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十章:英雄泪 一

杨景标 收藏 0 69
导读: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十章:英雄泪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28.html


太爷爷就那样和七八个人挤在一起,像兄弟一样,只不过有些剑拔弩张,当车来到了县城日本宪兵队的大门口时,天色就已经暗了,太爷爷是被两个汉子扭着手臂推进山野的办公室的,动作很野蛮,太爷爷都感到手臂被弄疼了。井上垣和马宝库竟也在那儿,显然都没吃晚饭,正恭候着他呢。

山野这个人太爷爷不认识,他却认识井上垣,可山野却坐在主位置上,井上垣却在一旁站着,太爷爷就以为专门为他派来一个大官儿呢。山野看着太爷爷忽然抬手示意那两个汉子把太爷爷放开,两个汉子就松了手,都退到了一旁,山野又笑了笑说了一句日本话,也站在一旁的马宝库就翻译说:“太君说了,杨先生了不起,很信守诺言!”太爷爷看了看他,冷笑了两声,却忽然说:“俺憋不住了,想在这里撒泡尿!”井上垣一听脸色就变了,而山野听了翻译脸色也变了。

山野忍住怒气又笑了笑,说了一句日语,马宝库就翻译:“太君说,杨先生,如果你觉得可以,就请便吧!”太爷爷仍冷笑着:“这是俺中国的土地,俺自己说了算,有啥不可以的?”说着,太爷爷就真的去解了腰带,他的动作很快,就那么拽了两下,腰带就解开了,这时井上垣突然大喝了一声:“杨玉红,你也太放肆了!”已退到两旁的汉子闻声冲上来想制止,可太爷爷的手已从裤裆里掏了出来,掏出的却不是家伙,而是一颗手榴弹……

看来太爷爷确实费了一番脑筋的,他要那把盒子炮不是用来射子弹,而是用来迷惑敌人的,把它主动扔给了敌人,敌人看他身上已没武器了,就没搜他的身,就更忽略了他的裤裆,不过我到现在都不理解,太爷爷怎么就能用裤裆,把一颗手榴弹夹带进了鬼子的办公室呢?难道他特意定做了一个比较大的封闭比较严实的裤衩?看来好像是那样的。但那样肯定很难受,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和一个家伙混在一起,弄不好会挤伤卵子,幸好当时太爷爷走的路不多,从躲藏处没走几步就坐上了马车,等到了日本宪兵队门口,他也走了几步就被推进了鬼子的办公室。可不管怎样,太爷爷毕竟夹运成功了,用从裤裆里掏出来的家伙,吓破了小鬼子的胆。

太爷爷把手榴弹掏了出来,另一只手就顺势拉了环儿,他也就没法提裤子了,裤子一下子就顺着双腿落在了地上,而这时他又把拉了环儿的手榴弹举过了头顶,这就使太爷爷的形象看上去有点滑稽:穿着上衣,却没穿裤子,兜着个大裤头儿,光着两条腿,他一只手高高地举着手榴弹,脑袋还有点儿往一侧倾斜,看上去就很像美国的自由女神像。虽然太爷爷的形象很可笑,办公室却没有传出来哄笑声,因为除了他自己,办公室里所有的人,早在他一拉环儿时都变了色,然后就一动不动地都趴在了地上。

时间一秒一秒地逝去,手榴弹竟然没有响,非但没有响,连烟儿也没冒出来,可能是时间太长了,又保存不当,或者本就是制作上的缺陷,当太爷爷睁开眼睛,见自己手上原本威力无比的家伙,忽然间变成了一块铁疙瘩,我能体会到他的内心是何等的失望和寞落,太爷爷是想救出翠花母子后,又不想遭到鬼子的欺辱,才选择了这样一种舍生取义的方式,可惜老天再一次捉弄了他,看来让他不得不遭受小鬼子的欺辱了。太爷爷是失败了,他的举止也很不雅观,但在我心里,他那把手榴弹高高举过头顶的动作,仍不失为一次勇敢的英雄之举。

首先是太爷爷身旁卧倒的一个汉子,抬头看见手榴弹没反应,然后他就看着太爷爷的样子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然后是另一个汉子,然后是井上垣、山野,还有翻译官马宝库,他们有的就指着太爷爷笑得前仰后合,太爷爷就被他们笑得不知所措,便低头看了看自己,脸就腾地一下红了,他感到了打生下来从没有过的羞辱,他的怒火也腾地一下就起来了,他就把那枚手榴弹当成一个铁疙瘩扔向了山野扔,山野一闪躲过了去,就停止了笑声,然后就骂了一句:“八嘎”,所有的人都忍住不笑了,山野又看着太爷爷,恶狠狠地叽哩瓜哇一句,马宝库就翻译:“太君说了,你不是喜欢光着身子吗?明天就让你光着身子游街示众!”

然后山野又喊了句什么,几个鬼子兵就跑进来,不由分说就把太爷爷强行按在一把椅子上,连椅子一起捆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山野就对一个鬼子兵说了一通,太爷爷也听不懂,就听那个鬼子兵不停“嘿!嘿!嘿!”地。接下来不久,被绑在那把椅子上的太爷爷,就见到了柱子和高队长,两个人是和马保库、陈宝一块儿走进来的。山野看了看柱子,又看了看太爷爷,就很得意地就通过翻译说:“杨玉红,你看你的弟兄来了,他现在已是我们的副队长了!”柱子是与高队长站在一起的,高队长看着太爷爷欲言又止的样子,可柱子却低着头,不敢看太爷爷一眼。太爷爷没想到他的一个设想竟真变成了一个现实,他无猜无间信任的一个弟兄竟也能背叛他,他就那样凶狠狠地瞪着柱子,却一言不发。

柱子始终也不敢抬头,离开了山野的办公室后,他没回和朱疤脸小老婆一起的住处,却直接奔了县城东街上的“悦来酒馆”,自打他被井上垣放出来,并任命为副队长后,他一直就是那个小酒馆的常客,他每次来也都喝得烂醉如泥,一塌糊涂,他心里其实很痛苦也很矛盾,不知道为了一个他喜欢的女人,去背叛曾与他同生死共患难的一个大哥,是不是值得。其实,只要柱子那天不去酒馆,而是直接回住处一趟,他就会知道准确答案了。

陈宝和朱疤脸的小老婆正厮混在他的床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