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中华之决胜台海 第一卷 五 临阵别情依依

天地1沙鸥 收藏 1 5
导读:盛世中华之决胜台海 第一卷 五 临阵别情依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766/


台北,清晨,天色微亮


“今天,我将要奔赴前线!”一身戎装的台湾行政院长王瀚清晨告别他的妻子欣慧。看着窗外蒙蒙发亮的天际,看着卧室中熟悉的陈设,看着台灯光晕下娇妻如花的容颜,他听着自己的声音竟然变得有些苍凉,自己都觉得悲壮了!王瀚咬着牙,紧紧地捏起拳头,仿佛这一个动作能把渡过海峡的十几万解放军捏死在手中。


“你负责的是行政院,前线的事和你有什么相干呢?要打仗让申屠总统自己去啊,是他嚷嚷着要打的,又不是你。咱不去!”欣慧拉着王瀚的手腕就是不放开,恋恋不舍。仿佛她的丈夫马上就要战死沙场,此时就是生离死别似的。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风流倜傥,曾经是台湾著名文人,做过教授,台大副校长,以文采风流著称的台湾现任行政院长王瀚这个时候依然不改风流的气质,吟诵了一首诗来表达现在和娇妻离别和为国尽忠,淡看战争残酷的豪迈心境。面对即将到来的残酷战争王瀚居然以绮丽哀艳的情调来表达,这两种心情的碰撞在他心中产生了无比强烈的复杂效果,仿佛这样才更能表达自己为国为民,大义凛然的爱国气质和对党的赤胆忠心!


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内心也曾经有过比别人更为强烈的跃马横枪,冲锋陷阵的豪情壮志,现在台海双方大军对垒,大海千船如星,长空战机横空,阵地导弹如雨的时刻就要出现了,这个千载难逢,体现男儿热血精神的机会终于来到了。王瀚的心潮汹涌澎湃,久久不能平静。仿佛他已经闻到战场上的刺鼻的硝烟,大地上鲜血的味道和看到冲天的火光,以及子弹在耳边擦身而过飕飕的声音。


王瀚确实不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面对战争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迷茫,退缩和软弱,而王瀚在这关键的时候是更加坚定和勇敢,战争的残酷没有让他软弱,而是更激发起了男人的血性。看来,当初申屠园任命王瀚当行政院长的决定没有做错。


“晕哦,你把大陆的军队比作匈奴,我看大陆才把你们的军队比作匈奴呢!”


“比作匈奴还是便宜大陆的了,只要是想武力侵占台湾的,不管是谁,都是魔鬼,凶手,坏蛋,邪恶之辈......”


欣慧睡眼惺忪,遍了编嘴,也未和他辩驳说道:


“老公,真的不要去了,好吗,明明是凶多吉少,干吗非要去送死呢?”


欣慧一头油亮的黑发衬托着圆圆的脸蛋,好温柔好漂亮的感觉。


“绝对不行,非去不可!你想想,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有国才有家,如果谁都贪生怕死不愿意上前线,那么谁来保卫国家和家园?我们这些掌握国家大权,身为国家的要员人更要身先士卒,勇往直前,誓扫匈奴不顾身就是这个意思了!不过夫人放心,我会胜利归来的!”王瀚拍了拍哪只从被子里伸出来,拽着自己,保养得很好的细嫩的手臂。


“好多年了,现在的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认准一条路不回头的倔劲!”老公的举动虽然在聪明伶俐的欣慧的眼中看起来有些傻,但是,当初高傲的欣慧也就是看重王瀚这股傻劲,在众多的追求者中看上他的,欣慧知道,这个执着的老公能够始终保护自己,能够给自己安全感。相处了十多年,对于互相的脾气都是了如指掌,欣慧也不和王瀚辩驳,只是笑了笑,“你知道愚忠这个词吗?这些年来我看你们国民大会,立法委员会的很多委员,还有为数不少的大官们谁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勾心斗角,你争我夺,能有几个像你这样心里真正想着为国为民的啊?”夫人欣慧是留学澳大利亚的硕士,见识并不比老公的低。


“妇人之见,妇人之见!”王瀚摇头,“皮之不存,毛之焉附?国之不存,何以家为?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各党派必须要摒弃前嫌,精诚合作,只要团结一致,那么台湾就会固若金汤!”


“我不管什么妇人之见不妇人之见,反正到危急的时候我要带孩子们先到澳大利亚!”欣慧一直微闭着的眼睛睁开了。


“这如何能行啊,总统的家属行政院长的家属都是众目睽睽之下,如果首先为了自己保命逃到国外,对民心军心是多大的损害啊,而且对自己的前程影响也太大了,反对党在一边牢牢地盯着呢,这是绝对行不通的!”王瀚连连摇头。


“我不管,从嫁了你那天起,我就认定了你了,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算我的命该着的吧,我可以不走,你在台湾一天我就陪在你身边一天,但到时候你总不能看着我们两个可爱的孩子把命搭在这里吧?”


说到孩子,豪情万丈的王瀚有些气馁起来,搓着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件事等以后再说吧。”


“你放心,”欣慧莞尔一笑,伸指头戳了王瀚额头一下,“别为家事烦心,有我呢,你好好去做自己的工作吧。孩子们的事我会安排好的,下周风吟要去澳大利亚,我和她一起去,把这件事办好。先让孩子们到澳大利亚读书,免得到时候别人说闲话。”


“欣慧你真好,这辈子能得到你正是我的福气。”王瀚感动地坐在床边,用另一只手握着妻子的手腕。


“你说的风吟就是财政部那个叫唐风吟很有气质的才女吗?”王瀚说。


“是啊”


“你认识她?”


“我认识她不奇怪啊,我们在澳大利亚就是同学。不过你认识她就有点奇怪了。”欣慧别有深意看着王瀚。


“财政部就是在你老公的管辖之下啊,我工作范围之类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哼,别人你怎么不注意,单单注意她呢?”


“我哪里单单注意她了?”


“院长先生,准备走了吗?”助手在外面询问。


“我不让你去!”欣慧显得有些任性,依然拉着自己老公的手腕。


“稍等,马上就好!”王瀚拍了拍妇人细嫩的手背,宽慰道,“没关系,有警卫,有助手,虽说是上前线,但又不到第一线直接作战,不会有什么事的!”


夫人终于放心了些,但依然没有放手,并且把自己老公往被窝里拖,“再多睡一会儿嘛,你看现在刚六点。”


女人力气不大,但对于王瀚来说却似乎抗拒不了这股的力量。


“不行啊,六点半必须赶到机场。总统也要亲临前线,鼓舞士气。你知道,这次是和解放军倾力相搏,非同小可,不是闹着玩的。”


说这话的时候,王瀚的身体已经给欣慧拉到床上,隔着被子压在了欣慧身上。


欣慧的伸出另一条手臂,双臂环绕在王瀚脖子上。体味着夫人的光滑的肌肤和温热的肉体王瀚的意志有一瞬间的松动。不过,行政院长终究是行政院长,他还是很小心地把夫人的手慢慢从脖子中取了下来。他不敢用太快的动作,因为担心夫人再次任性地拥抱他。夫人这回虽然没有再次把手环在他的脖子中,但另一手依然拉着王瀚的手腕。


“总统也要御驾亲征吗?那还差不多,我看高层除了你和总统外没几个能坚持的。”


“这次你就猜错了,今天所有的部一级官员都要到前线,另外总统还邀请了泛蓝,泛绿,以及反对党的领袖全部都要去。”


“动作不小啊,一定是你们总统要通过这次行动达到某种目的!”欣慧说。


王瀚惊讶地望着欣慧,“你真的太聪明了,要是个男儿的话不知道能做多大的官。实话告诉你吧,你猜对了,这次行动确实有某种目的,而且是很多目的,可以说是一箭数雕......”


“不会是借刀杀人吧,让反对党领袖骨干们到前沿,借解放军的手把他们统统消灭掉?”欣慧也来了兴趣,压低声音说,“现在对申屠园总统影响最大的因素不是解放军,而是这些反对党在背后撤台!”


“老婆,你真的太有先见之明了!”王瀚叫道。


“真的是这样?”欣慧被自己的推测给吓到了,拥了拥被子,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哎,你也把台湾政坛看得太黑暗了吧。”王瀚说,“这是机密,现在不能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院长,可以走了吗?”门外随从在叫王瀚。


“马上就走。”在外面等我,把车发动好。”


虽然王瀚院长是出了名的风流倜傥,在做行政院长之前在外面就有不少的“红颜知已”,做了行政院长之后更是不知有多少女人哭着喊着要嫁给他,但对家里的妻子却始终是疼爱有加,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王瀚是一个既爱红颜也爱妻子,既有传统又有现代意识的人。如果说王瀚有两面的性格毫不为过。


现在分别的关键时候王瀚对自己妻子是恋恋不舍。


“来,吻我一下。这样我才放心。”欣慧对自己的丈夫也是温柔体贴。


王瀚感动地把妻子的手背放在嘴上吻着,一只手贪婪地在妻子丰润的如藕段一样的手臂上抚摸,这一抚摸,竟然有些恋恋不舍不起来,王瀚的手顺着妻子手腕慢慢向上面移动,竟然滑进了被窝里的胳肢窝中,象偷东西似的在欣慧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一把。


“嘻嘻,好痒!”妻子笑了起来,放开了抓住老公的手。


“我走啦”王瀚说,“替妻子关了台灯。”


“去吧。等你凯旋!”妻子说着,翻了个身向里面睡去。


王瀚从抽屉里拿出手枪,是一柄美国柯尔特10毫米口径号称“三角精英”的手枪,王瀚哗啦哗啦推动了几下枪机,点点头,“还不错!”然后在手指上转了几圈,一下就插进了枪套中,这个动作又快又准,潇洒无比,甚至比普通的军人还要熟练。


王瀚关上门,屋里的香水味和女人温柔的话语都关在了门内,现在王瀚将以一往无前的勇气去面对即将开始的战斗!


这种一会儿柔情蜜意,一会儿豪气干云的感觉王瀚觉得很适合自己。一个国家的高官就应该适应这种平常人感受不到的强烈起伏,而镇定如常。


相似的情形这个早晨在台湾很多高官的家里重复上演。


“是的,我相信再过几个小时,前沿阵地梧栖海滩就将被持续而猛烈的炮火覆盖,即使是解放军拥有诺曼底登陆那样大的规模也休想登陆成功,毕竟,现在是打的现代化战争,而不是二战时候大规模兵团面对面的对抗,人多就能取胜的战争!”一身戎装,左胸挂缀满了小方块官阶标志,右胸戴满了勋章的国防部长,上将军衔的刘长盛在赶往机场路上的悍马吉普车中,和坐在身边的几个副官交谈着。


他们谈到的梧栖海滩就是今天台湾总统申屠园,和政府要员以及各党派领袖要到的地方。这是一片位于台湾西海岸中部,距离台中17.9公里,台北132.6公里的海滩。这段海岸是由浅滩构成弧形起降带。海岸侧面有20米和50米水深的两级阶地。有宽阔的沙滩和深水面,较少暗礁,平均水深在40米左右,是大型登陆船舰停靠和运载重型武器和大兵团理想的登陆场所。海滩边有一个叫梧栖镇的地方,梧栖镇后面右边是距离4.2公里沙鹿镇,左边是5.1公里的清水镇。在这两个镇后面便是距离13.3公里的台中市区。如果大陆选择在中部登陆的话,很有可能台中就是解放军拿下的第一座大城市。台中后面是一片山地,再向南有纵深达50千米的台南平原和屏东平原,河流纵横,稻田遍布,人口稠密,交通发达。


这个地方,早就被大陆和台湾都看作是一个很重要的登陆作战场所。这里交通便利,有两条南北向公路,还有一条北到基隆,南达高雄,纵贯台湾全岛的中山高速公路,登陆的机械化部队非常容易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大部队兵力向两翼展开,或者向中央突进。大陆军方曾经有高级将领,第六军区的关扬剑军长说,如果能在梧栖海滩登陆成功,那么就可以说取得了台湾的三分之一的控制权。


因为,如果大陆不选择在中央登陆,而仅仅在台湾的北部或者南部某一处登陆的话,那就成了死拼硬打,战术简单,一路推进的战法,必然是一个高地一个高地,一座城市一座城市的争夺战,将使收复台湾的战事极大地延长,虽然稳妥,但是达不到束战速决的要求。


如果大陆不具备优势兵力和装备,在短时间把数量庞大的部队送上海滩,那么如果大陆选择在中央地带登陆,也会因为无法抵抗台湾大部队的左右夹攻而招致重大损失。但是,如果大陆不具备中央登陆,大面积突破的实力,要急着收复台湾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中央地带是收复台湾与否,和台湾能否守住的战略要地。当然,双方的军事家都知道,一旦大战开始,大陆决不会仅仅只会攻击中央地带,或者,先上来会攻击一端,或南或北,或者是两端同时攻击,以调动架空中央兵力,然后再掉头突击中央地带。或者同时多面突进,以中央为主,无论如何,大陆要想速战速决,肯定会在宽大的正面,实施多变的战术突破,但最终,肯定会选择某个时机在中央地带大举登陆。


如果大陆能够以优势兵力在此地段登陆成功,比如说十到十五万左右,那么可以选择的作战方案非常之多,一是可以以优势兵力直插纵深,占领梧栖、清水、沙鹿三镇,以此为依托巩固滩头阵地,进而快速攻克台中市和彰化县,然后沿876号公路夺取雾峰高地,向南突进,占领头科山,白头山,头据山和大横屏山,如果战事顺利的话,那么向东,可沿859号公路直取西端重镇花莲,一举把台湾拦腰截为两断。使台湾南北无法相顾,与此同时。在台北和台南同时登陆,南北合围聚歼台军,等待取得优势后,再在宽大的正面多点登陆,一举突破,那么将成为秋风扫落叶之势,台湾将很难抵抗。但是,前提条件就是必须有大量的登陆船舰,大量的重型武器和数量众多的士兵,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但是,大陆除了具有数量众多的战斗人员和重型武器之外,缺少最重要的运送工具。另外一个就是制空权的掌握。


退一步来说,如果战事不顺的话,也可以以四个山峰作为屏障,固守待变。造成可进可守之势。


如果出现另一种情况,登陆的兵力不足以向纵深突进,比如说登陆部队只有一到五万左右,那么就可以向两边突展,扩大登陆场所,稳守阵地,建立稳固的前哨阵地,为后面持续的登陆创造条件。然后以此为基地,向内陆或者是南端和北端择一推进。即使不能在正面纵深突破,只要能够在这里站稳脚跟,巩固滩头阵地,那么也会给解放军运用后续的战术创造多变的条件。总之,双方都知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战略要地,在台海双方直线距离仅有200公里,双方间谍,侦察飞机,间谍卫星,从太空到地面全方位侦察的情况下,要想完全隐藏军事部署和实力,进行对方完全预料不到的打击是很困难的。所以,大家都必须在知道对方大体的战略和战术下作战,这样就更考验双方的智谋和策略。至于怎么样在双方都知道对方不少情报的条件下如何斗智斗勇,夺取主动,那就要看双方的军事实力和高级指挥官员的指挥艺术,以及普通战士的勇敢和大无畏精神了。


“早就企盼着这一天了!我们勇敢的军队会让大陆士兵尸横遍野!”坐后座最左侧,陆军一级参谋,上尉钟正奇说。


“虽然我们在装备数量上稍处弱势,但质量上并不比解放军差!”坐在中间的海军一级参谋,上尉贺岩说,“只要大陆敢于进攻,我们一定会让解放军血染海峡,让他们知道台湾军队的厉害!”


“我们要让大陆的空军折戟沉沙!”坐在最右边的空军一级参谋,上尉韩勇说,“如果解放军敢对我们重要设施进行密集轰炸,那么我们也会以同样的方法让大陆的沿海城市变得千疮百孔!”


“好,让我们团结一心,为了台湾的未来而战!”国防部长刘长盛觉得信心爆棚。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