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四部 风起云涌 第六十八章 义律

龙居士 收藏 6 42
导读:矿工雄风 第四部 风起云涌 第六十八章 义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义律将舰队卖给我之后,历经半年的艰苦“长征”终于返回了英国。


他的朋友见他去的时候带着强大的舰队,护卫着去东方的庞大船队,而回来的时候,竟只有一个人,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都感到很惊讶,他的舰队到那儿去了?商船又到那去了?义律开始时还解释说,我的舰队以高价卖给了中国人。瞧!我手中就有大笔的中国银行的支票。他的朋友可不全像义律那么傻,反问他中国人何时有了银行?即使有了银行其信用又如何保证呢?至此义律才觉得有点不对劲,有一种上当的感觉。但他此时心中还没有最后绝望,还有点心存跷幸,认为龙居士是女王陛下御封的勋爵,是不会骗他的。只要说动英国对西班牙开战,打通航线,他和他的那一批商人们就可以拿回自己的银子了。


为了游说英国对西班牙宣战,义律找了个机会拜访了巴麦尊勋爵。


巴麦尊勋爵,出身于爱尔兰贵族,曾担任过英国海军部委员、军务大臣,此时担任英国的外交大臣。从历史上看他在1840到1842年的鸦片战争时期,是英国对华侵略政策的主要制订者和积极倡导者。林则徐在虎门销烟的消息传到伦敦后,正是这位外交大臣、巴麦尊勋爵在英国议会大放厥词,鼓噪人心:“……在遥远的东方,那个古老衰败而又愚蠢守旧的庞大帝国,长期以来就一直拒绝跟我们进行全面的贸易,……这早已为我们所不能忍受!现在竟然又野蛮地把…大英帝国的大批商品,全部给予销毁!使我们的商人和大英帝国遭受了极为严重的损失!这是我大英帝国的奇耻大辱!我要求议会批准政府派遣远征军去惩罚那个极其野蛮的国家!……要迫使它开放更多的港口,要保护我们天经地义的合法贸易!……”


义律在英国的地位也不低,巴麦尊听说他来拜访了,亲自到门口欢迎他的到来。


“亲爱的义律司令,欢迎你的到来!”巴麦尊圆鼓鼓的鲍鱼眼,瞪起来如同鳄鱼的眼睛。


义律夹起他的文明棒,行了一个标准的英国绅士礼,随后跟着巴麦尊走进屋去。在壁炉旁,巴麦尊开了一瓶中国佛酒,递给了义律。随后以不解的语气问道:“亲爱的义律司令,我听到过关于你的不少传闻,据说你的舰队没了,这是怎么回事?”


“那都是贪婪的西班牙人造成的!”义律对于西班牙人可以说是深恶痛绝,恨不得绞死所有的西班牙强盗。“……可恨的西班牙人把持有了远东地区的航道,不许我大英帝国商人进行合法的贸易!不过好在龙勋爵,康概相助,购买了我的战舰还赔了英国商人的损失!亲爱的巴麦尊勋爵,请你一定要帮助我说服议会,对西班牙宣战,夺回我们失去的一切!”


“对西班牙宣战?亲爱的义律司令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


“大英帝国还会害怕一个小小的西班牙吗?”义律有点不解。


“你知道现在西班牙与法国之间是什么关系吗?”


“西班牙与法国?”义律仔细回忆了一下埋在自己记忆深处,已经变得久远的回忆。


补述一下历史资料。


卡洛斯战争(1833年~1840年)拿破仑失败后,波旁王朝恢复了在西班牙的统治,1833年国王费迪南七世病逝,传位给其长女伊莎贝拉,称伊莎贝拉二世,但费迪南的之弟唐.卡洛斯拒绝承认女性继承权,自称卡洛斯五世,双方爆发第一次卡洛斯战争。1833年以封建贵族教会为基础的卡洛斯派发动暴动,17日伊莎贝拉政府派兵镇压。在战争第一年中卡洛斯派迅速壮大,击退政府军控制了西班牙北部,1835年,双方在毕尔巴厄会战,叛军战败,1836年,英法出兵支援政府军,卡洛斯军撤往山区。1837年5月,西英联军在韦斯卡会战中被卡洛斯军击败,8月卡洛斯率军远征马德里。在马德里城郊被政府军击溃,退往山区。1839年卡洛斯军向政府投降,唐.卡洛斯逃亡法国,1840年7月战争结束。


“义律司令,也许你忙于东方事物,反而忘了我们大英帝国现在与西班牙和法国是同盟。而西班牙又在法国的监理之下,如果我们对西班牙宣战,除了背叛盟友不说,还会和法国正面交战!为了一点远东利益,而与两个大国交战,你认为合适吗?”


“难道就这么算了?大英帝国在远东的利益从此丢掉不要?”


“先生!”巴麦尊说道:“英国现在不可能向西班牙宣战,不过除此之处我们还有很多办法!”


“请勋爵教我!如果我能挽回损失,一定厚谢!”义律也是成精的人物,他知道巴麦尊卖关子,肯定是想要点好处了。


巴麦尊呷了一口酒,赞叹一声,“中国人的东西太美妙了!”他见义律还是一幅迷茫的样子,继续点醒道:“听说洗发沸水的材料可以在菲律宾种植啊……”


“什么?!你想要洗发佛水的营生?”义律总算是明白了巴麦尊意图,这只老狐狸,原来什么都知道啊,“不行,绝对不行,我为了得到这个经营权已付出了太多。”


“亲爱的义律司令,如果航线不打通,那里的一切不都是幻影吗?是不是?远东的利益很大,除了洗发佛水外还有令人着迷的佛酒、香料、红木等等,那一样不能发财呢?你舍去其中的一点,不过是金山上掉了点金子,没什么嘛!”


巴麦尊是英国外交大臣,早就练就了一身铁嘴铜牙的本事,平日在议会里,愣是能把一根稻草说成金条。在鼓动英国议会同意发动鸦片战争时的演说更是达到撒谎事业的顶峰,堪称后世典范。罪恶的鸦片走私说成了正当的贸易,林则徐销毁英国鸦片说成了野莽的销毁大批的帝国商品,中国打击鸦片贩子,说成了这是对英国的奇耻大辱。


拙于言词的义律那是巴麦尊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义律就拱手让出了洗发佛水的权益。


“哈哈,干杯!祝我们合作愉快!”巴麦尊表面上是祝双方合作愉快,实际上他是为自己的胜利干杯。他不花一文,光动动嘴,想个主意,就从义律那获得了利益巨大的洗发佛水的权益。空手套白狼成功之后,任何人都难以掩示自己得意。只不过,巴麦尊借干杯的动作,将自己的得意神色掩饰了过去。


义律狠狠的喝下了一杯佛酒,仿佛想把那失去了利益给喝回来。


后来巴麦尊给义律出了一个很绝的主意。他说西班牙在南洋一带,实力也不是很强,并不是不可战胜的。英国表面上不能直接对西班牙宣战,但可以采用自己老祖宗的办法,即私掠。义律可以率领一支强大的舰队扮成海盗,前去南洋打击在那的西班牙人。


可是舰队从那来呢?巴麦尊又给义律出了主意,叫他去找何本民大主教,义律可以用自己手中的中国银行支票作抵押,在何本民大主教那换取现金。何本民是中国派来的,他不会不承认中国银行的支票吧。况且中国人在欧洲的生意做得很红火,拥有上百家公司和工厂,据说每年能赚取上千万银圆,想必其一定有能力提供大笔的现金。当然按义律手中的银票价值,所购买的舰队,还是打不赢西班牙舰队的。所以,必须再寻求第三方势力的帮助。离南洋最近的就是英国驻印的东印度公司旗下的舰队了。巴麦尊与驻印总督有旧,正好可以写封信推荐一下。东印度公司早就眼红西班牙人垄断的南洋利益。急于打开南洋市场的东印度公司,必定会与义律一拍即合。这样二支舰队组成的联合实力,应当足以打败西班牙人。


义律对巴麦尊出的绝妙主意大为佩服,于是高高兴兴的告辞而去。


义律所不知道的是,这个计划看起来很绝妙,但有一个关键之处行不通,那就是何本民会将上千万两的白银借给义律吗?即使何本民愿借也不一定有银子借给他啊,他在欧洲赚了不少钱是不错,但那些钱都用来购买船只和各种急需物品,招募人员,支援国内的。


此时的何本民已是欧洲的名人了,各国授予他的名誉不计其数,多得数都数不过来。据说有一次何本民搬家,他的荣誉证书和勋章装了整整一马车,这马车驶到半路就被压得散架了。


大人名人当然也是大忙人,他每天打着基督的名义来回穿梭于欧洲各国。一方面将上帝的“福音”传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另一方面为中国手揽了无数英才。中国在欧洲设立的商业机构也归他管,何本民借着自己的名气,利用一些后世的营销手段,将生意做得惊天动地。


这一天何本民在法国土伦,表演完神的奇迹之后,感觉喉咙有点儿痒,正想回去休息。不料一位绅士打扮成的人冲上来,扯着他的衣袖,口中透出无限的愉悦:“亲爱的大主教何爵士!”


何本民定睛一看,原来是英国人义律,微笑着问道:“老朋友,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哈哈!我总算找到你了!”义律自从巴麦尊那得到主意后,一直跟踪何本民的脚步,先是听说在挪威,等到了挪威又听说他到莫斯科了,等义律追到莫斯科时又听说何本民去了法国。何本民在欧洲大地巡回传教忙得辛苦,义律在后面追得辛苦。这次在土伦总算“逮”住了何本民,怎么让他不兴奋。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对大主教如此无礼?”法国的教士们一齐喝斥义律。


“呵呵,不要担心,这是我的一个老朋友,来大家认识一下英国绅士义律。”


以何本民现在的身份,还如此推崇义律倒叫义律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在这一路之上,义律知道英国女王封了何本民为爵士,故以爵士称之。从信徒那,义律发现何本民现在都被神话了,简直是上帝的化身,还听过种种关于何本民的传闻,说何本民头顶有白光,如果有人对他不敬会遭雷劈之类的。当然义律并不相信这些,在义律心中只有银子才是唯一值得信任的东西。


两人乘着马车,很快就抵达了何本民下塌的教会住所。


义律四顾了一下,见周围没人,这才谨慎而又满怀希望的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何本民听完之后,沉默了片刻,随后耸耸肩道:“你的想法很好,但请恕我无能为力?”


“什么?为什么?”义律差点哭了。找到了何本民义律以为找到了救命的稻草,可是何本民一开口,那根救命稻草就飞了,义律的心底涌出无限悲凉。


“亲爱的义律先生,你知道不,我是个传教士但我更是个商人。你是知道的,对于商人来讲,借贷大笔的银子给你用于冒险,对我来讲没有任何好处不说,还需要冒极大的风险,这样的事商人是绝不会做的。况且,我这不是银行,不做抵押的业务!”


“何爵士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你们西方人不是常说,朋友归朋友,利益归利益,对吗?”


“可是——”义律一时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理由打动何本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我给你出个主意如何?”


“你有办法?”义律眼前又升起了希望的肥皂泡。


“我的下一批船,计划在五个月后启程开往中国了。你可以随行而去!”


“这是什么办法?”


“别急嘛,慢慢听我说完。你随我的这支船队回国后,你可以同龙勋爵商议,就地购买这支船队了。”


“这是一个好主意,不过这支船队如何通过西班牙人的封锁呢?还有你的这支船队价值多少?”


“如何通过?这正是你要解决的问题啊,英国不是拥有强大的海军吗?怎么还害怕西班牙人?我这支船队除去货物不算,大概值个三百万两吧。”


“才值三百万两?我手中拥有的中国银行本票可是一千五百万两啊!”


“那你可以多买些船去中国啊!”


“我手中没有现银!”


“说你笨还真是笨,你不是有庄园吗?你可以将自己的庄园抵押出去或者干脆卖掉。还可以找朋友借点或是用合作参股的方式集资,在这儿定购战舰或是商船。你可以按欧洲的规矩先付三成的定金,也就是只需要三百万两就可以拿到价值一千万的舰船了,等你从中国回来之后再补上,不就一切OK了吗?”


“哈哈,这真是一个好主意,何爵士你真是我的福音啊!”


“呵呵,帮朋友是应该的!”


义律有了奔头,一分钟都等不得,忙着告辞而去。


何本民看着义律兴高采烈的离去,等其走远了,忽然冷哼一声:“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太笨,更要怪你为什么在中国贩卖鸦片!”


后来义律果然如何本民所言,变卖了家产,又以参股冒险或借贷的方式凑了三十万英镑(约三百万两白银),在英国定购了四艘战舰,组成一支舰队,承诺等其从中国回来再结清余款。五个月后义律护着中国商船开往了中国。到了印度,又用巴麦尊的信得到了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帮助,派出舰队去进攻西班牙人。义律的舰队和东印度公司的七艘战舰,合二为一,组成了一支实力强大的“海盗”舰队,杀气腾腾的望着西班牙人控制的吉隆坡驶去。等到了吉隆坡,义律这才发现那儿早已被中国人占领。义律不明就理,以为是佛爷法术无边,这才在短时间内打败了西班牙人,并且抢占了吉隆坡。


中国人对老朋友义律的到来很是友好,好酒好菜的招待着。不过奇怪的是,自从义律和东印度公司的战舰离开吉隆坡之后,就神秘的失踪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义律,像是人间蒸发一般。很快就有一个谣言传出,义律他们遇到了西班牙人海盗,虽英勇奋战,但最终寡不敌众,全军覆没……


真像如何,不得而知。


几个月后,中国的太平洋舰队多了11条大海级战舰。他们分别被命名为,义海号、律海号、和海号、小海号、印海号、度海号、舰海号、队海号、死海号、得海号、冤海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