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 第二章 单兵比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69/


在紧张的等待中迎来了决定性的时刻,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不仅关系到庄师长的前途,更多的是振麟的前途,只要在军分区选拔通过了,以后至少可以到军分区来了,不用再呆在驻地部队了,在这里更有前途。三天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振麟果然是一第一名被选中,淡然为了隐藏实力,振麟遵从吴大队的德意见,只用了一半的力气就轻松通过了。但来不及庆祝和放松就赶忙去准备下一轮的选拔了,那里竞争会更激烈,淡然振麟他们并不担心,他们有实力为后盾。

随着军分区载着比赛选手的卡车开出基地的大门,里面和振麟一样希望得到荣誉的军人们个个很兴奋,即使他们知道前面甚至有比他们更强大的高手在等着,但他们不会后退,共和国的军人是没有胆小鬼的,军人的荣誉也不准他们畏缩,他们此刻想的只是怎么去赢得比赛。

身为第一名的振麟别人当然都认识,但那些军人也知道这个实力最强的军人并不喜欢和别人交谈,更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一旁想着别人不知道的心事,在他的脸上除了刚毅就只有偶尔表露出来的淡淡忧伤,所以大家也知趣地没有去打扰他,暗地里可是传闻振麟是个孤儿的,所以大家以为振麟是想家了财那样,也就不会去搭理了。

其实振麟想的真的是他们所猜得,只是脸上的忧愁并不是因为想家人而导致的,他是为了自己将来的方向忧愁,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希望一辈子也就这么简简单单得过去,他希望的是战争,足以让他感到满意的战争,但他知道战争会死人的,会死很多很多的人,会让很多的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所以很烦恼了,一直没有想到到底该怎么做,以至于让别人看到的他都是一副苦瓜脸,好像别人欠了他许多的钱似的。

在静静地沉默中一队人马在路上疾驰着,军车当然没有人敢拦了,所以带队的副司令员也就让驾驶员把车开到的最快的安全速度,一路狂飚过去,为的是更早一点到达大军区基地,好让自己的队员有更多的休息和恢复,在马上要来临的比赛中有更好的发挥。近一千公里的路程在一天就赶到了,结果是驾驶员累得几乎趴下了。

像在军分区一样,他们办完了该办的手续也就没有什么事了,只要在专门人员的带领下到自己被分配的宿舍区就可以了,其他的事又专门的人员全部搞定,不需要你在找东找西地乱闯。振麟由于是第一名,也就获得了比别人更好的待遇,这就是军队里规矩,一切是以实力来说话的。他一间宿舍只住了三个人,要知道别的相同宿舍可是住了八个人的。

带队的副司令员早就跑出去和那些老朋友打招呼的打招呼,拉关系的拉关系了,要知道现在可是一个难得的交流好机会,以后想有这么多的人聚在一起都不可能了,所以一年一度的选拔赛也被大家称为上交流会 ,意思不言自明。

一个星期后的选练场地上,人山人海,每个人都在为自己支持的对象加油着,只是军队里的纪律很严格,他们只好远远地在终点等待着结果。这是最后一项考试:负重35公斤全副武装越野跑20公里,前面到达的十位选手就可以按名次得到这场比赛的分数,本来没有这么激烈的,但这是最后一场比赛了,也就是说这是最后的机会了。结果就是所有人不管是领先的还是落后的都拼了命去完成,对于落后的来说他们是为了有个好的结束,而且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呢;对于领先的人来说,当然不允许自己“晚节不保”了,更是拼命地跑着。但究竟人的体力有限,慢慢地队伍拉开了,第一集团只有八个人紧紧地在一起跑着,这时已经是跑了一半了。如果在近距离一定可以听到队员们如牛的喘气声,就算是铁打的,对于35公斤的全副武装越野跑说自己可以轻松跑完吧,就算让一般的人背个七十斤,然后以散步试地走完三十攻击也是快没命了吧,何况是一直在奔跑着呢。这时候也是最考验一个人坚强的时候,如果心里又一丝的松懈或者后退,那么接下来就没有机会再跑了,因为这时决定结果的是毅力,而不是体力,因为大家的体力其实都差不多,而且都快消耗光了。不过这一切都是常规的分析,人类中总会时不时地出那么几个让人意外的生物的,比如眼前的振麟。

从一开始没有什么人抱大期望的振麟只是静静地比赛着,每次的成绩仅仅是一般般,丝毫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但别人却没有注意到,每次的一般般加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没有一个人在所有的考试项目上都可以保持前几名的,都是由专长的,但振麟只要每次都是得到中上流成绩,那么总分也就一定不会比一般人差了。

这次也一样,从一开始振麟就紧紧地跟在了第一集团后面,直到现在依然不紧不慢地跟着。当所有几乎都快趴下的时候,他却看起来很轻松,除了留一些汗和喘气粗一些之外看不出什么体力大量消耗的样子。当有人开始注意到他的时候,已经晚了,振麟那恐怖的身体素质让其他的队员欲追无力,只能看着振麟的背影消失在他们的面前,他们第一名看起来势没有指望了,那么就开始竞争第二名了,比赛依然在继续着……。

振麟是第一个过终点的,他没有停留,而是走向了吴大队那儿去报喜,这些天吴大队真的是太关心振麟的成绩了,他把自己没有完成的理想就依托在振麟的身上了,如何能不紧张呢,现在的了好成绩当然得第一个告诉他了。

果然不出意外,由于振麟每次都是由不俗的成绩,然后加起来的总分就很高了,排在了第六名,足够他去参这次的全国单兵对抗总决赛了。十个参加总决赛的选手大军区当然有多多的照顾了,奖章自是不用说了,奖金也是不少的,这都是为了提高军队里的竞争程度的,一个军队竞争越激烈当然战斗力越容易提升了。

全国的总决赛是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军区举行的,届时将会有中央首长去观看的,所以战士们个个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谁不想再中央领导那里留个好印象,将来自己也可以对儿子、孙子炫耀当年的风光嘛。振麟坐上了飞机,不禁也有些激动了,倒不是对坐飞机激动,以前在训练中可是要经常从空中伞降的,不然哪有资格参加比赛呢。他激动地原因是可以看到爷爷常跟他说的那个毛主席呆的地方了,爷爷每次讲到北京都是一脸地向往,以前爷爷也是在北京工作的,后来不知道怎么了就到小山村当起村长来了。

军用运输机虽然不大舒适,噪音极大,坐的就是一排硬座,除了能听到那发动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外就什么也没得做了,还好飞机毕竟是最快的交通工具了,几个小时后就到了北京军区的机场降落了,一行人在带队的大军区政委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前进着。这次吴大队和军分区政委并没有跟来,上面的命令:任何人都得独自去比赛,不得有人员陪同。而跟过来的大军区政委是为了办程序用的。

振麟很想出去看看北京城里的样子,但上面只是要他们在自己该呆的地方等命令,所以只好作罢了。不过振麟的好运马上来了,第三天上面说比赛前夜让所有人放松一下,调节一下心理,可以在军区人员的陪同下去故宫和长城参观,当然不是那种平民的旅游形式,这次的参观时作为一次思想教育来办的,年老的思想教导员像只苍蝇样地在你耳边喋喋不休。虽然这样,可是队员们还是很兴奋,要知道大部分的人都是苦哈哈出身的,哪有钱来北京玩呀,向往去参观的故宫、天安门、长城也都是在小学的时候书上了解到的,如今有机会亲自看看,哪还会在意其他什么。

回到军区后,明显气氛变得很严肃起来了,又大战来临前的压迫感,每个人都不愿承认自己是第二,那么骄傲的特种兵们就只能在“战场”上见分晓了。所以再也没有刚来时那种大家互相打招呼的事情发生了,所有人看你的眼神都是充满了敌意,因为你的身份将会是他们对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