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第三卷序曲—点然导火索第三章作者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13
导读:骗无不色第三卷序曲—点然导火索第三章作者荆洚晓

第三章


但这时,一个白种男人架着金丝眼镜,慢慢地走了过来,他提着一个公文袋,白墨突然间有了凶险迫近的感觉,他的手下意识地移到腰间的刀把上,没错,这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白种男子走近了,白墨确定了他手上提着的公文包,就是MP5K公文包枪!这是HK公司为隐蔽警卫的需要而开发的,扳机和保险可以通过提包把手上的联动装置操作,枪可以直接在提包内发射。


但白墨不怯他!因为他离白墨不到六米半的距离!白墨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抛出刀子,直接掷入他的眼睛,破坏控制人体运动神经的松果腺,绝对不会让这家伙临死前有机会扣动扳机,白墨已按下刀鞘的卡笋,但这一瞬间,他停了下来。


因为他发现有一个红点在自己的胸前慢慢地移动,然后是第二个红点,第三个红点,仅仅在他可以见到的正面,就有三个激光红点,白墨打赌在他的身后,应该最少还有一个对着他后脑的红点。


不是白墨的感觉退化了,而是太远了,这些红点是起码离他八百米外的狙击手。如果白墨在毫无先兆的闹市里,这样都可以感觉到,那么他就成雷达了。这是一种示威,绝对是一种示威,因为狙击手绝对不需要用这种激光指示,十六倍的狙击镜,比这玩意强多了,他们这么做,唯一的目的就是示威。白墨不能动,他只能等,等对方发射子弹的一瞬间,身体感觉到弹丸破空而来刹那而做出的自然躲避,如果他先动了,他一定快不过子弹。


这时那个提着MP5K公文包枪的白种男子,在白墨面前坐了下来,他把公文包放在桌上,公文包上那个发射子弹的黑洞,就这么对着白墨。但白墨笑了,白墨道:“这么做,不是太有礼貌的事,你认同吗?”


“当然,我只是希望和你聊聊。”白种男子微笑着推了推金丝眼镜,明显他装备了喉头对话器,他无声地说了句什么,白墨身上的红点消失了,但白墨知道,这仅仅是一种礼貌,因为沿着发射激光红点的方向,白墨仍感受到了杀机,有超过三个的十六倍狙击镜在锁定他。


白种男子微笑着,但他的手指却没有离开公文包枪的提手,要知道,那就是发射机构,他对白墨说道:“白先生,我们希望你可以接受我们的考验,这是一种诚意的邀请。中国同志对于我们来讲,并不陌生,白先生,你的意见呢?”


“登记部?”白墨的手完全放开了刀把,他摸出一根烟点着,因为他知道对方不是要杀他,而且就算对着公文包枪的枪口,白墨仍有足够的自信,可以毫发无伤的制服眼前这家伙。当然,远处狙击手是否会因为白墨捉住这家伙而不敢下手,那就只有天知道了。只是白墨知道无论如何,而对这个白种男人,把手按在刀把上,远不如放在香烟上有效,因为大家玩的是脑子,不是单纯的武力。


“是的,你可以叫我雅各布。”白种男人又推了一下金丝眼镜,他笑道:“白先生,恭喜你通过我们的第一道测试,因为你推出我们是登记部,而不是A局。并且我得承认,你发现这一点的时间,比我们预计中要早得多。”这个自称叫雅各布的家伙,望着白墨,他的眼神似乎足以洞穿人心,但很明显,他仍看不透白墨。


白墨打了个哈欠,他放松得一点也不象在几根狙击枪下的目标,他笑道:“这有什么难的?如果你们是A局,一定会先力求把我捆起来,再询问,或者说,根本不询问,直接用枪弹来和我打招呼。”


“对了,雅各布,是个假名吧我想,这个假名,我叫着不太习惯,我还是给你起个绰号好了,叫什么呢?”白墨皱着眉头,半晌打了个响指,笑道:“对了,就叫你懦夫司机好了,你明白什么意思吗?当然,这是中文发音。”


“我当然明白,很不错朋友,我要告诉你,第二道测试你也通过了,在这种情况,你仍能保持镇静和力争在心理上的上风。”被白墨起名为懦夫司机的雅各布用字正腔圆的中国话道:“没问题,朋友,对于我们来讲,不过是一个方便交流的代号,就懦夫司机吧。”


白墨微笑着叼着烟:“你知道,我关心的,不是什么见鬼的测试,也不是你是否会说中国话,我关心的,是你……”就在这时,白墨动了,动若脱兔,没有等懦夫司机反应过来,他已经闪身上了一部在关上车门的公共汽车。


而狙击手只来得及,打碎白墨放在桌上的咖啡杯。只有一个狙击手开枪,其他的,刚好被缓缓前进的同关好车门的公共汽车拦住了视线,而提着公文包冲锋枪的懦夫司机,更是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懦夫司机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沮丧,他微笑着,对咖啡厅的侍者道歉,为了自己不小心打碎了一只杯子。很快的一辆黑色加长平治停在街边,懦夫司机提着他的公文包冲锋枪上了车,他在车里吐出含在嘴中的两团改变脸型的东西,撕下贴上的短须,对车里的人说:“我们一定要得到他,他通过了全部的测试,并且,他绝对有A局好手的身手。


“这个中国人几乎是天生就该在情报生存的天才,冷静,不引人注目,不放弃自己,果断,更重要的是,狡猾,狡猾得可以在四名精英狙击手的枪口下全身而退。注意我们要低调一点,不要引起美国人的注意,只要能把他弄到手,就是付出两个坦克师的代价也是可以接受的,把他交给我们的母国,杜马会补偿我们的。”


当迪鲁索在傍晚来到街口的咖啡厅时,却没有见到白墨,他只好无奈找了张桌子坐下,可是他身无分文,而白墨又不许他去玩街头骗术的把戏,他谢绝了两次侍应问他喝点什么的意见,“先生,这是您的钱包?”这时一位侍者从他脚下捡起一个钱包问道。


迪鲁索正是身无分文,连忙道:“让我看看。”钱包一过他手上,他就呆了,因为他本身就做了把这钱包据为已有的念头,要知道,和迪鲁索这样的街头骗子高手,要让他和白墨一样玩大骗局,那一时半分还弄不来。但一个钱包过手,大约里面能有多少钱,换掉里面的身份证件之类的手法,那是不值一提了。


但一接过钱包迪鲁索就发现,这百分之一百,是之前他交给白墨的那个钱包,那它为什么会跌在这里?噢,迪鲁索想到了,他抬起头望着那侍者笑道:“撒旦,你扮侍者还真象啊,不过你怎么……”


话说了一半他就接不下去了,因为这个侍者是个黑人,百分之一百的黑人,就算白墨能装自己扮得如此象一个黑人,估计也很难把自己从一米七多扮到一米八多。迪鲁索无奈地抽了一张小钞给侍者说:“谢谢,是我的。”


当侍者离开以后,迪鲁索听到身后白墨压低了声音:“笨蛋!不要回头,吃完东西再走,四十分钟,唐人街前面的7-11连锁店门口等我。”


在酒店里,白墨一敲迪鲁索的脑袋道:“你想出什么方案没有?”迪鲁索苦着脸摊开双手,这的确不是他所擅长的。


要让他去酒吧玩扑克骗钱,或是去扒钱包,还是去扮邮递员骗钱,总之街头的小骗术,他是炉火纯青的了,但要让他做大型的策划,很明显,他有点力不从心。白墨摇了摇头道:“那么,街头骗术你在行吧?OK,你找人去骗他的儿子,然后接近他的老婆,不是让你去勾引他老婆!你这个笨蛋!还有二天三夜,你要让他儿子把你当成铁哥们。现在就去吧。”


迪鲁索听了,马上脸上泛起笑意,这对他来讲,实在是轻松得不能再轻松的事情了,他整了整衣服,笑道:“遵命,撒旦阁下,我保证明天他儿子,就会把我当成他的人生导师了,哈哈,其实我早就想到了,只不过,你是头,所以,我留着让你说出来而已,啊哟!别打我的头,会打傻的!”


“你本来就很傻了。”白墨不以为然地说:“滚吧,如果这事你都办不好,你就不用回来,我这里不欢迎废物,行行,我知道你会一点街头的手艺活,但我这里不要脑瘫,懂吗?不要脑瘫的家伙,快去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