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高山不出 谁与争风

caishen1990 收藏 39 143
导读:[北府原创]高山不出 谁与争风

早班签过到,杨小七哼着改过词的歌:玫瑰玫瑰我爱你,好象老鼠爱大米——本来就先天五音不全,加上满脑子玫瑰的影子,忘乎所以,调子早跑到爪哇国去了。他浑然不觉,推开高山的办公室门,“高哥,您找我?哈,有事您说话,圣诞节到了,想给哪个妹妹送花?我给您买去,不另收您跑腿费……”


这高山高总裁和杨小七早前是磕头换帖的把兄弟,两人一向随便惯了,虽说有上下级之分,但只要没旁人在场,两人交流从来荤的素的百无禁忌,可今天这位上司兄弟却一反常态,装模作样,绝不让他肥硕的尊贵屁股与下面的皮椅有须臾分离,只是用扁桃体冲着他一示意,牙痛般地哼哼:“坐吧。”


靠,死胖子,跟这儿装什么大尾巴鹰呢?杨小七心里不由得有点忿忿不平起来,可脸上却一切照旧:“咋啦这是?有谁惹着高哥你了?交给我啊,只要高哥你开口,你让我咬谁我咬谁去,没二话说!”


“我有什么事?是你自己,还在这儿玫瑰玫瑰地鬼叫呐?”高山翻翻白眼,将面前的两份材料往前推了推,“自己看看吧。”


我的?杨小七抓过来一看,原来是“胡说社”的,《捕风周刊》和“没脸社”的《捉影娱乐》两家媒体的大样,很有几篇文章赫然被人用红笔勾了出来加了批注,杨小七眼风一扫,情况基本上掌握了:自己和涩玫瑰的事被这两家媒体刻画得活灵活现,如同亲见!


“兄弟呀,不是我说你,你就是西里麻哈惯了,太大意了,偷腥完了怎么能忘记擦一下嘴呢?”为了加重语气,高山边说着边用营养过剩的指头在桌上敲,“这稿子幸亏是我摁住了,要让发出去了,人家玫瑰和你自己被搞得浑身骚烘烘的不说,两个高级管理人员出来这样的丑闻,这公司、公司高层的脸面往哪儿搁呀?啊?”


我冤啦,这不连涩玫瑰的边还都没沾上呢,“污蔑!造谣!我要到法院告他们去!”杨小七涨红了脸声嘶力竭咬牙切齿地吼道:明天我就让人烧了这两家破杂志社,我还就不信了……”


“住口,怎么说话呢?我这可是代表公司和你正式谈话,你的事坏就坏在你这一张屎嘴上了,说话不经大脑,到这时候还不知道端正态度,啊?”高大脸色拉了下来,满脸的肥肉直颤地斥责道:“公司研究决定,你的工作职务先暂停一下,等你思想上对此事有了充分的认识,行动上有了切实的改正再说。


“你说没有?给玫瑰送性感内衣、跳舞差点把人家搂得闭过气去,还说没有?”高大看着面前变得可怜兮兮把兄弟,放软声调道:“兄弟呀,不就是一个女人嘛,想开此,放手吧,别的不说,你这样子怎么对得起人家大米呀(大米是变色的玫瑰的先生——作者注),咱们三个朋友跟三个亲兄弟没两样吧,大米待咱们可一直是没话说的,现在你好意思挖墙脚挖到自己老同学老兄弟身上了?咱们放开工作关系的身份不说,哥哥要好好说你两句,这一点你做得实在是差劲得离谱。


“首先,你是个爷们儿,正是风华正茂前途无量的时候,事业要摆在第一位,柳下惠都知道坐怀不乱,你就比不上人家小柳?


(靠,那是他没遇上,你让玫瑰坐在姓柳的怀里看看,他要还有本事不乱我立马到BT医院变性——杨小七心里道)


“其次,作为你兄弟,你比不上人家小关,人家千里走单骑最后愣是把一如花似玉的美人原封不动还给朋友,人家小关可没把刘大嫂走成关二嫂,为什么?朋友妻不可欺,你就不知道受点感动什么的?


(靠,死胖子,知道个屁,那是小说,小说里面的事也当真,明天你们家母猪还都上树了,什么“朋友妻不可欺”?那是“朋友妻不客气”,中国男人受了几千年的骗,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最后再说你一句,你就那么离不得女人?算啦,女人就是白骨精,不是让你学孙猴子,最起码你不会再动情欲,你回去仔细,想通了这一点,你就放开了。”


(靠,那猴子是石头变的,他当然不会对白骨精动心了,你让如来佛去试试?再说了,我送玫瑰精美性感内衣,不也是想借机看看他是不是什么精撒。)


“这是两码事,”杨小七拿出手帕将脸上高山之口水擦了擦辩别道:“我跟玫瑰是清白的,我们的关系如同天山上的白雪般纯洁,不能被这几篇无中生有的狗屁文章破坏了,我可是吃了称砣铁了心……”


“好说歹说听不进,这么说你真的要一条道走到黑了?”高山的胖脸又板了起来,面目狰狞,站起身来走到杨小七身后拍拍他的肩膀,放低声音一字一句道:“没办法,你现在不放手也得放手,我今天就把底子交给你:玫瑰是我高某人看上的!”


晕,这死胖子跟我争风吃醋!“高山一出,谁与争风?”,杨小七眼前一黑,最后连自己是怎么离开高山的办公室的都不知道……


[同意发表]大猫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