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定要捉住他们!这班混蛋!”在美国某个机密情报部门,它的负责人咆哮如雷。


他愤怒的把桌上的东西一扫而光,指着办公室里的下属骂道:“你们还给他提供护照,你们这班猪罗,在自己的国家,被那家伙当猴子一样玩弄!如果没有法子把他们捉到,就干掉他们!”


“这不是个好主意,迪鲁索和他身后的操纵者,作为证人,一旦发生什么事,公众都不会放过我们的,最好还是不要使用强力手段。”一个中年人说:“主任,也许我们要先确定是恶魔下的手,再制定方案吧?”


“主任。”约翰逊面无表情的说:“我觉得不是恶魔做的。外交官开利遇到的骗局,白墨始终没有出手,他请了保镖,因为他帮过我们,所以我们才给他的保镖弄了两个护照,如果真的他做的,那么我们给他的保镖弄的护照,不也正好监控他们吗?主任,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但我想你刚刚来管理我们的部门,也许有一些原则你并不太了解。”


那个愤怒的主任用力一拍桌子怒道:“约翰逊!你要注意你的言行!你的意思是说我没有资格管理这个部门对不对?应该你来坐这个位子?你对我空降到这个部门来当头很不爽对不对?我告诉你,现在这里就是我负责!你和你的小组,从今天起,全部无限期休假!”


“如你所愿,麦肯长官。”约翰逊冷冷的回答,转身离开房间。


主任麦肯在约翰逊离开以后,稍为平静一点,他对房间里的其他几个下属道:“你们,是跟着我过来的,你们给我想办法,怎么把恶魔捉住!我就不信,在美国的土地上,可以任他为所欲为!这实在太荒谬了!你们谁有主意?难道除了那该死约翰逊,你们都是白领薪水的吗?”


“根据我们的分析,迪鲁索是一个街头骗子,他做过的案子,骗局,大多都是随机型的。”一个中年人调出一份档案,分析道:“而外交官开利这个丑闻,却是很典型的先决型的骗局,完全不是街头骗子的风格。”


麦肯主任坐下来,叼着粗大的雪茄狠狠地抽了一口,用手指戳着桌面道:“刘易斯!说英语!说英语!收起你那套腔调,说一些别人可以听得懂的东西!”他指的是刘易斯的说辞太过专业了。


“简单的说,随机式的骗局,骗子并没有计划去骗某个目标,骗子只是随机地去行骗,通常这种骗局涉及到的金额不会太多,目的性也很明显;而先决型的骗局就不同,骗子的目标是十分隐晦,往往在最后,被骗的人才知道骗子想要什么。而先决型的骗局,往往涉及到的金额或是骗子要骗取的东西,都会比较大。”


刘易斯抬起头合上卷宗,对麦肯主任道:“比如外交官开利这单骗局,就是典型的先决型骗局,一起始当迪鲁索接触开利的儿子时,目的并不明朗。甚至开利也知道迪鲁索是个骗子,也知道迪鲁索要骗他,但他还是被骗了。”


麦肯不耐烦地道:“这和什么关系?这和捉住白墨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的主任。”刘易斯笑道:“一个先决型的骗局,要比一个随机式的骗局难上许多。一个随机型的骗局,比如在酒吧找人赌钱,然后通过出千赢钱,很多时候只取决于骗子的手法;但先决型的骗局不同,它必须有周密的逻辑和推理,否则它就实行不下去。”


“简单的说,迪鲁索,一个街头骗子,设这个局来骗开利的可能,几乎等于零;而且从这个局里,迪鲁索没有丝毫得益,所以我们可以确定,只要分析设定这个骗局的主谋就可以,假如认为是白墨,我们分析白墨的侧写就行了。”


麦肯烦躁地把雪茄掐熄:“那么,到底我们现在可以做什么?”


“从恶魔过往的案例,当然,我是指我们没有证据可以指控是他做的,但大家都知道是他主持的骗局之中,我们可以分析出,白墨是一个需求驱动型的骗子,也就是说,只要有需求,他就会行动。”刘易斯不慌不忙地说。


“需求?什么需求?”麦肯主任一听来了兴趣。


刘易斯笑道:“对他的母国或民族不利的任何东西,比如之前那个在英国吞枪自杀的华裔男子欧阳,据我们所知,他生前就和日本一些黑社会的团队有联系,并且通过出卖其他华人的利益,来从那些日本黑社会手里弄到资金,因此,白墨盯上他了。”


麦肯主任一听来了精神:“那么,只要我们散布一个对白墨的族人不利,并且对日本人有利的消息,他就会启动了?”


“按照我们做出的轮廓侧写,的确应该是这样。”


“那么我们还在等什么?马上制定一个方案出来!把那家伙判上三十年,让他进大牢里去行骗吧!”


白墨并不知道一个处于FBI中秘密的安全部门,正盯着他制定方案要让其上套。他只知道美酒还是名贵的好,美女是年轻的妙,在这个郊外的别墅里,白墨就躺在他那泳场的浮床上,把着陈年佳酿,和十数个亚欧各国的妙龄佳丽嬉戏打闹着。


而在泳池边上的躺椅里,杨文焕倒是保持了一个纪律部队出来的人的作风,静静地喝着冰水,而没有黄毛强一样,抱着一个金发女郎毛手毛脚的吃豆腐。勒菲.查尔斯爵士和迪鲁索在玩牌,他们是专业的骗子,不在乎赌注的多少,而在意于谁能在牌局中让对方上当,也因此他们对眼前的美色并不太在意。


萧筱湘并没有在这里,也因为她去度假,所以白墨他们才得以把这个淫荡的念头实现,否则白墨每作此念头,萧筱湘便说:“吃也好,穿也好,享受就享受吧,怎么能有这念头?万恶淫为首,你不想想国内多少儿童还上不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