英国人当年在台湾采矿的办法,将人往井下一推,然后守住洞口,每天不采够规定的煤量,就不放他们出来。他们开始以为自己是绅士,不乐意干,这也好办啊,不干活就不给饭吃,饿得几次就老实了,于是绅士们一个个的都抢着去干了。义律呢?他的命运和英国海军士兵的命运一样,我可没功夫给他特殊照顾。最近情报上显示,他好像被井顶掉下来的煤矸子打死了……


在这里我不得不佩服化学战的厉害,英国人的十一艘战舰,几千人就这样被完好无损的接收了过来。陈兵弟立了奇功一件啊。


现在近卫师在澳洲接受马术训练,打算将近卫师变马骑兵师。嘿嘿,他们想到我前面去了。今后在北方和西域作战没有骑兵可不行,但仅一个骑兵师是不够的,下令近卫师就地扩兵,一个师变三个师,至少给我练成一支骑兵军来。什么?那儿的人员不够,这好办,国内招好后再送去,保证个顶个的都是棒小伙。(以上这些都是机密啊!你可不能说出去。)


另外有一条消息,引起我的重视,据称现在欧洲活跃着一个神秘的东方人,他在各国游说,试图说服各国,不要上了中国人的当。说什么,佛画不过是电影,法术不过是科技的一种用法。这个神秘的东方人是谁?叫人画来像,采用点阵式发报,传回来一看,晕倒,原来是宋仁军!你没事跑到欧洲去掺和什么啊!何本民在欧洲已活动二年,在那享有崇高的地位,哪是你一个人空口白牙所能动摇得了的?搞不好会被何本民给灭口了。传下密令,叫人想办法给我把他活着弄回来。


二天后,我又得到何本民的电报,说是人已到手,即日便还。


宋仁军你是何苦呢?跑得那么辛苦,结果两天就被弄回来了。你要是想去旅游,尽可以正大光明的去啊,用得着这样偷偷摸摸吗?你这家伙,从小学起你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长大了,更不是我对手。还敢不要命的和我玩?算了,我不怪你,一切回来就好!


美国那边,那个逃跑的洛克菲勒也有了消息,原来他在美军当中,正与墨西哥人打得昏天黑地。据说他作战勇敢,又会带兵,屡建奇功,现在已升任少校了。从军不到一年就成为少校也算是开了美军当中升职最快的纪录了。


美墨打得热闹,我要是不趁机发一笔战争财,岂不是既对不起祖宗了,也对不起后世依靠二次世界大战,大发战争财的美国?不过像38式针击枪这样的先进武器是决不会卖给他们的,从西班牙那不是缴获了不少武器吗?正好先卖过去。除此之外,还可叫科技部仿照一些德雷泽针击枪,卖过去。哈哈,战争之初美国仗着武器优势,打得墨西哥无还手之力,不过现在双方的武器都一样了,墨西哥总不会再那么没用了吧!我要注意保持美墨双方的武器平衡啊,期望他们打得越久越好。


未来人的可怕之处在于他的先知,和他所掌握的未来知识,如今的美日特遣队的剩余人员,都是那种只会从军从政的人物,又在我的密切监视之下,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曾国藩自从接到道光的缓行圣旨后,高兴坏了。不用打仗又有军饷白拿,这可是神仙日子啊。最重要的是他们已到达了山东境内,这儿民风强悍,是补充兵源的理想场地。又兼没受刀兵之祸,还算富裕,更重要的是这儿离北京有点距离了,不用担心天天有人借着皇上的名号来打秋风了。如此算来,收入有增加,兵源有好兵,孝敬又减少,那还不舒坦啊!曾国藩愿意在此长期呆下去。


从直隶到山东,才走了三百来里,就一切全变了,真是应对了那句古话,树挪死,人挪活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