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十章:英雄泪 二

杨景标 收藏 0 57
导读: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十章:英雄泪 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28.html


山野真就押着太爷爷游了街,还差点儿让他一丝不挂地示众,是井上垣出面强硬地反对,才使太爷爷身上保留住了那件唯一的大裤衩。在井上垣的内心身处,太爷爷是一个不可放过的敌人,但也是一个值得钦佩的对手,让一个他认可的对手遭受极大的侮辱,他觉得也会让自己蒙羞,所以他不能容忍山野那样做。

太爷爷是被捆在一张门板上,然后又被抬放在一辆马车上,让山野拉着在县城里转来转去的,有时也会转到乡下去,山野这样之所以这样做,是让太爷爷的英雄形象,在百姓的心目中破灭。但山野没想到,他的做法会适得其反,遭到百姓的咒骂和指责,当然那都是背地里的。

太爷爷身陷敌巢,被当街游行示众,这么张扬的事情,难道潘大姑娘会不知道?她知道了难道会漠视不管?潘大姑娘当然知道,早在翠花母子落入敌手之时,她就知道太爷爷会以身相救她们,所以她就派小月到县城一带搜寻,希望在太爷爷去见井上垣之前找到他,她也想帮帮太爷爷,虽然已帮不上大忙,她的肚子已很大了,已将近七个月,行动都不方便,骑马开枪就更困难了,但她至少可以帮着拿拿主意。可小月一连搜寻了多日,也没见太爷爷的踪迹,眼看快到期限了,却传来了他落入敌手的消息。听到小月辛苦打探回来的消息,潘大姑娘真是心如刀绞,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人遭受折磨,甚至随时都会死去,又爱莫能救,且不能生死相随,一个女人内心的苦痛可想而知。

押着太爷爷游逛了整七天,山野终于厌倦了这种游戏,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处决杨玉红。太爷爷身上已没有他想知道的东西了,太爷爷所知道的,柱子也差不多都告诉他了,原本他还想从太爷爷口里知道潘大姑娘的下落,可太爷爷说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会说,山野知道对太爷爷这条汉子用刑是没有用的,所以他押着太爷爷游街示众的目的,除了想羞辱他,也是想借这种方式再引潘大姑娘上钩儿,可没想到他都游腻了,也没见潘大姑娘的影子,于是他就觉得太爷爷彻底没价值了,便想杀掉这位他所不能容忍的 “抗日英雄”。但山野没想到,他刚说出这个决定,就再次遭到了井上垣的强硬反对,他主张“杀不可留”,井上垣却主张“为我所用”,两人的争论很激烈,太爷爷的命运也就在他们的争论中漂来荡去。

最终,还是山野妥协了,因为井上垣的理由不但充分,好像境界也很高,他说:“杀一个人容易,可改变一个人难,若能把杨玉红从一个抗日英雄变成一个援日英雄,那意义就远不止杀一个人那么简单了!”此外,井上垣还有一条补充理由:“只要杨玉红活着,我相信那个潘大姑娘会来找他!”当然,山野的妥协也不是毫无条件,他给了井上垣一个月的时间。

那一个月的时间里,太爷爷仿佛是置身了一场新战场,和井上垣这个老对手展开了新一轮的较量,这一次虽没有真刀真枪,但所用的武器比真刀真枪更锋利尖锐;这一次也不会流血流汗,但有时会让你冷得发抖,血贫得眩晕。井上垣几乎把所有的伎俩全用上了:空嘴游说、金钱诱惑、高官许诺、美女挑逗……甚至有时他还玩高深,拿他在美国西点军校学得那点对战争的看法,或对某个战法运用的理论,与太爷爷交流,以期搏得太爷爷的好感,拉近关系,可太爷爷根本听不懂他那一套,就认准了土办法和一个死理儿,气得井上垣不行。

井上垣快发疯时,就有了失常之举,他把自己最喜欢的日本女人推到太爷爷的牢房里,以试验太爷爷是不是一个人,或者是不是一个男人,可太爷爷还是不屑一顾。说老实话,太爷爷能没有这样那样的欲望吗?他之所以能在这场战役中硬挺过来,就是因为他认准了一个死理儿:他战胜井上垣他就会死,死得刀光血影,但鲜血飞溅毕竟是一件很美丽的事;可他败给井上垣他也会死,是灵魂和精神的消亡,这种死法很难看,而且更惨,既然两种都是死,他为何不选择死得好看一点的呢?井上垣没有战胜太爷爷,而且他也没能等到潘大姑娘的到来。

那已是八月的一天,井上垣带着高队长来看望太爷爷,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说服太爷爷的机会了,所以他带了高多长,知道高队长于太爷爷有恩,多少有些交情,他想利用这一点做最后的尝试。井上垣一看见他爷爷就笑了笑:“我今天来,可是你的最后的机会,你的还没有改变?”太爷爷就接冷笑:“那你说,俺会不会变?” 井上垣自讨了个没趣,就向高队长使了个眼色,高队长就开始苦劝起来,这还是太爷爷入狱以来,他第一次来跟他面对面呢:“玉红,你这是何苦来呢?山野明天真要杀你的,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有吃有喝有玩有乐,不就行了吗?你还图个啥呀?还死拧个啥呀?听哥的话,和井上太君合作,我……”

井上垣没想到,没等高队长说完,太爷爷就愤怒地打断了他,并数落了他一顿,骂地他狗血喷头,太不起脸来,太爷爷甚至说:“啥叫有吃有喝?猪狗还有吃有喝呢,你咋不做猪狗去?就是去做猪狗,也比你做这个汉奸强,你可给咱祖宗丢八辈子脸了,就你这样的还有脸活着?干脆撒泡浸死算了!” 井上垣是彻底绝望,彻底被击溃了,他临走时,气急败坏地给太爷爷扔了一句:“那好,杨玉红,那我只能送你的上路了!”太爷爷就扔冷笑。没搭理他。高队长是跟在井上垣身后走的,动作慢了一些,还趁人不注意,突然往牢房里仍了件东西,太爷爷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等醒过神儿来,高队长已走远,再一看扔进来的东西,竟是一根钢锯条。

当时,太爷爷看着那根钢锯条,他心里忽然就有了歉疚,觉得刚才不应该那样对高队长,有些过分了。太爷爷就是用那根钢锯条锯断牢房墙上,那小通风窗四根木柱其中之一根的,有了逃生的机会,却还坐以待毙,那才是十足的傻子。太爷爷当然也不是一口气锯断那根木柱的,他是隐隐藏藏,趁天色已黑时,看守不注意就锯两下,费了好大的工夫才锯断的,按他身材的大小,他再锯断两根就能达到逃生的目的了,可就在他锯第二根的时候,山野忽然来“探望”他,来得很突然,以致于让太爷爷很慌张。

现在想来,太爷爷那个做法真是画蛇添足,是他自己弄断了自己的一次生机,他怕山野会发现小窗口已锯断了一根木柱,慌忙中,他就捡起那截木柱塞在了两个断茬之间,那样塞上去当然很不稳固,其实山野也不一定会注意到小窗口。山野是特意来想听听太爷爷的临终遗言,面对这样一个明天要杀死自己的凶手,太爷爷当然想说两句解气的话,山野很想知道他会说什么,当然就听得很仔细,太爷爷说得时候,是带着那样一种微笑:“小日本,俺操你全家!”

山野当然听不明白,可马宝库却不敢翻译,山野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坏,脸上先有了怒气,等翻译管战战兢兢地翻译出来,山野便发了疯似地怒吼了一声“八嘎!”唰地一把抽出了战刀,也许是他的吼声震动力太强,还没等他挥刀对太爷爷咋样呢,就听很沉闷的“嘭”地一下,是太爷爷塞上去的那截木柱掉了下来。

太爷爷脸色变了,山野的脸色也变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