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三国传 天将下凡的董卓 第十二章 洛阳美女兰旭清

zxf810521 收藏 1 74
导读:恶搞三国传 天将下凡的董卓 第十二章 洛阳美女兰旭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9/


第十二章 洛阳美女兰旭清


洛阳不愧为当时最繁华的城市,宽阔的街道两边酒肆商铺林立,每间房屋小楼的门漆都是亮闪闪的,酒楼的幡子店铺的挂牌在风中摇摇摆摆,什么“十里香”,“百年酿”,“千岁红”极大程度的吸引着路人的眼球,如果有喜欢杯中之物的行人自然忍受不住这些“广告”的诱惑,来到这些酒家中歇歇脚小酌一杯再赶路。


“客官您里边请——”门口的小厮拖着长长的声音招揽着来往的过客,不但可以显示自己的酒楼服务周到,而且通过不断的叫喊声也可以告诉别人,自己这里是十分受大家欢迎的。而那些进入酒楼的客人们则由跑堂的带到座位上,然后指着墙上写着特色菜的木牌为客人做着介绍,虽然洛阳菜肴的价格比普通地方都要贵上许多,可是这里的大厨各有绝活每家店都有自己独到的特色,尽管花的钱多一些可是却能享受到其他地方吃不到的美食,所以不论是有钱的还是有势的人都喜欢到这里品尝一下珍馐佳肴,也可以顺便炫耀一下自己的身份地位。


而洛阳商铺的名称则多带有“诚”,“信”,“义”等字样,里面的货物也是琳琅满目一应俱全,小到家用针线大到家具床榻,只要是在汉末有的东西都可以从洛阳里找出来,由于这里的物价比其他地方要高出很多,所以周围一些地方的商贾也会带着特色货物来到这里交易,因为这样洛阳才会在当时如此繁盛的。


此时晓峰乘坐的马车和西凉铁卫骑乘的马匹都已经寄存在驿站里,尽管洛阳中道路宽阔允许高官乘轿坐车,但是既然他们这些人是来游玩洛阳城的,那么不下来走走的话又怎么能慢慢欣赏周围的景色呢。


令人赞叹的是不光洛阳大道上有各种店铺,就连那些小路旁边也有路边摆摊,这些人多是洛阳城里的居民,因为普通人家并不能到那些大的店铺里购买生活用品,所以这些小摊便起到了中间调剂的作用,不但物品种类繁多,像是瓜果梨桃时令蔬菜,柴米油盐日常所需应有尽有,并且这些货物品质不错价格也要便宜很多,所以那些小家小院的居民便更倾向于这些东西。


秀儿和雁儿本来就没见过什么世面,看到路边的什么东西都觉得新鲜有趣,晓峰刚才在洛阳最大的钱庄里换出了足额的铜钱,所以他一看到二女把玩什么就吩咐铁卫买下什么,幸亏梅英留下一个心眼,在寄存马匹的时候留下两匹作为装载物品之用,要不然光是那十两金子兑换的一千多贯铜钱就能把这些人累趴下了。


反正马背上铜子多多,晓峰又放出话来只要大家喜欢的随便拿钱去买,于是那些西凉军在保护主公之余也不免东看看西瞅瞅,这些人其实也不算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是地处偏远的西凉就算再繁华怎么敌得过首都洛阳呢?


并且这里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店铺买卖,比其他地方的舍赛还要热闹百倍,于是这二十多人沿途大撒金银,不但两位美女买了不少珠钗玉镯,就连那些西凉军也借机购买了一些短刀匕首之类的武器防具,因为洛阳的铸造业在当时也汇聚了很多名家,就算是普通的铁器铺打出来的东西,都要比这些西凉军的装备强上很多,这些人也深知有一把防身利器的重要性,并且自己这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主公的安全,两全其美的事情又何乐而不为呢。


一路上几乎所有的店铺摆摊都被这些人逛了一遍,晓峰本来就不知道这些东西的价格,秀儿雁儿此时也乐得晕头转向忘记了讲价,更别说那些只知道抢不知道买的西凉军了,所以不到两个时辰整整的一千二百多贯钱,现在几乎全都进了沿途客商的口袋里,而取而代之的是一驮衣物首饰胭脂水粉,一驮是短刀长剑武器盔甲,并且这些东西的实际价格只需要六七百贯足矣,所以奸商奸商无商不奸,只要有商人的地方就处处存在着不合理的交易。


由于这些人太过招摇,所以在短短的时间内几乎小半个洛阳城的人都知道,今天来了一个特有钱的公子,那个人带着两个姬妾二十个随从沿途大肆收购物品,并且那衣着长相被人们描绘的似模似样,有些在城门口曾经看过晓峰的人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的告诉其他人,这个气势汹汹花钱如流水的公子哥原来就是西凉刺史董卓的弟弟,那些赚到钱的商户嘴上说着原来如此,可是心中却大笑此人羊牯,巴不得今后多接待几个这样的客人才好。


人在快乐的时候一般都感觉时间过得飞快,当晓峰他们转到主道的时候闻到从不远处传来一阵酒菜的香气,这个时候大家肚子发出一阵骨碌碌的叫声,众人此时才发现原来已近申时(现在的四五点钟)早上本来就吃得不多,刚才尽兴采购之下竟然忘记了吃饭,眼前道路两边都是林立的酒楼饭庄,于是大家四处张望的找寻着什么。


“大人,福仙居就在那边,我们是不是到那里吃饭?”梅英眼尖早早就看到了那个酒楼的牌子,既然这里远近驰名那么初来乍到的他们,自然应该尝尝洛阳第一楼的酒菜到底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美味。


福仙居是洛阳中最大也是最有口碑的一间酒楼,如果想在洛阳城内安安稳稳的开一家酒楼身后没些背景是不行的,据说此间的主人是一位叫做兰旭清的奇女子,此女年方双十长得国色天香倾国倾城,那些高官士族们都想尽办法一亲她的芳泽,可惜兰旭清自幼饱读诗书勤学六艺自诩巾帼不让须眉,如果出嫁必须找一个无论文武都要胜过她的人才行,况且她的背景虽然神秘却有极大势力,一些想要强来的人无一例外的丢了脑袋,所以尽管大家都渴望能得到美人垂青,却也只好每天巴巴的守在这里希望搏清美人一笑了,福仙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天天爆满的。


兰旭清虽然心高气傲,但是待人却十分和蔼,每次恰到好处的微微浅笑都会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因为她的名字中间有一个清字,所以熟悉她的人都会尊称一声“晴姐姐”取得是这个清字的谐音,由于兰旭清本人并不反感,于是这个名字便一来二去的传开了。


晓峰站在门口抬头仔细打量着这间酒楼,虽然洛阳其他的地方也十分气派,可是福仙居确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恬静淡雅的书香气,晓峰此时恨只恨自己以前念书念的少,要不然的话肯定能发现这里与别处到底有什么不同。


小厮将他们迎上二楼,这里天天接待的无一不是达官贵人富户商贾,所以像是这种出门带着几十个家仆的排场他们也是习以为常,不过与其他人来的目的有所不同,晓峰这些人纯粹是为了尝尝洛阳美酒佳肴的,所以并没有太多的废话,只是告诉小厮将拿手好菜和“仙人醉”尽管送上来,刚才逛了那么长时间大家还真是饿死了。


由于在这个时代里小锅小灶并不常见,一般食物都是用大锅做出来的,并且当时做菜都是用的动物油所以总体来说口味比较单一油腻,因为这样那些有着自己绝活的厨师特别容易出头,由于福仙居灶火常燃不灭,所以这些人所要的酒菜不一会便全部备齐了,晓峰在秀儿雁儿的陪伴坐在二楼的雅座里,霍颜梅英这二十人则挤在雅座周围的四张桌子旁边,隐隐的将晓峰包围在其中保护起来也方便一些。


麻辣豆腐透着诱人的红光看这就那么开胃,地三鲜色彩鲜艳搭配美观味道具佳,醋溜松茸油光闪闪一团一簇显得格外的诱人,要说一个厨师用好材料作出来的菜好吃并不难,最难能可贵的是可以用最普通的材料也能作出美味来,这样的人才能算得上是一品大厨。


并且除了这些特色小菜之外还有各色海鲜,无论是水煮鱼酱螃蟹盐水虾都保留了各自的鲜味,在烹调加工之后仍然是那么肥美可口,这对于晓峰这种现代人来说自然是小儿科,可是相对于地处偏远除了大锅炖火上烤之外没有其他制作方法的西凉,这些名家名师做出来的东西可就让他们大快朵颐了。


秀儿雁儿两位美女虽然吃相还是那么优雅,并且每道菜也只是浅尝辄止,不过看她们俩人吃过之后的表情也知道这两位美女对这些菜肴也是相当赞赏的。


晓峰虽然也是全力消灭着眼前的东西,可是他稍微休息的时候也四处打量,他发现这里面的人很多都是心不在焉的,一边吃着饭一边像是在寻找着什么的样子,并且看着那些人一脸的色急的样子就知道,十有八九在等着什么美女出场,洛阳这个时候有什么美女么?晓峰心里使劲的回忆着三国历史,其实在这段时间里洛阳算起来倒是有几个有名气的美人,比如说貂蝉,蔡琰并且好像何太后与唐妃也是声名一时。


不过要是仔细想想貂蝉可是被司徒王允强行霸占的,别说放出来就连见上一面估计都很难;而书画名家蔡邕的宝贝女儿蔡琰现在好像还不满十岁,就算这个小丫头再怎么漂亮,但是毕竟年纪还小应该没有什么轰动效应;何太后和唐妃也就只是听人谣传而已,别说是她们长得好看,就算是像是猪八戒一样人家不出来,你照样对那些传言信以为真,并且人家一个是太后一个是贵妃又怎么能轻易的就出宫呢?


晓峰正感诧异的时候有转念一想,每朝每代国色天香的美女不是多了去了,怎么可能每个人都可以在历史上留下一笔呢?况且看着这酒楼里的人多是衣着鲜艳华丽非富即贵,并且他们又对酒菜不是那么热心,那么来这里似乎就只有一个目的了,这些人准备“憋宝”呢,如果不是有什么权倾天下的要人需要结识,那么就是这里有富可敌国的宝藏的线索,不过看着他们一个个魂不守舍的样子,多半还是有一位倾国倾城的美女要出现在这里,对自己的推断十分满意的晓峰将面前的满满一杯仙人醉灌了下去。


仙人醉要说这名字就给人一种联想的空间,不过说白了也就是酒精浓度大点,看起来比别的酒纯净透亮一些,对于那些经常饮用低度酒的古人来说,像是这种稍微辣口的酒几杯下肚还真有那么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晓峰并不是什么真的神仙,不过此时他却忘记了自己的酒量实在太差,刚刚一阵得意之后又将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所以此时他感觉脑袋晕晕乎乎的有些醉了。


“这位客官看着眼生,不知从何而来?小店的酒菜是否合您的口味啊。”晓峰正在强压腹中酒力的时候,突然从耳边传来女人的询问声。


不行了,太恶心了想吐。晓峰现在酒劲上来脑袋都开始发木了,眼睛里面模模糊糊的看什么都不清楚。妈的,这是什么酒啊酒劲这么大?下次说什么也不喝了,太难受了。晓峰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按着脑袋想着,他也不怪自己的遗传基因不好,天生一瓶啤酒下肚就开始晕菜,白酒要不是来到汉末还从来没沾过。


尽管每次喝酒之后都是头晕恶心的,他每次受到折磨也发誓以后再也不喝,不过第二天身体一恢复正常之后就把那些毒誓全抛到脑后,然后就这样周而复始的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


“请问这位客官,您是否身体不适?我们小店附近就有最好的医馆,不如让小女子叫人去请一个大夫吧。”那个声音待了一会再次在晓峰的耳边响起。


虽然这个女人的声音清脆悦耳,并且听了之后让人心旷神怡精神为之一振,不过现在晓峰哪有这个心情“一振”啊,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个地方吐会,然后倒头就睡对于别人的关照倒是免了,以前他就一直是自己照顾自己,有了什么事情他还是比较习惯不去打扰别人的。


“不行了,我晕了想吐,不要管我,你们继续吃啊,这里的酒菜非比寻常,这次吃完了下次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可以吃到了。”晓峰冲着空气摆摆手,然后自言自语的说着。其实他的本意是过一阵洛阳就要被董卓付之一炬了,并且到时候兵荒马乱的也不知道这些厨师们是生是死,可是这些话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可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那个说话的女子虽然对面前这个年轻人的酒量不以为然,不过听了他的话之后还是心中不免一阵高兴的,要说这个福仙居酒菜在洛阳城中还真是独一份,并且环境优雅服务周到每天宾客来往络绎不绝也是正常的,可是随着自己渐渐长大接管了家业这一切便都发生了变化。


每天虽然也是座无虚席热热闹闹,不过却少了一份真诚多了几分虚假,每天几乎都是同样的几伙人扔下银子包了场子,并且扬言谁再赶踏足这里就让他好看。他们都是一些纨绔子弟,每天也不是为了吃饭喝酒只是一睹她的芳容,在这种想法的推动下这间福仙居也慢慢变了味道,成为了一个藏娇的金屋了。


其实问话的这个女子并不是别人,正是人送绰号“晴姐姐”的兰旭清,看着自己的酒楼就一天天的被一些无聊的人霸占着,她心中也是十分的焦急。要知道开饭店的除了为了赚钱养家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想看看自己做出来东西被客人肯定称赞,只有看到那些人吃的兴高采烈的样子,那才是厨师老板最开心的时候。


所以像是晓峰这伙人胆敢走进酒楼吃饭,而且一个个都吃的那么开心,这种情况兰旭清是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了,所以她今天才特地轻移莲步来到晓峰桌边,难得的向一个陌生男子打招呼。


只可惜这番心意全被晓峰这个家伙糟蹋了,兰旭清虽然心中有些不高兴,可是他说的最后几句话却说到这位美女心坎里了,要知道可以得到食客的这种称赞,也算是对这间酒楼的一个肯定了,所以就算这位兰姑娘再有什么不满,听了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也该化解了。


兰旭清微微一笑招手叫过一个伙计,让他带着晓峰到客房休息,梅霍二人看到主人已经醺醺然醉倒,于是马上招呼兄弟们赶到近前保护,秀儿雁儿此时左右一边一个搀扶住晓峰,在伙计的带领下前往客房休息,她们此时也顾不上和兰旭清客气,在她们眼中把晓峰服侍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正当众人在其他人嫉妒的眼神中准备离开的时候,就听见楼下一阵吵嚷声,然后楼梯上传来一阵急急的“噔噔噔”的上楼声,大家投眼望去四五十个盔明甲亮的禁军在一个大将的带领下站在大家面前。


“何大人,就是这个小子刚才妨碍我们执行公务。”说话的那个人呲牙咧嘴,嘴边还有两撇小胡,如果眼尖的人可以看到这个家伙的裤裆上清楚地印着一个鞋印,原来这个人就是在城门口被霍颜和晓峰连番踹到的城守队长。


“皇城之下还有如此胆大之人,来人给我把他们拿下。”那个何大人大叫一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从他左右奔出二十多人拎着腰刀晃着铁链就要上来拿人。


霍颜一看架势连忙拔出大刀几步跨到晓峰面前,梅英等人此时也抽出兵器站在霍颜身边,与这二十多个禁军对峙起来,一场大战蓄势待发,只要有一点火星便必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而那个“罪魁祸首”的晓峰,此时左右抱着两位美女,一边流着口水一边还在想怎么客房还没到呢?


就在场面出现僵持的时候,从晓峰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都给我住手!”此女正是这间酒楼的老板,美貌与智慧集于一体的美女兰旭清。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