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三国传 天将下凡的董卓 第十八章 吕布吕奉先

zxf810521 收藏 1 27
导读:恶搞三国传 天将下凡的董卓 第十八章 吕布吕奉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9/


第十八章 吕布吕奉先


“看你年纪不大事情管的倒是多啊,你算是那根葱哪头蒜敢管到老子头上,你小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那守卫队长听到有人制止他们抓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对着晓峰说:“你知道我们现在归谁统属么?那个人我说出来吓死你,西凉刺史前将军董大人,你听过么你,识相的赶快麻溜的给我让开,我看你长的也眉清目秀的不为难你,要不然的话一块抓起来治罪。”


说完那队长伸手就要将晓峰推开拿人,晓峰看到他的右手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似乎指甲中还有些污秽之物都看得一清二楚,这次穿越时空力量能力倒是没什么长进,可是视力反应和速度竟然被极大程度提升了。其实每个人体内都有一定的潜力,如果可以挖掘出来的话那将是一股超越人类极限的能力,而晓峰经过雷击之后反应神经这部分的潜力竟然被完全开发出来了,这就是连他本人都像想不到的了。


那队长出手虽然迅速,可是在晓峰眼中却是奇慢无比,他向左侧微微一让这队长的一掌便推了个空,队长由于重心不稳向前一个趔趄来到晓峰身前,他看到身边此人从袖子中迅速掏出一块铁牌在自己面前一晃,上面隐隐约约的看着好像刻着几个字“前将军董”。


晓峰眼看那个队长马上就要撞到自己的身上了,于是连忙伸手将他扶住说到:“这位小哥,这件事情其实别有内情,不如就由我在中间调和一下,这间酒店的损失由我补偿,而这个兄弟是我的朋友你们给点面子这样过去吧。”


队长当时有点傻眼了,因为那块牌子可是前几天董府刚刚打造出来的,要想假冒时间上也来不及,并且当时郭汜还对这些巡城士兵们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招惹董府家眷,董卓的家人是谁都能招惹的么?其实就算他不这么提点这些人也不敢啊,前几天福仙居内发生的事情现在大街小巷传得沸沸扬扬,谁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去捋虎须了。


并且刚才自己那下虽然力气不大可是速度却很快,没想到本来十拿九稳的一招竟被这个年轻人如此容易就躲过去了,既是董府中人年纪轻轻身手又好,莫非此人就是传说中的那个董卓的兄弟?想到这里那个队长感觉后脖颈子凉飕飕的,冷汗顺着后脑一个劲的往下淌。今天幸亏这个小祖宗心情好,要不然刚才自己那下砍十回脑袋也不够用啊。


想到这里队长连忙换成一副谄媚的笑容说到:“原来是大人在此,看来这里确实是场误会,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小人这就告退,剩下的还请大人多多费心操劳。”说完之后一摆手就打算赶快带着兄弟们溜之大吉,这人自己可惹不起,他要是发起火来整个洛阳城都要闹翻了天了。


这些心理想法确实已经在洛阳军民心中扎了根,本来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被或有心或无意的以讹传讹夸大其词以后,晓峰的名声竟然如此大振,今天竟然也凭借着自己“威武霸道”的名声吓住了一干横行无忌的洛阳守军。


酒保本来还在一边掐着腰准备看大戏呢,谁知道那巡街队长刚和人家打了一个照面就要转身逃跑了,由于晓峰亮铁牌的时候动作非常隐秘,除了队长和那大汉瞥了一眼之外,其余的人竟然都没有看到,所以这酒保不知其中缘由,一看到这伙军兵准备撤退连忙跑过去拉着队长的衣袖说:“我说,你怎么可以放过这个家伙啊?你要是就这样走了我家大人可不能这样善罢甘休。”


这个酒保平时仗势欺人惯了,由于身后后台极硬所以对谁都不客气,今天这家伙可撞到枪口上了,那队长本来心中就有一股邪火,你说千不该万不该为啥今天自己当值就碰到这档子事情,现在这么离开了还不知道人家追不追究呢,心里本来就七上八下的谁知道这个酒保也跟上来凑热闹。


也合着这个酒保今天没戴眼睛走背运,现在又要死要活的缠住巡城队长不放,那队长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挥手用力的给了这个家伙一嘴巴,那个酒保还在那里吹胡子瞪眼睛呢,突然一下把他打得是口吐鲜血将舌头都咬破了。


“妈的,平时就看你不顺眼,兄弟们给我狠狠教训他一顿,然后将他带回去盘盘口供,看看他到底扯了谁的大旗仗了谁的势力?”队长现在心中一股火全都发泄出来了,他身后那三十多人本来对刚才虎头蛇尾的离开就挺纳闷的,现在大哥又命令他们打这个有大靠山的酒保,所以大家都以为今天大哥发烧了胡言乱语,一时间都傻乎乎的愣在那里没敢动手。


“你们给我打啊,出了事情我担待。”队长也豁出去了,反正得罪一个也是得罪,得罪俩也是得罪,今天舍了一身剐敢把这酒保打。这就可以看出当时洛阳中各大势力瓜分有多么严重了,就连一个区区的酒保也成了朝廷要员的代言人,老百姓平时只有敢怒而不敢言,并且这家酒馆平日没少欺负周围的居民,不是霸占人几间屋子就是买别人东西少给钱,今天看到有人为自己出气于是两边的行人围观的就更多了。


那三十多个巡街士兵其实职位低微,虽然每月都有这家酒馆的孝敬钱送来,可是感觉就像打发要饭花子一样。并且平时这个酒保就盛气凌人,没事就给自己找些麻烦,大家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都烦透此人了,今天看到大哥“发疯了”于是连忙上去拉架。说是拉架其实谁都暗自里踢一下踹两脚的,三十多个人拉一个人,大家想想这是真拉还是假拉啊,最后那个酒保躺在地上直哼哼,身上全都是大小不等的鞋印。


“别他妈的躺在地上装死,兄弟们给我带回去好好审问一下。”队长这下火气也泄了,可是相应的自己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能不能活到明天都不好说,看来等会就要回去安排后事了,不过他打定主意要死也得拉个垫背的,等下一回兵马司就弄死这个惹事的酒保。


晓峰看了半天热闹也看出了这队长的为难,怎么说如果不是自己强出头的话,这些人也不用得罪这家酒楼的主人,虽然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被身后大汉打得伤手伤脚,可是性命起码无忧啊,现在自己也开始慢慢的适应了这个时代,知道生杀予夺只不过是当权者的游戏而已,虽然自己今天算是“见义勇为”了,不过却要使三十几个无辜的家庭受到连累,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等等,你们属于哪个通系归谁统帅啊。”晓峰喊住了这些巡城士兵问道。


那队长听到问话之后身体明显一振,然后他面部僵硬的说道:“回禀大人,我们是负责南城主道安全的,现在由郭大人指挥,小人刚才多多冒犯不敢乞求得到大人原谅,万望大人手下开恩可以饶过我的弟兄们和我家中老小。”


看着他大义凛然的样子晓峰心中对他不禁多了一层好感,没想到在洛阳还有这么重情重义的人,他微微一笑说到:“谁说我要怪罪你们了,等下你便回去找郭将军,说是我要留你们在我身边做事,明日一早便到我府上报道吧。”


那队长听过之后又是一愣,然后恍然大悟般连忙跪在地上磕起头来,他身后的兄弟不知缘由还傻傻的站在那里,晓峰看到事情还算圆满解决于是也高兴起来。


“这位兄弟身手不凡仗义相助令吕某感激不尽。”一直站在身边的汉子见到晓峰转过身来,于是微微一笑道了声谢。这人竟然自称吕某那么一定就是吕布了!天下第一的吕布竟然和自己说话了!看来刚才大胆挺身而出没有白费,晓峰想到这里连忙作揖还礼显得对这大汉格外尊重。


“刚才小弟在外面就看到吕兄雄姿,一见之下惊为天人,如果吕兄现在闲来无事不妨由小弟做东找个清静之地闲谈一番可好?”晓峰今天见到三国第一飞将军,哪有不多相处一会的道理?既然今天这么幸运,那么不如多拉拉关系今后相处也顺利些。


“今日之事说来惭愧,吕某堂堂九尺男儿竟被一个下人侮辱,兄台刚才为我解围已经感激不尽,怎敢再让你破费呢?不如我马上回到行馆取些银两再答谢兄台吧。”吕布的眼神中竟然有一种落寞的感觉,好像是心中有一丝遗憾和无奈,晓峰大概了解历史知道此人极有抱负,可是今天竟然被一个酒馆伙计羞辱,弄得险些和守城士兵惹起冲突,这一切对于心高气傲的吕布来说确实有些难以接受了。


“吕兄何必与我分什么彼此,你功夫出众相貌堂堂定非池中之物,不久之后必定一飞冲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在话下,今天就让小弟尽一番心意,它日吕兄得尝所愿之时再返请于我岂不是好?”晓峰一席话说得是非常诚恳,吕布听了之后也不好推托,并且这番话句句说到吕布的心坎里,所以一怔之下竟也想不出什么理由反对了。


晓峰见到吕布竟然答应自己的邀请,于是连忙转身看着酒楼外满地的伙计说到:“你们这里还有管事的没有?我这个兄弟到底欠了你们多少酒钱我一并算给你们。”刚才吕布虽然已经手下留了情可是这些凡夫俗子又怎么经得起他那几下子,所以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半天,可是这些人还是趴在地上连动都动不了一下,那酒店之中其他的人看到外面情况突变,早就吓得藏了起来,晓峰这几声召唤竟然没有一个人再敢出来应声。


“噢?原来没有人找我结账了?”晓峰嘴里小声地嘟囔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小块金子,然后向酒楼中扔了过去说:“既然无人理我那么这块金子自然是有多没少,你们这些人平时少动手多干活省得皮肉受苦嘛,多出来的钱就当作给你们买药看病了。”虽然他心里也想省下这笔钱,可是吕布就在身边如果连这一点点钱都舍不得的话,会让人家看笑话的。


那一小块金子少说也有三四两,如果吃饭够在这里吃一个月的了,可是吕布看到之后竟然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晓峰转过身来对他说到:“我今天本来要到福仙居办件事情,既然得遇吕兄那么正好再去尝尝那里的手艺。”吕布点点头与晓峰分开人群向洛阳最具名声的福仙居走去。


要说这福仙居不愧是洛阳城中饮食行业的佼佼者,虽然几天前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可是经过短短几天的整理竟然一切如新,就算是仔细的观察酒楼地面也绝对找不到一点血污腥气,这就可以从侧面反映出福仙居的与众不同来。


那跑堂的远远就看到晓峰的身影,他毕恭毕敬的将这二人迎到雅座之中,一切也不用晓峰吩咐反正怎么好吃怎么来什么名贵上什么,这也省却了晓峰的一番口舌。


“这位兄台不知尊姓大名,这么长时间忘记拜谢吕某实在是羞愧难当啊。”吕布见到现在身边无人于是向晓峰询问起来,其实这也不能怪人家,要是平时都应该自己介绍一下的,晓峰也不太了解当时的习俗,只是一心的要与吕布搭话竟然连自己是谁都忘记说了。


“如果吕兄不嫌弃的话,就叫在下晓峰好了,朋友相交贵乎交心,那些名字只不过就是一个代号,只要他日相见吕兄不要拔剑砍了我的脑袋,小弟就感激不尽了。”晓峰微微一笑说道。


吕布听了之后也不禁哑然而笑感叹道:“晓峰说话确实有趣,今日可以交到你这个朋友也是我的福气了。”


不一会酒菜上齐,晓峰酒量差于是拼命的给吕布添酒加菜,而自己只是微微一抿略微意思一下,席间两人开怀畅谈无话不说,晓峰从吕布的话中听出此人对于现状有些微不满,尽管从前心中的吕布只不过是一个武夫而已,可是今日说了一会话之后发现此人竟然非常聪明,至于为什么他在后人中有好斗莽撞的评价,那就不是晓峰所能知道的了。


两人在酒桌上交谈甚欢,不知不觉已经华灯初上夜幕降临了,外面临街的店铺都开始掌灯,整个福仙居此时也是灯火通明如同白昼一般。晓峰和吕布正说得高兴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到:“吕主簿,丁大人派人四处找您,说是有重要事情相商。”


吕布听了之后本来微醉半眯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他站起身来向晓峰抱拳告辞然后就随着那人急冲冲的走了,据晓峰估计这十有八九是丁原找吕布商量对付董卓的事情,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几天之后他将与这天下第一将再次重逢。


“来人啊结帐。”晓峰看着面前杯盘狼藉不由得摇头失笑,两人今天在这里一聊就是两个多时辰,本来满满一大桌子菜竟然基本上都被吕布搞定了,要知道他可是刚吃完饭没多久啊,莫非力气越大的人吃的就越多么?由此可推得三国有名猛将个个都是胡吃海塞之辈了。


“大人这次觉得本店饭菜怎样?”一声悦耳的女声在晓峰耳边响起,这声音好似黄莺出谷优胜天籁,晓峰一听之下竟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不行了,我怎么没喝酒就醉了?”晓峰摇摇脑袋自言自语说道,他抬起头看看身边说话的人到底是谁,不过不看不要紧,一看惊得他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