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三国传 天将下凡的董卓 第十九章 兰旭清的三姐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9/


第十九章 兰旭清的三姐妹


美女啊,不对这明明就是仙女……晓峰看着身边的女人不禁脑中一片空白,口水在舌尖与舌根之间来回打转,倒不是说他的定力超出凡人,而是一呆之下嘴都张不开那口水自然也无处宣泄了,我的妈呀这还让不让人活了?这才是真正的天仙下凡啊。


站在晓峰身边这人锦衫罗裙,身体微动下环佩相击发出悦耳的“叮咚”声,此女身材高挑肥瘦适中露在袖外的手臂像是粉饰玉琢一般,一张瓜子脸秀眉如黛妙目含情,小巧的鼻子配上玲珑温润的小嘴,整体看来竟有一种夺人心魄的感觉。各位看官猜得不错,此人正是福仙居的主人名满洛阳的兰旭清。


兰旭清此时心中也有些惊诧,因为面前这人是除了父亲兄弟之外,唯一一个见到自己不流口水的男人,并且看他的样子明明也为自己的容貌倾倒,可是与众不同的是竟然可以不失礼于人前,这可就非常难得了。这就叫做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其实此时在晓峰嘴中已经波涛汹涌,可是由于他面部僵硬反而变成了一件好事,起码不用被美女所轻视了。


“不知大人此次光临小店可否满意啊?”兰旭清稍微加大了些音量又说了一遍,可是她看到眼前此人非但毫无表示,竟然对自己的话熟视无睹动都没动一下,这样的表情让这位美人脸上有些过不去了,要是平常那些人早就围上来和自己搭话了,谁知道这次自己连说两遍,此人好像没看到自己一般毫无表示,要不是……谁稀罕搭理这个人啊。


兰旭清看到晓峰仍然木然的坐在那里,于是心中有些生气微抖长袖转身离开了,雅座中此时就剩下晓峰呆在当地好似老僧入定一般。


不大一会就跑过来一个伙计算账,他点头哈腰的对晓峰说道:“董大人一共是二十七贯钱,如果您没有零钱的话小店也可以暂时赊账,到时派人到府上一起结算也可,只要您老常来光顾就是小店的福气了。”


伙计说完之后看到晓峰没有动静,他等了一会又说了一遍看到晓峰还是没有动静,于是这伙计走到跟前轻轻碰了碰晓峰的衣袖,可是没想到眼前这人竟然一触即倒,只听咣当一声晓峰就倒在那个伙计的眼前!


疼啊,怎么又跌到了?晓峰此时终于清醒过来,他从地上爬了起来狠狠地吞了两大口口水,然后问身边目瞪口呆的伙计说:“刚才你一直站在这里么?刚才没有别人吧?”那伙计有些傻眼,心说这家伙是不是有毛病啊?刚才感情是睡着了,幸亏看起来他还不知道是被我拉倒的,赶快收拾桌子把这个“大神”送走吧。


“是啊大人,小人刚才一直就在您身边伺候,或许是大人有些酒醉,我是不是给您找辆轿子送大人回府啊?”伙计几句话把自己推得一干二净,本来这件事情追根究底也不是他的责任。


咦?难道是我喝多了眼花了?晓峰心中想到:我说怎么能在这里碰到一个仙女和自己说话么,原来是自己刚才做的一个梦,可是一切又那么真实那美女动人样貌至今还在心中萦绕,看来自己的酒量真是太差了,下次估计闻闻酒香都会醉倒的。


一切返回常态的晓峰浑然不知刚才自己“短路”了几分钟,他掏出身上所带的金子放在桌上说到:“上次打破了你这里的东西,并且吃饭也没有给钱,这些钱就算是给你们赔罪的吧,有机会我会来和你们掌柜当面谢罪的。”


说完话晓峰起身离开雅座,下楼出门离开了福仙居,因为心中惦记家中数位美女,所以脚下不由得加快速度,这在普通人眼中倒也迅速异常。


他刚才所作所为都落入了三位女子的妙目之中,她们藏身于福仙居二楼的客房之内,看着晓峰那狼狈的样子这几个人都捂住了小嘴偷笑不止。


“看来还是晴姐姐魅力大,此人仅看到姐姐一眼便六神无主起来,妹妹实在佩服。”一位年纪虽然稍幼可是却长得仙颜媚骨的女孩说到,她说话的对象正是刚才一气之下退场的兰旭清。


兰旭清难得的脸色一红说道:“要说迷惑男人谁能比得上我的蝉妹妹?如果此人见到你一眼恐怕当场就要丢掉性命了,刚才与那人一同前来的壮士你也看到了吧?看你的样子恐怕已对此人动了情,那个人确实长得威武不凡,谁知道此人有没有真才实学呢?要不然的话怎么配得起我的好妹妹啊?”这两个美女在一边不住的互相调笑,这时另外的一女也开口说起话来。


此女紫色紧身装束也不见涂脂抹粉,颜色虽然秀丽却十分冷酷,说话之间一股摄人的寒气迎面而来:“那人姓吕名布字奉先,以骁武之命达于并州,现在跟随刺史丁原任主簿,由于前日铲除阉乱才来到京都。不过丁原的手下与董卓的弟弟在此相聚,这里恐怕有什么事情将会发生,晴姐姐接下来的还需要你们的福仙居多多留意啊。”


兰旭清听到这紫衣女子的话,连忙停止与蝉妹妹打闹正色道:“雪儿妹妹放心,义父将此地交给我打理自然是为了让我收集情报,此事我刚刚已经收到消息,他二人也是今天在路上巧遇,这还得多谢“带旺”的帮忙,虽然吕布砸了他们的场子,不过那董旻(晓峰)也算给足了面子,加之带旺平日就倚仗着义父的权势为非作歹,我们此事就不去追究随着它怎么发展吧,也算是给这群奴才一点教训,并且义父现在也无意与董卓或者丁原交恶,带旺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去理会了。”


原来今天发生冲突的酒楼和福仙居同出一源,只不过一个在明一个在暗罢了,那个酒保的名字就是带旺,平日横行霸道的他今天也算是吃尽苦头了,如果带旺的主人决心舍弃他的话,那么等待此人的结果就是死路一条,这些平日仗势欺人的狗腿子在他们主人的眼中恐怕一文不值,看着这三个女子的表情,一条人命在她们心中竟然一点份量都没有。


“所以说这两人看起来倒不会有什么阴谋,并且席间我也派人去送酒送茶趁机偷听他们的谈话内容,可是回报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雪儿妹妹你这次恐怕是多心了。”兰旭清微微笑着说。


那蝉妹妹有些失望的插嘴说到:“没想到那吕布只是生得好看,现在才是一个主簿,雪姐姐你看这人功夫怎样?”从这三人的称呼就不难发现她们之中兰旭清最大,雪儿次之,最小的就是那个叫最蝉儿的姑娘了。


“看不出。”雪儿冷着脸说到,好像她整个人都是用雪做成的,没有笑容没有表情就连说话都冰冷冷的。


“咦?以你的身手怎么会看不出?”兰旭清奇怪的问道:“如果雪儿妹妹都看不出来,那么普天之下还有几人可以看出呢?”


“我看不出就说明此人厉害之极,如果是平常之人举手投足之间必然多少带些劲力,武功越强劲力越大,而吕布此人竟然能完全控制住自己的力量,一切收发于心这就是武学中的巅峰,我没有达到这个程度,所以我看不出来他到底有多厉害。”雪儿说到这里眼神中一种羡慕的光芒一闪而没,只要是喜欢练武之人都非常崇拜那些强者,雪儿虽然平时封闭自己的感情,可是说到武者的时候也不由得有些失态了。


“哦?原来那个吕布这么厉害啊?看来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那蝉儿听完之后一脸喜庆的说到,可是兰旭清却扳下脸来说到:“蝉妹妹你是不是已经对吕布动了真情?义父平日的教导难道你都忘记了?你的使命就是为义父办事,无论如何我们三人是不能动情的,因为情一动心必乱,义父对待叛徒的手段你可是知道的。”


那蝉儿听了之后身上一颤轻声说到:“晴姐姐说的对,刚才只是妹妹一时糊涂,希望姐姐不要生气。”那兰旭清轻轻叹了口气转移话题说到:“雪儿妹妹,你看董旻(晓峰)此人武功如何,外面现在传言四起虽然我们的人也在其中煽风点火,可是当日他并未出手,你眼光独到必定可以掂出此人斤两。”


没想到雪儿听了之后竟然面色一沉说到:“此人我也看不出来。”


兰旭清和蝉儿同时惊讶起来,蝉儿瞪大着眼睛说到:“难道此人和吕布同样达到武学巅峰了?一天之中出现两大高手,真是太巧合了。”


“不是,此人动作之间也是丝毫不带一点力道,可是我却感觉他没有一点武功,不过此人刚刚起身离去时身手却如此迅速,到底功力怎样实难预料,所以我说看不透。”雪儿秀眉微趸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兰旭清听了她的话回想起晓峰在她面前的种种表现,不由得呆在当地一声不吭。蝉儿此时好像心中也在想着什么,那娇嫩的小脸此时也蒙上一层淡淡的红晕。


于是此时福仙居二楼的客房中变得一片沉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