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什么20世纪共军的战斗力特别强

,兼谈工业化时代的各国军队管理模式20世纪战斗力最强,并且在现有条件下发挥水平最高的军队是什么军队?是建立在党领导下的军队(无论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共军,还是纳粹党领导下的德军)并且,共军成为20世纪唯一战胜美军的部队,(美军20世纪的战史,可以说是逢共必不胜,无论是朝鲜还是越南)


有人说俄军,德军的战斗力是有历史传统的,并非是因为什么人,什么党,什么意识形态党政战斗力才大幅度的提高,德国自从19世纪后期建立在强敌环司条件下现代式民族主义及高水平的基础教育,经常维持高水平的战备状况有关;俄军即便是在腐败的,阶级矛盾深刻沙俄时期也表现出了较强战斗力意志;在“廉政指数排名”一百多位的情况下,依然在车臣战争中表现出了较强的战斗力;那么十月革命时期的苏俄红军在短短几年内就战胜了战斗力并不低下的白军外加美英法日等协约国干涉军就是证明;


如果说那些有好战传统的20世纪白人军队不能说明问题,那么有儒家文化,天下文化及农业文明先天非好战熏陶的并且由于数十年殖民统治基本丧失国家凝聚力与信心亚洲军队以及近代中国军队可以是一个很好的证明;无论在古代,还是近代,东亚典型农耕文化圈的民族在大多数情况下没有表现出强有力的战斗力,在近代几乎所有外战中,表现几乎都不如人意,不仅仅是装备及训练上的,也表现在小集团,小集体观念强,国家观念淡薄造成的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尽管有少数军阀部队为小集体利益或者有限的国家民族观念表现出较强的战斗力在其水平应有的条件下,也没有相对其他主流国家军队比较突出的表现;


但共军的出现似乎改变了这一切,共党虽然在1927年到36年的土地革命及后来的解放战争中以“阶级斗争为纲”或者变相的“阶级斗争”,但这不能成为共军战斗力相对条件更强的唯一依据;共军士兵的来源虽然和其他军阀部队一样都以农民为主,但军官及高级指挥员中虽然有农民或工人运动出身的,但更多的是旧军阀及军官,甚至地主,知识分子,证明事实上阶级调和还是阶级斗争都只是手段,共党的意识形态的最终目标却是超脱阶级本身的,在根源上是西方人本主义的;这种独特的意识形态造就的结果是:克服了传统社会层面及旧军队因为山头主义或者小集团而造成内耗影响凝聚力的情况,因为很多情况下,使人克服了狭义的人生价值观;仅仅有意识形态还是不够的,共军从军队的最基层就建立了高度法纪观念条件下的军事民主制度,这种彻底摒弃私兵制,建立在士兵委员会及党委基础上的制度在保障军队高度统一及凝聚力的基础上使每一个士兵都拥有了民主观念与理想相统一的纪律观念;克服了传统的从明宋时期就遗传下来的军阀部队中长官专制造就的层层克扣军饷,造成士兵只能搜刮百姓以至于影响最基本的战斗力来源,而在当时的共军中无论是党的指挥员,还是军队的指挥员,都没有特殊的标志及军衔,官兵一至的思想深入所有的人,士兵违反了纪律,党及军队领导可以按规定对其进行处罚,战友们也会站在指挥员的一变,同样,党及军队的领导如果出现体罚士兵,克扣军饷中饱私囊的情况,不仅仅在士兵中占不住脚,在下级党军指挥员中也占不住脚,因为从本质上说:1955年实行军衔制度之前的共军是一指真正意义上的民主与集中高度统一,上级领导下级与下级制衡上级完美结合的军队;这种高度先进完美的民主化军队不仅仅在意识形态上,即便那些没有足够意识形态的士兵,也充分调动了其积极性;在军事指挥上,虽然由于装备水平及军队水平尚没有达到一定档次,没有出现美军那种任务分级的管理模式,这种体制造就的决策中,也是军事指挥上民主决策与集中领导的高度统一,造成的结果是:共军中许多指挥员的水平本身虽然不高,但由于能集中众人智慧及高效决策出现的指挥失误的情况虽然也有,但极少,大多数情况下相对于敌人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拿破伦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也有许多人参军正如从事仕途一样,任何事物的动机都不是单纯的和架空小说的主角一样,不能说一个人为了民族的解放或者共产主义加入共军就没有出人头地,想当将军的想法;那么没有军衔的共军是怎样在这方面对人产生激励作用的呢?共军这种官兵一致的体系及思想下,事实上为每一个人的晋升提供了一个真正的公平的平台,也就是说和旧军队不同的是你与高层党政领导的关系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真的有能力,是否真的善于战争,善于打仗,加上在严酷的战争环境长期考验的情况下,哪怕是一个没有读过军校的普通士兵,只要表现出真正的才能,在民主思想与有效领导高度统一的共军中,他的才能会马上得到应用,无论它善于狙击,侦察,还是指挥;例如:和林彪齐名的粟裕大将就是从一个普通士兵依靠自己的突出表现,很快得到了重用;成为决胜解放战争华东战场及淮海战役的关键指挥员及军队将领,哪怕和中央领导的关系不十分融洽,在指挥问题上常有冲突,也没有影响他的仕途;


这种高效的唯才是举,各展所能的意识形态基础和机制的完美结合在适应朝鲜战争工业化正规战争的情况下也得到了很好的表现,中国当时由于基础环境和美国相比的天壤之别,会开汽车的人都集少,但全国仅有的大部分卡车司机很快集中到了朝鲜战场,会开坦克,飞机的人就更是凤毛麟角了,但从共军中选拔出的坦克手,飞行员却都是有一定天赋的人,很快从朝鲜战争前期的“先进重装备等人”,变成了中后期的“人等先进重装备”,在经受几百小时螺旋桨飞机训练,开了不到几十小时的喷气式战机的中国飞行员中少数精英创造了美空军王牌几乎同步的战场记录,在整个战损比上也没有落下风(虽然中苏飞行员的战绩很难分清),仅有的几百辆轮流参战的坦克,出动不到一千辆次,就摧毁了数百个坚固工事据点,在和重量级远远优于自己的M26,M46,百人队长等重型坦克交战中也不落下风,击毁敌74辆重型坦克和20多门火炮,;被联军强有力的空中优势击毁的坦克就更少,在所有交战中的中共军队JS-2,T34等坦克总损失数不到一百辆;


20世纪的时代,主流强国真正走入了工业潜力与军事研发技术实力决胜的工业时代的战争,各先进军事强国也无不探询对传统的等级森严的古代特点的私兵制进行改革的放案,有的是处于适应工业时代战争的需要,凡是不能适应这股潮流的,例如等级森严的日本军队虽然依靠专制和神化宗教创造非人性化的作战意志,但却无法适应机械化军事革命的需要,注定不能成为一支像共军那样个人的才能发挥与建立在思考与真正人生观,价值观下的集体主义及高效的军事民主集中管理及决策机制,表现突出,能适应由农业时代军队到工业时代军队转变的武装力量。在20世纪的军事体制改革中有的是处于“防止民主国家中的军队从国家化到私人化,防止军事政变”等政治需要;不过,在非共党国家中的军队改革似乎又陷入了一个怪圈,一个类似古代的唐代和宋代哪种兵制更优的问题,在缺乏足够民主法制的意识形态基础的情况下,原般找朝古代的宋朝,明朝乃至现代的美军“文官官僚体系领兵”不仅容易造成官僚主义及腐败问题(美国军队据说是美国社会中最缺乏民主与新闻自由的地方,长期依赖的官僚主义也造成一些腐败问题及丑闻,但美军拥有人权意识,法制观念都比较强的国民来源,在二战及冷战中也引进了一些传统共军中官兵一致的效仿,在一定程度上克制了军队中的腐败现象对凝聚力及作战指挥,军队管理的影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