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一部 起点 第十六章 遇刺(全)

龙居士 收藏 11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为什么我每次思考问题时总有不幸降临?以前还好只是跌倒,发展到现在却是要被人刺杀了!不过我是什么人?好像刀枪不入啊。虽愣神没有躲开刺来的匕首,但那玩意儿抵达我的胸前,也没有想刺我的意思,反而一晃卡在我的脖子上。话虽说得长,其实这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瞬间即完成,在场的人无不惊骇。陈兵不在我身边,留在身边的仅警卫排张志雄的三班,本以为这个张志雄是特种兵出身,有他在身边可高枕无优,不料他并非作保镖的料,遇事没经验,有人行刺事先没察觉,事发后也没有采取相应措施,傻愣愣的在那发呆。


“妖僧!当着大伙的面,你说你是如何装神弄鬼的?若有一句不实,我叶士成叫当你血溅当场!”


“本座乃寿佛下凡,叶士成你对本座不敬就不怕遭天遣吗?”没想到,到现在为止还有人不信我的话啊!


“你若是寿佛,那我就是玉帝了。我从事捕快十多年,所见神鬼之事多矣,细查之无不是骗人钱财!”


我正要反驳,不想有人插话。


“叶士成,平素见你也是个堂堂男儿,今日为何做此行刺之事?闻你乃湖南名捕若没有真凭实据想必不会做出如此出格之事。”下面人群当中走出一个二十来岁的俊雅读书人。手执折扇朗朗而言,说话的语气再加上这一身的儒雅之气,让人眼前一亮啊!不过他现在明显是在帮叶士成,如此儒雅之人却站在我的对立面,真是可惜了!


“不知这位读书郎是什么人?”叶士成也被其风采折服,语气当中透着敬意。


“我乃岳麓书院学子郭嵩涛。”


“你就是郭嵩涛!乃一奇才也!”我头脑中回忆起关于郭的一些资料。郭嵩涛湖南人,是中国第一位在大梦中觉醒的人。清代第一位驻英法公使,他不仅勇于考究西方政体,而且敢于肯定其优长。这种观念对于当时败于西方列强不久,对于大多数清朝人来说还处于“闻洋人之强便怒,闻洋人之短则喜”境地的国人来说,太过于超前。没有人同意他的想法,其主张当然也不容于当世。其人生命运也就下场凄凉了,非但生前被唾弃,死后仍有人要开棺鞭尸。甚至被人误解为“清朝第一汉奸”。鸦片战争之后他最早意识到,中国落后了。主张单纯靠义愤填膺和空洞议论是无补于时局艰危的。如果能多了解洋人的真伪,谙习其利病,自然可以多一重应变之术。他决心做这样的明白人,到西方去学习他们的“强兵富国之术”、“尚学兴艺之方”,特别是探究“其所以通民俗而立国要者”。取西方之长补中国之短,由器学而政教。这对于那种二十年后还对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洋务派还持怀疑态度的清朝人来说,这种见识何止高人一筹二筹?不但如此,他还善于筹措资金。太平军兴起时,他赞助曾国藩办团练,建立湘军,人称“湘军财神”。


财神啊,我缺得不就是这样的对政治有独到见解,又长于理财的能吏吗?如果他能投奔于我,我当以国士之礼待之!也许总理也有人选了。到那时我也可以从政事的解脱出来,专心于军务,呵呵,人才啊我不能丢了。不过他的发展潜力虽大,但现在他的思想还处于萌芽期,如果呆在我身边,对他的见识未必有好处。应当找机会劝他走出去。我们对这清王朝,对这个世界还处于一知半解状态。了解清朝不是难事,我们毕竟生活在其中,但了解世界得走出去才行,等时机成熟我也该走出去看看了吧。这一课可缺不得,不了解敌人如何打败敌人?而书本上对敌人的描述是不是真的,还必需亲眼所见才能放心。


“寿佛爷知道我?”郭嵩涛纳闷,我虽在岳麓书院有些名声,但那远在长沙啊,更何况长沙人知道我的也不多啊!对于一个没走上官场的学子来说并不值得花太大的精力去注意。难道佛爷真是有大神通?


“本座对你的事一清二楚。”于是我像背书似的将他二十岁之前的事,一一道来,这其中讲到了他师从“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魏源,也讲到了他不为人知的曾用书名郭先杞,字伯琛等等。不但把郭嵩涛说得一愣一愣,还把在场的人说得“满跪皆惊”。我换了口气又道:


“你在人间的事我清楚,天上的人事我也清楚。”


“我还没有死了,怎能上天?”


“你乃文曲星!奉玉帝之命转世人间,辅助本座从事灭西方妖魔大业!”为了这个人才只好连蒙带拐了,不知他吃不吃这一套,不过以我超过赵本山的忽悠水平,应该不难。


“哗——”见到一位文曲星,下面几百人都露出了,崇敬之色,几百道目光齐刷刷的死盯着郭嵩涛。郭嵩涛见到有几百双眼睛盯来,也不紧张,仅仅面露半点欣喜,然后就方嘴一闭,折扇一摇,将自己的欣喜遮掩过去。这一连串的动手,做得自自然然,一身儒雅之气,喷薄欲出,翩翩风度表露无疑!众人见之无不惊叹。


“我是文曲星?我怎么不知?”


“上界转世神仙,若没本座无边法力,必然在转世时失去记意,只有在功德圆满重返天庭时,才会恢复记忆。”


“原来如此!”郭嵩涛开始相信的我的话了,呵呵,只要打开你心理防线,以后想要逃出我的手掌心,那是不可能的!


“少在这妖言惑众,你要是有无边法力,今天怎么会落在我的手中?现在只要我右手一颤,你的小命就归天了,看你如何做这个寿佛爷!”黑碳一般的叶士成,在我身边咆哮着。


击到我的痛处了,佛法无边的我竟被一个凡夫俗子给制住了,这说出去怎么也没人信啊!得编一个圆满的谎言。


“若是一般人,你当近不了本座的身。”


“我乃湖南总捕头,不敢说有名,但也绝非泛泛之辈,当然非一般人。少说废话,快快从实招来你是如何妖言惑众,又是如何使用种种鬼蜮伎俩迷惑众生的?”


“非也,本座并非说你凡间身份。天下若有文曲星降世,那与之对应的当是什么神明?”


“文曲星?……当武曲也,莫非你说我是武曲星?”叶士成大悟道。如果我直接说他是武曲星,叶士成未必会相信,但是由我提个醒,然后再由叶士成自己说出来,这效果就完全不同了。呵呵,这种骗人的方法,并非我原创,乃韦小宝的专利。小宝同志凭着这一点,上骗康熙、陈近南,下骗美女如云,中骗天地会、神龙教,无往而不利。今天不过是被我拿来用用罢了,哈哈,韦爵爷神术一出,谁与争锋?


“然也!今日文武齐聚,当主我教兴盛。”


说到这,一束淡淡的红光晃过我的眼睛,然后就落在了叶士成的胸口心脏位置。这是狙击枪的激光瞄准!叶士成,那识得历害,看到一束淡淡的红光印在自己的胸口,只道是什么烛光,也不以为意,还在那得意洋洋的看着我。我心底大骇,这个张志雄还真敢胡来。我打个手语,叫他不要开枪,远处的狙击枪放下了枪口。


“少来妖言!郭嵩涛乃少年习性,易受你的妖言,本总捕头怎会受你妖言?”


“哎,可怜你记忆全失,若是你保有记忆当不敢在本座面前咆哮了!想你在天之时,对本座何其恭敬,却不料下了凡间,变得如此这般刁顽。以下犯上,也不怕本座,惩罚你?难道你非要吃点苦头才肯番然悔悟?”


“就凭你也想叫我吃苦头,做梦!你要是有什么招就使出来吧。我倒要看看被我刀架在脖子上的人,能有什么花招!”说着紧了紧手中的匕首,意在提醒,我在他的控制之下。


“尔虽武曲下凡,本座又一时不察叫你钻了空子,但尔法力与本座比起来何止天壤之别!”说罢我也不再装了,慢慢的伸出手去抓住他的右手,扭转一百八十度,虽然他见已到了鱼死网破之时,急收匕首想在我脖子上刮一条血槽,手一用劲,却惊骇的发现,无论他是如何用力,那匕首就如同割在钢铁上,半分痕迹都不会留下。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右手被我抓住。扭转一百八十度后,叶士成手臂吃痛,身体也跟着跪倒在地。


“狂妄小仙,胆敢在本座面前撒野!”我怒目圆睁,露出一幅凶神恶刹的样子。


“佛爷息怒,小人无知冒犯了佛爷,请佛爷责罚!”这个叶士成倒也转得够快,别人还没有从刚才的怪异惊险场面上回过神来,这个叶士成不但清醒过来了,还懂得当务之急是服软求饶。看来武人与文人不同,文人服才智之士,而武人只服真刀实枪的功夫。前面我怎么忽悠,他都不信,而在我一亮身手,制住了他,叶士成马上就服软了。


“哼,若不是念在你奉命转世辅佐与我,以你刚才冲撞本座之罪,本座必打你个魂飞魄散!”说着我放开了叶士成。


“谢佛爷开恩!”叶士成说罢磕头。


“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本座要严惩你,你可心服?”


“求佛爷降罪。”


“哈——哈——哈——”我深吸了一口气,用胸腔共振的原理,发出几声浑厚的笑声,殿内香烛火苗随着我的笑声振动,也跟着晃动起来,一长一短的火苗,导致光线一明一暗,这明暗不定的光线,给人一种整个大殿都随着我的笑声晃动起来的错觉。下面的信徒们以为我要发威,忙着跪地拜了起来,纷纷言道,请佛爷息怒。


“本座常谓世人云:苦海无边,回头号是岸。你既已番然悔悟,本座又怎会再责罚你。也罢,这罪先记下了,准你戴罪立功。”


“谢佛爷开恩!”


“本座任命你为巡捕使,专查本座治下不轨之徒,你可愿意?”


“谢,佛爷。只是下官已是朝庭小吏,若……”


“准你所言,给你一个月时间,辞去公职,将家小接来,然后安心的在本座帐前听命!”


“谢佛爷。”叶士成毕恭毕敬的谢恩。看来他已是心悦诚服了。


众人也忙着给他道喜。


“佛爷,下官还有一事,请佛爷恕罪。”


“何事?”


“此次下官奉叶巡抚之命,前来探听佛爷虚实,下官与十几号兄弟一同前来。下官和各兄弟都不知佛爷神通,一路之上……这个多有冒犯……这个……”叶士成想起一路上对佛爷的种种不敬,说起话来吞吞吐吐。看来他想要我饶了他的众兄弟吧。


“不知者无罪。尔等当谨记,今后不得再犯大不敬之罪,如若再犯,我能饶得了,天也饶不了你!”


“谢佛爷开恩!谢佛爷开恩!……”叶士成一连说了十几声。看来他是有情有义之人啊,危难之时还不忘自己兄弟。


“佛爷!”郭嵩涛走了上来与叶士成并列道:“嵩涛欲有所作为,请佛爷示下。”


“尔有大才,本座必大用。他日本座再与尔细谈,先退下吧!”这个郭嵩涛原来还是个官迷啊,还没等我说话,他自己就迫不急待的要起官来了。这让我对他的看法猛的降低了很多。


“谨遵佛旨。”郭嵩涛虽大失所望但不敢多言。


“佛爷!”下面又走出一人,中等身才,皮肤干裂,一身贫民打扮,年龄在三十岁左右“小人有要事相告,不过现在说多有不便,可否约地时间,改日再议?”我怕闲杂人混进矿区,一概严禁外人进入,所以若有人想见我,到还真不容易。


“准!”


“谢,佛爷!”我见此人对我毕恭毕敬,又兼生出一幅正气之像,心下生出好感,或许他是一个人才吧。


……


此次佛会取得了巨大成功,前来参拜的信徒据统计达一百万人以上,一百万人是多大一个概念?占当时湖南人口的七分之一!这些人来自不同地方有湖南的、有广东的、也有来自江西的,这三处人并不奇怪,毕竟是我苦心传教的地区,而来自广西四川的人则让我大喜过望了。真没想到用科技传播宗教是如此的神奇,短时间内得到一百多万忠实信徒!这一百多万人来时只是一名信徒回去时却转变成火种,若以一带十计算,则不出一年一百多万变成了一千多万!若挟千万之众,这天下我那里去不得?那个李XX的轮子功的传教速度恐怕也不能和我相比吧。据史料记载第一次有组织的农民起义,黄巾起义,起义时天下才三十六万信徒。而我现在已有一百多万!是他的3倍,三十多万黄巾搞得天下大乱。要是我令旗一指,天下追随之人将会是怎样一幅波澜壮阔的景象啊!现在道光老儿若是知道我寿佛教众的人数恐怕会寝食难安了吧!


这一百万信徒,除了给我带来了三百多万两白银外,还给我带来了十多万精壮劳力。当然以我现在的情况不可能将他们全部收编,而是将他们登记为一百多个工兵团,开赴各处修路建桥造工厂等等。在中国办好一件事需三个条件,一是官府、二是人、三是钱。现在我这三样都有了,于是我大兴土木,急剧扩张工业,从反馈回来的情况来看,一切都很顺利啊。通过考核又选其精干聪慧之人,补充进铁血青年团,将青年团扩编为铁血师,呵呵,那些被我苦训了三个多月的青年团成员,高兴坏了,因他们一仗未打就纷纷升为连排长了。为了保证自己连排的战斗力,现在这些人发起狠来折磨这些个新兵蛋子!令人称奇的是这些菜鸟,虽头脑不够灵活但吃苦耐劳之能,远胜于青年团成员!不论你怎么苦训只要管饱饭,从无怨言。心中又有死后升为天兵天将的坚定信念,打起仗来从不畏死!


铁血师,我自任为师长。采用三三制原则编制,下设七个团(警卫团、步兵一团、步兵二团、陆战一团、炮兵团、后勤团、航空团),三个营(狙击营、侦察营、宪兵营),一个情报部,共计13180人。这样一来原来的驻地就不够用了,铁血军校由警卫团驻用。警卫团担任居中策应和攻坚的任务。所有从原来世界带来的枪械(除各团营长的手枪处)都拨给警卫团使用。其他团营驻在原本为信徒临时搭建的木棚当中,装备了针击枪、手榴弹。但现在枪械严重不足,按军工厂的产量计算至少要三个月才能装备满部队。铁血师的新战士临时所用的基本上都是些刀枪,有的甚至空手。呵呵,部队发展太猛以至于武器不够装备。没有枪械他们的射击训练也就没法进行,现在所做的只是体能、军纪训练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