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一章 新兵连 第十二节 新一连一班(十一)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9 99
导读:兵王 第一章 新兵连 第十二节 新一连一班(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第十二节新一连一班(十一)

新兵连的日子过得快,转眼间到了元旦。让新兵们难熬的队列训练告一段落,直等着元旦假期过后的考核了。


警卫部队越是过节越紧张,鸿飞所在这个团在元旦的前一天就开始停止休假,控制人员外出,机动车辆全部出库,进入了三级战备。驻在团部侧翼的“尖刀”分队更是紧张,进入了一级战备荷枪实弹的开始座班,停在他们楼下的“大屁股”吉普车昼夜不停的值班发动,随时准备出发“处突”。


老兵的营区里空气紧张,而新兵营却是笑语欢歌一片过节的气氛。今年元旦,团里破天荒的给新兵们放了两天假,而且三令五申:不准出小操,让新兵们休息好,以利再战!如果发现那个班出小操,班长就地免职排长挂职下班当兵。


班排长们也是年轻人,既然团里这么说了谁还去干受累不讨好的事情,索性带领新兵吆三喝五的摔起了“勾鸡”;打起了篮球,也就此机会和新兵们密切一下关系,每天对着他们吼,的确也需要个缓和的空间。


新一班的新兵们分成了三伙,山东兵们在杨喜的带领下凑到一起摔“勾鸡”,司马群英和几个江苏兵凑到一起,几哩呱啦的说着鸿飞听不懂的鸟语聊天,武登屹什么也不会的,只好拉着李永胜去“拍皮球”。只有鸿飞愁眉苦脸的托着腮,趴在床边对着一打稿纸发呆。


这一段时间鸿飞过得不舒服,司马群英和他较上了劲儿,事事处处都要比个高低。两个人什么都要比,吃饭要比、训练要比、内务卫生要比、拉体能要比、就连洗衣服、洗澡、上厕所也要比!一心只想混日子的鸿飞对司马群英这种死缠烂打狗皮膏药似的作风深恶痛绝,却又无可奈何,以至于见了司马群英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像找机会教训他一下,可是新兵班长们从来不让自己的手下脱离视线范围,根本没有机会。鸿飞算是服了,只好对他敬而远之。可是司马群英并没打算放弃鸿飞这个对手,他越来越喜欢鸿飞看见他以后那副哭笑不得的表情,虽然比试的结果他负多胜少,但每次的结局都是鸿飞落荒而逃,这样的结局已经让司马群英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由此而制定了一个目标:不管其他人怎么样,他的目标就是超过鸿飞,谁让这小子牛X起来没个完!


鸿飞挠破了头皮几乎想了一夜,终于圈定了司马群英和自己较劲儿的原因:可能是无意间一句:“动作差”伤了他的自尊,也可能是司马群英想用行动告诉所有人,他并不比鸿飞差!


鸿飞决定“放水”故意输给司马群英,可放了几次水以后,自尊心同样很强的鸿飞就受不了了,他实在是无法容忍司马群英胜利后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昂的嘴脸,只好小心翼翼的在不暴露实力的情况下略胜司马群英一筹好让他知难而退,谁承想,司马群英百折不挠,两个人就这么僵了下来!


司马群英缠着鸿飞一路比下来,俩个人的综合素质“噌噌”见长,很快超过新兵一大截。这下好了,新一班的新兵们一下子有了两个“榜样”,万份无奈只好咬牙迎头赶上。在这两个心怀叵测的“榜样”带领下,新一班就像雨后的庄稼一天一个新气象,训练红旗、内务卫生红旗、政治学习红旗挨着个的往班里扛!


陈志军看在眼中喜在心里,对这种比赛采取支持纵容的态度,无论是干什么总喜欢把两个“榜样”安排到一起。杨喜对比赛不甚关心,新兵连没有菜地他的任务只剩下内务了,剩下的时间除了单兵教练李永胜以外,就是随时随地的叮嘱武登屹向他“一对红”的搭档学习。


鸿飞拖着两条“尾巴”苦不堪言,后悔的经常在没人的时候痛扇自己耳光,边打边骂:“我让你臭美,我让你显摆!”


时间一长,连长刘新年、指导员李浩、排长王军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三个人一碰头,就让通讯员把陈志军叫到连部里来问情况。


陈志军到了连部“报告”也没喊,推门就进。刘新年是军事干部,他喜欢军事训练的尖子,只要你是训练尖子比武时能拿成绩,其他的小节他从来不当回事,而陈志军恰恰又是一连的尖子。


刘新年对陈志军没喊报告就进来的举动没什么反应,慌忙把含在嘴里的热水吞下去,劈头问道:“你班里的那两个兵是怎么回事?”


李浩本想批评陈志军几句,见连长已经问上了,皱了皱眉头踱到桌边拿了本《军人道德》翻看。


陈志军看出李浩的不满,连忙向连部外走去:“指导员、连长,我忘了喊报告了!”


李浩把书合上:“回来,回来!下次注意就行了,连长问你话呢!”


“是!”陈志军应声停住脚步笑着说道:“连长,较劲呢!”


“较劲,较什么劲?”


“两个家伙谁也不服谁,什么事情都要比一比,军事训练、政治学习、内务卫生没有他们不比的事儿!”


“说得不错,这两个小子就没有不比的事儿!”王军突然笑起来:“昨天我上厕所,刚蹲下,看见鸿飞急匆匆地跑进来,司马群英几乎是踩着鸿飞脚后跟冲进来紧挨着鸿飞蹲下了,眼睛还一个劲的像鸿飞瞟。等了不到一分钟鸿飞提起裤子就走,司马群英胡乱的擦了两下屁股追了出去,他刚走到门口,鸿飞又回来了,一声不吭原位置蹲下了,司马群英这小子傻乎乎的也跟着蹲下了。鸿飞慢条斯理的解完手走了,留下司马群英这小子在厕所里到处问人要手纸,要不是我给他一块手纸,你陈志军得区厕所救他!”


“二比一!鸿飞赢了两次!”刘新年和李浩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陈志军的表情有些尴尬,毕竟是新一班出的事儿,他红着脸解释说:“司马群英没有鸿飞脑筋块,综合素质也差一点,一直是他在追着鸿飞跑!”


“这两小子素质不错,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刚来部队就打了一架!”刘新年把端在手里的那只特大号的搪瓷缸子放下,站起来叮嘱道:“你千万给我把住了,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俩小子走到一块。鸿飞那小子比较成熟,性格稳重有些心计,他要是发坏只会发阴坏背后捣鬼。司马群英大大咧咧就一马大哈脾气,他会选择与你正面对抗。这俩小子要是扎了堆,一个背后出主意一个前面打冲锋,这一配合绝对够你喝一壶的!明白吗?”


“明白!”


陈志军嘴上说明白,心里却不以为然,目前这两个家伙的情况与刘新年说得完全相反,正面对抗的是鸿飞,那个司马群英不显山不露水的挺老实。


“一班长!”李浩见刘新年重新端起了那只特大号的搪瓷缸子,知道他把想说的话说完了,示意自己可以开始了,就把陈志军叫到身边说道:“士兵之间开展比赛的这种训练模式非常好,连长对此给与了充分的肯定,我们准备当作新训经验报到营里去!但是要指出一点不足,那就是你要善于引导。不加引导由着他们这样比下去,总有一天经常失败的一方会心存怨气,与胜利的一方形同陌路,严重的会以某个矛盾的激化而动手打架,这样结果是谁也不想看到的!不能因为训练,而把两名新兵搞成对立面!要让他们明白训练不是为了比输赢,是为了保家卫国、保卫首长安全、保卫首都,做准备!明白吗?”


“明白!”


陈志军这次真的明白了,是该给这两个“榜样”降降温了,眼瞅着就要打起来了。


“尖子,干嘛呢?”司马群英聊够了天,搬着马扎凑到鸿飞身边伸长脖子看鸿飞面前空无一字的稿纸,嬉皮笑脸的说:“写家信呀?写家信还要构思,我从来都是一挥而就!”


“没事别烦我!我要写东西!”鸿飞把头扭向另一边。


“了不起,看不出来,我们尖子还是一作家哪!”司马群英搬着马扎绕到鸿飞对面坐下:“写什么,是不是给报社投稿啊,顺便给写写咱司马同志!”


司马群英扭头对着班里的新兵们喊:“司马可是个好同志!”随声附和只有他的两个老乡,鸿飞皱起眉头厌烦的说道:“赶快去玩儿吧,我不写通讯稿,我写诗呢,诗,懂不懂?没你什么事儿!去吧,去吧!”


司马群英“腾”一下子站起来:“哎、哎!同志们注意了,我们班出了一大诗人!鸿飞给大伙念念!让咱这个大老粗也长长见识!”


新兵的目光全部落到鸿飞身上,他们只注意到鸿飞趴在床边呲牙咧嘴的以为他牙疼呢,没想到是在写诗,立刻起哄:“念念,鸿飞给念念!”


“念念?好!那就念念!”鸿飞一脸坏笑的站起来盯着司马群英的眼睛用阴森森的语气朗诵道:“死亡黑色的火焰正在熄灭,雷鸣电闪的天空像一张被愤怒攫住的脸,一只黑豹黑色的走动在我身旁,它粗糙的喘息声让我惊怖,走过大地敲响黑夜的鼓,从一棵树上猫头鹰发出狞笑,这金属的声音震聋了天空,蝙蝠是夜的守护者它的飞翔如水漫溢……”


鸿飞的语速越来越快,司马群英被诗中描写的场景吓坏了,连忙说道:“停、停!鸿飞,我怎么听着阴森森的,你们感觉呢?”


这一次司马群英的话得到了认同,新兵一个劲的点头表示同意。


司马群英用力挥着右手,仿佛真有一只蝙蝠飞到他的面前:“这是你写得?你怎么写这么阴森森的玩意儿!”


“不是,这是但丁写的!”


“但丁干什么的,他的名字真怪!”


“哦!你说但丁呀!他就是一火葬场工人,我们家的邻居!”鸿飞忍住笑走了。


司马群英低声嘟囔着:“我想也是,只有这种人才能写出这么阴森森的玩意!”他的一个老乡跑过来凑到他耳边悄悄说道:“鸿飞在耍你,但丁是意大利的民族诗人!”


“我操!又上当了!”司马群英懊恼不已。


陈志军从连部出来,兴冲冲的甩着手往新一班走,这几天他的心情好得不得了。原来让他头疼的新兵,现在成了两只领头羊,带着他的新兵们一个劲儿的往前窜,把连里的三面流动红旗前后脚的扛回来,这要是引导好了,等新兵营结业的时候,新一班那个总分第一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陈志军美滋滋刚转过弯,一个兵飞奔而至和他撞了满怀,定睛一看原来是他班里的武登屹,不由有些责怪的说:“慌慌张张的干什么?这要是撞了首长怎么办?”


武登屹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班、班长,对不起!李、李大个子,不是,李永胜打篮球……”


“停、停、停!”陈志军一口气说了三个停才打断武登屹:“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慢慢说是怎么回事,李永胜怎么了?”


“他会打篮球!”


“切!”陈志军不屑的说道:“这有什么稀罕,团里会打篮球的海了!”


“不是,不是!”情急之下,武登屹拉着陈志军向篮球场方向跑。


“熊兵放开!注意军人形象!”陈志军甩武登屹,低声喝到:“听我口令,齐步-走!”


“跑步,跑步!”


陈志军看着武登屹着急的脸色,心里咯噔一下,心说:不会是,李永胜这个憨兵闯祸了吧!嘴里的口令救出来了:“跑步-走!”


几乎是飞奔到挤满观众的篮球场,陈志军费劲的挤进不停叫好的人群里,眼前的情景让他欣喜若狂。


平时木纳的像块木头,走个齐步都能顺拐的李永胜,此刻在篮球场上灵活的像只猴子,五名篮球打得不错的老兵全力盯防愣是拦不住他。突破后的李永胜,竟然高高跃起,蒲扇般的大手抓着篮球向蓝筐砸去,叩蓝!


“好!”陈志军忍不住叫起来好来。


“这是那个班的新兵,好家伙,已经的了三十分了!”


“我班里的!”陈志军听见有兵在打听李永胜的名字,立刻自豪的说道:“他叫李永胜!”


“你这个兵是不是从体校特招来的?”


“不是,沂蒙山区来的!”陈志军心里笑开了花:妈的,新一班还真是藏龙卧虎,这有蹦出一个人才来!


PS:对不起各位书友,这两天因私事出门耽搁更新,刚刚回家,立刻补上,希望得到你们的原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