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一部 起点 第三十三章 论道

龙居士 收藏 6 8
导读:矿工雄风 第一部 起点 第三十三章 论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我将川鄂两军合谋围剿我天兵水师的事,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给道光帝,警告他说,“值此西方妖魔入侵我大清的前夜发生这样的惨事,无异于助敌叛国。”要求道光严惩凶手伊里布和江中源,并且同意抚恤烈士家属,免除湖广两地一年的税费。又警告道光,“如不同意,我将缓还湖广两地一年,并且自行为烈士报仇。”

差人将我的信快马送与道光,当然我对道光是不会报以任何希望的。但为了争取民心,用飞艇发传单,将川鄂二军合谋陷害我天兵水师的事,公之天下,激起民心,为我所用。与此同时我紧锣密鼓的准备进行一场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这次行动代号“图川”,最终目的是消灭川军,占有四川。

不过我首先要做的一件事是劝降林则徐。听叶铭琛密报,林则徐在这些日子中思想已有了很大的转变,对我也不再动不动就用“匪酋”来“赞美”我了。

抽了一个黄昏时段,带着道光写给叶铭琛和林则徐的圣旨,(这圣旨是我在北京扬威时,道光暗自传给我的,其内容一是表达道光劝叶铭琛和林则徐的思念,二是劝这二位好生保养身体,勿得绝食,等朝庭接收湖广之时再复以重任。

这次见到林则徐比起上次在韶关城下见到的显得精神多了,呵呵,看来我给他们专门找的营养师为他们调养得不错。自古有一个怪现象,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为什么呢?究其原因在于好人劳心劳力,生活条件又差,还不被人所理解,这就难免小病变大病,大病变绝症了。而坏人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身体,手中又有大把贪污或以种种非法手段巧取豪夺过来的钞票,采用当时最科学的办法调理,如此一来,坏人想病死还真的很难。

“佛爷,您来了!”叶铭琛见我进来,脸上立即堆满笑容,(这官场上的人脸色变化得就是快啊!对于大多数官员来说,必需要以此谋生存,以此来打开升官发财的阳光大道。不练好这面皮上的功夫是绝对不行的。后世常以为个奖那个奖发给演戏演得好的人,这是天大的荒谬,其实演戏演得最好的人绝对不是演员,而是混迹在庙堂上的官员,官越大,演戏水平就越高。那些青春亮丽的演员的表演水平,相对于混迹官场几十年的高官来说,提鞋都不配。说直接一点,演员演得再好,观众总会说他是在演戏。而官场上演得好的官僚,你能看出他是在演戏吗?)我虽不喜欢叶铭琛这种虚假的“官笑”。但也不好扣他的面子,向他瞄了一眼,算是打了一个招乎,然后一本正经的对林则徐说:

“林大人,您是我们所敬重的年高德馨之人,不知您在这些日子对我们是否有什么新的想法?”

“从先生所著的治世文章来看,先生之才,堪称一奇。里面深奥之处,老夫都不明白!”

“林大人,您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损我?我的文章奇到了连先生这样的博学之人都看不明白,想必在民间也不会有什么市场。”

“大凡超前之理论都有不可思议之处,老夫行将就木,看不明白也就理所当然了。”

“哈哈哈,林大人真会说笑话,如此之般挤兑于我。看来我今天非得‘好为人师’一次了!先生若觉得我的文章有什么不通之处,请尽情指出,我也好修葺一下。”

“先生在人性篇指出,人性本恶,又例大量事实以为依据。老夫看不明白,若依你的理论,上至孔圣人下至你的父母和你本人,都是恶人了!”

靠!这个林则徐一开始就讲了如此一个自古以来就难以回答的问题,这不是存心难为我吗?这还不算,将我的父母也给扯了进来,我若正面解释必然掉进‘不孝’的陷阱当中去了。这个问题我必需考虑清楚,小心回答。

“先生所问一针见血啊,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不是可否!”

“不行,老夫的疑问,先生还没有解答!”

“我这个问题,是回答林大人问题的关键,林大人若不许我提问,我没法回答你的疑问。”

“那你问吧!”

“敢问林大人,何谓之善,何谓之恶?”

林则徐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徐徐说道:“忠、孝、礼、义、廉、耻谓之善;不忠、不孝、无礼、无义、不廉、无耻谓之恶。”

“请问林大人,又何谓忠、孝、礼、义、廉、耻?”

林则徐瞪了我一眼,回答道:“不知先生所读何书,看过四书五经吗?连这六字都不清楚。”

我施了一礼,谦虚的说道:“小子无知,未曾看过四书五经。”

林则徐很满意我的表现,解释道:“上忠于皇上忠于朝庭,下忠于父忠于友是谓忠;孝父孝母孝师长是谓孝;行事遵循礼法,合乎法度是为礼;助人为乐是谓义;为官不贪是谓廉;大胆承认自己的过错是为耻。”

林则徐的解释可谓滴水不漏,让我很难找到他的把柄。只好引一些事例反驳。

“不知先生,以为自己可以称得上忠、孝、礼、义、廉、耻?”

林则徐毫无愧色的说:“然!”

“先生是汉人,却担任占我河山的满清官员,请问先生这是你的忠吗?先生为了做官背井离乡,置高龄老母于不顾是谓孝吗?先生为官高坐朝堂之上,却叫生你养你的百姓对您跪拜,这就是先生的礼?先生为官多年,未见你的任何亲朋得到半点好处,这就是先生所谓的义?先生不贪可以称得上是廉,但先生为官助朝庭任意盘剥百姓,又为虎作伥放任土豪劣绅欺诈百姓,先生好廉,然而百姓却因先生之廉而贫困不堪,如此看来先生之廉也小,算不上是为国为民的大廉;先生知耻吗?以十万之众却被我二万铁血军生擒活捉。未了还以俘虏身分,以本官、老夫、大人自居,又以匪酋、小子、无知之徒称乎打败你的对手。这难道就是你的知耻?”

“你……你……你……小子无礼!”林则徐被我揭了他的伤疤,气急败坏之下,说话都不清楚了,脖子上的青筋暴跳了出来。

“先生不必如此难堪,我前面说先生不忠、不孝、无礼、无义、不廉、无耻,是根据先生所信奉的善的理论推导出来的,并非我本人对先生的看法。其实在我的理论看来先生乃大忠大义大善之人。”

“哦?”林则徐脸色稍晴,“先生有何理论。”

“我认为善并非忠、孝、礼、义、廉、耻,而是‘识利益,知进退’谓之曰善!”

“你这是唯利是图!”林则徐骂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往,天下攘攘皆为名来,‘唯利’有何不好?士人图利否?不图利何为官?农民图利否?不图利何务农?工人图利否?不图利何为工?商人图利否?不图利何为市?这个世界表面看起来很复杂,实际上却是极为简单的,只要用‘唯利是图’这一理论去分析一下,就会发现所有的人都被利益联系到了一起。人与人之间,因利或爱或恨;民与民之间,因利或合或斗;国与国之间,因利或和或战!人不争利何以活,何以存,何以保家为国?国不为利,何以立,何以强,何以万夷来朝?林大人以为然否?

“唯利是图之人必定鲜廉寡耻,必以已之私利祸国殃民!”

“先生所言极是,只注重利益,确实会祸害他人。所以我所说的善是‘识利益,知进退’!在利益后面还有‘知进退’约束。唯利是图之人如果知进退,知道了什么事可为,什么事不可为,那他就不是唯利是图了。‘唯利’两字去掉,改成‘识利益’,这就正好完美了。”

“完美了?‘识利益,知进退’?”林则徐仔细分析了一下,‘识利益,知进退’和唯利是图的区别,心下大悟,向我鞠了一躬,心悦诚服的说道:“先生之才,果然高绝,则徐服了。”

“先生不必如此大礼,小子不才,难以承受。”

“这一鞠躬,先生受得起了,若不是先生点醒,则徐恐怕至死都在梦中。”

“哈哈哈,先生果然是忠、孝、礼、义、廉、耻,俱备的善人。”

“则徐愧不敢当。”

“以我‘识利益,知进退’谓之善的理论分析:先生是汉人,却担任占我河山的满清官员,这是在天命不可为之下,改而行它法,加入异族为官,这样可以使我汉民在异族的统治下不至于灭种,先生个人也可谋个生存权益。先生此举可谓‘识利益知进退’。先生为了做官背井离乡,置高龄老母于不顾,虽不顾小家,而顾了大家是谓‘识利益’。先生为官高坐朝堂之上,却叫生你养你的百姓对您跪拜,这跪拜之事是异族规定的奴才礼法,若不遵从,你和你治下的百姓都有杀生之祸,先生无奈之下受百姓跪拜可谓‘知进退’。先生为官多年未见你的亲朋得半点好处……你的亲朋若沾着你的权势为害百姓,则为害甚大。先生不与亲朋半分好处,实乃大义之举,可谓‘知进退’。先生不贪没可以称得上是廉,但先生为官助朝庭任意盘剥百姓,又为虎作伥放任土豪劣绅欺诈百姓。满清势大,又有土豪劣绅为虎作伥,先生识得利益,不与这帮恶人争一时之长短,可谓‘识利益知进退’;先生知耻吗?以十万之众却被我二万铁血军生擒活捉。先生人数虽众,但实际上力量远不及我铁血军。未了还以俘虏身分,以本官、老夫、大人自居,又以匪酋、小子、无知之徒称乎打败你的对手。先生如此这般言语,是在战场上败于我这后,转而想在舆论这个战场上打败我,可谓‘识利益知进退’!”

“啊——识利益知进退还可以这样解释?”林则徐被我乱夸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心底明白,自己心中,在以前并没有过以在异族统治下做官为耻的观念,也没有想过要做“打入敌人内部的我军侦察员”。不过人都有些爱面子,林则徐也一样,他不会把他的一些不光彩的事说出来。

“现在我们在回到前面那个话题,人性本恶,还是本善。人们总会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按有利于已的方法解释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人们总是在自己的利益前提下判断善恶的,从这一点出发,那么不论是‘人性本恶’,还是‘人性本善’都会对人们自己有益。由此出发,争论人性本恶,还是本善就没有必要了。这也正好证明了我的理论:善即是知利益知进退。”

“听先生一言胜读十年书!”林则徐感叹道。

“先生之才,天下闻名,小子我那敢有教于先生?如今天下百姓困顿,西方又有列强对我国虎视眈眈,时刻欲瓜分我国,奴役我华夏民族。小子不才,愿担负起救民于水火的大任,先生大才,请先生助我。”

“手下败将,何敢言勇?老夫虽朽,但在为国为民大任面前,不敢推辞。“

“先生大义!”我大喜过望。

“林大人深明大义,百姓之福,天下之福啊!”叶铭琛趁机插了一句。

“哈哈哈——呵呵呵——嘿嘿嘿——嚯嚯嚯——呜呜呜——”得到了林则徐这样的名人相助,我一时过于兴奋,而犯起傻来,现在我笑起来的样子估计和疯人院的神经质型患着差不多了。

“我不会跟了一个傻子吧。”林则徐心里胡乱猜测着。

我傻笑了很久,才省悟过来,道:“先生大才,我得先生相助,一时喜极而疯,请先生勿怪。”

林则徐见我说得诚恳,心下感动,眼角竟溢出了泪花。

“林大人、叶大人,我这里有道光给两位的圣旨,请收下。”

“吾皇万岁,万万岁……”林则徐和叶铭琛两人一听到圣旨,条件反射似的口呼万岁,跪下接旨。我见他们如此表现,心下气极,不满的说道:“满人皇帝圣旨,何须跪接?我堂堂中华儿女,跪一下异族人做什么?”

“咳——咳——”林则徐叶铭琛两人省悟过来,尴尬的干咳了两声,立直了腰,又朗声道:

“从今天起我华夏儿女,站起来做人了!”

“二位先生,硬梆梆的脊梁骨,可为华夏表率。请受我一拜!”我说着躬身向着两人拜了下去。

“这如何使得?”叶铭琛急急扶我起来,不让我拜下去。

“为了集中我中华全部力量抗击西方列强,只要道光肯撤军,一致对外,我答应了道光归还湖广两省与他。”说到这我停顿了一下,观察林叶两人的神色,发现他们露出了忧虑之色,呵呵,看来他们在为我的前途担忧啊!如此我可以放心重用他们两位了。

“两位先生不知为何有忧色?”我明知故问道。

“先生大义,我等佩服,只是湖广两地皆无,我们于何处安身呢?”

“我们仍留在湖广!”我微笑着答道。

“仍留在湖广?”

“道光已答应了,将湖广两省作为我的佛饷之地,以养本座的天兵天将。湖广两省道光不可派兵驻守,但可派官吏,在税费方面可按去年的标准收取。”

“清庭官僚已腐朽了,如此只怕湖广两省的百姓仍受其害。”

“呵呵,如果这两省的最高长官乃是二位呢?”

“哈哈,先生深谋远虑,我等心服了。”我一说,林则徐和叶铭琛马上明白过来了。

“道光不知二位已向我,已答应我同意二位继续担任原职。这圣旨上写的就是此事。二位上任后,尽可大刀阔斧的改革,将我们的湖广建成人间天堂,二位再也不必担心朝庭和一些奸佞小人的掣肘了!”

“好!痛快!如此无拘无束的行政,当是我辈官员无上的梦想。”

“不知两位先生将以何法建设我们的天堂?”我问道。这两位马上就要上任了,他们所用何法治理湖广是我所要关心的。

“哈哈,先生在《政论》篇不是说得很明白了吗?‘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只要农工商并举,一改过去只重农事,不顾工商的做法,必定可以使湖广两省快速富强起来。经济政策变了,政治也要跟着变,过去‘士、农、工、商’四民排位,这不对,应当改为四民不分先后,并举于世。这其中‘工’是一个国家强盛的基础,我们应当重视起来,这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除这四民外,还要将掌握科学技术的知识分子阶层给提到重要位置来,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何谓科技,又何谓生产力?请先生教我!”两人听我口中忽又冒出了一个新名词,一齐问道。

“科技是科学技术的简称,科学就是掌握自然规律的能力,而技术则是指应用自然规律的能力。两者合称科技,泛指一切探索、了解、研究、实验、观察、发现、发明、掌握、应用、创造、改进利用自然,为人类造福的一切人类活动。试以水,例举之,发现水是科技,喝水是科技,放水养鱼是科技,利用水浇农田是科技、转变水能为电能是科技。”

“科技原来是这样!”林叶两人一副大觉大悟的样子。

……

就着这些新名词为酒,新思想为菜,我们大谈了三天三夜,最终在各个方面达成了共识。在这三天里我们越谈越兴奋,越谈心就贴得越紧,越谈就越有一种相逢恨晚的感觉。

他们明白了,我所要创造的世界是什么事的一个世界。当然我也受益非浅,他们也纠正了我许多的偏激,急于求成的想法。

我本怪物,并不需要睡觉,而他们这两位年过半百之人,也能兴奋的和我连谈三天三夜,这才是我大为惊叹的地方。酒逢知已千杯少,原来遇见知已是如此美妙的感觉啊。

三天后两位加起来一百多岁的老头终于抵不住瞌睡虫的袭击沉沉的睡去。

关好门,我迎着初升的阳光信心满怀的走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