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我丢失了我的爱 (原创)

尘世如烟 收藏 11 78
导读:察哈尔,我丢失了我的爱 (原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那时候,人还年轻,很多都不太在乎。一切都在懵懂和轻狂中。而就在那年月,察哈尔,我丢失了我的爱情。

已经快20年了,每当看到当时在军营时的照片,一切都又涌上心头。

我从南方的都市到了北方的兵家重镇张家口市(察哈尔)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涯。

原本一切得很平淡,学习、训练、考核,又学习、训练、考核。在军营既紧张又无聊地度过了两年。 突然,有一天,我刚带兵训练回来,只见连队里闹翻了天。“我去,。。。”“我要去。。。。。”我不禁在连部门前停了下来要看看什么事情。“四班长,你来,准备一下,明天去体育学院军训。”连长见了我说。“哇,去教育学院军训????好呀”我当时兴奋的不得了。只要在部队呆过的都知道,出去训练学生是个美差。怡,分在了我的队里。她听说我是四川的,特别兴奋“班长,你是四川的????我老家也是,我上小学才到的北方,跟我父母来的。四川现在怎样??和以前有什么变化?。。。。。。”见了我就一直唧唧咂咂不停。也许由于在军营时间长了的原因,见到老乡我也格外亲切。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除了训练,平时接触也特别多。

怡属于典型的川妹子,很可爱,俏皮温柔。怡有事没事都来找我,每次总有光面堂皇的理由。我知道她的心事,而我自己不禁喜欢上了她。但我不能表露出来,这是违犯军纪的。每次和她在一起我都无声地回避。自己的心思深深地埋藏着。心想,军训完之后,我就回去了,一切仍然象以前一样,继续当自己的傻大兵。

然而,快结束训练前的一天我们进行长途拉练。我一回头,只见怡远远的掉在后面蹲在地上。我忙跑回她身边问道:“你怎么了”怡没有出声,指了指脚,眼里含着晶莹的泪花。她的脚被崴了,肿了很大,再也无法走动。我只好背着她向前走,去公交车站。她伏在我的背上,头发垂下来,扫着我的脸,痒痒的身子很热,我的心一阵狂跳。少女青春的气息直入我的鼻息。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文人都喜欢说少女的汗叫香汗。耳边突然想起“啊,沙城,茫茫的沙城。。。。。。”这首只在军营里传唱的歌。这首歌也不知道是谁写的,很多老兵都会唱,写尽了远在他乡当兵的人的离乡心境。“你怎么会唱?”我奇怪的问道。“哦,这是听老兵们在唱,也就学了,好听吗?”“当然好听了,我最喜欢。”“就是听说你喜欢我才学的。”她说。我心中不禁暗暗高兴。但事实并不是文人所说的,背上自己喜欢的人就充满了力量。我走不了多远就不行了。只有把她放下来,歇一歇,再走。每次这时,她便轻声的问“累吗?都是我连累了你。”我忙说道:“不,不,我该对你负责。”我不敢看她的眼睛,我怕见女人流泪,另一个原因是第一次这么近和她对视,我怕她看出自己的心事。

好不容易到了车站,把她送到了中医院医生给她正了位,拿了药酒。我把她送回了宿舍。帮她揉了一阵,又用热毛巾敷。安顿好之后,我才回去。从此,她便有了找我的借口。我也很乐意。于是每天去搽药,热敷。一连过了一星期。终于,她又欢蹦乱跳地回到了训练队。军训很快结束了。在离开前的一天,她找到我问道:“班长,我以后可不可以到你们连队找你?”“找我干什么?”我明知故问。“没事就不能找你吗?谁叫你是我老乡?”她这是她永远的理由。我只好说道:“当然可以,谁叫我们是老乡呢?”其实,我是希望见到她的。但军队的纪律却不允许我们相爱。

从此,每到星期天,她就来找我一起出去玩。大境门,水母宫,冯玉祥故居,长城到处留下了我们的身影。在这以前,我从未觉得这些地方有什么好。有了她,一切好像也变了。大境门变得雄伟壮观,水母宫那一片树林,远远望去,一屡轻烟在树腰轻轻地缠绕,犹如青春的少女披了一条丝带。就连那早已破败的长城,也随着蜿蜒起伏的山势起伏变得壮观。在那早已垮塌了大半的烽火台下,她又轻轻的唱起了那首《沙城》我的心就如同这张北的天空,好高,好远,也好舒畅。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度过,转眼过了春节。有一天,通讯员对我说:“四班长,你的那个女老乡叫你到她那去一下,她给你从家里带了东西来。”我兴冲冲地跑到她们学校。到了她的宿舍,整栋楼只有她一个。我觉得好奇怪:“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她见了我很高兴忙把一大袋的小吃递给我说:“她们都走了,去实习去了。”我一愣。:“怎么你不去?”她望着我,沉默了片刻说:“明天走,本来该今天去,但。。。。。。”她欲言又止。我心中明白。她想见我一面。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嘴里喃喃地说:“哦”。我望着她,她的双眼噙着泪水,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脸憋得红红的。我的心潮澎湃。突然,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我一把把她拉了过来,拥入怀中。少女的清香气息直冲入我的脑门。我忘了一切,疯狂地吻她。她没有拒绝,除了听到她的喘息和自己的心跳,我什么也不知道了。手接触到她柔软的身体强烈的欲望控制了我。突然,我胸口一凉,我一把把她推开,是她的手摸到了我的胸口,较大的温差让我觉得一凉。我慌忙地说:“我,,我。。。。”半天才说出来“谢谢。。。你。。的东西,我该回去了,祝你实习圆满。。。。”。她脸红红的,过了一会儿才说:“好罢,明天走了,你给我写信。”边说一边撕了半张纸,写了几个字说:“这是我实习学校的地址。”我慌乱地接过,拿起她递过来的小吃和纸条。丢下一句话“明天我来送你”。落荒而逃。回到营房我彻夜难眠,不禁打了自己两耳光。我不是因为自己对她做了什么。而是当时没有做什么。因为我不是圣人,也不是君子。


也许一切都是命运,我原本是要去送她的。结果部队紧急集合。上级通知我们马上打背包出发到西安帮一个研究单位搞辅助训练。就这样,我没有和她告别走了。两天后,在西安一安顿好我就忙摸衣袋里的纸条,却不见了,一看哦,已经换了作训服,在另一件衣服里。我忙去找。一个新兵说:“班长,我给你洗了。”“看见里面有什么东西没有?”我忙问道。新兵自信地说:“没甚么。我检查了,只有一张破纸条,我扔到水沟里了。”他的话如同一声炸雷在我耳边。我转身就是一飞腿,朝他踹去。只见他惊恐万分“班长,班长,怎么了,我怎么了???”我无言以答。我总不能说,“你扔掉的是我的爱人。”

我在西安只能给她原学校写信,但每次都是盖着人已离开印章。在西安我在对怡的思念和懊恼中度过。心中急切地希望早点结束在西安的任务,好早点回到张家口去找寻我的爱。然而,世事总不如人愿。我们在西安一去就是一年。马上要退伍回家了我们才结束。一回到张家口我就忙跑到怡的学校,他们说:“半年实习完就分走了,不知道到了那里。/”我拖着沉重的双腿回到营房。退伍了有一个老乡来约一起回家。他手里拿着一封信,说:“你有封信,有半年多了,我在旅部收发室看到了,知道你在西安收不到,就帮你收捡起了,拿去。”这是怡给我的信。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信打开。“亲爱的,请允许我这样叫你,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喊你。时间过得好快,一晃半年了。我没有你的半点音讯,你还好吗?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你没有来送我,更不知道为什么你一直不给我写信,每一个月夜。我都在问自己,是不是我太自作多情了,其实,你对我好,只是因为我是你的一个老乡而已。而不是你的知己。半年来,我每个月都给你写一封信,已经有5封了,但所有的都如石沉大海,你有我的地址,我始终没有见到你给我写的只言片语。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唉,我好傻,是不是,你怎么会告诉我呢?当时那天,我原本想把自己给你,结果,。。。。我也不知道是对是错,。对我来说是幸运还是遗憾。我也不知道你是君子,还是傻子。。。。。但现在,一切一不重要,我还是要感谢你,给了我这一段最美好的回忆。。。。。。。。”我一阵狂奔,一直跑上营房后面的东山。瘫软在那破烂的烽火台下,眼望着延绵不断的已经垮塌大半长城,我想大声喊叫,却没有半点力气,我的心和整个身子,就象有千钧重担压着,死死的。沉沉的,我动旦不得。任凭寒风夹杂着沙粒,吹打在我的脸庞,脑海中无数怡的影子,飘来飘去,连绵的山峰上面的树木,没有一点绿色,满眼的苍茫和萧瑟,我无力,无声,也无泪。。。。。。

察哈尔,我失去了我的爱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