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一部 起点 第六章 夺权

龙居士 收藏 9 16
导读:矿工雄风 第一部 起点 第六章 夺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为什么不信?”没想到老实人张忠武反而成为最难对付的人!唐云虽不相信我的话,但他信得过大炮,在大炮表示他认我做头时,唐云也跟着向我敬礼表示愿意服从。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在没有亲眼听见到前我不相信!”


他可真是个实心眼,没看到我们中有人动了杀心吗?话已说到这个份上难道还有后退的可能?如何才能让他心服?带他去看看这是不行的,尽管一去一回一个小时足够了,但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如果被别人占了,一切都晚了!况且我们还要马上去控制武装部,否则在人心思乱的时候,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朝大兵弟使了个眼色,大兵心下明白,向唐云身后绕去,趁我用话分散他拉注意力时,从背后猛扑上去,其他人一见动手,趁机下了他的枪将他死死的压在地上。


“对不起兄弟,我们现在时间很紧,没办法只有出次下策,让你受委屈了。当事情完了之后我们会向你证明的。”我去值班室找了根绳子,将他捆了起来,堵上嘴,塞到值班室里。


“大炮去把门打开,我们进去操家伙。”


放眼望去,这个当武器仓库用的防空洞还真是巨大,听大炮讲可以躲二千人,装枪支弹药的木箱子整齐的码成一堆,大多还没开过封皮。另外一些军用钢盔、防弹衣、军鞋、军服侧堆在不远处。搞笑的是收缴的一批民用汽枪、火枪、猎枪也堆在那。洞里干燥、无风、一股子霉味和粉尘味呛人口鼻。


“大炮有没有作过统计,这里共有多少东西?”


“老班长这里的东西,我了如指掌。”说着如数家珍的给我报了一长串数字:


仿制苏联CKC7.62毫米半自动步枪,而成的56式7.62毫米半自动步枪一百二十支,子弹5万发;


仿自AK47突击步枪56式冲锋枪十二支,子弹5000发;


81式7.62毫米步枪一百二十支,子弹10万发;


81式7.62毫米班用轻机枪十二支,子弹1万发;


54式手枪十二支,子弹6000发;


77式手枪十二支,子弹6000发;


92式9毫米手枪十二支,子弹6000发;


88式狙击步枪三支,子弹2000发;


54二式手榴弹400枚;


61手榴弹1000枚;


77式小型钢珠手榴弹1000枚;


82式拉发火无柄手榴弹500枚;


82式训练手榴弹120枚;


KFB式催泪手榴弹300枚;


80毫米迫击炮10俱备炮弹300发;


其它的军服、迷彩服、军鞋、刺刀、匕首、钢盔、防弹背心等等各有四种样式,每式120套。


92式手枪都有!我喜出望外,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过关于这种手枪的评价:外形很美,样式独特,重量轻仅重0。75公斤,采用双排双进15发弹匣供弹。比前面几种手枪子弹数量多了一倍。我急忙打开标有92式手枪的弹箱取出一支细细观看。全塑料握把,造型符合中国人的手型,有网状方格花续,可以防滑,握在手中感觉厚而不滑。握把后设置成深凹型,可以防止出现五四式手枪射击时出现击锤压边虎口的现象,单手、双手握持都很顺手。除了机械瞄具外还有激光瞄具。


“大炮你根据需要给各位分配一下服装和武器。”


“我们这共有八人,根据老班长下次任务目的,我建议,每人穿一身迷彩服、钢盔、陆战鞋带匕首一把,手枪自选,56式冲锋枪一把,手榴弹四个。”


“大炮,我看手榴弹就不要带了,省得误伤人,那玩意儿一炸一大片,太危险。”


我没当过兵对武器,唯一对军队的实践了解还建立在大学时参加的军训上,而大炮是有四年军校学历,三年部队生活的人,采用他的建议最合适。不过从接下来的目的来看,我们主要面对的是一些手无寸铁的人,以这样的装备显得太夸张了,可以说是武装到了牙齿。不到十分钟大家就准备就绪了。为了保险,我叫大炮给我们演示了一下武器的使用。另外打了几发子弹,试了一下手感。这地方偏僻,如不是在夜间矿区是听不到枪声的。


“兄弟们,出发。”我学毛主席的样子大力挥了一下手势,这其中透着一往无前的勇气。


“头儿,这里怎么办?没人看守啊!”宋仁军问道。


“我们现在人少,不能留人守在这。这铁门足有一米厚,没有钥匙,一时半会是打不开的等我们制服了武装部再来不迟,兄弟你就不要担心了。GO!”


矿武装部,就在矿区门口,矿办公大楼的侧面,是一座老式四合院,有三层。平常门口是没有人站岗的,不知为何今天却站了二个人,看那臃肿的身体站在门口,怎么看都像两个保龄球。不过远没有保龄球笔挺。我们全副武装走到他们身边时,竟然还在聊天。长期的和平让他们丧失了应有的警惕性。我们齐声爆喝“举起手来!”那两人聊得正天心,突然被雷鸣一般的喝声惊起,两股颤动,全身发软,手没举起,反而瘫软到地上。大炮搜出他们腰上的手铐,将们拷了起来。


“说!武装部的其他人都在那?”


“都在会议室开会。”


“今天在这里面的共有多少人?”


“都来了,有一百多人。”


“有人佩了枪吗?”


“没有。”


“很好!”


电影中宣传的视死如归的英雄都到那儿去了,看着门口吓傻的两人我心底涌出一股鄙视。


“你们两个呆在门卫室别动。兄弟们冲啊。”我一马当先向着大炮所指的会议室冲去。


会议室在三楼,有二百多平方,中间一圈会议桌,四周摆了三圈椅子。一百多号人在此开会,不少人口中都叨着一根烟,有的还嗑着瓜子。几个服务员穿梭在人群中间,不断的给人倒开水。从怪事发生到现在已过去四个多小时了,大家都知道了,整个矿莫名其妙的回到了清朝。而矿里主要领导都不在,刁得贵队长和何本民副队长,所能作出的本能反应就是——开会!于是将分散到各处的武装部成员都用电话或手机找来。(矿里有完整的内线电话系统,因为地处山区,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又不得不在矿电影院楼上建了个手机基站,在没有障碍的平地,信号可以覆盖方圆百里。只要有电,就可以打得通。)等好不容易凑齐了,却发现各有各的意见。不少人都认为自己应当做领导,为了争位置,谁也不服谁。于是会议开成了一锅粥,吵闹得如同菜市场。


“同志们啦,我们都是党教育多年的人,应当与党保持高度一致。现在情况我们虽莫名其妙的回到了清朝,但我们基层党组织还在,应当发扬党的先进性,以三个代表为核心。我们党的组织原则不能变,只能是党指挥枪,决不能让枪指挥党!”副队长何本民与矿党支部书记有点关系,也是武装部的党支书。四十多岁,早年当过兵,有多年的政工经验。多年的政工让他总结出不少理论,听党的话,跟党走,遇事多请示领导,这样可以少犯错误。只是今天领导都不在了,没有人可请示,于是他的话全没成了没半点价值的空话套话。说了很久,就是没有对如何应对现在的局势提出半点意见。


“毛主席也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


谁那么大的胆子敢置疑,党的政策方计?会议室的人纷纷朝门口望去,发现一个白面,大耳,手持冲锋枪的肥哥冲了进来,这人是谁?紧跟其后的是武装部唯一的一个上尉,绰号大炮的军械仓库管理员。随后进来的人,有不少人都认识,退伍兵啊都要到武装部报到的!最后进来的是一个清朝的老汉,大家都知道了现在已是回去清朝了,也就不觉得惊讶。


“张炮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盗窃军火!就不怕党纪国法了吗?”何本民,意识到了目前局势的危险性,刚说完这句话,脸就变成了猪肝色。这些人枪都敢盗,保不准会杀人!


“党纪国法,都留在了原来的世界,在这里党还要一百年才出生!这里清朝的国法,我们现代军人是决不会尊守的,相反我们还要推翻它!”大炮面无表情的一字一句的回答。


“大家好,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是矿里的职工子弟,我的父亲大家都认识,就是XXX。我们哥几个本着维护本矿人们生命安全的目的来到这里。当然没有枪是不行的,我们只好以中华子民的身份去军火库借了点枪……”


“分明是造反!”在何本民身边坐着的一名尖嘴,打断了我的讲话。


“你是谁?”


“刁得贵队长”


“我讲话时你不要插嘴,我说完了,欢迎各位提问。”


“叛徒,国家和人民是不会放过你的。”


“只有积极保护人民,时刻为人民着想的人,人民才会拥戴他。刁得贵!别以为你心狠手辣仗着市里有人就没人敢动你,到现在你还看不清形势吗?你的靠山已不在了,全留在原来的世界。权力又重新回到了人民手中,从现在开始,谁能赢得民心,谁能在这清朝保证人民的安全,谁就能获得人民给予的权力。刁得贵你的所作所为全矿人民心理都明境似的看着呢!明天我们要召开一个职工代表大会,你的罪行将公布于世。从现在开始你就等着人民的正义宣判吧!大炮将他拷起来。”


大炮闻声而动,正要将刁得贵制服,不料人群中,跳出几个不要命的竟敢阻挡。大炮以一对多,毫不畏惧,但对方人多,一时难以制服。而其他人见到有人出头,纷纷鼓噪起来,会场变得十分混乱。


“哒哒哒……”我对着天花板打了一梭子,天花板上激落的石灰,沙子纷纷落在人群中。清脆的枪声立刻镇住了现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你们想干什么?不要命了吗?都坐下,谁要是还站着,看我不打爆他的头。”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些人还真的是好汉啊,一个个都笔挺挺的坐回了原位。


“大炮将刚才那几个带头闹事的连同刁得贵一起拷上,押到禁闭室关起来。唐云你和大炮一起去看着他们。”


等大炮、唐云将他们押走后,我用目光扫视了一下,发现下面不少人都面露忧色,但更多的表现出了一幅对前途的迷茫。能否说服他们关键就在于能不能打消他们的疑虑,把他们团结在我们美好前景下了。


“各位大叔、大伯、大哥们,你们好!现在你们虽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可以站在这对你们讲话,也许你们不服气,在你们当中比我有威望有资历的人很多,自认为可以领导全矿人民的人也有不少。


你们总以为我们几个青年人,是凭着一时的巧合才得以赢得现在的优势局面。我现在要告诉你们,这绝对不是巧合,是必然的。我承认你们都比我大,比我有资历,而我们几个在矿里不过是最底层的几个职工子弟。即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大把的钞票。但自古英雄出少年,在和平时代少年必需皓首白发才有可能出人头地。但现在处于黑暗的清朝,而我们这里矿领导又正好全部不在,出现了权力真空,这给我们几个以机遇。这机遇同时也出现在你们面前,本来以你们的权势,如果能及时抓住机遇我们就毫无机会。但在过去的四个多小时里,你们在做什么呢?头脑中没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只晓得在这开会打嘴巴仗,你们力量很强,但在无限的内讧中消耗了。这样下去如何得了!要是清政府知道了,开来了大军,请问你们拿什么顶住?难道要我们现代人要作满清的奴才?即使我们想做奴才恐怕也没有可能,大家想想,清朝政策是‘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我们这有谁长着猪尾巴?恐怕城破之日就是我们断头之时。你们包括我们所有矿山人目前最大的敌人,不是我们这几个在你们眼中的叛乱分子,而是可能到来的清兵!现在我们最主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用以发展自己,积蓄力量,推翻清王朝,建立新中国。这种的目标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实现的,必需经过长期艰苦的努力,这样繁重的工作,只有年青人敏锐的头脑和无限的精力才能承担。当然我们还年青,还需要各位长辈,给我们把把关,你们丰富的社会经验将是我们最伟大的财富!我在这里先谢谢你们了。怎样才能实现我们这一宏大的目标呢?我们目前主要做那些工作呢?我已想了一份施政纲领,我说出来,请各位不吝赐教……”我越说越快,越说思路越清晰,台下的各位叔伯,越听越入迷,一时间竟忘了夺权之事。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二个小时,与会现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感到累。这与平常开大会时,巴不得早点结束的情景完全相反啊。当我将施政纲要讲完时,各位叔伯,又积极参与纲要的讨论当中去,献计献策,提出了许多有益意见。当我宣布施政草案初步定下来时,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长舒一口气,心下明白我第二步取得了巨大成功,初步得到了武装部大多数人的拥戴。中国历史由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