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一章 新兵连 第十一节 新一连一班(十)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1 64
导读:兵王 第一章 新兵连 第十一节 新一连一班(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喜讯:新建兵群四,基本上还是空的,喜欢的请赶快加入,过时不侯!


第十一节新一连一班(十)

部队把“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的这句话当作真理,鸿飞拔了尖,理所当然的成了所有新兵学习的榜样。陈志军要求新一班的兵们向鸿飞看齐,排、连里要求向鸿飞学习,新训骨干们则用酸溜溜的语气教训他们的新兵:“看看人家一班的鸿飞,再看看你们?人家和你们一起开的训,人家已经在团里挂了号团长专门跑来看他的动作,你们哪?你们还在原地踏步!被团长亲自表扬,这是多大的荣誉!知道团长是多大的官吗,他和你们县长一个级别!”


憨厚实在的农村兵们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心想:“那可不!俺只在三年前看见俺们乡长一次!”


无意间暴露了实力,鸿飞成了新兵营的焦点人物。上个厕所都有人在对他指指点点:“看见没有!他就是鸿飞!”


“就是他呀!听我们班长说,团长还亲自来看他的动作呢!”


“知道,知道!为这事,排点名的时候,我们排长还发了火,骂我们不争气!”


“唉!我们排的日子也不好过了,排长正闹闹着出小操呢!”


“全怪这个家伙,本来训练就够苦的了,他就不会深藏不露一点?他倒是露脸了,让我们陪着受苦……”


鸿飞听不下去了,提起裤子落荒而逃。他对这种始终暴露在众人目光下的生活苦不堪言。


被团长称赞“带兵有一套!”陈志军变得信心百倍踌躇满志的盘算着把鸿飞和全班的训练水平提高一个档次,好让团长看看,他陈志军的确是当之无愧的“带兵有一套”。


吃过晚饭,陈志军把全班悄悄的带到了操场上。


“同志们,白天的训练是吃大锅饭,现在我们来吃小灶!”陈志军双眼炯炯发光,用力挥舞着右手说道:“鸿飞同志得到团长的表扬,这不仅仅的他个人的荣誉,也是我们全班的荣誉!要想保持住荣誉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勤学苦练,多一分汗水就多一份收获,我们只有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汗水,才能把第一牢牢地抓在手心里!下面我们进行一个小时的队列训练。”


新兵们白天累了一天,晚上还要出小操,立刻有些愤愤然,趁着天色黑暗陈志军的视线不良,一个劲的对着鸿飞翻白眼。


鸿飞咧着嘴苦笑,他快要被新兵们孤立了。


“鸿飞出列!副班长组织其他同志训练齐步的连续动作!”


“是!向右-转!目标队列训练场,齐步-走!”


看着杨喜把队伍远远带开,陈志军回过头对鸿飞说道:“你的齐步基本过关了,跑步的问题也不大,下面我们进行正步动作的训练!正步接触过吗?”


陈志军的语气有些迫切。


“接触过!”鸿飞实话实说,因为他不止一次的说过他是军训先进个人。


“好!听我口令:正步-走!”


呵呵,单兵教练啊!你还真把我当成你提干的梯子了!鸿飞冷笑着尽量让自己的正步动作难看一点,歪歪扭扭的向前踢去。


“立定!”陈志军欣喜若狂的追上来:“不错呀!鸿飞!你知道用脚尖带脚腕的力量向外踢腿,而且裆也亮的很开!只是摆臂踢腿定位不好,你跟我来!”


陈志军和鸿飞并肩站好下了个口令:“齐步-走!”


鸿飞再次的苦笑起来,他本想把动作做得难看一点,然后在训练中装的笨一点,让陈志军尽快的对他失去信心,没想到又是一个“不错!”


陈志军把鸿飞带到营部的篮球场上,让鸿飞自己体会动作,他急匆匆的向营部跑出。


鸿飞站在篮球场上一个劲儿的害怕,莫不成陈志军跑出请营长来看自己的动作?一个齐步已经让鸿飞有了众叛亲离的感觉,这要是在来上个正步,新兵们还不把他吃了!


好在时间不长,陈志军一个人抱着一大堆训练器械回来了,鸿飞不由长嘘一口气。


“发什么愣,过来帮忙!”陈志军正把一大堆的木头棍子、绳子组合起来,看见鸿飞像个傻子一样的盯着他,笑道:“不要小看了这一堆木头,三军仪仗大队的兵都是在这里面训出来的!”


该死的三军仪仗大队!鸿飞骂道,他听说过三军仪仗大队的训练有多残酷,从他们手里出来的东西,绝对不会让人舒服。


陈志军很快把一堆木头组装成齐头高的支架,把鸿飞推进去就喊:“原地动作:正步-走!”


鸿飞立刻发现这堆木棍对训练绝对有很大的帮助,胸前、身侧按照条令标准装有两个木框,摆臂只能从木框里穿过,然后定位,除非你的拳头比木棍硬。踢腿也是一样,脚尖的位置距离地面三十厘米横着一根木棍,碰上了说明你符合标准了。


陈志军把木框和木棍的位置按照鸿飞的身高调整好,“1、2、1、2!”的喊起了口令,有架子的标准在那里比着,鸿飞一点偷懒的机会都没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额头上已经见汗了!


“踢腿速度慢了!头不要晃,腰不要软!1、2、1、2!”陈志军咬牙切齿地使劲喊着口令,恨不得把他的全身的力量也加到鸿飞动作中去。


谁发明的这个东西,真他妈的该死!大汗淋漓的鸿飞不停在心里诅咒。


“停!”


就在鸿飞支撑着全身重量的右腿开始打颤的时候,陈志军终于下口令了。


“感觉怎么样?”


“累!”


“累!更要坚持,撑过去你就会出成绩!换右腿踢腿,正步-走!”


陈志军摘下帽子,反着顶在鸿飞头上:“挺直了腰,头不要晃,帽子掉一次,回去罚你五十个俯卧撑!”


“你这是体罚!”


陈志军一愣接着笑了,放在昨天鸿飞的这种行为是不服从管理,但现在现在陈志军认为这是敢与说话:“这不是体罚!你们都要拉体能的,正课没时间让你们做俯卧撑,只能在业余时间做!”


鸿飞无可奈何了。


一个小时过后,汗水几乎要把鸿飞的衣服湿透了,陈志军才意犹未尽的结束了训练让他自己回班里去他要去还器材。等筋疲力尽的鸿飞回到班里的时候,其他的新兵们已经坐在马扎上休息半天了。


“吆!尖子回来了!”杨喜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司马群英阴阳怪气的说道:“看看,同志们睁开眼睛看看!汗流浃背,连衣服都湿透了,这就是模范这就是榜样!快给让个座,我们的荣誉回来了!”


“谢谢啊!”鸿飞不客气的坐在司马群英踢过来的马扎上说道:“你今天没有被副班长骂吧?就你那动作,哎,也真够丢人的,不挨骂才奇怪呢!”


“我操!”司马群英一下子拉下脸来:“你找碴是不是?”


“找茶,我还找咖啡呢!”鸿飞不以为然的笑笑,接着说道:“同志们以后有什么隐密的事情小心一点啊,我们中间有一个喜欢告密的无耻小人!”


司马群英跳过来指着鸿飞问道:“你说谁?”


鸿飞把快戳到鼻尖的手指拨开,撩起眼皮故作惊讶的说道:“说谁谁知道,你跳过来干什么,不会是你吧?”


“我操!”司马群英恼羞成怒挥舞着拳头就要动手,武登屹扑上来把他抱住了。


“别介!”鸿飞一脸轻蔑的站起来:“司马群英同志,我们之间的问题我希望我们内部解决,找个时间我们单独谈谈?”


“谈就谈!我怕你不敢去!”司马群英晃着肩膀刚把武登屹甩开,陈志军和杨喜一前一后的走进来。


“把马扎收起来!准备讲评!”


陈志军一声令下,新兵们立刻忙碌起来。等连值班员的哨声一响,陈志军喊道:“鸿飞,指挥唱个歌!”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鸿飞起了个头,新一班的兵们扯着嗓子吼起来。不用说他们也知道今天讲评的内容肯定是充分肯定鸿飞的成绩,指出大家的不足并提出新的要求。这是陈志军的习惯,要表扬谁一定会在讲评前让他指挥唱歌。


果不其然,陈志军喋喋不休的讲了五分钟就这三个主题,兵们听得兴趣索然,一直等听到“解散”的命令,这才来了精神,拿了脸盆冲出去洗漱,兵们盼了一天的课目终于来临了,那就是睡觉!


洗漱完毕,兵们兴冲冲的拉床铺被,熄灯号一响,立刻钻进被窝准备做梦!


“起床!体能训练!”


黑暗中,陈志军的一声低吼,立刻把兵们送进冰窟里。


陈志军精神抖擞,翻身下床,一抬腿就上了桌子:“站到各自床头,听我口令:趴下立正!”


新兵们看着桌子上威风凛凛的陈志军一个的发懵,“趴下立正”这个动作他们从来就没有听说过。


“看示范!”陈志军趴在桌子上呼哧呼哧一口气做了二十个俯卧撑:“双手与肩同宽,身体保持立正姿势,曲肘九十度,就这个标准!要求不高:谁做出汗来谁上床睡觉!开始!”


新兵们立刻趴下立正开始为睡眠努力奋斗。陈志军和杨喜并不监督,两个人凑到一起说起了话,他们很放心不用力哪来的汗水。


武登屹悄悄的凑过来趴到鸿飞的身边欲言又止。


鸿飞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想妈了?”


“嗯!”武登屹重重的点点头,扑哧一下趴到冰凉的地板上,眼泪啪嗒啪嗒地流下来:“大哥,我坚持不下去了,我想跑!”


“跑?你往那跑,你有钱吗?”


“没有!”


“那不就结了,没钱你能去哪儿?”


“我顺着铁道线走回家,晚上我听见汽笛声总是响,我们这里一定离火车站不远!”


鸿飞眨眨眼,他没想到武登屹还挺细心观察能力也很强,但是像他这种娇宝宝式的人物真的跑出去,生存都是个问题,于是鸿飞一连坏笑的吓唬道:“得了吧你,你人生地不熟的,跑出去小心被老家雀(音qiao)抓了去,他们最喜欢你这种小白脸!”


“老家雀(音qiao)是干什么的?”


“同性恋!”鸿飞伸手在武登屹的屁股上打了一掌:“专门喜欢搞你这儿!”


“我操!”武登屹大惊失色,接着庆幸的说:“幸亏,我没有跑出去!”


鸿飞心里一个劲儿的偷笑,正想趁机在吓唬吓唬武登屹让他打消逃跑的念头,司马群英溜过来紧挨着他们趴下立正:“尖子,聊什么呢?”


“打探消息呀?”鸿飞斜着眼睛盯着司马群英嘲笑道:“你这素质也忒低了吧!”


司马群英笑得憨厚:“我那边挤,班长让我到你这边来!”说完,呼哧哧就是十个俯卧撑。


鸿飞一下子笑了:这是不服气挑战来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