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祭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尸变

通吃小墨墨 收藏 0 39
导读:活祭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尸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6/


第二十六章尸变

医院大楼有四层楼高,因为是军用医院,而且背后靠山,所以地基建得十分的牢固,每一层楼都比正规楼盘高很多,这样有利于空气的流通。

就算是四层,也有二十多米的高度,且不说古晶、马峻峰和慕辰依靠符咒的神奇力量追去,让人见了有惊世骇俗之姿,单是任天行这样一个既不懂道术,又没有异能的警察,竟然敢靠着一根天线毫不犹豫的往下跳,这份胆量就足以让人折服。

传说中的僵尸,只有电视里和小说里才有的术士,一一展现在自己的眼前。

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打死也不会相信。周芷慧一脸迷茫,这个世界,难道还真的存在第三世界?自言自语的说:古人不欺我也,一直以为传说只是一种杜撰的成人童话,又或者是茶余饭后的话资和古人的一种遐想,如今看来,不得不信了。

看来这刀锋能跟我们龙牙相比,不是没有道理。单是任天行一人,就足以让她对刀锋刮目相看。

金金见古晶他们几个用法术追了过去,眼里一丝惊异的眼光闪过,让她出乎意料的是任天行也追了下去,不禁愣了一下。

“任天行!”金金在背后叫了一声,急忙提起弓箭跑下楼。悦月在背后看着金金背影,心里不知不觉的一沉。

不过,她却不急着追赶下去,手上那个带有微型照相机功能的手表在她来的时候已经偷拍了不少镜头,如今,镜头正对着在沉思中的周芷慧。

任天行等四人追下来之后,已经没有了尸王的踪影,沿途而来,跟着刘队一起焚烧僵尸的两个兄弟被尸王顺手牵人,连杀了两人,脖子上有深深的两个牙洞。

这一变故,刘队等人都急忙赶了过来,老刘见到任天行,惊喜的叫了一声。

两人顾不得叙旧,刘队一早就知道任天行的身份,在他眼里,这家伙来头很大,就算县长都要对他客气七分,只是见自己的兄弟又死了两个,脸色难免不好。

任天行拍了拍他肩膀以示安慰,这种不是人力所为的事情,就算有所防范,还是会有损伤,先处理好兄弟们的后事再说。

“师父,现在怎么办!”

古晶不语,拿出一罗盘,左手托着,右手掐算着自己的手指。众人虽然好奇,但是却不敢出声,要不是亲自遇到这种毫无科学根据的事情,一定不齿古晶的这种伎俩,认为是装神弄鬼之伎。可是经过了这事情,却不得不叫他们相信。

慕辰在旁边看着罗盘的指针在疯狂的转动,开口说:“前辈,是不是罗盘坏了,用我的吧。”

掏出了自己的罗盘想递给古晶,没想到自己的罗盘指针也在疯狂的转动,两人不禁相互一望。

大家察觉到他们俩的神色,急忙凑了过来,这两个罗盘转的这么块,只有两个解释,第一个是,两个罗盘都是坏的,第二个是,两个罗盘都是好的。

他们宁愿相信第一个解释,但是古晶在四周抬头看了几眼之后,对着罗盘说:“好大的磁场感应!”

任天行鼻子稍稍一紧,他闻出了一股阴凉的气味,这种气味,要比杀气要冷的多,但是却让自己感到非常的舒适。

更让他奇怪的是,自己最近的身体器官,为何灵敏了许多?

古晶想起了什么,突然脸色一变,说:“怎么突然间好重的阴气?刘队,你们处理尸体处理了多少了?”

“应该有六百多具!”

任天行问:“古老,有什么不妥!”

古晶看着任天行,沉沉的说了句:“我担心会有尸变!”

尸王被他们几个人围攻的时候,不反击,反而转头向下方吼了几声,那几声吼的十分的奇怪,余音在山谷里荡漾,如今仔细听还能听得到。

尸王吼的那几声,不是在求救,而是在召唤,就像是在召唤自己的子民一样。

“还有近三千具的尸体,万一尸变,整个凤凰县六十万人,会在一夜之间全部蒸发。”刘队担心的说了一句话,突然间跪了下来,对古晶说:“各位高人,请求你们想想办法,不然会死很多人!”

他这么一说,众人脸色不禁一变,这可是关系到整个县的安危,六十多万人口的性命。

没想到一个不起眼的刑警队队长,堂堂的七尺男儿,居然不顾自己的颜面,跪地求救,这种勇气,当今已经很少再有。任天行心里点头大赞,好小子,好汉子,能屈能伸!

马峻峰代师扶起刘队,古晶算了算说:“如今只有一个办法。”

“用重武器把整个基地给毁了!”

“不行!”一声娇声传来,反对古晶的是周芷慧。三女从后面刚刚跟上,在最前面的是金金。

刘队不认识周芷慧,见她反对,急忙反问过去:“为何不行?”

周芷慧看了一眼刘队,之后正视着任天行说:“绝对不可能把基地给毁了。”

任天行知道周芷慧不同意的原因,这是整个军事信息的重要转折站,它的重要性,可想而知,要是炸掉了,会影响到整个军事界的情报分析系统。

如果不毁掉,万一要尸变,第一个完蛋的是凤凰县,接着会蔓延到附近的城镇。而且如果消息控制得不好,事情一旦外泄,给国家带来的压力和舆论,还有社会的动荡,有不可预测的效果。

无论是毁掉基地还是不毁掉基地,都是个头疼的事情,任天行反问说:“你又更好的办法?”

“我。。。,这个。。”周芷慧被反问了一句,答不上来。

刘队带头,对着剩下的八人,喝了一声:“兄弟们,跟我去弹药库扛武器!”想到弹药库还有两位兄弟照顾着几个伤员,顺便也把他们给带上。

周芷慧拦住刘队,冷冷的说:“慢着!不许去!”

刘队推开周芷慧,一脸不满,说:“你还没有资格给我发话!让!”

见周芷慧不让,刘队毫不客气的一把推开周芷慧。

周芷慧对着任天行喝道:“任天行!”见任天行似乎默许刘队的作法,不禁对着刘队怒道:“带头的,丑话先说在前头,你若敢把基地给毁了,小心脑袋不保!”说完了还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刘队看了一眼,毫不在意,自己带来的兄弟里面,剩下的没几个了,如果自己能活着回去,也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些兄弟的家属,嘴里抛下一句话:“我就一条命,凤凰县有六十余万条命。”

其实任天行在心里已经琢磨透了,两权相比取其轻。要是保住基地,如果尸变,世界各国给自己国家的压力以及舆论,还有社会的动荡,比起这个基地,危害要大的多。

十点,整整十点钟。

刘队带着自己的兄弟,还有弹药库里那几位兄弟,在短短的十分钟内,已经把军用的炸药全部摆在基地的各个关键地方,还特定在基地的输油管道处放了好几个炸药。炸药有可能覆盖的面积不足,但是有输油管道的辅助,一旦输油管道爆炸,一定会把事半功倍。

而且,他们十多个人出了弹药库的时候,几乎每两个人被扛着一火箭筒,就连伤员也不例外。

一切就绪了之后,正好十点。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意,整整十点。布置好这一切。

众人开了四辆军车,徐徐的出了军区,沿途上看到横尸遍野,血流成河,不禁黯然。空气中那股焚烧尸体的臭味,已经让人麻木了。

悦月时不时的看着自己的表,似乎很着急,但是只有她知道,她正在拍摄这些图片。

车子出了门口,车上一人激动的叫了一声:“还有人,还有人!”

“停车,停车!”

车子一停,众人沿着说话的人指的方向一看,在门口附近,有两士兵正背对着他们,慢慢的走着。

刘队对着那两人大叫,叫他们上车,见他们似乎听的不明白,打开车门,下去叫他们。

任天行急忙拦了一下,叫他回去,自己亲自去一趟。

“天行,小心点,似乎不对劲。”古晶说了一句。

任天行早就看出来了,那两人走路的姿势很奇怪,两肩下垂,走路僵硬。

悦月也跟着出来,说:“我也去!”任天行见是悦月,两次跟他一起同生共死过,不禁微笑的点头。

两人下了车,往那两人走去。

到那两士兵附近的时候,任天行左看右看了一下,大声的叫了他们。

两士兵徐徐的回头,一转身一看,一人的脖子下面染着一坨血,深可见喉结,但是眼睛里确实妖异的眼神,两颗白森森的牙齿从两边嘴角处穿破嘴皮出来。

悦月看的捂嘴尖叫了一声。尸变!

尸变的两僵尸并不像那些僵尸一下直楞楞的会跳,而是步伐蹒跚,左右两肩一摆一摆的,两尸体往任天行两人靠了上来。

任天行面不改色,似乎任何事情都吓不了他,他内心也奇怪这一点,为何自己的那种恐惧的感觉消失了。

抬起两脚之后,一脚踢在一尸体的下巴,一脚踢在另一尸体的腹部,这两脚的速度非常的快,快的让人看了之后以为是同时出腿,要不是尸体分先后的被踢飞倒下,还真分辨不出来。

踢飞了这两尸体,突然见听到四周一阵阵“稀琐”的声音,还有又长又沉的呼吸声,两人抬头一看,心里怦怦然。

前面起码有上百个尸体,从地下爬了起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两人的身上。目光里汇集了那种呆板,饥渴,凶狠,冰冷的眼神。

第一个反映就是,走。

任天行拉着已经被这场景吓呆了的悦月,急忙往回跑。

在外面的人见任天行跑回来,远远喊道:“天行,你们怎么了!”

任天行挥手大喊:“开车,走!走!”

急忙窜上了车,古晶已经猜到他们遇到了什么,直截了当的说:“已经尸变了!”

见到任天行点了点头,心里一沉。

三辆车子离开军区,在军区前面的一个制高点停了下来,这个制高点本来是军区的一个站岗处。众人下了车,在这制高点上往军区那看,军区里面浑浑噩噩的都是人头。

炸!

古晶向刘队点了点头。

刘队咬着牙,按了一下炸药的遥控开关。

同一秒钟,诺大一个军区,在爆炸声中被烟雾掩盖住,朵朵蘑菇云和爆炸的红光随处可见。

有如雷声贯耳,长久不竭,震得耳膜生痛,腹部发闷。

“准备!”刘队手一挥,众士兵纷纷扛起肩上的火箭筒,对准了军事基地。

一声“开火”令下,十个火箭筒纷纷发威,呼啸的火箭弹往基地飞去,带起的尾气熏的每个人脸上发热。

第一次开火之后,众人在次装上了后备的弹药,再一次瞄准基地。

基地成了一锅烂粥一般,炸药的爆炸声,输油管道的爆炸声,火箭筒的爆炸声,一时之间轰然而起。

周芷慧嘴里喃喃道:“任天行,你们这责任逃不了的!”

任天行淡淡的回了一句话:“我从来就没想过要逃避责任。”

这绝对是一场战争!

但是,没有赢家!只有输家。

刘队的嘴角终于泛起了一丝安慰的笑,点了一只烟。众士兵也纷纷松了一口气,相互安慰的看了一眼,把军区给炸掉,意味着这六十万老百姓算是保住了。

刘队看了众人一眼,欣慰的点了点头。

“兄弟们,上车!”一声欢快欣喜的铿锵声,一招手,先把伤员安顿好了。老刘想起了件事情,拉着刘队在刘队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话。

刘队眉头一皱,看向了任天行。

“有什么话就直说,这里都不是外人!”

“咱们少了个人!”

“嗯?”

“应该说,咱们从始至终,都疏忽了一个人。水行!”

水行!那个湘南军区的指导员,这次带来的四十人,有一半是湘南军区的特种兵。由他带领的。开始行动的时候,他带领他们的特种兵,刘队带领着自己的刑侦队分成两个小组进行的。而且这次的武器,也是他们支援的。

但是他们那组的人遇到僵尸之后,似乎整组人都覆灭,刘队派人去看过,没有水行的尸体。

也就是说,这个指导员水行,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任天行点了点头,一个人是不会凭空消失的,看来事有蹊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