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第三卷序曲—点然导火索第五章作者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21
导读:骗无不色第三卷序曲—点然导火索第五章作者荆洚晓

第五章


第一把,迪鲁索赢回了丹尼的女朋友。那女孩从对方手里挣脱出来,再也不望丹尼一眼,哭着跑出了酒吧。第二把,迪鲁索帮丹尼赢回了三根手指。当那年青人准备继续发牌时,迪鲁索笑道:“好了朋友,我不赌了。就这样吧。”


丹尼和他的同学冲出去找那女孩子,迪鲁索笑着对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对那年青人说:“记得,留一半钱给我。”那年青人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大声地激迪鲁索赌下去,而后者摇了摇头,离座而去。


“你们开车来了吗?”迪鲁索问站在酒吧门口发呆的丹尼,还有他的同学。他们摇了摇头,因为一大群人出来,所以坐的是计程车,丹尼的同学大约今天晚上受到了惊吓,他们回过神来,就向丹尼告辞上了街车离去。


“她不理我了,她走了。”丹尼不开心地道,迪鲁索拍拍他的肩头道:“朋友,走吧,我送你回家吧,没有关系的,女孩子,明天哄一哄她就可以了,不过,下次记得了,别把女人作为赌注。”


迪鲁索回到酒店,白墨笑道:“怎么样?”


他得意地转了个身道:“我把那小子送回家,他母亲,一个中年美妇,上帝啊,我被她迷住了,撒旦,你很难想像,一个小孩这么大的女人,仍有这么好的身材!啊约!不要打我的头!我抗议!”


白墨点着一根烟,冷冷地说:“你要是再讲废话,我一会不排除把你揍到脑血管暴裂。那个中年美妇,你有本事就把她勾引上,当然,你只有二天的时间了,记住,你做了这一单,你就可以加入,在中国人习惯来讲,叫做投名状。”


“投名状,撒旦,放心吧!”


当外交官开利抵达这个城市时,迪鲁索已成了他们家的常客,至于是用过主人房的大床,那也许不是重要的枝节,应该关心的是,在外交官开利刚刚洗完澡,准备和他的家人共进晚餐时,他的儿子提议:“也许我们该邀请迪鲁索先生。”


“是的开利,迪鲁索先生是一个好人,这几天帮了我们许多忙。”外交官的夫人也认同地点头,这让开利有点不敢置信,因为他的儿子向来和他的妻子意见不同,几乎凡是他的妻子认同的,都是他的儿子反对,因为青春期的反叛是很正常的东西。


“谁能告诉我,这位迪鲁索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外交官系好了餐巾,颇有些不快的说,的确没有一个父亲,愿意让家庭里其他人关注的焦点,是一个家庭以外的人,这有一种领地被侵入的感觉。人类原始的本能。


丹尼开始锯他的牛扒,对于他父亲的话,他只是说:“他帮我许多忙,昨天他教会我转身急停,还有抢篮板,很不错的招数,很不错,起码今天打篮球,没人骂我是菜鸟了。”丹尼的口吻让开利有点不高兴了。


外交官不解地道:“是你的同学吗?你要学打篮球的话,我可以给你请一个梦之队的成员来教你,嘿,这不是一个太难的问题,如果你真的有天份的话,儿子,我可以让你去试训,懂吗?”


丹尼耸了耸肩,吞下一块牛扒道:“老实说,我不认为自己有天份,我也不喜欢去试训,我只是玩玩,算了,不会你说了,爸,我吃完了,我出去一会。”说着丹尼捉起餐巾胡乱抹了几下,就准备出门了。


“你要去哪里?”外交官很有点莫明其妙,要知道,这是他回到家里的第一天。丹尼高兴地说:“迪鲁索先生说晚上教我弹钢琴,对弹钢琴,据说那玩艺,泡妞很吃香,是的,总之,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我出去了。”


外交官开利就这么望着丹尼走出门去,他强压着心中的愤怒放下刀叉,问他的妻子道:“看在上帝的份上,这个迪鲁索是什么人?我们的邻居?你们是怎么认识他的?天啊,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他的妻子没好气地放下餐具道:“亲爱的,这很重要吗?你瞧,迪鲁索先生并不是坏人,他教丹尼打篮球,弹钢琴,有问题吗?你有必要一回家就为此而生气吗?他是一个好人,大约住在附近吧,大约是和丹尼一起打篮球认识的吧,我也不太清楚,嘿,我不是警察!我怎么可能去盘问一个热心帮忙我们的朋友?”


外交官开利的心情坏到了极点,他扯下餐巾进了书房,想了一会他拔了一个电话。在午夜时分,传来了丹尼的摩托车声音,然后听着他哼着歌回来了。就在丹尼准备回房睡觉时,外交官开利从书房里走出来道:“丹尼,我想我们有必要谈谈。”


“你知道迪鲁索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外交官开利说着,把一叠刚刚收到的传真扔在桌上道:“一个骗子!你在和一个骗子交朋友!”尽管迪鲁索没有坐过牢过,但他也有被起诉后因证据不足等而被释放的记录,还有不少警方认为是他做的,但苦于证据不足无法将他入罪的记录。


外交官开利本以为会带给丹尼震撼,谁知丹尼摊开手道:“我早就知道了,迪鲁索先生以前在街上学过骗术,但他现在不骗人了,他把过去都告诉我了,并且让我不要去赌博,因为那里面都是骗局……”


这个答案让外交官开利有点不知所措,他想不到就这样被那个没见过面的迪鲁索打败了,很明显他的儿子更愿意相信迪鲁索多一点,这让外交官感到头痛,他摇了摇头对他儿子道:“也许如你所说的,我应该见见迪鲁索先生。”


外交官开利和迪鲁索的见面并不愉快。尽管他们在餐厅里看上去好象多年不见的老友一样,但外交官开利时刻提防着迪鲁索要偷他的什么东西,他的神经高度的紧张,他可不是如丹尼那样的小毛头,从收集到迪鲁索的资料开始,开利就认定,迪鲁索一定想从他这里弄到一点什么,他绝不相信有一个从良的骗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