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边地锋这时才从眼神里流露出钦佩,白墨的计划,比他的从下水道攻入,然后控制人质,用炸药包开墙强攻入扣押犯人的地方高明多了,也省力多了。但没有等他开口,白墨就道:“这个计划,做为后备,如果一个小时后我没有联系你们,再实施不迟,就这样吧,我希望不必用到这个计划。”


说罢白墨就直身离开了,边地锋不解地问杨文焕道:“这位白老弟的计划不错啊,为什么我们不完善一下?一小时的时间很紧啊……”


杨文焕笑道:“老连长,我们头讲究‘食脑’,现在不搞打打杀杀,我估计他想去警察局把那两个兄弟骗出来,对,毫发无伤的骗出来就对了。你放心吧,我想这后备计划,基本是用不上了。”


“开什么玩笑!”边地锋白了杨文焕一眼,对其他三个人道:“我们是否有警察局的地形图?好,杨文焕,你马上去开一个酒店的房间,我们要好好研究一下白兄弟这个计划,细化和完善他,组织后援人员……”


白墨上了一部计程车,吩咐开到警察局,就拔了个电话给FBI的海伦纳:“我要两本身份证件,亚洲人的,要真的,别咋呼啥了,我请了两个保镖过来,他们没有身份证件,让警方扣住了。你别告诉我,这一点点事都办不了!”


海伦纳在电话那头哭笑不得地说:“你把我们这里当成什么?专门给你办假证的?也不见你约我吃饭,一打电话来就是要我给你弄违法的事情……”


“我还约你吃饭呢!你没等我睡醒就跑了!”白墨笑道:“我可是巴不得和你共进晚餐,然后……嘿嘿,你作不了主,就把电话给约翰逊吧,别拖时间了,这是正经事。嗯,好的,我不挂,你快点。”


“约翰逊,是你吗?听着,我是白墨,要两本身份证件,不行?那你给我记住,我就不信,骗不了你这杂种,操,你给我等着,你这家伙,半夜三更叫我去给你办事时,我有没有这么多条件讲?嗯,反正我不管,我在警察局门口等你,这事你要不帮手,以后别找我,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约翰逊在电话那头苦笑道:“白,你知不知道,你要威胁FBI啊,这绝对是历史上最为搞笑的事情了,一个骗子要求FBI必须给他弄两个身份证件,并且对FBI探员进行威胁……这都叫什么事嘛!”


“那你到底帮不帮忙?”白墨一点也不为所动,坚决地说:“二十分钟我就到警察局门口,反正我就威胁你,你不爽也可以不理我,就这样了,没时间和你扯皮了。”


到了警察局,白墨下了车,一个挂着重案组探员胸牌的警察,跑过来向白墨敬礼,白墨愣了一下,那个探员笑道:“The good dog does not keep off。呵呵,下午好,SIR!”白墨这才想了起来,是那次帮约翰逊去谈判,被他捉弄过的一个探员。


白墨苦笑地对他道:“你们发给我那个什么狗屁证件,我都扔了,不用敬礼了。”


“不!不!”那探员认真的说:“英雄不需要证件,圣骑士不用骏马,我尊敬你,因为你几乎不费一点力气,拯救了许多人的性命。”


白墨苦笑道:“别把我说得那么伟大。我这次来你们这里,是要求帮忙的,我有两个保镖,没有身份证件,被弄了进去,一时呢,我又找不到他们的身份证件,我正在想法子瞧瞧FBI那边能不能帮手。”


“你的保镖?”那名探员想了一会道:“也许你和我们局长谈谈,是的,那天晚上他也在场的,我想也许并不是一个太麻烦的事情。”这倒是出乎了白墨的意料,那名探员一路领着白墨走进警察局,不停地和别人介绍,白墨就是那天晚上,让全部人质毫发无伤脱险的英雄,大多数从他们身边经过的警察,都向白墨伸起大拇指。


他们很快就到了局长的房间,白墨把情况说了以后,局长沉吟了一会笑道:“白先生的保镖,我们没有理由扣押着,但他们没有身份证明,实在也很难放人,马上就要转到移民局了。或者这样吧,他们同意作为卧底,为警方工作,查走偷渡分子的网络,这样的话,做为卧底,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白墨领着两个被扣押的人出了警察局,一辆车子在他跟前停下,降下车窗,海伦纳递了两本身份证明给白墨道:“这是亚裔的失踪人口,指纹什么的,你现在提供给我吧,然后我去改档案,真是太过份了,FBI要帮你做这种事!”


白墨笑着应道:“行,我一会电子邮件给你吧,就这样吧。”


当他领着这两人和杨文焕、边地锋会合时,在酒店房间里全副武装准备出击的边地锋不敢置信的张大嘴巴。白墨笑道:“有谁想留在这个国家的,给我照片和指纹,现在手头有二个FBI提供的身份证明。”


白墨对边地锋说:“你问问吧,一会把愿意留下来的两个人,让杨文焕带过来找我。怎么办到?叫FBI去办啊!多了没法子,一两个身份证明,他们总还要得给弄的,FBI和我什么关系?互相利用的关系,他们还给我提供房间服务呢,呵呵,不是开玩笑,你问老杨就知道,关键要用脑子,这个世界,单靠拳头,解决不了问题的。”


这时白墨的电话响了起来,却是萧筱湘打来的,白墨笑道:“不好意思,你打错了。”说罢白墨就把这个抛弃式手机扔进了垃圾筒,他是一个完美主义的骗子,绝对不在骗局之中,留一点让对手翻盘的可能。


然后他用平时的手机拔打了勒菲.查尔斯爵士的电话:“找一个小岛,注册一间离岛公司,我要安置二十来名朋友,是的,爵士,放心吧,这是必要的,嗯,就这样吧。”他挂了电话对边地锋说:“不用担心,边老哥,你先回去吧,等我安排好了,你再出来,并且你要带着想回国的人回去,想留下来的兄弟我会安置好的。”


白墨说完,留下杨文焕,自己就回到了那个街口的咖啡厅,他在等迪鲁索。刚才萧筱湘的电话,白墨说打错了,就是启动计划的意思,一切按他的方案在进行,背叛民族的人,一定会得到惩罚,而白墨从不担心,萧筱湘是否有能力去实施计划,信任,如果无法信任自己的属下,那么什么事情也干不成。一个人不可能去干所有的事,所以白墨把事情交给萧筱湘,就必须信任她。


他目前要做的,是怎么玩弄这个外交官。一个在大陆背着测距器材满大街跑的家伙,被人扯住就动手杀人的家伙,白墨深信,任一个有良知的同胞,只要有能力,一定会让这家伙会出代价,而白墨,有足够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