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在军队扩编当中,我在深夜会见了郭嵩涛。在接见之前,这位郭大少爷已经被我冷了七八天(对于性子太急的年青人多给他一点挫折有利于他的成长)。听人汇报说这些天里,郭嵩涛每日行走于各处,不时发出感叹,常言天上之物果然不同凡响。

“拜见佛爷!”郭嵩涛深夜被人叫来,显得精神不振。说话都打着啊欠。

“免礼!你也看到了,本座自己人是可以不用跪的。从今天开始,你见到本座也可不跪。”

“谢佛爷赏。”郭嵩涛立即兴奋起来,来时的睡意一扫而光。

“你乃文曲星,智慧超于常人,不知你这些天有何想法,说与本座听听。”

“所见所闻,无不匪夷所思,器物之精巧,样样巧夺天工!”

“以你之见,这些天上之物可在凡间造就?”

“这些凡间也能造吗?”郭嵩涛惊喜万状。

“如若不能,本座带这些事物带到凡间来何干?本座于各寺院广泛传授天书文字,只要学会了天书文字可以明佛理,知道了佛理便可制造天上之物。”

“不知郭嵩涛可否学习……天……书……文……字?”郭嵩涛说到天书文字时紧张而又兴奋,吱吱唔唔的说得含糊不清。

“当然行啊,不过现在本座有更重要的事要你去做。这天书文字你只有自己去学了。”

“若有所命,嵩涛万死不辞。”

“对洋夷你了解多少?”

“略有所闻,我还懂英夷和法夷两种语言。”

“本座在佛会上所言西方妖魔将祸乱中国,你对这如何理解?”

“西方妖魔小人未曾见识。但西夷之人个个高鼻绿眼、毛长肤白、牛高马大、孔武有力。以这样的形象倒是妖魔之状。然其所制之物虽不如佛爷的天上之物,却高出本朝太多。船坚炮利,若从海上来,则我朝危矣。”

“哈哈……嵩涛不愧为文曲之星,所见所识不同凡响。不知如此西方妖魔当何以制之?”

“学天书文字,明佛理,制佛器,可制西方之妖孽!”

“不错,若上天法器制不住西方妖孽,本座也不会带下来了。然,兵法云,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当今本朝对西方妖魔一概不知。而西方妖孽却常有行走于本朝内陆,或贩卖鸦片或走私洋货或借传教之名,实为刺探我中华之虚实。如此种种必是洋人为将来入侵我天朝做准备。如要打败西方妖孽除传上天之佛理外,还得了解西方国情。今天本座就任命你为佛使出使西方如何?一则探知西方各国风土民情,若其中有隙,可见缝插针;二则了解其军队虚实,他日彼来我朝也好择其短处而攻之;三则搜罗其人才为我所用。我这里有一份各国人才详表和他们现在可能处在的位置,你去一一找来。若其肯来天朝则以礼聘之,若不肯来则绑架他来,万不得已可杀之。如此可大大延缓西方妖术发展,为天朝争取时间;四则可沿途传播本教,发展教民,倚为海外基地。”我说着转过身来在挂在墙上的世界地图上,指着后世新加坡的位置道:“此处扼守马六甲海峡,西方妖魔如欲入侵我天朝此乃必经之地。此处多华人,对天朝有着深厚感情,如广布教义,华人必为本座所用。还有这里,南洋的婆罗洲(现在的印尼加里曼丹岛)西部有一华人小国——兰芳共和国,其开国元首乃广东省梅县人罗芳伯,至今已立国68年。国小却强。你去之后当在那设据点或传教或说服其国共保天朝。”

“小人必不辱使命。”郭嵩涛见自己被重用,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不要再称小人了,本座收你为弟子,你可愿意?”

“学生拜见恩师!”郭嵩涛倒地便拜。“呯呯呯”连嗑了三个响头,嗑完后我将他扶起。哈哈今天我收了一个历史上的名人当弟子,好像很有成就感^-^!。

“如此你便去准备吧。我拨给你五十万两银子并派遣铁血军的一个连沿途保护你,另外五十名童子你要将他们安插到各国去学习,尤其是学习英夷的海军和造船、法夷的陆军、普鲁士的克鲁伯制炮技术。这些童子十二三岁个个聪明伶俐,又受过军训,有一定的战斗力,这些可是我的宝贝要小心他们的安全。记住若事不可为,保命要紧。你的恩师魏源与林大人有旧吧?魏源和林则徐皆是当今圣贤,本座欲与之结交,嵩涛能否将本座‘扶清灭西方妖魔’的宏愿用书信告知他们?”

“一定!”

搞定了郭嵩涛,我又接见了洪大全。从资料上看这洪大全是清农民起义的将领,“湘南天地会”首领,出生于必兴县。那天佛会上自称小民,中等身才,皮肤干裂,一身贫民打扮,年龄在三十岁左右,自称有要事相告,可否准许改日再议的就是他了。情报部王辉大哥,已将天地会在我地盘上的活动情况告知。(他在前几日的铁血师的扩编当中从军队中独立出来,领任情报部长,下面有八百多人。主要负责对内对外的敌我情况侦探、反间、审讯等等。情报部的权力很大,必要时可以先行逮捕再汇报与我。)他们被清打压得无处藏身,这次带来了几百号残部,原本是来我这里避难的。同来的还有一位自称为明皇室后裔的朱子由,他与洪大全一个是名义上的首领,一个是实质上的首领,两人面和心不和,常常对着干。这次来我这,朱子由和洪大全都主张拉拢我,但复辟明朝之后是否对我进行封王,这一点上两人并不一致,朱子由认为“天下是姓朱的,不能与外姓人封王。”而洪大全认为“功劳巨伟者都可封王。”这两个人真搞笑,八字还一撇呢,也不管他们与我实力上有多大差别,就妄想我率几万人投奔他们这几百号残兵败将?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就在是不是给我封王上争论不休了。从这点上来看,这两个人都是狂妄不知进退人的,典型的空想革命家!

今夜来的洪大全与我当日见的形象不同,虽没有睡眠不足的神色,但显得萎靡不振,他虽有意遮掩,但我还是看得出来。

“洪先生,那日你说有要事相商,不知是何事?”洪大全见我称其为先生,口气中颇有敬意,神色一喜。

“见过佛爷。”说着对我行了一躬,“我乃‘湘南天地会’首领。今奉总舵主之命肯请佛爷加入我天地会共攘反清复明,若取得天下,当……”洪大全说到这哑吧了,看来他与朱子由在是不是给我封王的问题上,还没有商量出结果来啊。

“当如何?”我嘲讽的看着他。

“当以国师待之!”

“哈——哈——哈——,”我标志性的长笑三声,把他笑得羞愧了脸,低下了头。“你难道就不知道本座下凡来是‘扶清灭洋妖’吗?你们好大的胆子,胆敢来这,也不怕本座将你们拿下,交与大清吗?”

“这天下是汉人的天下,想那满清占据我朱家天下多年,今气数将尽,我大明必将重掌天下。佛爷明察秋毫,对这天下事,莫不了如指掌,不会看不出来吧?”

“大清天下是不是尽了,自有天数,尔等凡夫俗子怎能妄加猜测?本座打着‘扶清灭洋妖’的旗号一天,则大清一天不会亡。本座晓理天机,尔等所言大明早在三百年前就气数就尽了,三百年后的今天也没有复起的迹象。”

“当真。”洪大全由刚才兴奋的说教神色中暗淡下来。天地会的人在我这的日子里也不知不觉被我洗了脑,也认可了我是寿佛爷的化身。既然我说大明已无复起之望,洪大全听到后也就信了。只是心中为之奋斗了大半辈子的目标由可能变为不可能,一时接受不了罢了。

“本座从不打逛语。”

“想我天地会,立会以来数百年,教众百万,先后无数志士康慨赴义,却始终不能成功,难道真如佛爷所言气数尽了吗?天意当真不可违吗?”洪大全喃喃的说着,像是与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先生之志本座明白,然天意不可为,人若强为之,必受天遣。先生不必过于悲痛。”

洪大全又发了好一会呆,终于下定决心,斩钉截铁的说:“请佛爷看在同是汉族血脉的骨肉之情下,收留我等兄弟。”

“你们来本座欢迎,但朱子由未必同意。”

“这湘南天地会是我一手草创的,众兄弟唯我马首是瞻!朱之由同不同意都没关系。”洪大全说得豪气干云。

“好!先生真壮士也!你若来本座当重用,而你的兄弟乃归先生指挥。那些不愿投奔于我的好汉,先生也不必强求,本座赠白银千两,权作遣散费。”呵呵这个洪大全虽是空想革命家,但好在明事理,对湘南这一带民情知之甚多,他的那帮子人,出身于农家,可以凭借着熟乡熟人活跃于情报部吧。就这么定了,任命其为情报部湘南处处长!

洪大全造退后,回到落脚处,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众人,那朱子由果然不同意投奔我,洪大全无奈,于是发了白银叫朱子由领着唯数不多的几个人离开了。他们在辉哥那培训了半个月就分散到湘南各处,为我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情报。

看来诸事顺利啊!各地知县都被我收服了、信徒超过一百万人、军队扩编到了一个师、还有近十万人的百个工兵营、原本来刺探我的叶士成效忠于我,原本来招揽我的天地会反被我招揽。呵呵我这里就像大海一样,不管来自己何方的江河到了我这,都归入我的怀抱。照此发展下去,也许原本计划用十年完成的奠基,现在必定会大大缩短。

各团营训练的如何了,警卫团我是放心的,就在自己身边啊,天天看着,其他团营也在我周围的棚子当中,除了那个陆战队。陆战队驻在程江边上训练,那还有一个爆破工兵营,用以清理从程江、便水、耒水一路之上的险滩暗礁,据勘探报告只要清理完毕,可以行装载几十人的船只。到那时,水利之便将大大改善现在的交通状况。陆战队也是我将来水师和海军的前身,等我统一国内后与西方列强的决战,靠的就是他们了。这次打算随郭嵩涛一起去的就是陆战团的一个连,装备针击枪和马刀,这样的装备便于他们就地取材补充弹药。

想到即将出发的郭嵩涛,我心下又在犯滴估,这人可靠吗?要是带着人和枪还有我的五十名宝贝孩子去投了林则徐那该如何?他后来虽是大名人,不过现在还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啊,遇事易冲动,在万里之遥的西方一个不好就可能被别人一锅端了。不行,这事还得另择他人。可是派谁呢?在我身边,有谁合适?使团为首的,得是一个老成之人,还要精于变通,符合这两个条件的人不多,思索片刻,我将目光锁定在何本民身上。当过兵的他虽老了,但身体还硬朗,应当经得住万里颠簸。使团的成员当中,还得带上精于西方近代史的人,就叫子校的历史老师去吧,这人不错,对西方和中国的近代史颇有研究。这二百多人的队伍,就郭嵩涛一个人能讲英语可不行,还得带上二位英语教师,一方面权当翻译另一方面可以沿途教孩子们英语。法语可由郭教,但德语呢?我们这可没有能讲德语的人,那就去广州招吧,这一点林则徐也许可以帮上忙。俄国也很重要,将来建国后可能第一仗打的可就是俄国,先了解他国内一些情报有利于将来打败他。学校老教师当中有不少会俄语的,但不知身体能不能胜任……我一番思量将出使西方使团的成员给定了下来。但想到使团的人谁当头的事,我又思考起来,任命了郭嵩涛为正使,现在已经宣布了,不能改悔。那么就只有架空他了。任命何本民为传教士、副使,遇事有决断权。同时暗示护卫连连长听命于何本民。这样我就可放心了。

这外派使团走怎样的路线才是最经济的呢?随即我拿出世界地图研究起来。出发点在广州,乘船先到加里曼丹岛和新加坡这两处传教并设立驻点。这需要多长时间?又需要多少人力呢?他那二百多人可不行啊!看来我得再遣人去这两处,而这次使团去只能是先在那打个前站。这东南亚一带初步打开局面后,使团经马六甲到斯里兰卡,在那补充食物和淡水后再到吉布提,接着穿过红海,到苏伊士运河。这个运河开通吗?应该正在建设吧,炸药大王诺贝尔应该也在那里。此时的他已颇有名气,家财也不少了吧。劝他来中国肯定不行的,那就绑架过来。如果绑架不成那只有一条路了,杀了他,并且捣毁他的炸药公司,如此一来西方的炸药水平一定会停滞五年左右。想到我有可能将近代科学泰斗给扼杀在摇篮中,我就露出恶魔般的微笑。为了中国什么事做不得?他诺贝尔可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所发明的炸药服务最多的可是军队,西方列强用他所发明的这些炸药所杀的人何止千万?

在埃及,使团还可以做些什么?留下人马在苏伊士那打游击?在传教的同时还破坏运河的开掘?好像不行啊,就那百来号人,又人生地不熟的,能发挥多大的作用?搞不好会被英法一怒之下,给灭了。打游击战行不通,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来阴的了,与埃及人接触,散布一下谣言,让埃及人去阻止运河的修建吧。还能做些什么?盗墓也许能够一本万利,埃及作为一个文明古国,地下的宝藏多多,现在应该有许多墓葬还没有被发现,我们中国人去‘帮帮忙’,也好叫世界知道埃及文化的灿烂,如果有些自己发掘不了,尽可以告知埃及政府……那样可以起到拉拢埃及的目的……

过了埃及就是亚历山大港了,经地中海可到马赛登陆,先到巴黎在那驻扎一段时间,然后一路收刮人才到柏林,同时安插留学生。等这些事都成了,就去英国。呵呵,英国的皇家科学院那儿可是巨星闪耀啊,近代科学巨匠大多在此,法拉弟、摩尔、达尔文……这些人用坑蒙拐骗外,加绑架勒索,都必需给我挖来。在后世中国,我们的大多数一流人才,不都被他们给挖去了,现在有机会报复一下,怎么能不做呢?当然能说动这些科学巨匠自愿来中国那是最好不过的,但怎样才能增加说服力呢?应该带些礼物去,只要他们感到神奇,在科学家们强烈的好奇心作用下,他们肯定会心动,不顾艰险的来趟中国的。只要他们来了,想回去?哼哼!那就由不得他们了。只是这么多人,所乘坐的那条船该装不下了吧?那就卖了在埃及搞的文物,然后从英国那买些船。那卖文物的钱可能也不够买船啊,是不是带些稀罕的物品过去?这些东西要他们拿着也看不懂,也不会启发他们的思维,最好将他们引到神学的死胡同里去。什么东西有这样的效果?电脑?不行,我还有用呢!汽车?也不行,汽车太简单了点,说不定就会被西方人给仿制出来。电子表、时英钟?哈哈就这东西了,这玩意儿对我来说,有没有也没多大影响。而里面一百多年后才出现的集成电路对于这些才处于电器文明开端的西方人来说绝对搞不明白的。如果对他们说,这是上帝赐予的礼物,那么这些科学家们会不会掉进圣经里去呢?电子表、时英钟,只要上了电池就可以连续不断的走上一二年,保准这些西方人对古老神秘的中国佛法产生畏惧。如果我告诉他们只要来中国,制造这些东西的佛法就可以教给他们。哼哼,到那时他们肯定会哭着喊着来中国!对了,为了增加影响是不是再带一个电影放映队去,将我从天而降英武的形象放给他们看。那效果,哈哈,一定不错吧。在中国我用电影传播宗教效果非常明显,到西方用电影宗传宗教想必也不错吧。

欧洲的事忙完了就兵分两路,一路去美国,另一路带着科学家们回中国。现在的美国独立才五十多年,人口一千万左右,其实力还弱,后世有不少属于美国的地方,现在还没有美国人吧。后来为美国作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现在要么功不成名不就,要么就还小甚至还没出生。那么劝他们来中国就更容易了。发明大王爱迪生,现在还是小孩子吧,哈哈,把他弄到我这又多了一个天才儿童,而美国却少了一名科学巨匠!中华杨大大书中的那个斯塞潘枪械大师,也不能忘了。穿过美国西部翻越科迪勒拉山系,就是美国的西海岸了。那里的后世旧金山、落杉矶所处的位置,现在只是两个小镇,又有不少华人和黑人被骗到那里做苦力,只要政策得当,很快就可以在那站稳脚跟。这两个小镇依靠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再加上我源源不断的移民,建两个大城不成问题。等时机成熟就独立建国。美国就是想有所作为恐怕也力不从心吧。因为美国马上就要迎来了他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内战——南北战争了。等他们打仗时我就可以大卖军火给双方,叫他们打得更久一些。如果实力够强我还可以翻过落基山脉从侧面给美国北方联军一个冷子,叫他乐呵乐呵。最好的结果是北方战败,南方独立,从此美国分为两个部分。不对应当是三个部分,包括我在西海岸建的国家。哈哈,从此美国再无成为世界强国的可能……这样还不够,美国北方的五大湖区是世界闻名的矿带,各种工业所需矿产一应俱全,依靠这种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美国人的冒险精神,北方会很快壮大起来,到那时我和南方都会进入死地了,必需还要有一个势力牵制美国发展才行。我又将目光投向了五大湖区北边的加拿大。加现在属于英国的殖民地,总人口不超过二百万。我在那控制一块土地应该不是很难吧。普法战争要开打了,到那时我以武力强占外加金钱购买,那么法国人占多数的魁北克不就是我的了吗?哈哈,有了地盘我就在五大湖北岸造战舰,时不时的去南岸打一下游击,给北方联盟不断的找乐子。我就不信在三方(我的两个海外地和英国扶持的南方联盟)的夹击之下北方联盟还能发展起来。等中国实力发展起来,组建一支实力强大的舰队就去灭了丫的,然后将南方也灭了丫的。这样不仅美国,就连整个美洲大陆都是中国的了。在那建个二三十个行省,然后再出兵南美……

真不敢想象如果计划成功,整个太平洋都要成为我国的内海了,如果一个占了地球一半的超级大国出现在世界上时,这个世界会是怎样的一幅政治格局?也许西方人会大喊“黄祸”,“中国危威论了”吧。管他呢!只要实力够强,我想打谁就打谁!

不过这样宏伟的战略目标,想要郭嵩涛去完成,好像有点悬。而何本民年龄大了,思想上又有些保守。郁闷,将我头脑中所知的人物一一过了一翻,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难道我构想中的伟大中华帝国就因为人才不继而中止吗?苦也!这事要是等一个十年二十年什么的,我那批孩子当中也许会有这样能够独挡一面的人才。孩子?我心底一震!随同前去的不是有五十名孩子吗?他们游历欧洲,又远赴万里,其见识之广,也可称得上空前了。况且这样的战略构想非得几十年努力才有可能完成,到那时孩子们应该长大了吧,出现几个杰出人才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五十人当中总会有一二个人的才能与我相当的……(自夸中)。好了就这么办。我要加油!努力!日以继夜的工作,尽可能早的完成这样的宏伟目标。

等等我好像忘了什么,需要补充点东西。首先这个计划太过于宏伟,中间充满了变数,要想一路顺风是不可能的。这其中总会有那么些意外。要想意外对我的计划少些危害就必须多些预备方案,计划也尽可能的详细一些。那么得集思广益了,将那些对历史和战略有研究的人都叫来,开个研讨会,尽可能的把计划做细些。其次呢?我所依靠的是先进的科学,而科技需要有人来完成,在国内好办,多得是中华好儿女。但在国外有谁会支持我?白种人只会利用我,靠不住的,华人呢?数量有限,又地位低下还不团结,虽是一支助力但不会太强。那么还有什么人可用?阿拉伯人?我头脑中回忆起高喊着真主万岁的伊斯兰自杀爆炸恐怖分子,破坏倒有一套,建设肯定不行的。这也只能作为一种助力!黑人呢?文化太低!在我心印象中他们只是会说话的劳动工具,叫他们扛大梁肯定不行的。那么最后能剩下的只有犹太人了,犹太民族是天生的生意精啊,智商也很高,不少对人类社会有着杰出贡献的都是犹太人,如爱因斯坦。犹太人亡国之后到处被人打压,犹太人的生命和财产随时都可能一夜之间消失掉。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首先倒霉的一定是犹太人。犹太人作为一个民族历时千年的压迫却没有消失掉,这说明他们具有无比顽强的生命力。犹太人有钱有智慧还有顽强的生命力,必定是我全球战略初期的最大助力!不过这里面有两个问题要考虑。一是如何让本性多疑的犹太人相信我们。二是要是他们背叛我会怎么办?犹太人逐利,只要他们能从我的计划中得到好处,再加上中国几千年来对犹太人一直是友好的。比如宋朝时在如今的杭州就有二千多来华的犹太定居者,他们不断与中国人通婚融合,到现在已分不出谁是犹太人后裔了。而与此相反的是西方的犹太人几千年来无论怎样也融入不了西方社会。而中国仅仅五百多年就完全融和了犹太人。由此可见中国人的包容能力是何其广大啊!这样看来,第二个问题也可迎刃而解了。历史证明全世界只有中国可以包容他们,也只有中国才是他们的可靠盟友。他们对中国这唯一的盟友都要背叛的话,那也只能说他们是自找死路了。以他们的才智绝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来的……

考虑了一整夜,最终将这使团任务以及全球战略大致定了下来。

清晨,柔柔的阳光透过窗子,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一样跑了进来,办公室内一下子就充满了活力。

“嚯——嚯——”新的一天开始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