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第三卷序曲—点然导火索第八章作者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八章


终于现在萧筱湘不在身边,白墨便决定无论如何荒唐一把,但游泳场顶上的大屏幕,这时传送过来的,别墅外围的摄影头画面,于是白墨的手却没在那些美艳女郎的汹涌澎湃波浪间停留太多的时间,因为他见到有客来访。如果是普通的客人,白墨是不会去理会的,或者会让杨文焕、迪鲁索他们去应付。


但这个客人,白墨却马上一正神色,对那些美女说:“你们全部可以走了。”然后迅速地示意杨文焕有情况,黄毛强这时,手还在腿上的女郎泳衣里,被白墨踹了个跟头,他本还想说什么,但见了白墨的脸,知道有正事,连忙跟在杨文焕身后去了。


白墨虚按了一下,示意勒菲.查尔斯爵士和迪鲁索继续玩扑克。


这时,白墨的管家带着来访的客人过来了。来的是旧人,旧人不一定是朋友,起码白墨不会认为懦夫司机是朋友,朋友不会把公文包式手提冲锋枪的枪口对着你,也不会安排若干狙击手瞄准你,而这些事,偏偏之前懦夫司机都对白墨做过。


但懦夫司机却好似全然不记得他做过什么,一个典型的俄罗斯式熊抱,他如同经年老友般和白墨拥抱,然后一声惨叫,捂着胯间乱蹦起来,因为白墨的膝盖狠狠在拥抱时顶了过去,白墨冷笑着抱着双臂:“我可不是什么君子,我是含睚必报的,这算是利息。你找七八个狙击手来瞄准我的利息。”


“白!你要杀了我!你这个混蛋!”懦夫司机跳了好一阵,才确定白墨还是拿捏了力道,没把他弄成太监,他再也不敢和白墨扮老友了,拖了张椅子,远远离着白墨坐下道:“你们中国人就这么对付朋友的吗?我告诉你,有一个拍卖会,有一幅唐伯虎的真品,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会把它送回祖国。”


“是吗?懦夫司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呢?”白墨皮笑肉不笑地道:“我怎么感觉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味儿很重呢?听不懂?我的意思是,你丫就是狼外婆,把我当成小红帽来哄,明白了没有?”


懦夫司机苦笑的摊开手道:“不,白,登记处从来不是你的敌人,要知道,这是一次黑市拍卖,所以,如果我没有为你弄到请柬的话,恐怕你还要花一番功夫才能进得去!瞧,我帮你弄了一份请柬,我们是朋友……”


“唐寅的真迹?你确定?”白墨拈起那请柬,冷冷地问。懦夫司机的眼神里纯洁得和刚出生的婴儿一样,他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没错,第十九号拍卖品,就是唐寅的真迹。黑市拍卖,为了防止政府来扫场子,所有的拍卖品都不做展示,但你瞧,主持拍卖的是哥伦比亚的头面人物,他做黑市拍卖很多年了,信用绝对有保证,否则我也不会来跟你说了。”


“登记外的人沦为掮客!哈哈!”白墨突然大笑起来,他揽着懦夫司机的肩膀,把他往门外扯:“行了,如果我拍到的是唐寅的真品,那么我会请你喝一杯的,但如果你骗我的话,嘿嘿!也许我没有本事和你们登记处作对,但搞黄你们的事,你应该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当然当然!”懦夫司机笑道:“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想跟你沟通一下,确定我们之间不是敌对的关系,之前多有误会,但朋友总会走到一起的,好了,我先走了,等你拿到唐寅的真品,我再过来喝一杯吧!”


白墨回到游泳场边,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笑道:“老杨,解除警戒吧,调三百万美金,你准备一下,跟我一块去参加晚上这个拍卖会吧,请柬上说可以带两名随员,你和敌敌畏跟我一起走吧。”


爵士欠了欠身,想说什么,白墨摇了摇头道:“爵士,这里必须有人坐镇,你和黄毛强在这里,准备支援我们吧,黄毛强!你叫老赵他们过来。”老赵,就是边地锋带来美国的那批精英士兵,留下来的首领。


老赵和杨文焕一样,保持着行伍出身的习惯,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如同千古以前,他就一直这么站在这里,白墨点点头对他道:“你带着兄弟,把装备整理好,如果我那边有什么情况,黄毛强会和你们通报,你们要随时支援我们。”


白墨安排好了一切,迪鲁索愣着道:“撒旦,我呢?”杨文焕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笑道:“头不是让你和我一起跟着他吗?没有听到?他刚才不说我和敌敌畏跟着他吗?想起来没有?”


“但我不是敌敌畏啊!我叫迪鲁索!”迪鲁索不甘心地说,杨文焕笑道:“我劝你还是认了吧,不然他一会给你起个懦夫司机的绰号,你还更难受一点。”迪鲁索无奈的耸了耸肩,跟着杨文焕去准备晚上参加拍卖会的事情了。


在去参加拍卖之前,迪鲁索向白墨请教道:“撒旦,我们这次准备怎么把那画骗回来?”白墨望了他一眼,笑道:“不!我们就把它拍回来行了。不骗人。”迪鲁索有点不相信地望着白墨,但他无法从白墨的眼神里找到一点虚假。


“你要记住,连厕纸都要靠骗回来的骗子,那绝对不是好骗子。一个好的骗子,只向有价值的东西行骗,懂吗?尽可能减少出手的次数,如果出手,一定要达成最大利益。”白墨淡然地对迪鲁索说。


迪鲁索若有所思地想了半晌,直到杨文焕又在他头上敲了一记,他才回过神来,连忙上车。不过一上车,迪鲁索却又高兴起来,他对杨文焕道:“杨,你还没有女朋友吧?你都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还没有女朋友?你是不是同性恋?”


杨文焕气得要把他扔出车外,迪鲁索连忙道:“你不是同性恋?那么为什么你不泡妞的?你是不是那里有问题啊?不是?我知道了,哈哈,你不会泡妞!这样,杨,你不要这么盯着我,打架你比我强,泡妞呢,这是个学问……”


白墨笑道:“对啊,你快教他去泡娃娃吧!”迪鲁索缩了缩脑袋,很明显心有余悸地道:“那我可不敢,萧小姐是女神一样的高贵,是雅典娜一样的圣洁,那是不容亵渎的……”他很怕萧筱湘,因为有一次他想趁机揩油,手还没沾上就被萧筱湘硬生生拗断了小臂,结果打了一个多月的石膏。


不过这不妨碍他在杨文焕面前鼓吹泡妞的经验:“你等一下到了拍卖会那里,瞧上那个妞你和我说,我教你去泡!一定保证马到功成,你又不是苦行僧,没有必要禁女色吧?你别整天板着脸好不?”


杨文焕不耐烦地道:“你懂什么?我要求的是真感情,而不是单纯为了肉欲上床,没事找妞上床那是你这种没水平的人才做的事,爱情,你懂吗?你体会过吗?你咋呼啥啊,你以为你几天换个妞很利害?你这是和动物一样的交尾!”


白墨在边上听着笑了起来道:“敌敌畏,不要管他,通常泡不到妞的人,都标榜自己在寻求真爱中,你不能把他这唯一的遮羞布也扯下来,否则的话,会逼他和你翻脸的,你可要小心一点,老杨一拳可以擂断你两条肋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