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一章 新兵连 第十六节 新一连一班(十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武登屹事件”不了了之,双方彼此心照不宣没有人在追究下去,但三个城镇兵与陈志军之间的正面对抗已经不可避免了。反抗归反抗,部队毕竟有钢铁般的纪律,三个新兵也不敢过分,只是抓住机会小打小闹一番看着陈志军生气他们就高兴的不得了。

陈志军对三个城镇兵能这么快的走到一起,所了不及没有一点思想准备,所以吃了大亏。他疯了一样的训练新兵们,把对三个城镇兵无法发泄的一腔怒火撒到了所有新兵的身上。五公里、长时间的体能训练、战术,新病们害怕什么就训练什么,把新兵们累的死去活来苦不堪言。他用实际行动告诉新兵们,这就是有人不听话的后果!新兵们的一腔怨气无处发泄,慢慢的把矛头指向了三个始作俑者。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这三个给大家带来无限苦难的害群之马,盼望着早点抓到他们的把柄,让班长出口恶气结束无休止的折磨。

鸿飞他们对被完全的孤立、监视,好象无所谓,三个人每天训练不落后也不突出嘻嘻哈哈过的挺开心,还时不时的反击一下。陈志军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对新兵们的训练变本加厉。很快鸿飞他们几乎成了新一班的“公敌”,所有的新兵都在打他们三个人的小报告。鸿飞一伙“丑行”不断暴露,几乎陷入炼狱般的境地。新一班里跑五公里、四百米障碍最多的是他们、俯卧撑、单双杠做的最多是他们、拉紧急集合、整内务最多的还是他们。

三个城镇兵对陈志军恨的咬牙切齿,死扛着不低头,咬牙和陈志军斗下去,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三个人更加团结了。

看完新闻联播,陈志军照例把新一班带到了队列操场上:“课目:跃进!目标正前方五十米敌机枪火力点!第一组,鸿飞、司马群英、武登屹!跃进!”

三个人,提枪越出队列,向陈志军假定为敌机枪火力点的观礼台弯腰飞奔。

“快!加速!在敌火下像这样的跃进,你们早就被打成马蜂窝了!”陈志军回头问道:“你们说这三个像不像小脚老太太?”

“像!”害群之马被训,新兵们回答的异常响亮。

“听见没有?三个小脚老太太!你们需要加速!”

“你他妈的嚎什么丧!”司马群英厌恶的低声骂道:“你当敌人的阵地前铺的是橡胶跑道!”

“哎!”鸿飞叹了口气嗔怪的说道:“志军这孩子小时侯掉到尿盆里呛着过,脑子不好使,你就不要和这种半傻瓜一般见识了!”

司马群英和武登屹立刻笑喷了。

鸿飞接着说道:“这孩子不但傻而且还缺家教,见了长辈也不知道打声招呼!”

“他有家属(泛指所有亲属,不单指爱人)来队?”司马群英立刻兴奋起来:“再那里?我们去搞一家伙?”

“来队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不就是我们吗!他叫我们小脚老太太,我们至少是他奶奶辈的,着孙子也不知道叫声奶奶!”

三个人笑翻了天。

“发现敌隐蔽火力点!卧倒!”

鸿飞他们眼看着就要到达目标,正在全力加速,陈志军突然给出了一个情况,三个人应声扑了出去,作训服立刻在坚硬粗糙的混凝土地面上磨破了。

“我操!着孙子在这儿等着我们呢?”三个人趴在冰凉的地面上,不以为然的偷笑。

“第二组,跃进!”

“第三组跃进!”

陈志军好象把鸿飞他们忘记了,让他们足足趴够了一个小时。

第二天早操,新兵们经过两个月的训练,跑起步来轻车熟路。新一连喊着:“1、2、3、4!”跑上操场的时候已经颇具气势,很少需要带队的指挥员喊“1、2、1!”来调整步伐。

但个别的情况还是有的,今天李永胜就有跑错了腿,再整齐的队伍里跳来跳去很是扎眼。李永胜因为能吃、篮球打的出奇的好训练出奇的苯,在新兵营大大小小也算是个名人,所有的班排长没有不认识他的。

值日的排长很理解喊着“1、2、1!1、2、1!”帮他调整步伐,李永胜连续换了两次脚还没有和上大队的步伐,队伍反而被他搅得有些乱了有些乱了,值班员索性闭嘴让李永胜就这样跑下去。鸿飞在新一班排第二紧跟在李永胜身后,他突然跳了一下和上了李永胜的步伐。新一班的兵们不知鸿飞是故意捣蛋,以为自己跑错了腿,一个接一个换腿,新一连的队列立刻高低起伏的乱套了!

“陈志军!你班的兵跑错腿了!”值班的三排长气的大叫起来:“新一班全体跑错腿了!”

陈志军又羞又怒脸色气得发青,回过头对着新兵们一个劲儿的瞪眼。

收操回到班里,陈志军气急败坏把武装带往桌子一摔,指着新兵们吼道:“丢人现眼,丢人现眼!给我蹲下!”

“蹲下”是进入射击训练后,陈志军想到折磨新兵的新办法。其动作类似于练习跪姿射击,全身的重量要坐到右脚上,时间一长那种酸麻的感觉很难让人忍受下去。

新兵们被暴怒的陈志军吓坏了,神色紧张的连忙蹲下挺胸抬头尽量的让自己的姿势标准一些、完美一些,以免让班长把满腔的怒火发泄到自己的身上。

陈志军脸若冰霜,杀人一般的眼神不停的在满不在乎的鸿飞身上扫来扫去。

十分钟后,陈志军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鸿飞、李永胜留下,其余人去洗漱,没有命令不准进来!”

杨喜立刻紧张起来:“班长,你可要冷静……”

“你也出去,我的命令你没有听见?”

杨喜刚刚把门关上,陈志军扑过来对着李永胜就是一脚,鸿飞见状“噌”一下子跳起来,眼睛盯着陈志军连忙活动着麻木的右腿。

陈志军怒目圆睁:“你给我过来蹲好!”

鸿飞毫不示弱:“干什么?蹲好让你打?”

“这是命令!”

“你这个错误命令我不服从,上级命令你不准打骂体罚新兵,你已经违反了,我不想做你继续违反命令的载体!”鸿飞嬉皮笑脸的说道:“如果你敢打我,我就去找教导员!”

陈志军一愣,他知道鸿飞说到做到,这件事儿是如果是放在那个司马群英身上,那小子倒是会选择与他打一架,鸿飞一直避免与他发生正面冲突。

陈志军长喘了一阵粗气,突然冷笑着问道:“李永胜,我打你了吗?”

“没有!”李永胜回答得干脆利索,口气里也没有一丝受到委屈的意思。

鸿飞乐了:“李永胜挨没挨打是他的事儿和我没有关系,只要我没有挨打就好了!”

陈志军一步步逼近鸿飞,瞪着血红得眼睛咬牙切齿的低吼道:“鸿飞,不要以为快下连了,我就管不了你!我告诉你,你一定会被分到红一连三班!”

“我知道,你是三班长!”鸿飞满不在乎的轻松说道:“无论我分到哪里,都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里!”

“好!有骨气!”陈志军笑起来。

鸿飞突然语气缓和的说道:“班长!其实今天的事情你不能全怪我们,我是按照你的命令去做的!”

陈志军气极败坏:“我的命令?我命令你跑错步子?”

“这倒没有,你命令我们必须与上一名保持步伐一致!”

陈志军不说话了,在新训初期新兵走起队列来像是十二个各吹各的调的唢呐手总是走不到一条腿上去,那个时候他的确下过这样的命令。他知道鸿飞又在钻他的空子。

“鸿飞行啊,你的记忆力不错!”陈志军冷笑着扭头问李永胜:“我说过这样的话吗?”

“报告班长,说过!你是在12月24号上午训练时说的!”老实人的记忆力普遍不错,李永胜连具体时间都说出来了。

“行了、行了!去洗漱!”陈志军摆摆手说道:“以后按照指挥员的口令行动,如果在跑错了腿小心我扒了你们的皮!”

“是!”鸿飞拉起蹲姿标准的李永胜头也不回的走了。

上午全连集合政治学习,新兵们快要下连了,指导员要教育新兵有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说白了其实就是给那些训练不行注定要去猪场菜地的新兵们宽宽心,告诉他们养猪种菜也是战斗员,也是部队里的一份子,而且这个岗位非常的光荣,谁能去说明组织上对谁绝对的放心。虽然任何一个新兵也不愿意去。

李浩的口才极好,引经据典口若悬河,把新兵们听的云山雾罩,那几个老实憨厚马上就要去猪场菜地报到新兵更是认定,自己去猪场菜地绝对是组织上对自己的信任,是在考验自己。

刘新年对李浩的口才信心百倍,看到新兵们脸上的灰色不见了,知道教育目的达到了,立刻接过话头笑咪咪的和新兵们拉起了话:“韩铁军,下连后你想去干什么?”

“报告连长: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我服从组织分配!”

“好!坐下!”刘新年扭头对李浩低声说:“这个兵不错!”意思就是这个兵是我的了,你可不要抢。

刘新年和李浩一个是红一连的连长一个是三连的指导员,两个人都想把好兵往自己连里划拉。

李浩点头同意刘新年的意见,然后点了李永胜的名字,他毕竟是搞政工的不像军事干部那样外露。

“李永胜,下连后你想干什么?”

“报告指导员,俺说了实话你可不要笑话俺!”

李永胜1米96的大个子,他一站起来就像羊群里跳进一只骆驼,新兵们看着抓耳挠腮的憨大个一个劲儿的想笑。

刘新年憋住笑瞪了新兵们一眼说:“不笑,不笑!你说吧!”

“俺想去炊事班!俺有力气,上次扛大米,200斤一包的,俺一次扛了两包,其实按还能扛上一包,班长说怕压坏了俺……”

李浩耐心的听完李永胜长时间的“个人表扬”然后问道:“听说你篮球打得不错!”

“是!”李永胜头上突然冒汗了,身上像有跳蚤一样扭来扭去,两只蒲扇一样的大手使劲在腿上挠了两把,这才说道:“可是俺只会扣篮,不会绣篮(投篮)!”

“嗯!好好练练!团长正到处找篮球队员呢,争取去篮球队!坐下!”

李永胜在李浩帮助下再次找到自己的闪光点,兴奋得满脸通红,两只大手不停的揉搓着膝头。

李浩扭头看看刘新年没有点名的意思,于是接着说道:“司马群英,你说说想去干什么?”

司马群英像等不及似的“腾”一下站起来,语出惊人:“报告指导员:我想去养猪!”

全连哗然,养猪在部队表面上光荣其实是件让人看不起的差使,兵们第一次看见“甘与堕落”的人物。

司马群英面对全连惊讶的表情,满不在乎继续大言不惭:“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没有我们养的猪你们哪里来的肉吃!”

司马群英好像已经置身猪场了,说起话“你们”“我们”的界限分明。其实他并不知道,在大城市里养猪得不偿失,连里养猪是为了年底“优秀连队”的评选,那个时候总部规定:优秀连队必须要有猪场菜地等副业生产基地。好在这条规定不符合部队实际建设的需要规定,在96年左右被取消了。

“好!不错,甘于奉献!坐下!”李浩狐疑的看了刘新年一眼。

刘新年意味深长的盯了面红耳赤的陈志军一眼:“鸿飞,你说说!”

“报告连长:我认为,我应该去农场!俗话说得好:五谷杂粮最养人,我们天天大米白面的应该适当的吃一点……”

“鸿飞的建议不错!司务长注意一下!好了,坐下!”刘新年把鸿飞的一对红叫了起来:“武登屹,你是不是准备去菜地呀?”

“报告连长,我什么也不会!我准备去“尖刀””

总算碰上一个要求进步的,一丝笑意爬上刘新年紧绷的脸皮上:“什么也不会,你怎么去“尖刀”呀!那可都是兵尖子,相对而言你比起他们还有一段距离,你还需要好好训练!明白吗?”

“明白!”武登屹大失所望:“我看他们每天就是抱着枪坐着,以为他们也什么都不会呢!”

“坐下!”刘新年快要搂不住火了,怒气冲冲的喊道:“排长们有事儿吗?”

“没有!”

“散会!不用报告了,部队带回!”

刘新年几步走到陈志军面前,冷笑着说道:“陈志军,你的兵带得不错呀!”

陈志军的脸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